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 张郃战赵云

    张郃没等多久,麹义就率部赶到。他已经收到张郃的消息,知道沮鹄失利,而且有可能被俘甚至阵亡,顿时心生不安。

    作为一个凉州人,他在冀州生存的压力很大。加上韩馥之死,而他又对韩馥拱手送出冀州有重大干系,他在冀州人眼里就成了败徒,成了异类。赵浮、程涣死了,可是他们的部下还有一部分在他手下。这些人一方面无法脱离袁绍,只能跟着他为袁绍卖命,另一方面又时刻记得赵浮、程涣是怎么死的,提防着自己有一天也会遭遇不测,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意想不到的反应。

    袁绍让他统领这些人,等于把他放在火上烤,但他又无法拒绝。除非他离开冀州。离开冀州也未必有用。除非离开中原,返回西凉。

    麹家在西凉两百余年,已经太久了,他们不想再留在西凉,与蛮夷为伍。他们想回到祖先居住的中原,成为冠簪世家。虽然祖籍汝南,但麹家在西凉太久,不管是汝颍系还是河北系,都视他为蛮夷,韩馥甚至不愿意用他,生怕影响名声。

    两百年太久,已经没人承认麹家也曾经是汝南人。在他们眼里,麹义就是一个野蛮的西凉人。

    是袁绍给了他机会。身为四世三公的袁氏家主,袁绍的认可让他找到了尊严,也让他有了用武之地。界桥一战,他大败公孙瓒,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成为袁绍麾下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将,又在随后征讨黑山军的战役中屡立战功,曾经视他不见的名士沮授因此将儿子送到他的帐下。

    他教得很用心,几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力排众议,让刚刚入营数月的沮鹄统领一千人,为别部司马。这引起了不少人的嫉妒。麹义心中有数,所以他亲率大军跟在沮鹄的后面,生怕沮鹄出什么意外,又再三提醒沮鹄,让他不要轻敌冒进,孤军深入。

    沮鹄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晋升得太快,招人忌恨,已经身处危险之地,所以他一直很谨慎,与麹义的主力保持着十余里的距离。就算遇到再大的麻烦,只要他能坚持半个时辰,麹义就能赶到增援。

    但事情还是出了意外。就在麹义赶来的路上,沮鹄居然被田豫一个突袭得手,生死不明。不仅如此,麹义还落在了张郃的后面,给人一种坐视沮鹄生死的印象。尤其是面对愤怒的沮家部曲,他百口难辩。

    “将军不必焦虑,现场没有看到沮司马,应该还活着。我和田豫交过手,他武艺不错,而且为人狡诈,不容易对付。麹将军,需要我缠住赵云吗?”

    “多谢儁义。”麹义忍着心中的不安向张郃致谢。在这种情况下,张郃没有落井下石,已然难得。如今张郃还主动帮忙,他就更感激不尽了。“赵云武艺高强,不弱于公孙瓒,非儁义不能敌。若得儁义援手,义必能大破刘备,夺回沮鹄。”

    “将军客气了。”张郃拱拱手,翻身上马,向阵前驰去。

    赵云远远地看见,也招呼部下骑士上马,准备接战。他策马提矛,来到阵前,与张郃拱手致意。

    赵云知道麹义刚到战场,需要时间列阵,张郃来赴约只是拖延时间。好在他也需要时间通报刘备,让刘备做好迎战麹义的准备,乐得配合张郃,再拖延一会儿。阵前比武,分胜负也就是三五合的事。张郃是河间有名的高手,大戟士也是袁绍麾下知名精锐,能与张郃一战是很多武者的愿望。

    两人行了礼,也不多说,便在阵前策马冲锋,矛戟并举,比起武来。赵云用矛。矛是最常见的兵器,但凡称得上高手的骑士大多会用矛,但矛法高低强弱却大有区别,同样一杆矛,在高手手中能发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威力,生死胜负都只在一瞬之间。张郃用的是戟,但不是汉军常用的卜形戟,而是大戟,又称雄戟,是一种遗留了较多古风的战戟,用法复杂,不仅练习时间长,而且传承很窄,非家传不能尽其妙。

    张家虽然不是算不上世家,却是冀州典型的地方豪强,虽然习染儒风,不少人开始以文士的面目出现面世人面前张郃的族兄张超有文才,善草书,是河北名士。张郃本人通晓儒家经典,和儒生的关系也很融洽但家传武艺却不会丢,甚至有意识地保留,明知那些技巧已经没什么意义,近乎屠龙之技。

    这种复古风的大戟就像是张郃本人,既有点别扭,又有些另类,而这些别扭和另类又成就了他的名声。张郃能以河北武者的身份成为袁绍的亲卫将领,和这与众不同的大戟有一定的关系。文人好古,武者也不例外,但凡有点追求的武者都想领教一下这种传说中的武艺。

    赵云也一样。他当年在公孙瓒麾下听令,张郃在韩馥帐下,两人有过对阵的机会,但乱军之中不可能让他们单挑,结果只是远远地互相看了一眼。今天有机会与张郃面对面的一较高下,赵云非常重视。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赵云与张郃交手数合,立刻知道田豫逃得明智,活得侥幸。若不是他身披坚甲,而张郃又没有当场取他性命的打算,田豫无法坚持到他赶来增援。田豫的武功进步很快,但和从小习武的张郃相比还有一段相当大的距离,张郃要取他性命也就是一两合的事情。

    转眼间,两人交手数十合,不分胜负。见麹义列阵完毕,随即可能发起攻击,赵云策马脱离接触,向张郃拱拱手。“张将军好武艺,赵某大开眼界。就此别过,来日再会。”

    他麾下的骑士早有准备,一看赵云休战,立刻拨转马头,向北急驰而去。他们行动迅速,配合默契,赵云根本没有发出命令,他们却心领神会,没等麹义等人明白过来,他们已经加速脱离。

    张郃恍然大悟,脸皮不由得发烫。原来一直收着手的不仅是他,赵云也在拖时间,他还以为赵云武艺不过尔尔呢。眼看着赵云要走,他哪里肯依,立刻踢马追击,同时喝令麾下大戟士截断赵云退路,为麹义包围赵云创造机会。刘备就有这一支骑兵,围住赵云,可比围住田豫有用多了。

    麹义也是如此想,他已经派人从两翼包抄,但赵云太警觉了,还没等他的部下到位,赵云就主动撤退了。双方都在拖时间,但赵云成了最后的胜利者。

    “追!”麹义一边下令,一边暗自警惕。刘备麾下将士不论步骑,都不是乌合之众,堪称精锐。

    战鼓声响起,旌旗摇动,麹义率领部下紧追不舍。

    赵云正中下怀,且战且退,将麹义引向刘备的阵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