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马日磾

    马日重新审视着眼前的马超。几年不见,马超已经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毛头小伙子,不仅唇上多了些胡须,气度也变得沉稳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他的眼光很独到,一眼就看出了黄琬的缺点。

    这让他想起白马寺的那个僧人。

    “孟起,你这几年进步不小。”

    马超笑笑,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知道自己有进步,但他觉得这还不够,他还想再多学几年,至少要看着孙策把袁绍干掉。他有种感觉,袁绍一倒,天下会更乱,马家作为西凉军的一员,又有关中扶风马家的背景,也许有分一杯羹的机会。他作为马家长子,自然不能和阎行一样一直为孙策掌义从骑,他完全可以回关中,掌管马家骑兵,建立一番事业。

    “族公,孙将军派我来接你。他担心你舟车劳顿,如果需要,我可以领你去一趟南阳。南阳本草堂有不少名医坐诊,非常适合休养。”

    “多谢孙将军的美意,不过我有朝廷诏命在身,还是先去传诏要紧。孟起,孙将军怎么知道我要来?”

    “这个我真不知道,应该是孙将军在长安的耳目吧。孙将军身边有个细作营,由郭祭酒负责,每天都会有消息传来,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

    马日叹了一口气,没有追问,只是眼神疑惑。看样子,孙策已经知道了他的来意,既然派马超来迎,应该没什么恶意。可是安排他去南阳本草堂休养是什么意思,是表示善意,还是不想见他,借此拖延时间?

    孙策是不想联姻,还是不愿意孙坚去长安?

    马日想了想。“孟起,你今年二十多了吧?”

    “整二十。”

    “我听说韩遂把女儿送到平舆去了,阎行要完婚了,你就没什么想法?”

    马超哈哈一笑。“婚姻大事,要听父母的,我自己做不了主。”

    “你在平舆就没相中哪家女子?我听说孙将军施政开明,男女之防不怎么严。听说孙将军有个妹妹号称三将军,还建了个羽林卫,应该经常能看到吧。他还有一个妹妹未嫁,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吧。”

    马超不解地打量着马日。“族公,孙将军是还有两个妹妹未嫁,不过三将军还小,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至于另一个妹妹,她不怎么抛头露面,我几乎没见过她。”

    “许人家了吗?”

    “好像没有。”马超有些不好意思。“孙将军家里的事,我不怎么关心。”

    马日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马超看在眼中,笑容有些尴尬。马日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消息来源,打听完消息就算了,并没有真正把他当族人看待,一点长安的消息也不透露给他。

    马日走了四日,进入浚仪县界。

    弘咨奉命在此迎接,他还告诉马日一个消息:平舆有疫情,随时可能恶化,孙策派人送来急信,建议马日暂时不要去平舆,以免受到感染。有什么消息,可以直接和孙坚交接。

    听说有疫情,马日心情很复杂。首先是吃惊,随即又莫名窃喜,紧跟着又自责不已。他活了近七十年,对大疫的残酷太熟悉了。豫州大疫,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会死于沟壑。像这种突如其如的疫情,即使孙策有仁者之心也来不及收敛,城池附近还好,偏僻一些的地方肯定会有人曝尸野外,被野兽啃食。而啃食了尸体的野兽很可能会造成疫情的进一步扩散。

    大汉真是多灾多难啊。

    马日详细询问了情况。弘咨了解的也不多,只是说疫情是跟着活神仙于吉进入豫州的百姓引发的,幸亏发现得早,措施及时,目前来说影响还不是特别大,孙策封锁边境也是预防万一。因为疫情的根源并不是豫州,而是徐州和青州,而徐州和青州能不能像豫州这样及时行动,能不能控制住疫情,现在谁也不敢断言。如果青徐大疫,难民涌入豫州,豫州的形势也会进一步恶化。

    马日更加担心。兖豫青徐,眼下情况最稳定的就是孙策直接控制的豫州,如果疫情只是在豫州,孙策能直接控制,情况也许会好一点。青徐已经打烂了,陶谦、田楷、袁熙都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们很难控制住疫情,爆发大疫的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孙策受到重创,对朝廷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马日随即询问孙坚的去向。弘咨说,因为豫州大疫,本来应该居中调度的孙策不得不封锁边境,将自己封闭在平舆一带,减少来往,孙坚只好接过他的任务,去睢阳、任城巡视防线了,估计最快也得一个月后才能回来。孙坚走之前,请马日在浚仪住一段时间,不要去追赶他。一是因为疫情随时可能扩散,二是大战在即,睢水一带不太平,以免发生意外。

    马日很无奈,只得随弘咨进城,同时给朝廷发消息,通报情况,朝廷所有的计划都只能暂时搁置,必须另作打算。

    马日出身世家,又是个读书人,和孙坚的部下不怎么谈得来,只有弘咨还勉强能搭得上话,但弘咨也有公务要忙,没什么时间陪马日,马日只能在马超的陪同下在城中闲逛。浚仪就是战国时的魏国国都大梁城,信陵君窃符救赵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侯生为里监门的夷门也重建了,马日到处访古,消遣时光,倒也悠闲自在,算是这些年来难得的休息,兴致来了,还写了几篇考证文章。

    这一天,他找到弘咨,想让弘咨找机会把这篇文章寄到襄阳,让老朋友蔡邕欣赏欣赏。弘咨看了他的文章后,赞不绝口。他也拿出一篇文章,交给马日。

    “马公,我这边也正好有一篇文章,想请马公品鉴品鉴。”

    马日接过文章,客套了两句,目光一扫卷首,顿时愣住了。文章的标题是《己巳之乱亲历记》,作者是李儒李文优。马日当然知道李儒是谁,但他却不知道李儒还活着,而且还敢写署名文章。

    他想干啥?己巳之乱,是中平六年那场乱事吗?那年四月,马日因日食被免太尉,很快授太常,正在洛阳,也算是那场祸事的亲历者。他清楚这里面有很多事不能公诸于众,现在却被人写成文章,公布天下,而且著文之人还是深知内情的李儒,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可想而知。

    “李儒……还活着?”u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