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满宠

    孙策不急着攻击,他先让骑兵散开,人手一支火把,把住武唐亭外道路的两端。

    近两百支火把亮起,望楼上的铜锣声停了,又过了一会儿,大门也开了。几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跪在路边。从服饰看,应该是亭长和亭中的杂役。他们低着头,身体瑟瑟发抖,像是被狼盯着的羊。

    孙策走了过去,目光一扫,嘴角露出浅笑,在其中一人面前停下。

    “识时务者为俊杰,足下知道怜惜无辜,我很钦佩。你我萍水相逢,又没有深仇大恨,想杀我,是想报袁显思的知遇之恩吗?”

    那人身形微微一怔,颤抖消失了,稳定得像一块磐石。他慢慢站了起来,仰着头,直视孙策。这是一个年约三旬的汉子,中等身材,体格健壮,国字脸,浓眉细眼,两颊无肉,嘴唇略薄,脸部线条看起来偏硬。

    “将军是……”

    “江东孙策。敢问足下高姓大名?”

    年轻人脸色一变,右手神经质的抖了一下。孙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他一眼就看出这个年轻人不是亭中杂役,又怎么可能让他偷袭得手。

    年轻人眼角抽搐了两下,一声轻叹。“原本以为是鹰犬,不曾想却是翱翔九天的凤鸟,真是有眼不识荆山玉。坐井观天枉自雄。在下满宠,忝任兖州从事,在将军面前献丑了,惭愧惭愧。”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一口短刀,在手里摆弄了两下,插在腰间。

    “满宠?”孙策眼睛一亮。“久仰。”

    满宠瞅瞅孙策,眼中闪过一丝自嘲,随即又若有所思,拱拱手。“将军谬赞,不敢当。”

    孙策笑了,转身看着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哪位是亭长?我们饿了,麻烦你为我们准备一些吃食。如果有酒,也拿一点出来,我要与满伯宁饮几杯。”

    亭长连声答应,匆匆入亭去了。孙策伸手相邀。满宠有些迟疑。“将军,我满氏算是昌邑著姓,令尊在昌邑被围攻,有我满氏一份。”

    孙策轻声笑道:“我知道,如果你满家不是著姓,你怎么可能十八岁就做郡中督邮。明明可以做名士,非要做能吏,你也算是特立独行。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当时你不在城里吧?如果由你主持,家父未必能活着离开昌邑。”

    满宠的眼神闪了闪,默默地点点头。“将军过赞,不过我当时的确不在城中。”

    “那就好,一码归一码。你满家围攻家父的事以后再说,我们先聊聊。”

    孙策拉着满宠的手臂,让他拽进了亭。郭武等人已经将亭中控制住,留宿的行人站在院子里,面色惊恐,惶惶不安。孙策摆摆手,示意众人各自回屋安睡,无事不要出门,以免误伤。众人将信将疑,陆续回屋去了。孙策跟着满宠来到他住的院子,上了堂,自己坐了主位,却让满宠坐了客位。

    郭武等人随即将院子控制住。

    孙策解下长刀,摆在案上。“先说公事。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满宠躬躬身。“见将军势大,我不知道能不能幸免,所以让人把公文烧了。”

    孙策斜睨着满宠,忍不住笑了一声。“而且你也不打算说,是吧?”

    满宠迎着孙策的目光,脸色平静,看不出一点表情。“我相信将军不会强人所难。”

    孙策脸上的笑容更盛,看得满宠心里一阵阵不安,原本坚定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游移。“满伯宁,你觉得世上是像你这样的人少,还是像我这样的人少?”

    满宠眼神变了变,沉声道:“将军天生奇才,难得一见。如宠者虽不多,亦不罕见。只是各事其主,各忠其事,还请将军见谅。”

    “好,我不勉强你,但我要做的事,你也别拦着,独善其身便是了。”孙策摆摆手。徐盛、郭武走过去,就将满宠躲在一旁的两个侍者揪了过来,摁在孙策面前,“呛啷”一声,长刀出鞘,加上他们的脖子上。孙策不紧不慢地说道:“说点我感兴趣的消息,也许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两个侍者吓得面无人色,瘫在地上,泣不成声,连连向满宠求情。满宠脸色变了两变,盯着孙策看了好一会儿,见孙策毫无让步的意思,只得叹了一口气。

    “好吧,我说。”

    “我可没逼你说。”亭长送上酒食,孙策端起酒杯,浅浅的呷了一口。“为两个侍者自污羽毛,伯宁看似行法深刻,却心有大仁,只可惜俗人不知,反以酷吏视之。”

    满宠苦笑道:“我行事只问心安,不在乎别人知与不知。将军,我匆匆赶来,是因为梁相吕范率领一万侵我边境,已到己氏。”

    孙策点点头。吕范反应很快,看来也是立功心切啊。“投桃报李,既然伯宁为我做信使,我也回报你一个消息,也许可以让你将功折罪。”

    满宠眉心微蹙,疑惑不解。

    “我会进攻昌邑,夺取整个山阳。先服者赏,后服者诛。”孙策看着满宠,笑意盈盈。“满伯宁,我不强人所难,你如果愿为袁显思尽忠,我钦佩你,但绝不会手下留情。你三思而行。如果你还愿意和我聊聊天,我们就随便说说,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天亮之后,我会放你离开,现在就请你委屈一夜。将来你若有机会统兵,我们在战场上一较高下,让我看看你用兵的本领。”

    满宠惊讶地打量着孙策。孙策的举止处处透着古怪,每每让他意外,竟有一种无从捉摸的感觉。他没有与孙策见过面,自问在袁谭麾下也没什么名声,能做刺史府从事只是因为满家的实力,照理说孙策不会留意他。可是孙策一见他就说久仰,一口叫出了他的字,现在又点破他有用兵之能,实在大出他的意料。

    细作能知道他的字,却不可能知道他通晓兵法。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统兵作战的经历,就能袁谭也只把他当作一个能理剧的能吏,并没有让他统兵作战的想法。

    孙策是随口一说,还是有未卜先知之能?他怎么会对我这么了解?

    更让满宠不安的是孙策的自信。他明确说要攻取昌邑,占领整个山***本不担心他会告诉袁谭。他知道他有用兵之能,却还愿意让他离开,将来在战场上再见,一副必定能击败他的模样。他见过很多人,包括四世三公的袁谭在内,从来没有见过谁这么自信。

    这是一个天生的强者。

    满宠思索片刻,举起酒杯。“将军,我有几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想请将军指教。”

    “不敢。”孙策举杯还礼。“愿与伯宁切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