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1章 初战小胜

    一阵劲风吹来,将战场上空的薄雾吹去,金色的阳光照了下来,照在数千江东骑兵身上,落在天子等人的眼中,就像一块巨石从高空坠落,砸入水中,激起惊天的浪花,更激起一圈圈的涟漪,迅速向四周扩散开去,像一道看不见的洪流,冲击着每一个将士的心神。

    站在指挥车的天子看得最清楚,他也明白那道看不见的洪流是什么。

    是恐惧!

    六七千骑士,宽近千步,分成三个阵列,中间那个阵最厚实,约有四五千人,最为亮眼,不仅队伍整齐,而且阵前有五六百人马俱甲的甲骑。甲骑的人甲马铠都是钢铁的本色——银白色,在绛袍赤甲的骑士大阵中,就像镶了一道银边,又像是最锋利的刀刃,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春耕时的犁,在牛马的牵引下,能破开坚硬的土地,又像一柄阔剑的剑锋,所指之处,所向披靡。

    即使没有甲骑,这个六七千人的骑兵大阵也足以震撼人民,如林的长矛直指天空,锋利的矛头被磨得雪亮,在阳光下闪烁如繁星,整齐的装束,精致的甲胄,严整的阵型,无一不显示出这是一支真正的精锐,一柄利剑,足以让对手望而生畏,不敢轻犯。

    有了甲骑,就像利剑开了刃,猛虎露出了爪牙,更让人不敢轻撄其锋。

    相比之下,天子的大阵中只有一千多羽林骑勉强能和对面的普通骑士相提并论,甲骑则是无从谈起。装备最差的并州军连衣甲的颜色都不一致,简直就是一支流寇。

    天子想起了西征时面对鲜卑人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此刻就是名符其实的关西天子,与对面的江东军相比,哪里还有一点华夏衣冠的气派,和左祍的蛮夷一样寒酸。

    “朱桓的阵势有点古怪,没见过。”刘晔抚着颌下短须,沉吟道。

    天子也看出了问题。朱桓的阵形既不是普通的步骑配合阵型,也不是骑兵对战的阵型。两翼太薄弱了,骑兵很少,大概只有千余人,中军却过于厚实,与通常步卒居高,骑兵居两翼的阵法不同。即使是单独以骑兵作战,中军也过于厚实。骑兵的阵势越厚,行动越不方便,削弱了骑兵的速度优势。

    相比之下,步卒又离战场太远,如果有紧急情况,很难及时增援。

    “朱桓这是想干什么?”

    “猜不透,不如不猜。”刘晔一声轻笑。“阵是死的,怎么用是活的,到时候看他怎么用就是了。既然他的两翼如此薄弱,不如派人试探一下,看他怎么应对。至于甲骑,他不动,我不动。他欲动,我先动。”

    天子点头答应,传令右翼的吕布派人出击,试探一下朱桓的左翼阵地。

    鼓声响起,提醒所有人收回心神,不要被对方的气势所摄,同时命吕布出击。吕布正在观望对面的阵势,既有庆幸,又有失落。庆幸的事自己没有正面迎战对方最精锐的甲骑。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甲骑不像是利剑的锋刃,就是一堵墙。遇到这样的对手怎么破?弓箭肯定是没什么用的,只有用长矛。可是对方的长矛长一丈五尺,自己部下手中的长矛最多一丈二,很多是一丈,甚至有人不用长刀,而是用环首刀。

    环首刀能砍开这些银色的铠甲吗?吕布表示怀疑。

    庆幸之余,吕布更多的是羡慕。怪不得太史慈能在草原上横行无忌,见谁灭谁,有了这么好的装备,再加上充足供应的粮草,谁打都会赢啊。连马腾、韩遂有了甲骑都可以随便欺负鲜卑人,如果我有了这么好的装备,还会让马儿看笑话?

    吕布一边腹诽着,一边下令张辽出击。他麾下将领虽多,论武艺、用兵能力,只有高顺能和张辽相提并论。高顺在弘农,只有派张辽出战最保险。况且对面将领姓秦,是个无名之辈,肯定不是张辽的对手。

    张辽收到命令,举起长矛,发出号令。千余骑士厉声应喝,踢马出阵,跟着张辽向三百步外的江东军阵地奔去。上次出战,魏续被阎行咬住,损失了百余人,怨气未消,回来向吕布告状,说他们救援不及时,吕布又将他们骂了一顿。这次出战,他们一定要出这口恶气。

    秦牧是谁?没听过。

    秦牧也没心思理会张辽。他命人向中军传出消息,然后严阵以待,却没有出击的打算。他的目标不是张辽,而是吕布。当然,如果让他迎战张辽,他也可以试一试,虽然知道张辽武艺高强,但他领的这些并州军实在不怎么样,一个个像乞丐似的,有的人甚至连札甲都没有。凭借着身上的精甲,手中的长矛,脚下的马镫,他有底气和张辽对阵一番,只要不给张辽单挑的机会就行。

    我用装备碾死他。

    朱桓在中军收到消息,随即传令文丑出击。文丑掩在中军身后,看不到前面的情况,却一直在用心凝听。听到对面的号角声时,他就猜到天子会派人尝试攻击己方左翼。而这正是他们期望的。他上马做好了准备,一收到命令,立刻踢马加速,冲出了战阵。

    两千精骑分作两批,一千随文丑出击,一千待命,准备做第二批次的攻击。

    在亲卫的簇拥下,文丑在秦牧身后出现,随即拨马右转,切向张辽的队伍。张辽从三百步外奔来,需要加速时间,也要节省马力,并没有全速奔跑。他一边跑一边观察对方阵型,见秦牧一动不动,他的身后却鼓角齐鸣,旌旗摇动,知道阵中有骑士将出,已经做好了准备,此刻离秦牧的大旗还有近百步,见文丑迎了上来,立刻下令射击。

    “举盾!”文丑大喝,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骑盾。

    “举盾!举盾!”一连串的呼喝声连绵不断的向后传去,除了文丑身边的甲骑亲卫,所有的骑士们都举起了盾牌。他们没有用弓箭还击,而是握紧了长矛,做好冲击的准备。

    箭矢落在盾牌上,“丁当”作响,有人中了箭,却没有几个人落马。有坚实的甲胄护体,就算被射中也不会丧失战斗力。有马镫助力,即使受了伤也能够坚持住。除非运气极差,被射中要害,而今天他们的运气险然都不差。

    双方迅速靠近,张辽见文丑来势汹汹,颤动的长矛直指自己胸腹,心生警惕,顾不上再射箭,挺起长矛,向文丑迎了过去。

    “杀!”二马交错的一瞬间,两人几乎同时大喝一声,挺矛便刺。

    两矛相交,同时发力,将对手往外挤,想抢占中路,又几乎在同时放弃了硬顶,长矛虚晃,刺向对方。“当——”一声脆响,两人几乎同时刺中了对方肋部。

    两人都是久经战场的悍将,反应都极快,感觉要中矛的那一刻,就在马背上扭腰,避开正面冲撞。不过文丑有马镫助力,脚下有根,做起动作来更放心,幅度更大,足足挪开一尺有余,臀部几乎离开了马背,让张辽的长矛彻底刺空。

    文丑借着余劲,一矛将张辽身后的一名骑士挑于马上,回头看了张辽一眼,暗自叫好。不愧是能和吴王一较高下的高手,这矛法、骑术都称得上一流。

    得到文丑的赞扬,张辽却没时间得意。他没能全躲开,肋甲挨了一下,虽然只是蹭了一下,没受伤,却也疼得钻心。不过张辽来不及喊疼,数十甲骑跟在文丑身后奔来,长矛如林,连续不断的刺向张辽。

    张辽知道甲骑的铠甲坚固,冲击力也强,自己就算尽力刺杀一人,也难保不会被其他的刺杀,所以他放弃了进攻,全力防手,手中长矛舞成一团花,“噼噼啪啪”一阵乱想,张辽也不知道挡开了几个人的攻击,只知道自己还活着,因为他浑身酸痛,尤其是大腿痛得钻心。他伸手一摸,热乎乎的一片,暗叫不好,大腿受了伤,怕是难以持久。

    甲骑一掠而去,接踵而来的是轻骑兵。可是面对这些轻骑兵,张辽同样不轻松。这些轻骑兵的装备比并州军强,坐得也更稳,手中的丈五长矛同样杀伤力十足,应付起来并不轻松。

    凭借着高强的武艺和同样丈五的长矛,张辽连续与数十名江东轻骑兵交手,并抓住机会刺杀两人,又增加了两处伤口,但他的部下却没有这样的武艺,在优势明显的对手面前,他们一败涂地,伤亡惨重。

    文丑与张辽交手一合,清楚了张辽的身手,对接下来的战事便有了底。他一边向前冲杀,舞动长矛,连杀十余名并州骑士,一边发出命令,下令剩余的一千骑兵发起冲击。在刺倒面前最后一个骑士,发现没有更多的对手时,他开始减速、转向,向张辽的右侧包抄过去。

    听到身后的号角声,看到眼前的阵中旌旗摇动,有骑兵冲出来,张辽知道大事不好,自己有被对方包抄夹击的危险。他一边下令向右转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心里一凉。

    身后的队伍稀疏了很多,随他出战的一千骑兵至少阵亡了三分之一。他知道双方实力有差距,伤亡会比较大,但初战就损失这么大,还是让他吃惊不小。

    此战必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