第512章 以快打慢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用兵也是如此。其疾如风,侵掠如火;静若处子,动如脱兔,说的都是同一个道理。

    孙策等了一夜,耐心地与蒋奇纠缠,用小巧战术零敲碎打,积少成多,先后斩杀两千余人,战果的确辉煌,但这些都决定不了胜负,也不是他的最后目的。所有的手段都是为最后一击做铺垫,创造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

    苦战半夜,伤亡惨重,蒋奇麾下将士士气低落,为了鼓舞士气,他不得不离开中军,来到阵前巡视阵地,离他不足两百步。这依然在六石弩的射程之外,而且蒋奇防护很周密,却依然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将是一军之胆,是当之无愧的重心,大将离开中军,整个型阵的重心都会跟着移动,其间产生的变化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整个战场。两军对垒,一旦中军确立就不会轻易变动,即使是已方取得优势,发起发面攻击,主将也很少会亲自上阵。而一旦中军战旗有异常,全军士气都会受挫,甚至会崩溃。

    蒋奇来到阵前,就像正在与人性命相搏的武者突然将头伸到对方面前。蒋奇清楚其中的利害,所以他做好了足够的防护,将最精锐的一千亲卫步骑全部带在身边,严密保护,不可谓不慎重。可是人数众多的同时必然会带来另一个弊端:行动迟缓,反应时间过长。

    孙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一声令下,离得最近的三个亲卫曲同时发起冲锋,而一直隐在阵中的强弩手则抢先发起了攻击,数百枝箭离弦而去,直奔山下最近的袁军将士,集中一点。那些袁军将士虽然一直保持警惕,甚至连目光都没有离开山坡,但突然发起的攻击还是让他们产生了不可避免的慌乱,正当其锋的数十名士卒被密集的箭雨射倒,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倒地身亡,其他人也被射得抬不起头来,刀盾手下意识地躲在盾牌后面,长矛手本能的蹲下身体,弓弩手虽然冒着箭雨还击,却有些手忙脚乱。

    片刻之间,防守阵型出现了一个破绽,虽然没有出现有形的缺口,却不再坚固。

    一曲亲卫沿着山坡狂奔而来,在奔跑中完成了阵型的转换,以数名最为骁勇的勇士为锋,冲到阵前,将盾牌挡在身前,猛烈撞击。

    “呯!”盾牌与盾牌相撞,袁军将士倒地,一人高的大盾被撞倒,露出缝隙。

    “唰!”长刀挥舞,血花四溅。

    “当当当!”刀矛交鸣,疾挥的长刀砍开长矛,砍下了手指、手臂,割断了喉咙。长矛刺穿盾牌,刺穿身体,却挡不住勇士冲击的步卒,带人带矛被撞翻在地,又被杀死。

    几乎在一瞬间,袁军第一道防线就被攻破,二百人如洪水般涌入,将缺口迅速扩大,又向两翼展开,对来不及转身的长矛手和近战能力薄弱的弓弩手大下杀手,尽情屠戳。

    山坡上,弓弩手抢到山坡下,逼到阵前,开始了第二轮射击,箭羽越过冲锋的步卒头顶,直指第二道防线。他们的箭刚刚射入人群,中箭的士卒甚至还没倒地,左右两曲的步卒就从第一曲打开的缺口中冲了进来,直奔第二道防线,大砍大杀。

    正在蒋奇身边介绍情况的张凯眼睁睁的看着两道防线被攻破,张大了嘴巴,半天没能合拢。

    与孙策激战半夜,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孙策的实力,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看到这一幕,他才知道孙策一直没有全力以赴,至少在此之前,他没有同时派三曲步卒出击,每次都是只有一曲人,一击即走。这次三曲齐出,杀伤力成倍增加,在强弩手的精妙配合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了他的两道防线,而第三道防线的士卒正在休息,根本来不及反应,被击破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但更要命的却不是这三曲如狼似虎的步卒,而是沿着山坡开始加速,急驰而下的骑士。这些骑士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蒋奇。那三曲步卒的任务只是破防,这些骑士才是真正的杀招,才是孙策的致命一击。

    张凯被恐惧笼罩,本能的尖叫起来。“将军,危险!”一边喊一边拨转马头,向阵前急驰而去。他拔出长刀,高高举起。“亲卫骑,跟我来,保护将军!”

    停在一旁的亲卫骑士见状,纷纷拨转马头,跟着张凯向冲下山坡的白毦士杀去。

    蒋奇发出了战斗的命令,但那全是出于本能。当他看到三曲步卒势不可挡的撕开张凯的防线,一百余骑士沿着山坡驰下,迅速向他靠近,不由得叹为观止。

    动静转换如行云流水,各部配合妙至巅峰,这才是真正的精锐,这才是动若雷霆的攻击。

    张凯拦不住他们,他的勇猛只能为他争取短暂的喘息时间。蒋奇一边为张凯感到惋惜,一边下令亲卫营准备迎战。他虽然没有料到孙策的攻击会如此迅猛,但他却做了充足的准备,一千亲卫骑步骑就在身边,这些人一直没有参战,体力充足,建制完整,战斗力也是全军翘楚,完全可以挡住这数百步骑的突击。

    只要挡住孙策的突击,他就可以调遣大军将这些人困住,进而一举歼灭,提升低迷的士气。

    这原本就在他的计划之中,到阵前巡营既是风险,也是机遇,就看你有没有准备,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蒋奇准备很充足,他也相信自己一定能抓住这个机会。

    万军之中斩上将首级,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孙策在山坡上看到了蒋奇的应对。看着从两翼涌来,迅速在蒋奇面前列阵的步卒,他点了点头,带着几分赞许。“袁绍命此人为将,镇守黎阳,还是有几分眼力的。临危不乱,调度得当,不愧为佳将。”

    刘备也看得很清楚,但他关注的重点全在张飞身上。张飞随陈到一起冲锋,此刻冲在骑士的最前面,稍有闪失,他就会死在阵中。

    “担心张飞?”孙策笑笑。“放心吧,蒋奇的准备虽然充分,却低估了这一百骑的冲击力。看得出来,他对骑兵的经验不多。他的亲卫营的确不弱,却挡不住张飞、陈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