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周瑜会甘宁

    甘宁抱着双臂,蹲在溪边一块巨石上,身下就是缓缓流淌的溪水。他嘴里叼着一根兰草叶,草汁被挤出,染绿了嘴唇,和腮边的一块水锈联成一片。

    部下散落在溪谷中,附近的山头上有人侦候、眺望,看似随意散漫却自有章法。只是士气有些低落,从秭归赶到这里已经有大半个月,粮食将尽,所得却有限。如果没有好的机会,他们就只能退回奉节。顺水而下来得很快,回去却没那么容易,逆水行舟,即使是这些以操舟戏水为乐的江贼也有些头疼。更重要的是他们所得有限,无法弥补损失。

    甘宁迟疑不定。他已经收到消息,周瑜平定江夏后,回师南郡,大军已经到了夷陵,有一万多人,全是精锐,而且新胜之后,士气正盛。他这一千人贸然撞上去不仅占不到便宜,还有可能全军覆没。陈纪投降,刘勋被俘,周瑜连战连捷,用兵有方,绝不能轻视。

    进退两难啊。

    “兴霸,兴霸。”杨宏从远处走来,一边走一边大叫。

    甘宁头也不回,骂了一句。“乱叫甚?”他嘟囔着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关节啪啪作响。他扭了一下脖子,又握紧拳头挥了挥。杨宏赶到石上,举起手中一张纸晃了晃。甘宁微怔,纵身跃下,接过杨宏手中的纸看了一眼,顿时眉头一皱。

    “周瑜要见我?他想干什么?”

    杨宏说道:“反正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娄圭一直抓不到我们,周瑜估计是想换个方法,诱我们上当。兴霸,我们走吧,娄圭已经够强了,这么多天,我们除了杀几个斥候,什么好处也没捞到。现在周瑜又来了,他部下的斥候战力很强,配合又默契,我们根本找不到机会,不如趁着还有余粮,及时退回奉节。”

    甘宁看了杨宏一眼,眼角抽搐了两下,摇摇头。“就算要走,也不能这么走。山伟,你也给我放出消息去,就说要见我可以,让周瑜自己来,我就在这里等他。”

    杨宏苦笑道:“兴霸,周瑜怎么可能来。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如今是统领数万人马的大将,愿意和你见面已是难得,如何肯孤身犯险。”

    甘宁撇撇嘴。“没错,我就是要看看这千金之子是什么货色。”他顿了顿,脸色有些狰狞。“不就是家世好一点么,有什么好得意的。一对一,看我不吓得他尿裤子。”

    杨宏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转身去安排。

    ——

    周瑜收到消息,欣然同意。娄圭和孙辅却吓疯了,死死的拦住周瑜,无论如何也不同意他去见甘宁。这简直是愚蠢之极,甘宁是打家劫舍、杀人不眨眼的江贼,周瑜是统领数万人马的大将,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周瑜肯见甘宁已经是大度,主动去见甘宁却是冒险。万一甘宁劫持了他或者干脆杀了他,他们如何向孙策交待?

    周瑜笑了。“用兵之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平定荆州后,我军随时会进攻益州,对益州诸将的信息已经搜集得比较完备,你们还不知道甘宁是什么样的人吗?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见周瑜坚决,娄圭和孙辅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找来潘华、北堂羽。他们与甘宁较量过,又有较强的战力,万一出现危险,他们有能力保护周瑜脱困,至少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等待救援。如果周瑜不答应,他们坚决不同意周瑜成行。

    周瑜答应了。

    准备了一番后,孙辅留守夷陵,娄圭率领亲卫营陪同周瑜,潘华、北堂羽贴身保护。所有人都很紧张,唯独周瑜胸有成竹,他没有穿甲胄,只穿上了金丝锦甲,外面一身雪白的锦服,腰系革带,悬一口长剑。他是少数几个喜欢带剑而不是刀的人,而且他的剑长近五尺,如果不是他身材高大,剑鞘几乎拖在地上。

    除此之外,他还带了一张古琴。

    ——

    当周瑜走过遍布卵石的乱石滩,溯溪水而上,走过茂盛的兰花丛,站在甘宁面前的时候,甘宁又惊讶又好笑。惊讶的是周瑜居然真敢来见他,好笑的是周瑜这世家子弟太能装了,这时候居然还带一张琴。他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将军好气度,沙场之上依然不失风雅。”

    周瑜环顾四周,语气轻松。“果然是山中四季殊,山外已经是寒冬,这里却温暖如春,遍地生兰。要说风雅,兴霸才是真正的风雅,就连逃难都会选这么好的地方。”

    甘宁语塞,随即恼羞成怒,双目圆睁,刀环上的铜铃叮叮作响。“谁说我是逃难?”

    “有家不能归,见敌不能进,你进退两难,只能躲在这里虚耗光阴,不叫逃难叫什么?”

    “你……”甘宁大怒,伸出拔出腰间长刀,铃铛一阵乱响,长刀就指向了周瑜的脖子上。周瑜一动不动,北堂羽举步上前,拔刀出鞘,一刀劈向甘宁。甘宁冷笑一声,挥刀相迎。

    “当——”两刀相击,一声龙吟般的脆响,甘宁手中长刀断为两截,半截刀刃落地,在乱石上跳了两下,滑入溪水中。甘宁大吃一惊,撤步急退,从亲卫手中抢过一双铁戟,严阵以待。北堂羽却没有追,轻蔑地笑了一声,还刀入鞘,退回周瑜身后。

    周瑜从侍童手中接过琴,在一旁的大石上坐了下来,将琴横在腿上,伸手轻拨。琴声清越,与潺潺地溪水相和。周瑜抬头看了一眼如临大敌的甘宁,笑道:“兴霸,战斗的机会很多,不必急在一时。此地兰花满地,溪水带香,不宜舞刀弄剑,不如坐下来听一曲,叙叙平生,如何?”

    甘宁转了转眼睛,沉吟片刻,伸手示意杨宏等人退远一点。他走到周瑜身边,偏身坐下,一对铁戟就搁在手边。“可惜无酒。要不然将军抚琴,我喝酒,也不错。”

    周瑜微微一笑,冲着潘华使了个眼色。潘华从马背上摘下一只葫芦,扬手扔了过来。甘宁伸手接住,打开塞子,嗅了一口,顿时大喜。“好酒,闻着就香。”

    “有没有闻出一点家乡的味道?”周瑜轻拨琴弦。“这是南阳名酒,你也许听说过。”

    甘宁粗重的眉毛挑了挑,仰起脖子,咕咚咕咚满了一大口,一抹胡须。“将军对我的底细很清楚啊。”

    “若不知兴霸为人,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你这千余人虽然精悍,对我而言却算不上什么。”

    “将军好大的口气。”

    周瑜指指侍立一旁的潘华、北堂羽。“我有亲卫营四千人,能和他们所领比肩的大概有五曲一千人。”

    甘宁盯着潘华、北堂羽仔细看了一会,这才想起他们是谁,顿时脸色大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