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5章 调兵遣将

    郭嘉含笑点头。

    作为孙策的心腹,他清楚孙策刻意在军师处增加冀州人,以便形成冀州系。军师系的派系越多,力量就越分散,一系独大的威胁就越小。况且随着疆域的扩大,战事越来越多,也需要更多的人手。韩宣虽然形象不怎么样,能力还是有的,熟悉了军师处的做事流程后,做一个军师绰绰有余。

    已经有了沮授、崔琰,也不在乎多一个韩宣。军师处处理的大部分事务都是战略层面的事,对大局观和预见性要求比较高,韩宣能根据有限的情报推论出战场形势,并且预测到辽东可能生变,他就有在军师处立足的资本。

    “景然可愿屈就?”郭嘉摇着羽扇,慢悠悠地说道。

    韩宣正中下怀,拱手施礼。他早就知道军师处,也觉得军师处最适合他。他身材矮小,力不如人,领兵作战与他无缘,在重视相貌的朝堂上为官也很难出头,参与军事,出谋划策才是适合他的职位。之所以劝臧洪不要轻易投降,要和孙策讲讲条件,说白了,真正的目的不过是表示自己的存在。如今心愿达成,他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安排好了韩宣,孙策转向臧洪。

    与韩宣不同,臧洪身材高大雄壮,相貌出众,自信从容。他的父亲臧旻是文武全才,军功卓著,臧洪十五岁为童子郎,入宫伴驾,那一年孙策刚出生。按照官场惯例,臧旻是孙坚的举主,有恩于孙家,臧洪又年长,与孙坚平辈,在孙策面前有足够的心理优势。

    这个时代的士人还没被完全摧毁自尊,坦然笑对王侯的人不在少数。

    “臧公是哪一年走的?”提及臧旻时,孙策欠了欠身,以示尊敬。

    提前先父,臧洪不敢怠慢,连忙还礼。“中平五年孟春,太原太守任上。某弃官奔太原,迎回射阳,四月入土。令尊时任长沙太守,正在征讨区星贼,百忙之中还委托令舅送了礼来,洪感激不尽。”

    孙策笑了。“应该的,应该的。”心里却有些好笑。性格决定命运,难怪历史上的臧洪会做出那样的选择,这人心气高,恪守传统,对君臣之义看得很重,有点老派贵族的感觉,凡事礼义为先,有做人的原则和底线。可惜这种人很快就没了,魏晋之后,所谓的江左门阀自恃家世,妄自尊大,却没什么节操可言。

    “臧公明于边事,又终于太原任上,算是一生都奉献给了边疆。只可惜我等后人不肖,臧公离世十几年了,边疆不仅没有安定,反倒越来越乱,真是愧对前贤。”

    臧洪一声长叹,深有同感。“大王所言甚是,先父离世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北疆。他说檀石槐虽没,鲜卑却未灭,终究是中原的心腹大患。一旦中原大乱,鲜卑人很可能会窥视中原,雁门、太原首当其冲,不容有失。”

    孙策捻了捻手指。“臧公鞠躬尽瘁,令人敬佩,可惜壮志未酬,足下可有兴趣继承父业,完成臧公未了的心愿?”

    臧洪微怔,身体下意识地挺直了,盯着孙策看了两眼,拱手施礼。“若能承父志,洪当奋残躯,剿灭鲜卑,纵横草原,以报大王。”

    孙策满意地点点头。“臧公有后,令人欣慰。你且等几日,待沈友来了,孤将你引见与他。”

    臧洪大喜,躬身领命。

    孙策又命人叫来袁耀,让他与臧洪见礼。见到袁耀,臧洪更不敢自傲,姿态放得更低。他的父亲臧旻征鲜卑失败被贬,后来之所以能重新起用,就是因为得到了袁耀祖父袁逢的赏识和保举,先转中山太守,再转太原太守。按照这个渊源脉络,袁耀与臧洪平辈,在身份上却有优势,臧洪要退让三分。

    覆手之间,臧洪俯首称臣。

    ——

    又过了十余日,孙策到达海滨,与奉命赶来的沈友、庞统相见。

    收到刘备逃离冀州的消息,沈友就知道自己要换防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会换到何处。洛阳一带有鲁肃,兖州有朱桓,邺城有徐琨,自己再往前推进的可能性不大。他也想过北疆,辽东生乱的事,他已经收到了一些消息,但他觉得太史慈有能力解决辽东的问题,幽州应该还是他的战区,别人无法染指,况且他麾下骑兵数量有限,到了幽州也很难发挥作用。

    他想来想去,觉得有可能转战交州。孙坚战死,交州的战事陷入僵局,孙策有可能会调他去主持战事。为此,他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连船只都准备好了,辎重、粮草、军械都打了包,随地准备装船起运。

    收到孙策让他移镇幽州的命令,沈友惊喜交加。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快步上了飞庐,看到站在宽大的沙盘前,沈友、庞统大礼参拜。

    孙策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聚过来。沈友、庞统一看,沙盘大得出奇,几乎将他们知道的地理都包括了进去,就连西域都出现在其中,横亘在地图下方的是一条青色的宽带,几乎托住了整个沙盘,让上方的燕山、太行山看起来像是小岛。

    “这是……天下舆图?”沈友眼睛一扫,就看到了他的战旗。在青色宽带的上方,大约是代郡、上谷的位置,不禁心中一喜。

    “半个天下吧。”孙策笑了笑,伸手在青色宽带上划过。“子正,这一大片草原都是你的战场,足够你打到花甲之年致仕。”

    沈友抑制不住心中欢喜,连忙拱手道:“愿为大王驱驰。”

    “有没有什么要求?”

    沈友转头看了一眼庞统。庞统拱手说道:“大王,草原作战,骑兵为先,我部骑兵数量不足,不知大王有什么安排。”

    孙策拍拍手,陈到、马超推门而入,躬沈友拱手行礼,站在一旁。孙策说道:“叔至曾和你并肩作战,你们很熟悉,我就不用多说了。孟起与你同年,武艺高强,精通骑战,也是一个好手。从现在起,他们为你掌骑,你觉得如何?”

    沈友正中下怀,连忙拱手行礼。“委屈二位将军了。”

    “岂敢。”陈到、马超还礼。陈到还好一些,马超心里格外激动。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又有统兵征战的机会了,而且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在沈友赶到之前,孙策已经和他们商量过,打算组建一支万二千人规模的骑兵,两千甲骑由陈到指挥,一万轻骑由他指挥。他指挥的虽是轻骑,却不是普通的轻骑,除了没有马甲之外,轻骑兵的装备一点也不差,面对草原上的骑兵,这些轻骑兵有足够的碾压能力。除非遇到特定的对手,需要甲骑出面,他可以解决绝大部分问题。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公孙度的七千辽东骑兵。公孙度正在赶来的路上,将在上谷与你汇合。财力有限,现在只能给你两万骑的编制,够用吗?”

    沈友大喜过望。公孙度转到他的麾下,不仅是增强他的骑兵实力,更是孙策对他的信任。如果不是对他的能力有信心,孙策不会安排他来解决公孙度这个麻烦。他强行掩饰住心中的喜悦,拱手道:“请大王放心,够用了。有叔至、孟起相助,有这两万骑,臣一定能踏平阴山。”

    “那好,就先听听方略吧。”孙策转身,对凌统说道:“请沮军师来。”

    凌统应了一声,转身去了。沈友听得真切,看了庞统一眼。庞统会心一笑。连沮授这样的名士都成了吴王身边的军师,冀州自然是吴国的新粮仓了。冀州人顽抗了那么久,甚至不惜支持刘备,跟着刘备出逃,结果反倒便宜了吴王,连杀人都免了,直接接收就行。

    有了冀州的钱粮做后盾,再加上海路运来的物资,他们的底气更足了。只要他们自己不飘,这功劳已经牢牢的攥在了手里,不仅要胜,而且要胜得利落,胜得漂亮,要不然对不起吴王的信任,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不是公孙度惹出了麻烦,这原本是太史慈的囊中之物啊。

    时间不长,沮授赶到,与沈友、庞统见了礼,直奔主题,就着沙盘上的地理,解说了一下他的方略,主要以进攻并州北部的雁门、太原为主,兼及凉州北部,并没有涉及太远。大战略是说给孙策听的,沈友这样的战区督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听完沮授的介绍,沈友眉毛一扬,赞了一声:“好计,这是赵武灵王攻秦之计的再现,而且更加精细。”

    沮授也有些诧异,瞥了沈友一眼,欲言又止。“沈督谬赞,不敢当,此计的确参考了赵武灵王的攻秦之计,根据形势不同,略做调整。”

    沈友一手环抱在胸前,一手摩挲着修剪整齐的短须,目光在沙盘上来回扫了两遍,点点头。“似迂而直,似远而近,沮军师有大气度。”他抬起关,看看沮授,又看看孙策,对沮授拱拱手。“恭贺沮军师终于择对了明主。天下能尽沮军师之才者,唯大王一人。”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