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8章 出奇不制胜

    这天,整个楚国的都城,沥阳,一片鸡飞狗跳,混乱不堪。pbtxt

    这场被认为天灾的灾难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成为楚国自建国以来一百多年最为可怕的一次灾难,史称‘侯府天灾之变’。

    虽然死伤甚少,独独晋安侯府的下人死了十多个,可是这场灾难的可怕在楚国人心里,并不是这小小的数字能够抹灭的。

    若是这灾难不是只落在了晋安侯府的头上,而是落在整个楚国,那么楚国将国之不国,危矣!

    然而,心有余悸的众人又怎会知道,造成整个沥阳恐慌一片的,根本不是所谓的天灾,而是人为,而且还是出自一个后宅未及笄的少女之手……

    此时的苏木君在干什么?自然是回府准备抓自家府里横行的老鼠了。

    怡榭院。

    庭院里,苏木君懒洋洋的躺在贵妃椅上,一身华贵紫衣生生穿出了一丝如猫般的慵懒,她的身前,凤夜垂首而立,听完她的吩咐后,正待开口询问什么,就听到院外传来了脚步声,只好闪身离开。

    当偌大的院子里空无一人时,苏木君如猫的杏眼暗光浮动,幽妄邪诡。

    凤夜是她的祖母去世前留给她的暗卫,加上凤夜自己一共有二十人,凤夜是暗卫的统领,前两天她醒来后就发现了他的存在,若不是她逼他现身,按照原身前世的记忆,这人并没有出现过,这也是她存有疑惑的地方……

    “阿姐,我给你送药来了,你的脸可好些了?”

    一道温煦软柔的声音打断了苏木君的思绪,抬头,只见庭院入口侍从推着一把轮椅走了进来,那暗红色的檀木轮椅上,坐着一个约莫十二岁的少年。pbtxt

    少年一身银白袍子,稚嫩的小脸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如星辰般明亮的猫眼远远的就凝望着她,满含笑意,祥和而安逸。

    很难想象,这样的气息会出现在一个不过十二岁的孩子身上。

    苏木君脸色霎时柔和了下来,起身迎了过去,接替了侍从,边推着他边道:“好些了,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来了。”

    前两天苏栗舞借口探病时,在她的脸上下了慢性毒药,若不是她及时醒来,将脸上的东西洗了,恐怕要不了多久,这张明媚娇嫩的脸蛋就会腐烂坏死。

    不过饶是如此,她的脸还是产生了轻微的变化,长了一个个异常骇人的小红点,吃了两天药,总算是消了不少,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去炸了晋安侯府的原因。

    苏木旭似是不放心,在苏木君坐下后,盯着她的脸仔细的瞧了瞧,见真的淡了很多,才松了一口气。

    阿姐昏迷卧床八年,好不容易醒过来,若是脸毁了,可是会承受不了的。

    苏木君好笑的敲了一下他的头:“阿旭,你还是好好担心担心自己吧,姐姐我好着呢。”

    “阿姐,痛……”苏木旭佯装委屈的抱着头,那可怜兮兮的模样逗得苏木君笑开后,才继续道:“我这身子天生的,也只能这样了。”

    闻言,苏木君脸上的笑意渐收,眉头微微蹙起:“阿旭,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苏世明,也就是她这身体的父亲,三年前因击退长卫国兵马并攻占了敌方三座城池军功赫赫,从正三品将军封为了正一品镇国大将军,搬出了晋安侯府,举家入住一品将军大宅,手握四十万兵马,权集一身。

    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只有一个女人,就是姚华裳。

    这样一个封建社会,以男子为尊,男人三妻四妾是常规,但苏世明却能只娶一个女子,并且一直忠于她,对此,苏木君不得不佩服。

    两人一共孕育了三个孩子,眼前的男孩是小她一岁的亲弟弟苏木旭,她排第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名苏木烨,今年十八岁,跟随苏世明去了边关。

    因为姚华裳在怀苏木旭的时候,身体不是很好,导致苏木旭从出生就体弱多病,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身体也越发的虚弱,如今不过十二岁,却只能坐在轮椅上,行走至多十多步便没力气了。

    苏木君想着,看来等有空的时候她该好好为苏木旭检查一下身体,看看到底什么状况,她的医术虽然没有在现代的妈妈好,但也继承了一点点,与这古代的大夫比还是能看的……

    “对了阿姐,你什么时候让外面的人知道你已经醒了?”苏木旭似是想起什么般,开口问道。

    自从苏木君醒来后就一直对外封闭消息,包括府里也只有他和母亲还有芷香三人知道,不仅如此,还放出了病情加重的假消息。

    苏木君听言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许妖冷:“快了……”

    **

    当夜色降临,宽阔的庭院里黑压压的一片站满了人,全府上下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几乎所有的下人都站在了这里。

    众人前方有八个被捆了绳子堵了嘴的男女老少,其中居然还有夫人身边的李麽麽和二少爷身边的书文,郡主院里的绿芽和几个干杂物的丫头小厮。

    本该重病卧床的郡主负手而立,静静的站在台阶上,眸光寒冷,犹如一把无形锋利的刀刃。

    周边几个面孔陌生、身着黑衣的青年站立,周身寒气逼人,眼神锐利。

    院落里的下人看着这一幕幕诡异的景象,心口突突直跳,脚底寒气骤升,莫名的惊惶早已涌上每个人的眼。

    苏木君见人都在这了,才示意暗卫将倒在地上的几人嘴里的布条拿走,顿时,惶恐惊惧的求饶声哭泣声,打破了院里诡异的宁静。

    “郡主……冤枉啊……奴婢不知道放了什么错……”

    “郡主饶命啊……奴才什么也没做……”

    “郡主……”

    苏木君冷冷的看着一群哭爹喊娘的人,这些人分别是哪个院子里的她都清楚了,果然如她所想的一样,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而且还有在姚华裳身边侍候的李麽麽,和苏木旭身边的书文!

    抬头扫过院里站立的一众下人,声音沉冷:“知道她们为什么会被绑了吗?知道我为什么会让你们全部都集合在这里吗?知道为什么明明病重的我,会好好的站在这里?”

    一连三个为什么,问得众人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出,虽然郡主还未做什么,可这样的诡异气氛已然让他们莫名的恐惧。

    苏木君眼底杀气一现,音量陡增:“因为我想看看,领着将军府银钱的你们,究竟有多少人在吃里扒外!有多少人占着当家主母心慈良善就偷懒躲滑,无视规矩!心存异心谋害将军府!”

    ------题外话------

    新书每天求,求收藏,求点击,哈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