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 张纮进谏

    “她跟我说了。”蔡珏白了黄承彦一眼,嗔道:“不过我还想听你说一遍。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也不给我送个消息,让我像个村妇一般,险些闹出笑话。阿楚也是,她既和蔡祭酒交往这么密切,为何家书中从来没有提及?每次就知道孙将军、孙将军,再宠她也没娶她做正妻啊,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孙将军娶袁衡为妻是袁将军的遗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得不从。至于阿楚,她喜欢就好了,何必在乎什么正妻、庶妻的,有那么重要吗?女人嘛,嫁给一个自己想嫁的男人就行,不必太在乎名份。”

    “那是你们男子的心思,我们女子未必这么想。”蔡珏转头看向窗外。“既然孙将军说男女平等,那我待会儿就问问他,他可以娶正妻、庶妻,那我女儿是不是也可以同时嫁几个人。”

    黄承彦苦笑。看来蔡珏在蔡琰那儿没占上风,一肚子怨气没地方发泄。不过他也有些好奇,孙策提倡男女平等,究竟是为了女子出仕张目,还是真的觉得女子可以与男子并肩,并无本质上的不同?他倒不担心夫人,蔡珏虽然性子要强,却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即使是为了女儿的幸福,她也不会主动与孙策冲突。

    “既然来了,就别急着回去了。明天要去洄湖,后天庞士元大婚,大后天我陪你一起回去收拾行装,到吴县和阿楚一起过年。阿楚十六了,也该把事情办了。”

    “四年前走的时候还是个孩子,现在却要嫁人了。”蔡珏有些伤感,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女大不中留,我忽然有些理解当初阿母的心思了。你说,我……”她欲言又止,靠在车壁上,眼神中多了几分懊悔。

    黄承彦静静地看着蔡珏。“下午没事,我和你去拜拜她吧。”

    “嗯。”蔡珏低低地应了一声,起身与黄承彦并坐,将头靠在他肩上。黄承彦牵过她的手,握在手心,轻轻的抚摸着。蔡珏脸色飞起红云,手动了动,却没有抽回去。

    三里多路,一会儿就到,马车在大营门口停下,黄承彦先下了手,站在门口的诸葛亮快步迎了上来,拱手施礼。“祭酒回来了。”

    黄承彦很意外,一边引蔡珏下车,一边说道:“你在等我?”

    诸葛亮含笑点头,又向蔡珏施礼问好。“将军命我在这儿等着,问祭酒和夫人中午有没有安排?如果方便的话,他想请贤伉俪用午餐。”

    黄承彦转头看着蔡珏,蔡珏也有些意外,心里却非常满意,给黄承彦递了个眼色。黄承彦说道:“将军在哪儿?”

    “在大帐,正和张长史、郭祭酒议事。”

    “那好,我们先回帐,待会儿去拜见将军。”

    “不用,二位先回帐休息,将军得了空,会去帐里请。”诸葛亮笑笑,又道:“将军说了,贤伉俪与众不同。”说完,向后退了两步,又拱手作揖,转身去了。

    蔡珏忍不住笑道:“我们怎么与众不同了?这什么意思?”

    黄承彦倒是坦然。“等会儿见了面,你当面问他就是了,不必急在一时。走吧,我带你回去洗漱,换身衣服。我跟你说,我从宛城带了一些新衣服来,都是新款,你到时候穿上,一定会喜欢。”

    蔡珏斜睨着黄承彦。“你还会买衣服?”

    “哈哈,其实也简单,到宛城最大最好的衣肆,告诉她们尺码,所有的新款各买一套就是了。”

    蔡珏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穷人乍富,也不怕人笑话。”

    “有什么好怕的?穷的时候都不怕,现在有钱了,更不用怕。”黄承彦挽着蔡珏的手,施施然地向自己的帐篷走去。沿着当值的将士纷纷点头致意,向黄承彦问好。蔡珏有点不好意思,想挣开黄承彦的手,黄承彦却不肯放,还附在她耳边说道:“你看着啊,这些都是孙将军身边的精锐,平时看谁都像坏人,可是对我们非常客气。知道为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

    黄承彦微微一笑。“因为他们都想一件我亲手打造的武器,当作传家之宝。”

    蔡珏白了黄承彦一眼。“那你怎么没想着给黄家留一件传家宝?”

    “我黄家的传家宝,就是我的女儿。当然,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

    “咄。”蔡珏啐了他一口,又有些黯然。“女儿虽好,马上就要出嫁了。没能给你生个儿子,真是对不住你。”

    “说那些干什么。”黄承彦拍拍蔡珏的肩膀。“将来有了外孙,挑一个改姓黄,一样的。”

    蔡珏欲言又止。

    ——

    孙策面前摆着一份名单,是昨晚到现在出入蔡洲的人以及前后的变化。变化很明显,在蔡讽离开大营,返回蔡洲后,依然和蔡讽保持联络的人只剩下三分之一,大概有七八人。

    张纮、郭嘉坐在对面,默不作声地看着孙策。名单是郭嘉送来的,张纮看过了,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怎么想的,谁也猜不透。

    “果然是墙头草,随风倒啊。”孙策轻叩案几,冷笑一声:“这些人现在是不是去庞家了?士元有得忙了。奉孝,从军谋处调几个人去帮忙,别把士元累坏了,耽误了洞房。”

    “不仅是庞家,还有洄湖。”郭嘉轻挥羽扇。“那些人眼尖得很,杨仪一露面,他们就能嗅出味道。将军明天去洄湖,会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面孔。”

    “那些人认不认识不重要。查查这里面有没有朝廷或者益州的人,如果仅仅是襄阳本地人,掀不起什么风浪,可若是有人推波助澜,我们就不能不防了。先生,你在明,掌控大局,奉孝在暗,掌控细节,和朝廷斗一场。”

    “喏。”张纮躬身应诺。

    “荀彧那边有什么消息?”孙策笑道:“他与你有赌约,现在落了下风,应该不会安份守己吧?先生,人逼急了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你千万别把荀彧当成拘泥之辈。”

    张纮笑了,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他坐镇南阳,对关中的情况一直很关注,荀彧这几年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对荀彧的转变,他甚至比孙策还有感触。别的不说,荀彧会迎娶弘农王妃就让他非常惊讶。

    “将军放心,我必全力以赴。不过,我现在就有一个不仅拘泥,而且近乎迂腐的建议,如梗在喉,不敢不言,还望将军与奉孝三思。”

    孙策诧异地看着张纮,又看了一眼郭嘉。听张纮这意思,似乎想对益州方略有些意见。至于他是针对益州方略本身,还是针对郭嘉想扩大细作规模,就不太好说了。当着郭嘉的面,却没有其他人在场,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郭嘉也很惊讶,但他随即反应过来,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子纲先生,不妨直言。”

    “奉孝,我想问你,对将军而言,当务之急是什么?是益州吗?”

    郭嘉眨眨眼睛。“以先生之见呢?”

    “是天命。”

    孙策心中一动。“天命?”

    张纮郑重地点点头。“没错,是天命。我知道,将军不信天命,将军更愿意相信民意。不过民意和天命一样捉摸不定,有时候甚至比天命难以捉摸。天命玄远,尚有三统五行可以揣摩。民意有何可据?屯田之民是民,世家豪强难道就不是民?”

    郭嘉笑了,刚准备说话,孙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急着辩解,先听听张纮的意见再说。他相信张纮的品德,他不是那种收了襄阳世家好处,要为襄阳世家说好话的人。

    张纮再拜,接着说道:“将军兴工商,减赋锐,建讲武、木学、本草诸堂为民求利,于乱世之中建一方乐土,推行教育以开民智,移风易俗,此乃将军之仁心,无上之功德。关中、河南百姓襁负而至,如百川之归大海。如果能持之以恒,不出一世,天下太平,必是千秋功业。”

    “但一世功业尚且不易,更何况是千秋功业。移风易俗绝不是一蹴可就的事,襄阳是将军初战之地,蔡家是将军初兴之商,如今都遇到了问题,他处又岂能例外?蔡家利欲薰心,襄阳世家见利忘义,将军杀了他们就能解决问题吗?”

    郭嘉忍不住问道:“这和天命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他们依附将军并非出于天命,而是为了利,将军以利诱之,他们以利附之。利之于人,岂有足时?譬如蔡家,数年间产业数倍,他们为何还不满足?贪心不足,巴蛇吞象。今日将军可以夺走蔡家产业,扶持庞家、杨家,庞家、杨家就一定能吸取教训,恪守道义吗?将军要召杜畿来清查襄阳世家,固然是为长治久安,均衡发展,可是其他人会相信吗?他们会不会以为将军是无力还债,掠夺民财。既然连蔡家都可以这么做,其他人又岂能心安?”

    郭嘉脸色微变,有些气短。“谣言止于智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没错,谣言止于智者,可是天下有多少智者?这的确是欲加之罪,可是有人信。将军高瞻远瞩,为万民求福祉,为天下求太平,可是他不信,你能奈何?就算你写再多文章,人手一纸,他就能信吗?如果此时发生战事,将军再向他们借贷,他们还肯借吗?如果不肯借,将军是杀人劫财,坐实他们的猜忌,还是放弃既有州郡,退守江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