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真正的危机

    刘备咂了咂嘴,虽然觉得孙策这句话很狂,很刺耳,却没有一点想反驳他的意思。

    如果再提前一会儿,他肯定会不以为然,即使不会在嘴上反驳,至少也会在心里腹诽。可是现在,他一点这样的想法也没有。除了袁谭,的确没有人配做孙策的对手,他不配,蒋奇也不配。

    如果说他的失败还有疏忽的成份,那蒋奇的失败却完全是孙策一步步努力的结果。他就在孙策身边,看着孙策是怎么耐心地用一次次出击来积累战果,看孙策怎么抓住机会,动若雷霆,仅用百余白毦士就追得蒋奇在自己的大营里逃命,不给蒋奇哪怕一点还手的机会。

    在此之前,他还有些莫名其妙,迷迷糊糊的有点感觉,却又雾里看花一样看得不太真切,可是现在,当他得知孙策的目标是袁谭时,他豁然开朗,一下子明白了孙策的整个计划。

    这从来就不是灵机一动,而是处心积虑的计划。孙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蒋奇当作目标,所有的一切都是为袁谭准备的,只是这个计划过于大胆,如果一开始就说出来,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即使是现在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到。

    袁谭离此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接到蒋奇求援的消息后,他有两种选择:一是保持速度,甚至停止前进,立刻结阵待战,不给孙策任何机会。可是这样一来,孙策如果不去挑衅,击溃蒋奇后就撤退,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孙策离开;一是以急行军的速度赶来,增援蒋奇,争取稳住局面,进而反击,缠住孙策,利用兵力优势解决战斗。只要挡住孙策的几次冲击,等孙策士气衰竭,他就有机会取胜。

    可是他一定想不到孙策在等他,他最精锐的两曲亲卫还没有动,他还有一千骑士隐在后面的树林里。

    刘备转过头,看向坡顶的小树林,想到隐藏在里面的一千骑士,一阵阵心惊肉跳。这些骑士休息一夜,直到现在与没有出击的迹象,自然是等着给袁谭致命一击。袁谭行军半夜,走了四五十里,再急行数里而来,体力已经到了极限,根本挡不住这养精蓄锐的一千骑士突击。

    可是他不知道孙策在等他,他很可能会迷信自己的兵力优势,要力挽狂澜,救蒋奇于水火。

    如果是他是袁谭,他肯定会这么做,而一旦那样做,等待他的将是又一场惨败。

    刘备没有看孙策,他不敢看孙策。他想不通孙策为什么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心机,胆子大到了极点,而他又偏偏将这几乎不可能的事做成了。到了这一步,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区别只在于能不能有等到袁谭这条大鱼,将战果进一步扩大。

    相比之下,萧县那场战事真是微不足道,他也的确不配做孙策的对手。

    我居然想去抢豫州,真是鬼迷心窍。刘备心中苦涩。袁谭将我当作中驷是对的,我也就能和曹豹那样的人较量,遇到孙策这样的对手,我根本没有一点机会。

    也许这次战败并不是坏事,而是上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看清他的实力,从中学到一点东西?刘备灵机一动,用眼角余光偷偷看了一眼孙策,心跳不由自主的快了起来。袁绍的实力不是他能奢望的,可是孙策同样是寒门,他父亲孙坚小吏出身,还不如刘家,从他们父子的身上,他可以学到更多。

    曹昂不也是在偷偷的学孙策么。他可以,我为什么不能?

    刘备用手搓了搓脸,挤出一丝笑容。“将军,苦战一夜,你肯定饿了吧?我看蒋奇后军有炊烟,他们一定准备了早饭,不如我带人去抢一点过来,为将军垫垫饥?”

    “你……”孙策打量着刘备,眼神有些犹豫。“你不是有伤在身吗?”

    刘备笑道:“将军放心吧,休息了一夜,我好多了。虽然不能和人厮杀,乘马却没问题。眼下袁军阵势大乱,溃败在即,我去抢些粥来。”

    “也行啊,难得你有这份心。”孙策揉揉肚子。“接连啃了一天干粮,如果能喝点热粥,的确不错。你不要勉强,注意安全。”

    “将军放心,我会注意的。”刘备哈哈大笑。“我虽然不如将军善于用兵,却擅长保命。”

    孙策笑了。这倒也是,要论保命的本事,刘备认了第二,三国没人敢认第一,就算是老狐狸贾诩也只能和他并肩而已。要是没点把握,他也绝不会主动请缨。蒋奇被陈到、张飞追得像兔子,袁军全面崩溃在即,去后阵抢早饭看似危险,却也并非一点不可能。

    得到孙策允许,刘备打起精神,来到自己的部下面前,说明了任务,然后爬上战马,远眺战场,寻找最安全的路径,等待着出击的机会。

    战场上,陈到、张飞衔尾而追,离蒋奇总是只有十几步远,追得蒋奇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想冲来堵截的将士要么是跟不上战马的步伐,要么是怕拦住他的去路,不敢靠得太近,只能远远地用弓箭招呼,延缓白毦士追击。可惜经过一夜的战斗,弓弩手是孙策屡次袭击的首要目标,损失最为惨重,零星的箭矢虽然射伤了一些白毦士,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他身边的亲卫骑士一个接一个地被张飞、陈到杀死,没有了亲卫骑士的保护,传令兵也死了,鼓手也死了,现在只剩下掌旗兵还跟在后面。

    大旗摇摇欲坠,大军崩溃在即。

    辛毗看着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蒋奇,急得直跳脚。他已经极力所能的指挥将士为蒋奇解围,但效果却不怎么理想。陈到等人追得太近了,将士们生怕伤着蒋奇,喊的声音虽然大,都不敢下死手,一营数千人只能看着主将被人追杀。眼看着结阵不及,有不少将士冲了上去,想凭一已之力拦住陈到、张飞,但他们无一例外都被杀死,没有人能挡住一个回合。

    袁使君啊,你快点来。你再不来,大军崩溃,蒋奇就死定了。

    辛毗一转眼的功夫,看到了远处奔来的骑士和更远处直冲天际的烟尘,知道袁谭快要到了,心头大喜,正要让传令兵通知全军,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孙策不是还有一千亲卫骑吗,他为什么只派这百余骑追击?如果那一千人同时出击,蒋奇的大军早就崩溃了。

    不不不,袁谭千万不能来得太快。如果来得太快,体力不足,不仅救不了我们,还会被孙策狠狠咬上一口。孙策的目标不是蒋奇,而是袁谭,急行五十里而来的袁谭。

    “通知袁使君,小心孙策突袭!”辛毗急红了眼,对一名传令兵吼道:“快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