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形势逼人

    攻城和掠地通常联系在一起。攻城是指攻击城池,掠地则是指控制周边地区,收集作战需要的物资,包括粮食、草料、柴薪等,有时候还要征发百姓作为力,提供劳役,甚至强迫当地百姓参与作战。

    这些本来都是辅助部队干的活,攻城的作战部队是核心,所以孙坚攻城、孙策掠地的分配方案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至少给孙坚保留了脸面。可是着眼于整个计划,攻任城只是其中一个步骤,真正的关键在昌邑,孙策就成了主导者。孙坚主动要求攻城,就是以方面之将自居,奉他的将令行事。

    辛苦经营了两年,经过几次磨合,父子俩默契的完成了交接。

    山阳有十城,但山阳的范围并不大,与吴郡相比,面积不到吴郡的六分之一,人口却相差无几,是典型的人口密集之地,县与县之间的距离都很近,平均只有五六十里。

    孙策的计划做得很谨慎,但他的做法很很张扬,刻意显示自己的志满意得,诱袁谭出击。由孙坚率领主力两万人攻击任城的同时,他率领三千步骑一路挺进到东,将亢父、金乡、方与、防东诸县全部收入囊中,侦察的游骑直到昌邑城下。

    汉制,太守掌兵,除了郡治之外的普通县城通常没有正式的郡兵保护,情况紧急时只能征召县中百姓守城。汉代民间可以拥有武器,刀盾弓箭之类的常用武器则不必说,只要你愿意,家家户户都可以拥有,即使是轻弩这样的武器也不禁百姓持有,只是力道有限制,比如三石弩就算是军用弩,普通百姓不能持有。负责当地保安的里长、亭长也拥有武器,情况紧急时,他们会被召集起来,充当守卫力量。

    但这些人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野战部队,加之东汉取消了都试制度后,民间习武之风不强,偶尔对付几个盗贼还可以,遇到孙策率领的三千步骑这样的精锐,除了郡治昌邑或者湖陆之类要塞,普通县城只能投降,抵抗只会遭致残酷的报复。孙家父子恶名在外,没有实力的人还是别惹他们为好。

    每到一地,孙策都会拜访当地的豪强,上门化缘,索取粮草、酒肉,源源不断的送往任城,供应大军。识相的宾主尽欢,不识相的立刻下令攻击,所击辄破,抄没家产,奴役男女。他这么做,一方面实现了就地解决物资供应,减轻了后勤补给的负担,一方面给袁谭、袁遗增加了舆论压力。身为山阳太守,袁遗有责任出兵驱逐孙策,保护当地百姓。身为兖州刺史,袁谭被人逼到州治城外还不敢出击,不仅山阳本地人会对他失望,其他各郡国也会对他失去信心。

    如果政令不能出昌邑城,谁还认他们这个山阳太守、兖州刺史?山阳作为郡治,并不在山阳中心,而是偏居西侧,当孙策进驻东、金乡后,昌邑就被隔在一隅,实际上成了孤城。以当前形势而言,如果孙策不走,就算不取昌邑城,袁谭也失去了对山阳和任城的实际控制。

    袁谭压力大增,他不仅要面对孙策随时可能攻城的实际压力,还要面对无形的精神压力,消息连续不断的传来,但没有一个是好消息。不是向他求援的,就是告诉他孙策又劫了哪家,或者哪家箪食壶浆,热情迎接孙策。

    唯一让袁谭欣慰的是曹昂坚守任城,一直没有向他求援。他向袁谭保证,会全力以赴,尽一切可能守住任城,完成袁谭交付给他任务。

    尽管如此,袁谭还是很不安。曹昂兵力充足,也有足够的动机守住任城,却不等于他就一定能守住任城。孙坚是成名多年的悍将,麾下又有近两万多精锐,还有孙策居中调度,粮草充足,一旦发起攻击,曹昂未必能挡得住。

    袁谭一面派斥候出城打探情况,一面与辛毗、毛等人商议。面对咄咄逼人的孙策,众人也束手无策,最后辛毗提出建议,以朱灵为东郡太守,以程昱为东平相,征发东郡、东平的郡国兵,与济阴太守袁叙一起增援山阳,并要求陈留太守张邈出兵威胁睢阳。

    与此同时,袁谭派路粹为使,向袁绍求援。

    袁绍抱着手臂站在大幅地图前,一会儿看看兖州,一会儿看看徐州。

    郭图、辛评、沮授、田丰站在一旁,没有人说话,但有意无意之间,郭图和辛评站在一起,沮授则和田丰靠得比较近,相互之间很亲密,与其他两人则几乎没什么交流。

    袁绍看了一会,转过身,手指摩挲着腰间思召刀的刀柄,淡淡地说道:“诸君,今日请你们来,就是要研究一下河南的形势。你们不要有顾忌,畅所欲言。”

    郭图等人纷纷应喏,却不肯开口先说。他们都清楚,河南的形势很复杂,孙坚、孙策父子都到了兖州,袁谭能不能顶住,谁也不敢说。如果山阳失守,孙家父子将防线推进到兖州境内,袁绍的脸面就不好看了。

    “怎么了?”袁绍笑道:“诸君,河南战事激烈,显思新败于方与,孙坚正猛攻任城,我需要你们的良策妙计,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

    郭图咳嗽一声:“主公,臣以为山阳的战事虽然激烈,但形势对我们很有利。思显不愧是主公一手教导出来的,以一已之力对抗孙坚、孙策父子,为显奕和正礼创造了机会,殊为难得。”

    袁绍笑笑。“显思这次虽然有点狼狈,不过总的来说打得还不错。当然,仅凭他一人是不行的,佐治有功。仲治,有这样的弟弟,你压力很大吧?当年陈太丘评其子,曰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我看你们兄弟亦如是。”

    辛评欠身。“主公,佐治虽有小功,却不及荀友若。臣以为,当前破局之机还在徐州。若刘公衡、淳于仲简能突破东海,与显奕夹击琅琊,全取徐州,就算兖州有小败也是值得的。”

    袁绍有些意外,打量了辛评一眼,转了转眼珠,又看向田丰、沮授。“元皓,公与,你们觉得呢?”

    沮授附和道:“主公,臣赞同仲治的建议。主公发动河南攻势就是想让孙策无法从容攻取江南。现在他们父子都被吸引到了兖州,正是围歼他们的好机会。臣建议,以刘公衡领豫州刺史,淳于仲简领徐州刺史,让他们断孙氏父子后路,则兖州之困自解,河南之战可胜。”

    沮授话音未落,郭图便说道:“主公,臣以为不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