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凌操斗甘宁

    凌操是余杭人,跑到乌程来是与李怀意气相投。两个人都有点侠气,李怀不是什么循吏,凌操也不是什么良民。在吴会一带,这样的人很多,孙策的父亲孙坚就是此类。只不过这样的人大多文化素质不高,只能在底层厮混,很难得到主流赏识。如果没有意外情况,他们很难出头,跻身上流社会。

    李怀这么积极的赶来,就是因为他看到了机会:孙策要剿山贼,而严白虎刚刚和孙策的部下交手。凌操从余杭赶到乌程,也是想趁乱立功,搏一个出身。孙坚以军功封侯,对陆康那样的世家没什么太大的触动,对凌操这样的人来说却是一个榜样。能经入仕对他们来说太难了,立军功反倒容易一些。

    都是读书不多的武人,而且都是好斗之人,见了面难免会有火花。文人谈诗论赋,武人自然是切磋武艺。一看孙策的眼神,甘宁就“明白”了,立刻说道:“子威,你与李相比试,这位凌君就由我来招呼吧。”

    凌操拱手道:“敢问足下高名。”

    “巴郡甘宁。”甘宁挺起胸脯,得意洋洋,做好了接受恭维的准备。

    凌操无感。“足下也是孙将军身边数一数二的勇士吗?”

    甘宁很尴尬,心虚地瞅瞅孙策。他的确很猛,但他在孙策身边还不敢称数一数二,数三数四还差不多。见甘宁这副表情,凌操有些不屑。甘宁顿时火了,抗声道:“某虽然武艺低微,对付足下还是绰绰有余的。”

    凌操的眉毛立刻扬了起来,拔刀出鞘。“足下在巴郡称雄,在我吴郡还是谦虚一点的好。操不才,愿领教足下高明。”

    见甘宁、凌操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孙策吓了一跳。这凌操历史上可是被甘宁射死的,这不会是宿命吧?不过,甘宁开了口,这凌操又跃跃欲试,他倒不好直接阻拦。

    “比武较技、互相切磋是乐事,但大家无冤无仇,不必以性命相搏,点到为止就可以了。兴霸,你可不能凭刀利欺负人,胜之不武,换刀吧。”

    甘宁哈哈大笑,拔出腰间的长刀搁在一旁,取来一口练习用的刀。孙权、陆议年龄尚小,但习武又必须不可避免的要对练,孙策就专门为他们打造了两口没开刃的环刀。甘宁取来一口,亮给凌操看,以示不占他便宜。凌操不甘示弱,也将自己的刀搁在一旁,取起另一口,与甘宁面对面。

    看热闹的人从来不缺,看这边拉开架势,不仅孙策身边的人都围了过来,就连旁边船上的人都驻舟观看。就在众人围观之下,甘宁和凌操摆开架势,转了两圈,凌操率先发起了攻击,挥刀猛劈。

    甘宁强势反击。

    两人就在孙策面前砍杀起来,刀虽然没开锋,撞击时却火星四溅,铿锵有声,一点也不比真刀逊色。丁丁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夹杂着两人的呼喝。平时说话,大家都尽可能说官话,一打起来,说的全是方言,谁也谁不懂,只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两人你来我往,瞬间交手数合。孙策看了出来,凌操很勇猛,但他不论身体素质还是武艺都略逊甘宁一筹。他算得上是一个勇士,却不够职业,平时的训练强度远远不如甘宁。开始还能凭血气之勇,但十余招之后,气力就有些跟上来了。

    比武较量,如果双方水平差距比较大,通常三五合之内就能分出胜负,看不出耐力的重要性。如果旗鼓相当,耐力就非常重要。一旦气力不继,动作就会变形,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凌操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一边采取守势,趁机调整呼吸,一边向跳板退去。孙策的船是大船,无法直接靠岸,李怀和凌操上船时是踩着长达四丈的跳板上来的。跳板三尺宽,仅容一人站立。凌操退上跳板,长刀一挥,冷笑道:“既来吴地,可敢水战?”

    孙策忍俊不禁,围观的将士们也笑成一片,甘宁更是无语。他解开大氅,手臂搅动,将大氅搅成一团,扔给卫士,又解下身上的甲胄,脱去战袍,踢去战靴,只留一条牛鼻裈,纵身跃入水中,再露面时已经是数丈以外。

    “来战!”

    凌操见状,这才明白孙策等人为什么笑,不甘示弱,也脱去外衣,只剩下一条牛鼻裈,纵身入水,再次与甘宁交起手来。两人在水中时隐时现,不仅拼刀法,更拼水性,打得水花四溅,连河水都被他们搅浑了,泛起泥浆。斗至激烈处,只见水下翻腾,却不见他们露头。

    “这凌操水性不错。”孙策赞道。

    李怀附和道:“凌仲德不仅水性好,而且忠毅勇猛,只可惜经术不明,是以蹉跎至今。”

    孙策看看李怀,知道他是借凌操说自己。其实以李怀的年龄,能做一个乌程相已经不容易了。没有家世支撑,没有师门或者权贵罩着,一个普通人就算经术再好,能力再强,一辈子也很强爬到二千石。析长关南、阳羡长葛生都是例子。在这个交通靠腿、舆论靠嘴的时代,人际关系网就是最大的资源,圈子外的人是很难生存的。

    但凡是圈子,不管曾经多么开放,总会有闭合的趋势。

    “行了,让他们住手吧,刚下过雨,水挺脏的。”

    郭武、李怀上前,敲着船帮,招呼甘宁和凌操住手,两人分开,从水里冒出头来,互不服气的瞪了片刻,随即又哈哈大笑。

    “不错,江东有健儿,将军故里多豪杰。”甘宁拍拍凌操的肩膀。“以后有空再较量。”

    凌操抹去脸上的水草,大笑道:“今天战得痛快,足下水陆皆能,佩服,佩服。”

    郭武伸出双手,一手拽着一人。“凌仲德,今天你占了便宜,甘兴霸可是混江龙,到了江里才威风,这河太浅,不够他施展。”说着双臂用力,将两人轻轻松松地提了上来。甘宁倒没什么,凌操吃了一惊,在船上站定,打量着郭武。“足下好大的力气,难怪李存仁说你是孙将军麾下第一勇士。”

    郭武吓了一跳。“你可乱说,我岂敢称第一,能进前五,我就心满意足了。”

    凌操彻底懵了。“前五?孙将军麾下究竟有多少高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