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脱身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杨修太年轻,不知道孙策的厉害,犯了军令,挨了五十杖,起不来了。这五十杖打在杨修的屁股上,也是打在杨彪的脸上。杨彪肯定会很生气,袁夫人也会生气,可是他们能奈孙策何?连朝廷都拿孙策没办法,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委屈求全吧,说不定还要夸孙策治军严整,有周亚夫之风。

    杨弘不自觉的轻松起来,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德祖,你知道么,你和孙策、周瑜都是乙卯年生人。俗语云:英雄出少年,我虽然刚刚不惑,却身心俱疲,常有力不从心之感。如今这形势,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只能看着你们这些年轻人争锋。德祖,努力,不要让你父亲失望。”

    杨修很尴尬。他知道杨弘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杨弘已经看懂了这个局,至少知道了他自己的位置,他不愿意再被人当作弃子,忍受孙策的羞辱。他连忙抓住杨弘的手。“从叔,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家父比你还大几岁,他还不肯放弃,你又怎么能自叹年老?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你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啊。”

    杨弘呵呵笑了两声,转头看看默默坐在一旁的袁耀,沉默了片刻。“我可以尽力而为,却没什么意义。阿耀因我被劫,袁将军因此而死,在袁夫人姊妹无助之时,我又做出了对她们不利的选择。我愧对袁将军,愧对他们姊弟,道义尽失,还能做什么呢。德祖,孙策出身市井,生性狡黠,看似粗鲁,无可无不可,一旦发现破绽,他会穷追猛打,直到你狼狈不堪,你千万不要轻敌。”

    杨修咬着牙,太阳穴呯呯跳动。“今天是我大意,将来一定会加倍奉还。”

    杨弘摇摇头。“德祖,善战者不怒,你如果想和孙策为敌,一定要制怒,否则必为他所乘。”

    “多谢从叔指教,我记下了。”

    袁耀托着腮,看着杨弘与杨修商量如何对付孙策,不期然的想起姊姊袁权说的话。虽然袁权没有给出肯定答复,可是袁权稳重,如果没有把握,她绝不会说这种话。孙策平时也的确将他与孙权、孙翊等人一般看待。如果孙策真的登基为帝,建立新朝,妹妹阿衡做了皇后,生个儿子必是太子,他就算不能封王,封县侯也是必然的事,又何必跟着这些人折腾,被他们当棋子。

    如果不是孙策想办法,朝廷连安国亭侯都不给,还想县侯?

    可笑这两个人把我当孩子,还在我面前一本正经的做戏。袁耀心中暗笑,脸上却不露声色,平静如水。

    杨修一直在留神袁耀,对袁耀的平静非常不解。他想来想去,觉得要么是袁耀太小,还没明白这里面的利害,要么是他对杨弘怨念太重,不相信杨弘。看来杨弘留在这里不仅无益,反而有害,还是趁早打发他回长安的好。现在还不行,他的任务还没有最后完成,且忍耐一时。

    ——

    巫县。

    潘华、北堂羽各领一队,在城墙上来回奔跑,哪里危急,他们就冲向哪里。手中的战刀已经砍卷了口,嗓子也喊哑了,他们却依然战意如虹,大声鼓舞士气,指挥着战斗。

    赵韪率领一万益州军赶来,强攻巫县。巫县虽然险要,但双方兵力太过悬殊。赵韪充分发挥兵力优势,在城下部署了两千弓弩手,在大盾的掩护下进行覆盖式射击,箭如雨下,射得城头的守军抬不起头,然后派人抢到城下,强行登城。

    潘华所领的士卒的确是精锐,但人数太少,二百人无法控制三里长的城墙,虽然全力反击,杀死了数百敌人,还是不断有益州军抢上城头,巫县破城在即。

    “忠仁,顶不住啊。”北堂羽摸着汗水,哑着嗓子说道:“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潘华看着城下密密麻麻的益州军,气得直咬牙。“他老母的,这帮鳖孙,仗着人多欺负我们。要是再有一曲,我们就能守住巫县了。这么好的城,可惜了。”

    “走吧,走吧。”北堂羽连声催促,两侧的城墙上已经爬上来不少益州军,他们正在调整阵型,企图冲到城门口,打开城门。一旦城门打开,城外的益州军涌入城中,他们就无法脱身,整个曲一个也逃不掉。

    潘华咬咬牙,一挥手。“你先走,我断后。”

    北堂羽也不客气,立刻下令撤退,自己身行士卒,带着两伍人冲在最前面,直扑东侧城墙。城墙上的益州军正在列阵,见北堂羽等人冲杀过来,以为还是和之前一样想把他们赶下去,立刻背靠女墙,就地防守。只要不离开城墙,死死的缠住他们,其他同伴就会从另一侧登城,打开城门。

    见益州军躲在盾牌后面防守,北堂羽大喜。他不担心这些益州军负隅顽抗,怕的是他们一拥而上,堵住去路。他带着人迅速杀入,穿过益州军的阵势,又反过来攻击,将益州军死死在压在城墙一边,更多的士卒迅速从益州军面前冲过,沿着城墙向东飞奔。潘华带着两伍人断后,见所有幸存的部下都已经脱身,这才招呼北堂羽一起撤退。

    看着沿着城墙飞奔而去的对手,益州军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有人翻过城墙,消失在城外,这才知道潘华等人不是要和他们战斗,而是要逃跑,连忙追了过去。

    潘华率领两伍士卒在城墙上列阵,全力阻击。城墙宽五步,十人分成前后两排,正好堵得严严实实。登上城头的益州军也只有刀盾手、长矛手,没有弓弩手支持,面对战力更强,装备更好的潘华等人,他们人多的优势又发挥不出来,眼睁睁地看着北堂羽等人一个接一个顺着绳子滑下了城墙。

    “走!”潘华怒吼一声,连劈两刀,打了一个小规模的反冲锋,掩护着部下脱围,趁着益州军忙于应付的功夫,他抽身急退,将固定在女墙上的绳索一一甩开,纵身跳下了城墙。

    城下有人在等着,将潘华稳稳的接住,发出一声欢呼,冲入沟壑之中。

    益州军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怎么训练出来的,连撤退都撤得有条不紊,这么高的城墙就直接下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