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名将摇篮

    郭嘉入帐,孙策可以坐着。张纮入帐,孙策也要起身相迎,以示礼敬。

    对于张纮这样的名士来说,赏识、重用只是吸引他们的一方面,礼节同样不可或缺。这不仅是对他们个人的认可,更是对他们持有的信任认可。张纮是儒生,他的信仰就是礼,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不是个人荣辱。

    孙策可以和郭嘉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却不会和张纮开玩笑。

    郭嘉躬身施礼,庞统、孙权等人也跟着行礼,一一向张纮问好。张靖让出了自己的位置,自己侍立在一旁,连坐都不敢坐,但他没有一点委屈,孙策对他父亲如此礼敬,他身为人子,分享的是荣耀。

    郭嘉让蒋钦把最近收到的消息汇总呈给张纮。孙策则让庞统把他们几个的意见简要的叙述了一番,张纮翻完消息汇总,听完各人意见,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声轻叹。

    “先生有何高见?”

    张纮叹息道:“荀文若不容易啊。明明知道是朽木难雕,却不得不小心奏刀,用心良苦。”

    包括孙策在内,所有人都有点懵。郭嘉抱着手臂,轻摇着羽扇,嘴角微挑,似笑非笑,一双眼珠转来转去。庞统着眉,看着案上的消息汇总,沉思不语,秦松则一脸崇拜地看着张纮,像个小学生。

    张纮环顾四周,目光最后落在郭嘉的脸上。“奉孝,你觉得呢?”

    郭嘉笑了笑。“的确挺不容易的,要钱没钱,要人没人,难得有几个可用之才还不得不往外送。”

    “奉孝见微识著,一语中的。”

    孙策心中一动,恍然大悟。他明白了张纮和郭嘉的意思,但是他没有说。他要听张纮自己的意见,看看自己的分析是不是正确,还要让庞统、秦松等人从中学习张纮的分析方法,提高自己。尤其是孙权和陆议,这是他们最好的学习机会,都是书本上不讲的实例。

    “按照时日计算,朝廷应该收到了将军的那份名单。如果朝廷有实力,此刻来的就不是马超、阎行等人,而是皇甫嵩率领的三万步骑。非不愿来,乃不能来,此为朝廷有心无力之证。”

    “先生说得有理。”孙权向前挪了挪,一手托腮,一手在空中指指点点,兴奋难明。

    张纮看着孙权,笑了:“那你说说,为什么朝廷会派马超、阎行,而不是吕布,吕布是成名多年的勇士,弓马纯熟,难道他也不是将军的对手,非得马超、阎行吗?”

    孙权语塞,回头看着陆议。突然被众人瞩目,陆议没有心理准备,红着脸连连摇手。孙策笑道:“阿议,不要怕,说错了也没关系。”

    得到孙策的鼓励,陆议抿了抿嘴唇,很认真的想了想,脸色尚红,眼神却清澈无比,透着一丝同龄人不多见的稳重。“车骑将军号称三万大军,有一大半是镇东将军曹操和温侯吕布的人马,除了少部分并州军可用外,大部分都是新招募的流民,战力有限。现在又多了韩遂、马遂的一万步骑,平衡被打破,车骑将军指挥不灵,长安依然处于危险之中。马超、阎行分别是马腾、韩遂的部下,他们来到南阳,如果败于将军手下,难免气势受阻。如果不幸战死,则马腾、韩遂记恨将军,必然依赖朝廷。荀彧是想借将军之手削弱马腾、韩遂的实力,维持关中各方兵力的平衡。”

    “孺子可教。”张纮连连点头。“将军,十年之后,此子又是一个少年英雄,可与周公瑾比肩。”

    孙策笑着点点头。“阿议,听见没有,子纲先生夸你了,你可得好好努力,不要坏了先生名声。吴郡陆家能不能再上一层楼就看你的了。”

    陆议满脸通红,向张纮行礼。“先生谬赞,小子愧不敢当。纵有寸进,也是将军与诸位先生指导有方,小子感激不尽。”

    陆议虽然声音清稚,却进退合礼,张纮甚是喜欢,叹道:“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亦是人生一乐事。”陆议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众人忍俊不禁,齐声大笑,其乐融融。

    孙策心中欢喜。一个人才的成就除了个人的天赋外,有没有名师指点也非常重要。陆议原本就天赋过人,有张纮这样的名师指点,将来成就肯定会超过历史上的他。岂止是陆议,庞统、吕蒙、蒋钦哪个不是好苗子。有了这些干才,还怕天下不定?讲武堂只是中下级将领的基础培训,这个中军大帐才是名将、名臣的摇篮。

    张纮一边提问,一边解答,纵论当前形势,看似无解的困局豁然开朗。

    荀彧在关中变法绝非一帆风顺,他能维持关中的稳定,没有发生战事已经难能可贵,短期内根本没有能力对外征讨,尤其是面对南阳。孙策咄咄逼人,拿出一份名单要求朝廷认可,朝廷不愿接受,又不能出兵征讨,只好施缓兵之计,顺便借孙策之手来削弱韩遂、马腾的实力。孙策避而不战则气势受损,应战则难免发生冲突。不管谁胜谁负,不管谁伤谁死,荀彧都没什么损失,损失的是孙策或者韩遂、马腾。

    这么做只是无奈之举,能不能成功,决定权并不在荀彧手中,全看孙策能否应付得当。如果孙策草率应付,战与不战,荀彧都能得利。如果孙策能够控制住局面,避免出现伤亡,就可以化害为利,解决一个困扰孙策的根本问题:战马。

    凉州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战马。如果能借此机会和韩遂、马腾搭上关系,战马资源就可以解决大半。而韩遂、马腾的实力增长,必然需要对外征战。征战需要大量的物资,而这又是关中目前紧缺的。韩遂、马腾急于立功,荀彧却不能提供足够的粮草,他们的矛盾自然激化。一旦武人的威胁加重,关东籍的文臣必然趁机出手,荀彧讲武堂的计划就有可能夭折。

    就算荀彧学习南阳变法,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可以支撑对外征战,他最可能的目标是谁?绝不是会南阳,南阳有先发之机,又有足够的人口优势,关中根本不是对手,荀彧能选的对手不是袁绍,就是刘焉。

    不管他选择哪一个,对孙策来说都有利。

    “筑城者先营其基,谋事者先谋其势。将军谋的是内圣外王之业,岂可局眼于一时得失?岂不闻塞翁失马,得之非福,失之非祸,祸福之变,尽在乎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