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反目成仇

    孙策将杨弘的来意告诉阎象。阎象虽然没有当场发作,脸色却也不怎么好看。这不仅是因为杨弘有意夺取南阳太守这个职位,更因为杨弘经过宛城时只字不提此事,现在却将袁耀带来突然袭击,心里显然没有把他这个老朋友、旧日同僚放在心上。

    难道只有你是袁将军的忠臣,我就不是?孙策是袁将军指定的继续者,你我都是亲眼所见,我这么做有什么错,怎么就成了必除之而后快的人。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杨彪做了司徒,你以朝廷大臣自居,看不起我们这些跟着孙策的人。

    阎象思索片刻,笑了。“原来将军赶来宛城是为了护送袁耀啊。将军对袁耀的爱护着实令人钦佩,袁将军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欣慰。”

    孙策叹了一口气。“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侥幸做得还不错,他不骂我就行了,不敢奢求太多。只是委屈阎君了,辛苦一年,南阳刚刚走上正轨,不仅不能嘉奖你,还要你让贤。”

    阎象轻笑一声:“将军言重了。袁耀是我故主之子,我让贤于他乃是应有之义。只不过他还年幼,南阳的事务又与他郡不同,我着实有些担心。”

    孙策与郭嘉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阎象的话中怨气很重,不过不是针对他,也不是针对袁耀,以阎象的智商,不可能看不出这是朝廷的计策,他所有的怨气都冲着杨权。他只字不提杨弘,这本身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是吗?”

    “将军应该知道这一年从南阳调走了多少物资。南阳虽然富庶,可是黄巾之乱才过去几年,去年又大战一场,府库皆空。将军今年所用的物资几乎都是赊欠的,周将军这次出征的军械也是欠的,根据今年的上计,南阳五年以内的赋税都已经用完了,这南阳太守其实很不好做,我也想歇歇了。”

    孙策大笑。他挽着阎象的手臂,轻轻拍了拍。“府君的辛苦我是知道的,不过你还不能休息。袁耀年幼,没有你这样的老臣扶持寸步难行。太守不能做,郡丞却非你莫属。阎君,你别急着推辞,这不仅是我的意思,也是夫人的意思。她正忙着准备祭祀,不能亲自来,委托我向你致意,请你无论如何帮帮袁耀。”

    阎象也是聪明人,一听这句话就明白了。孙策是不会放弃南阳的,他只是将太守的虚名让出去,利益、权力一点也不会少,而且还得到了袁权的感激。袁权是袁术的长女,孙策的夫人,甚得孙策信赖,将来袁衡再嫁给孙策,袁家的影响力非他人能及。有了袁权这份感激,他的前途就更有保障了。

    阎象笑道:“多谢将军信任。不过,我的确也有些累,想休息几天。自从送袁将军入土之后,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拜祭他了,趁着这次周年祭,我想赶过去看一看。”

    孙策心知肚明,欣然允诺。

    ——

    阎象作为东道主兼袁氏故吏,热情接待了袁耀,席间免不了追溯一下昔日时光,感慨一下袁术的英年早逝,又畅谈了一番这一年来的变化,搞得杨弘窘迫不堪。阎象对杨弘很冷漠,从头至尾没正眼看他,连杨弘主动敬酒也不受。

    张勋也在座。他听孙策说了杨弘等人的来意,也非常不满。他不像阎象这么直接,但笑得也很勉强,有非常明显的敷衍之意。不久前,庞德公从襄阳赶来为庞统提亲,他已经答应了,等于绑在了孙策这条船上,对朝廷来抢夺南阳自然没什么好感。

    杨弘迫不得已,只得拿出诏书,公事公办。在朝廷的诏书面前,阎象倒也配合,接了诏书,当场交出了南阳太守的印信,约张勋一起去汝阳祭拜袁术。张勋心领神会,一口答应。

    杨弘更加尴尬,只能装糊涂。原本杨修让他拉拢阎象、张勋,允诺请朝廷任命他们为江夏、南郡太守,现在诏书迟迟未至,他也搞不清朝廷的意思,不敢乱说,只能看着阎象、张勋与他绝交。

    阎象和张勋第二天就走了。袁耀本该走马上任,却托言累了,把公务全部交给杨弘去处理。杨弘立刻进入工作状态,进驻太守府,接管一应事务。各曹掾吏首先向他汇报工作,年关将近,各县的上计已经结束,太守府应该派人去长安上计,进贡方物,接受司徒府的问询,参与朝会。杨弘急急忙忙赶到南阳来,就是为了这一刻,朝廷需要南阳的财税缓解窘境。

    天子新年时要赏赐大臣,如今长安生活艰苦,很多人就等着这笔赏赐过年呢,两手空空怎么赏?

    但结果让杨弘大吃一惊,南阳的人口、赋税的确都有大幅度的增加,数字喜人,但南阳欠的帐更多,五年以内的税赋都已经赊欠一空,一粒粮、一枚五铢钱都没有。

    杨弘气急败坏,想让人去追阎象,却被杨修阻止了。杨修说,你追上阎象也没用,别说他不想帮你,就算他愿意帮你,没有孙策点头,他也不敢自作主张。与其去追阎象,不如去求孙策。

    杨弘沉默以对,不置可否。

    杨修无奈,只得自己去找孙策。他的伤已经好了一大半,勉强能走路,只是时间长了还是不太得劲,大部分时间还是趴在床上静养。孙策大部分时间并不住在城里,而是在城外的大营。他赶到城外,正当孙策检阅人马,听说要到很晚才能结束。杨修知道孙策故意刁难他,只得来到中军,勉为其难的登上将台。

    “将军好威风。”杨修扶着栏杆,话里有话。平地走他勉强还能应付,这三丈高的将台却让他吃尽了苦头,疼得浑身是汗。

    孙策微微一笑,伸手一指台上的将士。“杨德祖,你看我这些将士比车骑将军的部下如何?”

    杨修一路走来,已经听到将士们整齐雄壮的吼声,知道这是一支精锐。此刻登高望远,将万余将士的军阵尽收眼底,更加震撼。兵法有云:无邀正正之旗,毋击堂堂之阵。从列阵是否严整可以看出这支人马的精气神,从他们的变阵是否顺畅可以看出是否训练有素,令行禁止,而孙策的部下完全符合这两个条件,当之无愧的精锐,即使是皇甫嵩本人来了也要赞一声好。

    可是让他更不安的是孙策念念不忘与皇甫嵩比较,他练兵就是为了迎战皇甫嵩。

    “将军觉得呢?”杨修反问道:“如果将军与车骑将军对阵,胜算几何?”

    孙策含笑打量了杨修片刻,举起手指。“如果我攻关中,胜率大概只有三成,如果我守南阳,待车骑将军来攻,胜率至少八成。”

    杨修笑了。“将军不愧是少年英雄,不仅自信,而且自负。”

    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