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满宠的心结

    书接上回。

    田晓荷继续在那个单身公寓里监视郝继友,张天赐和金思羽,则回到了江滨雅苑的家里。

    张天赐看看时间,道:“姐姐,要不你先睡吧,我等田晓荷的消息。”

    “不,我陪着你一起,你不睡我也不睡。”金思羽坐在沙发上,靠在张天赐的怀里,闭着眼睛说道。

    “那好,你就这样睡一会儿吧,养养神。”张天赐一笑,也背靠沙发,闭上了眼睛。

    金思羽嗯了一声,和张天赐依偎在一起,闭目假寐。

    大概是有些累了,没多久,金思羽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张天赐也有些困意,但是因为牵挂狐狸精的事,却无法入睡,只能闭目养神。

    “法师,我们看见狐狸精了!”忽然间阴风一闪,田晓荷飘了进来,站在张天赐和金思羽的面前。

    看见拥在一起的金思羽和张天赐突然惊醒,田晓荷也一愣,讪笑道:“对不起啊,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没事,我和思羽已经是夫妻了。”张天赐站了起来,问道:“狐狸精在哪?”

    看看时间,这时候接近夜里十二点。

    “狐狸精进了郝继友的房子,两人一见面,就干柴烈火,好像三年没见一样……后面的,我都没好意思看,先回来向法师报个信。”田晓荷不正经地一笑,又道:“老龚守在那里,盯着楼梯口,监视着狐狸精的进出。”

    金思羽揉了揉眼睛,问道:“就你这老司机,还不好意思看?对了,那狐狸精长什么样?”

    “就像人一样啊,个子不高,属于身材娇小的那种,但是特别妖娆……”田晓荷想了想,道:“它穿着紫色的连衣长裙,我怀疑,裙子里面藏着狐狸尾巴。pbtxt”

    “它既然可以变化人形,就可以藏起尾巴了。”张天赐摇摇头,又看着金思羽,道:“姐姐开车,送我去郝继友的单身公寓。那个狐狸精应该修为尚浅,不会在郝继友那里厮混太久,太久了,它会现形。我们在小区门前,等着狐狸精出来。”

    “好,我去见识一下狐狸精,学两手撩人的技巧。”金思羽坏笑着,挽了张天赐的手,一起出门。

    “技巧学会了,只能用在我身上,不能乱用啊!”张天赐笑道。

    田晓荷也吃吃一笑,先一步化风而去。

    金思羽和张天赐下了楼,开着自己的车,直奔郝继友所在的公寓。

    到了公寓门前,金思羽兜了一个圈子,将轿车停在公寓门外左侧一百米的地方。

    “不用进去,我们就守在车上,等着狐狸精出来就行了。到时候我一个人过去,姐姐在车上等我。”张天赐看着公寓大门的方向,说道。

    “好的,明白,你想和狐狸精单独相处,对吧?”金思羽笑着问道。

    “没有那意思啊,狐狸精三千,我只娶姐姐一个。”张天赐说道。

    两人在车里,一边闲聊,一边监视公寓门口的动态。

    二十分钟以后,田晓荷的鬼影飘了过来,钻进车里,道:“法师,狐狸精从郝继友的房子里出来了……”

    “好,我去看看,姐姐在车上等我!”张天赐打开车门钻了出去,按照散步的速度,缓缓向公寓大门走去。

    走到门前,张天赐向公寓里面张望了一眼,看见一个身穿紫裙的妙龄女子,正风姿绰约一步三摇地向门前走来。

    虽然距离尚远,但是张天赐也能感觉到那女子的妖冶和身材的火爆。

    这时候她出来了,想必郝继友,正精疲力竭、死狗一样地躺在床上吧?

    张天赐心里冷笑,继续向前几步,然后转身回来。

    这时候,紫裙女子刚刚走出小区大门。

    “紫衫!”张天赐故作惊喜,大步走上去,一把握住了紫裙女子的手,震惊地问道:“紫衫,你怎么会在这里?三个月前你不辞而别,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此刻在小区门前的灯光下,直面正视这狐狸精,更是芙蓉如面柳如眉,万种风情在一身。

    “紫杉?”紫裙女子眼含春情,轻启朱唇,任凭张天赐握着自己的手,笑道:“大哥你认错人了吧?我不叫紫衫的呀。”

    “什么?你不是紫衫?那你怎么和紫衫长得一模一样?”张天赐上下打量着这狐狸精,故作夸张地问道。

    狐狸精轻笑,眉眼生春,道:“你有朋友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大哥,我觉得你的搭讪技巧很老套啊,想约我可以直说,何必找这些借口?”

    “哈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你好厉害!”张天赐咧嘴一笑,挑眉道:“既然美女看穿了我的套路,那么可否赏脸,一起吃个宵夜啊?”

    说着,张天赐的手就稍微用力,想把这狐狸精带离小区门前。

    因为这里灯光很亮,还有人进进出出的,还有一个保安大叔在值班。如果在此刻出手,狐狸精现出原形,会引发骚乱和以后的很多谣言。

    可是狐狸精也警惕,用力抽回了手,笑道:“宵夜啊,我今晚已经吃饱了,不如你告诉我,你住在哪里,我明晚去找你吃宵夜吧?”

    “骗我,明天晚上,你真的会去找我?”张天赐撇嘴说道。

    “放心吧大哥,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如有假话,天打雷劈。”狐狸精浅笑着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都发誓了,我相信你。我就住在江滨雅苑的九栋703室,明天晚上,不见不散啊。”张天赐痴痴地看着狐狸精,又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大哥,我们只是逢场作戏,春风一度之后,便各奔东西。你问我名字干什么,要给我立贞节牌坊啊?”狐狸精咯咯一笑,举起手里的小手帕,在张天赐的脸上挥了挥,道:“去吧去吧,明晚找你吃宵夜……”

    张天赐只觉得一阵香风扑鼻,直透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让人迷醉不已。

    知道这是狐狸的媚术,也是试探自己的伎俩,张天赐也不抵抗,自然中招,醉酒一般脚步踉跄地挥手而去。

    “明晚不见不散啊,大哥……”狐狸精还在小区门前挥手。

    “不见不散,不见不散。”张天赐回头看了一眼,傻乎乎地笑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