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梦醒(罗格里奥盟主贺)

    刘勋一手握着金杯,一手提着刀,在堂上转来转去,焦躁不安,不时的大吼两声。

    “打,给我打,打死这竖子。”

    堂下,两个卫士按着一个小奴,挥起刀鞘,用刀抽打,“啪啪”声不绝于耳,小奴用力挣扎,却挣不脱卫士的控制,哭得涕泪交流,屁股也被打开了花。

    “府君饶命,府君饶命啊!”

    刘勋不理,看着手中被磕坏的金杯,心疼得直咬牙,每看一次,怨气就浓三分,连声喝令将这笨手笨脚的小奴打死。他这两天脾气不好,身边的人都小心翼翼,唯独这小奴不识趣,居然弄坏了他最心爱的金杯,是可忍,孰不可忍。

    “黄猗呢,怎么还没来?”刘勋忽然站住,喝了一声:“他又去哪儿了?”

    “府君,黄长史已经来了。”一个卫士小声说道:“他说府君正在行刑,他不方便看,所以……”

    刘勋哼了一声,摆摆手,示意卫士将快要气绝的小奴拖出去,这才扬声道:“黄子美,进来吧,现在可不是讲究君子风度的时候,我快吃不上饭啦。”

    黄猗站在中庭门外,听到刘勋的喊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刘勋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小奴弄坏了他的金杯,而是因为战事不顺利。江陵已经快有一个没有消息传来,而关中的大军也一直没有动静,三路伐宛的计划十有八九是落空了,刘勋真正生气的人是他黄猗。如果黄家不是江夏一等一的大族,如果不是刘勋大军的粮草现在就靠黄家支撑,他早就翻脸了。

    可是黄家的实力再强也养不起一万大军,就算刘勋不翻脸,黄家也要翻脸了。从兄黄奎已经派人通知他,从现在开始,黄家不会再提供刘勋一粒粮食。家主黄琬从长安传来消息,朝廷对孙策的态度是安抚为主,不到万不得已,皇甫嵩的大军不会进攻南阳。而黄祖也送回消息,建威将军周瑜有意与黄家交好,但前提是黄家不能再支持刘勋,否则安陆黄家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强敌逼境,外援断绝,黄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有一点他非常清楚,他被江夏黄氏当成了弃子,没用了。朝廷和孙策讲和,他和刘勋就成了障碍,江夏黄氏不愿意因为他和孙策翻脸,招致报复。

    这一点也不奇怪,世家一向如此。别说是他,就连袁绍都被黄家抛弃了,家主黄琬可是袁绍的支持者,当初袁绍起兵时,身为豫州牧的黄琬功劳不小,又手握重兵,甚至引起了董卓的忌惮,被调入朝廷任职。他敢背叛孙策也是因为如此,希望借机改换门庭,效忠袁绍。

    一步踏错,便是万丈深渊。要想活命,只得别寻他法。

    黄猗转身向门内走去,挤出一脸笑容。“府君,为何发雷霆之怒?”

    刘勋杀气腾腾。“子美,你们黄家也是堂堂世家,怎么说话不算数?说好的粮食呢,已经拖了三天了,我快吃不上饭了。”

    “府君,黄家虽然是世家,却也供不起这么多人。不瞒你说,家中存粮已经全部送给府君了,现在正派人去长沙采买,需要一点时间,还请府君宽容一二。”

    刘勋挑挑眉,脸色缓和了些。“那长安有没有消息来,这都一个多月了,爬也该爬到武关了吧,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周瑜攻打江陵,陈纪连一个消息都传不出来,我担心他会支撑不住。”

    “府君,朝廷倒是出兵了,正在攻击武关,只是南阳封锁了消息,我们还没收到。周瑜围江陵,久攻不下,正是疲惫之时,府君如果进逼襄阳,行围魏求赵之计,他必然撤军,如此一来,江陵之围必解。如果再拖延下去,万一陈纪以为府君视他如弃子,心生怨念,转而投降周瑜,那就晚了。”

    “他敢?”刘勋冷笑道:“那南郡的世家怎么说,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他们都愿意支持府君,已经纠集了数千人,准备了大量的钱粮,就等着府君呢。”

    刘勋转怒为喜,收起战刀,拍拍黄猗的肩膀。“子美果然是我的肱股啊,既然南郡世家知道顺逆,诚意拳拳,那我们就别在安陆耽搁了,立刻起兵吧。”

    “喏。”黄猗暗自抹了一把冷汗。事到如今,他也顾不上刘勋了,先想办法将他调离安陆,免得黄家遭殃。刘勋的死活不重要,黄家的安危才是真正的大事。

    刘勋传令诸将拔营,向襄阳进发,消息刚刚发出,前锋还没来得及起程,斥候忽然传来消息,邓展部出现在云梦泽东侧,正在赶来,更可怕的是他们看到了邓济的战旗。

    刘勋听完斥候的报告,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他看向黄猗,眼神惊恐。黄猗也吓得不轻,后背全是冷汗。邓济是陈纪的部下,他出现在邓展的队伍中,不是投降了周瑜就是背叛了陈纪,不管怎么说,陈纪凶多吉少,江陵可能已经被周瑜攻克了。

    “消息准确吗?”黄猗强作镇静,厉声喝道。

    “长史,千真万确,我们为了确认这个消息,一直潜在草丛里,我还亲眼看到了邓济和他的部下。他们……他们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三百人,但是都换了装备,是南阳军的军械。”

    黄猗还想再问,刘勋急了。“别问了,江陵肯定丢了,周瑜这是要抢攻西陵呢。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黄猗也跟着大骂。“府君,我看不仅是邓济降了,只怕陈纪也降了。我早就劝过府君,陈纪不堪大用,府君却顾念旧情,不肯撤换他。唉,只恨我当时未能力谏,致此大患,以江陵城之坚固,竟然连一个月都没支持下来,陈纪真是该死。”

    刘勋心烦意乱,也跟着大骂陈纪辜负了他。他急急忙忙的重新召集诸将,改变原先的计划,立刻退回西陵,据城而守。诸将正忙着拔营,大营里乱糟糟的,到处都是人,在他们收到命令赶来之前,刘勋又收到了一个坏消息:黄忠、李通正从随州方向接近,离安陆还有十五里,和他们一起的还有绿林山诸盗。

    刘勋“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跳了起来,拔刀向外冲去,一边跑一边喊:“快,回西陵,回西陵!”

    黄猗跟了上去,走了两步,却突然醒悟过来,悄悄地放慢脚步,退到一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