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舍与得

    许劭本来的确想骂孙策几句,话已经涌到了嘴边,一听孙策这句话,又把那些话生生咽了回去,嘴巴张了张,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真要开骂,他还真未必骂得过孙策。之前几次交锋,吐血的可都是他,孙策连根汗毛都没损失。

    孙策看着许劭的窘态,忍不住笑出声来,而且笑得非常得意,一点也不掩饰。许劭更加郁闷,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又跟着白一阵,握着酒杯的手关节发白,如果他有足够的力量,漆耳杯也许已经被他捏碎了。

    可惜他没有。就像他以为自己能够指点天下一样,其实他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孙策挪了一下身体,改变坐姿,抱膝而坐。这个姿势有些无礼,但也更为放松。你可以理解成放肆,也可以理解成没把你当外人,当然也可以理解成他根本不在乎你怎么想。孙策此刻神态轻松,显然没有把许劭会怎么想考虑在内。他摇晃着身体,拈起一片干果,手指微微用力就将坚硬的果壳捏破,取出壳中的果仁,曲指一弹,正好落入张开的嘴中。许劭很反感他的轻佻,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力量和精准。

    “我有自知之明,不敢奢望许君说我什么好话。不过,我想你也不至于造谣诬蔑。”孙策慢条斯理的捏着干果,一边吃一边说。“你此去是往庐江还是豫章?听说豫章太守华子鱼也是名士,如果他问起你,你打算怎么说我?”

    “将军也畏惧人言吗?”许劭冷笑道。

    “我?不怕。不管你说我什么,我都不在乎。”孙策轻笑道:“庐江也罢,豫章也罢,迟早都会在我的掌握之中。你说了什么,也会落入我的耳中。我担心的是你所言不实,坏了名声,将来不好混。”

    许劭心中暗凛,隐隐不安。孙策说得很自信,而且猜得也基本准确,他的确是想先去庐江,再去豫章。如果孙策真的有计划攻击豫章,那他的逃亡之路可能比预想的还要艰难。天下之大,难道就没有我的立锥之地,逃过了大江还不行,还要远窜岭南烟瘴之地?

    “将军未免太自信了。”

    “我说的是事实。你不妨仔细的想一想,我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有你能说出一件,我就把你许家的家产全部还给你。”

    许劭皱紧眉头,沉吟良久,额头沁出了一层汗珠,油光可鉴。他翻来覆去了想了好几遍,还真没发现孙策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轻佻,他粗暴,他不知礼数,他专横擅权,无视朝廷法度,但他的确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们几次冲突,但孙策明明有强大的武力,却没有对他动过粗,和孙坚杀王睿、张咨完全不同。

    “你看,没有吧?既然如此,我有什么好怕的?你无非说我读书少,为人粗鲁,这些也是事实,我也没想装高雅,君子坦荡荡,小人藏鸡鸡……不是,常戚戚嘛,对吧?”

    许劭无言以对,只能报以冷笑。

    “行了,酒逢知已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虽然来送你,你也未必会把我当知已,说多了也烦人,我就不啰嗦了。临别在即,胡诌几句算作送别吧,还请许君不要见笑。”孙策咳嗽两声,举起酒杯,拱手施礼,一本正经地念道:“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木凋。劝君更饮一杯酒,船过大江无至交。人情冷暖皆常态,青山明月自吹箫。踏遍千山与万水,还是家乡春色好。许君,一路顺风。”

    虽然对孙策的确没什么好感,但往日知交没一个来送,反倒是孙策来送行,还作诗送别,于情于理,他都不能不感动。两人拱手作别,许劭上了船,解开缆绳,升起船帆,顺水而下。许劭站在船头,看着岸上的孙策,忽然叹了一口气。

    许混不解。“阿翁,你这是……”

    “小子,你觉得孙策那首送别诗怎么样?”

    “不怎么样。虽然七字一句有些新意,但话里话外无非是讥讽我等,想劝我们留下罢了。”

    “你啊,朽木不可雕也。”许劭摇摇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还请阿翁指教。”

    许劭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他原本觉得自己感悟很多,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觉得不甚妥贴,一时找不到准确的词语来评价孙策和他的这首送别诗。这首诗形式很别致,是很少见的七言诗,诗句中的确有讽劝之意,但更多的却是对远行的担心,还有一种洞达世情的豁达。

    孙策读书少,也没听说过他会做诗,这应该是他身边的人为他作好,让他来念一下的吧。是谁呢?张纮,郑札,还是那位聪慧的袁夫人?

    不过,许劭印象最深的还是孙策的警告:你不要诬蔑我,否则你会自取其辱。孙策当时虽然是笑着说的,可是许劭却感受到了其中深深的寒意。虽然他自认为是君子,还是不免戚戚起来。

    ——

    孙策回到平舆城,刚刚进府,就收到了吕范送来的消息:程昱统领一万大军进入梁国境内,别部拿下了薄县,主力正在攻击虞县,很快就能推进到睢阳。

    孙策不敢大意,立刻让庞统拿来地图,又请来张纮商议。

    张纮看完军报,说道:“既然程昱都出动了,朱灵大概也不会闲着,沛国很快就会有消息送来。但梁沛都不是大问题,鲁国怕是要失守。浚仪之战,袁谭虽然作战勇敢,却没有什么战功可言,这次可能是要取鲁国,好给自己添一笔军功,同时为进攻徐州做准备。”

    孙策表示同意。鲁国本属徐州,东汉时转划豫州,从地图上看,就像是豫州硬生生挤进兖州的盲肠。将同属兖州的泰山郡、山阳郡隔开。不久前,陶谦出兵攻占了泰山郡南部的三个县,袁谭要收回这三个县,就只能从泰山北部发起进攻。如果能拿下鲁国,他就可以直接从山阳发起攻击。

    对于豫州来说,鲁国就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鲁国只有六县,七万多户,四十余万口,仅占豫州的十五分之一。人口看起来不少,可惜流寇多,不少人成了黄巾,或者做了贼,泰山贼可是出了名的多。原因很简单,泰山就在旁边,往山里一躲,随你多少大军都找不着。鲁国油水不多,要守也不易事,没有五千人根本守不住,鲁国本身的钱粮不够用,要从沛国调拨。而沛国也不富裕,最后还是需要从汝南运粮补充,会影响南北的两个战场后勤供应。

    虽然觉得放弃鲁国比较合算,但让就这么把鲁国让给袁谭,孙策还是不乐意。

    “先生有什么对策?”

    张纮笑笑。“鲁国深入兖州,守之不易,但也不能给袁谭。鲁国本属徐州,对徐州的意义大于豫州,不如送给陶使君,让他和袁谭交交手,相信他一定会全力以赴。等他力不从心的时候,我们应该已经拿下了庐江、九江,再收回来不迟。”

    孙策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根肉骨头扔出去,陶谦想不接都不行啊。有陶谦这个老古惑仔在侧,袁谭也不能不全力以赴,双方肯定会打得死去活来,两败俱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