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磨刀霍霍

    沮授在河边督造浮桥,睡了半天,难得清闲。被大戟士叫醒的时候,他看看尚未落山的夕阳,再看看还在忙碌的工匠,不禁有些奇怪。袁绍不是要和孙策拼命吗,怎么这么早就鸣金收兵了?他带着一肚皮疑问回营,路上向大戟士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今天的攻击不顺利,袁绍损失了五十多甲骑,虽然一度冲乱了鲁肃的阵地,却没能成功突破,功亏一篑。

    沮授很惊讶。这个结果也出乎他的意料,损失五十多骑,对甲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惨重的损失,如此拼命,居然还是没能突破鲁肃的阵地,这鲁肃的阵地难道是铁铸的不成?

    来到中军大营,郭图不在,袁绍正在吃饭,热情的邀请沮授入座。沮授没心情吃饭,直接问起了战况。

    袁绍有些尴尬。他本人并没有在战场上,只是听败退回来的甲骑描述了一些情况。这些甲骑被火墙所阻,也不清楚那些冲阵的袍泽为什么没能成功。冲过了火墙的甲骑只有三人撤回,而且都受了重伤,现在正接受医匠的冶疗,郭图去了解情况,还没回来。

    沮授听完,拉着袁绍就走。袁绍自知理亏,乖乖地跟着沮授出了营。如此重要的战事,居然没有亲临战阵指挥,以至于对实际情况一知半解,不明所以,实在不像一个大将应有的风范。他们来到辎重营,不仅郭图在,高览也在,正听撤回来的甲骑说明情况。..

    三名甲骑都受了重伤,情绪有些狂躁,说话颠三倒四的。郭图和高览好言安慰,细心盘问,最后总算把当时的情况弄清楚了。甲骑遇到的麻烦主要有两个:一是鲁肃的阵地建在沙丘上,沙丘松软,又是上坡,战马跑不起来,度慢,冲击力不足;二是江东军很顽强,尤其是以什伍为单位的配合非常默契,把握机会的能力非常强,甚至敢迎着甲骑向前冲,切入甲骑之间的空档。

    听到这些,不用其他人解释,袁绍也明白了。之所以没能破阵,一是鲁肃专门针对甲骑做了充分的准备,有效的克制了甲骑的优势。二是江东军训练有素,敢打敢拼。

    “孙策有备而来啊。”袁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郭图、沮授等人互相看看,心有同感。他们自认为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和孙策一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从这些甲骑描述的情况来看,只怕从将领到普通士卒都做好了迎战甲骑的战术和心理准备,难怪在甲骑的攻击面前,江东军一直没有崩溃。他们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而那些千奇百怪的战法也是准备好的,现在只是实际验证一下罢了。

    袁绍心情很不好,回到中军大帐,半天没说话,最后问沮授道:“公与,奈何?”

    沮授躬身答道:“攻虽不足,守尚有余,趁实力尚存,移镇洛阳。练兵聚谷,秋后再战。”

    ——

    孙策刚吃过晚饭就收到了鲁肃的报告。看完报告后,他像某个大佬似的说道:“稳了。”

    鲁肃的报告除了详细评估了应对甲骑冲阵时方法外,还提到了一个看似不怎么重要的问题:战斗还没到酉时,袁绍就结束了战斗,看起来意志并不坚决。

    除此之外,鲁肃还提到,甲骑不由高览直接指挥,每次出战都由袁绍出命令,而袁绍本人一直在中军大营,没到阵前来。虽说隔得不是很远,战鼓、旌旗传递命令很便捷,但还是让人觉得不太正常。

    孙策也觉得不可理喻。袁绍又在搞什么鬼?不过他不在乎,受地形限制,袁绍的活动范围有限,而自己有水师在手,渡河比较方便,袁绍的兵力部署都在自己的视野之内,他想玩什么花样也玩不出来。

    哪怕计划再完美,无法实施就是一句空话。

    郭嘉却觉得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袁绍出身世家,向来注意身份,让他和孙策对阵还勉强,怎么可能亲自和鲁肃对阵,胜了没什么好夸耀的,败了却着实丢脸。捕獐山一战,他已经见识鲁肃的厉害,现在甲骑出击也受挫,一战损失五十余骑,他心里更没底。甲骑成军至今,总伤亡可能都没有过五十骑,在没有找到破解之法前,他是不敢将所有的赌注全部砸进去的。

    除非再出现像界桥之战时的情影:无路可退。所以要重创袁绍的办法不是围而歼之,而是让他看到生的机会,然后逼着他逃跑,自己把自己累死。

    孙策觉得有理。谋士的可怕之处正在于此,他们是玩弄人心的高手,郭嘉之所以能言出必中,近乎传奇,正是出于他对人性的深刻理解,尤其是袁绍。

    第二天就要决战,孙策早早休息,养精蓄锐。郭嘉却是一夜未睡。斥候营几乎全员出动,不断有消息传来。这些消息大多是零碎的只言片语,有的甚至是假消息,郭嘉要把这些消息拼凑在一起,从而推断整个战场的形势。

    即使有诸葛亮和6议两个助手,还有军谋处二十几个谋士协助,郭嘉还是不敢大意。在接下来的两三天时间内,袁绍的命运将被决定,山东的形势也将基本确立,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就算让他去睡觉,他也睡不着。

    从子时开始,韩银就不断有消息传来,黎明时分,韩银率领两千西凉骑兵准时赶到西赤城。虽然经过一夜行军,但韩银一点也不累,反倒有些亢奋。他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尤其是听说马、阎行先后立功,大杀四方,他这心里就像养了老鼠似的,痒得很,迫不及待的想上阵。

    孙策将阎行叫了来,一起吃早饭,顺便向韩银交待整个战术意图,由阎行从旁补充说明。即使加上韩银的人马,他也只有三千骑,不到袁绍的一半。这一战要想成功,不仅需要每一个骑士都全力以赴,各部之间配合更要高度默契,尤其是韩银。他是奇兵,是暗箭,要一箭封喉,稍有差池,奇袭变成缠斗,结果就很难说了。

    孙策最后说,只要韩银能按要求打好这一仗,达到预定的战术目标,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保证让韩银风风光光的回到长安,一千套骑兵甲胄是起步价,到时候再送上一份厚礼。要是因为韩银出了意外,那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虽说骑兵甲胄,连这一年的伙食费都得给我吐出来。

    韩银连连点头,拍着胸脯保证不会有问题,一定完成任务。

    孙策让韩银抓紧时间休息,随即派人通知孙坚。韩银已经到位,计划开始实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