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7章 风云变

    辛毗瞥了一眼书信,却没有接。“既是郭奉孝给你的私信,我就不看了,谁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瑜和荀攸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辛毗也笑了。三人说笑了几句,气氛轻松了些,心情却多少有些无奈,还有一些伤感。不管孙策当初如何信任周瑜,也不管他现在是不是依然信任周瑜,随着形势的变化,那种兄弟般的感情终究要让位于君臣名分。他不怀疑周瑜,郭嘉也会提醒他防范周瑜。

    他们也不怨郭嘉,换成他们,他们也会这么做,任何一个合格的谋臣都会这么做。信任都是有前提的,不设前提的信任反倒是危机,比如郑庄公对共叔段的“信任”。在孙策任命鲁肃而不是黄忠镇守洛阳的消息传到南郡时,他们就知道这一点。

    “对了,将军,公达,你们知道这白马亭的故事吗?”辛毗兴致勃勃的说道,岔开了话题。

    “白马亭有什么故事?”

    “白马亭北有一个山洞,当地人称为马穿洞,据说深不可测,尝有白马入,不知所踪,后来有人在汉中发现了这匹白马,循着这马也找到了一个山洞,同样深不可测。他们将白马赶入洞,白马又回到了这里。”

    “有这种事?”周瑜和荀攸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也是刚刚听亭父说的,是真是假,不清楚。要想确证,唯有派人入洞一探,不知公达有没有兴趣?”

    荀攸笑道:“乡野之言,不足为凭,适可为谈资耳,岂能当真,徒耗人力物力。”

    周瑜也说道:“正是如此,说起来,我也听子纲先生说过一个类似的故事。你们可知道广陵城位于一道土岗之上?”

    “广陵近海,地势卑湿,立城于土岗之上再正常不过,莫非这土岗有什么神奇之处?”

    “没错,这道土岗名为蜀岗,故老传说,这蜀岗下原本有一洞,直通成都……”

    荀攸、辛毗忍俊不禁,齐声大笑。辛毗拍案道:“早就听说江淮人好大言,没想到连子纲先生这样的名士也不能免俗。回南阳后,我要去问个究竟,如果真有这回事,那倒好办了,派一支精锐,由广陵出发,直捣成都,将那曹孟德从睡梦中擒住,益州唾手可得,也免得我兄弟为敌。”

    荀攸道:“是啊,取了益州这丰腴之地,朝廷就没什么指望了,幽并凉虽然有马,却无粮赋,难成大事,只能俯首认命。倒是这益州,西取凉州马,东取荆扬舟,可攻可守,是个守成之地。”

    “难道有益州,朝廷就能成大事么?”周瑜不紧不慢地说道:“公达,佐治,秦能以关中而拒六国,在于秦强而六国不一,几次叩关伐秦都功亏一篑。如今形势正相反,关中弱而关东一,幽并凉各怀心思,孙将军却得百姓之力,一旦叩关,关中崩溃在即,只能出塞,苟活于蛮夷之中。至于益州,曹操固守无事,一旦顺水而下,此生恐难再见成都。袁绍与将军战于河南,他不肯出一兵,只派吴懿出兵试探,可见他还是聪明人,不做以卵击石之举。”

    周瑜轻叩案几。“这次与将军见面,我欲请战攻蜀,二位当为我谋划,看看如何才能克敌致胜。”

    荀攸与辛毗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领神会,躬身领命。“喏。”

    ——

    成都。

    曹操背着手,在堂上来回踱步。天气闷热,他上身只有一件蜀布单衣,下身只有一条裤子,光着脚,在席上踩得啪啪响。手中的方扇虽然扇得呼呼作响,但汗珠还是一层接一层的涌出,淋湿了衣裤。

    戏志才坐在一边,看着案上的公文发呆,脸色很难看。

    在官渡之战结束一个多月后,他终于接到了相对详细的作战报告。报告来自袁谭,他集结参战的文武复盘整场战事,最后整理出一份战记,派人抄送了一份送到成都。

    这既是袁谭的善意,也是警告。袁绍大败,袁谭固然不是孙策的对手,可一旦冀州落入孙策之后,益州的曹操也难独善其身。袁绍与孙策作战的时候,曹操按兵不动,看起来逃过一劫,但他的压力并没有因此减轻,反而更大了。

    孙策稳住了豫州,接下来很可能会进兵益州。戏志才已经收到消息,周瑜多次视察三峡,鱼复、朐忍附近都出现了周瑜的斥候,游学士子也多了起来,其中不乏细作。由此可见,周瑜正在部署对益州的战斗,战事随时可能爆发。

    孙策与袁绍大战,除了黄忠的一万人之外,基本上没有动用南阳的人力、物力,显然就是为攻取益州做准备。曹操知道这一点,但他以为袁绍实力雄厚,攻势凌厉,一定会逼得孙策调荆州兵增援,他故意按兵不动,只让吴懿在汉中试探了一下,就是希望孙策放松对益州的警惕,将主力调到豫州战场。

    谁也没想到袁绍这么蠢,不仅败了,还败得如此可耻,孙策根本没有调动荆州主力就击败了他。曹操一直想不通袁绍为什么会败,现在看到这份报告,他知道原委了。

    “袁本初死得其所。”曹操停住脚步,再一次恨恨地骂道。“审正南死有余辜,郭公则也该杀。”他顿了顿,又骂道:“黄子琰徒有虚名,不堪大用,身废名裂也是应得,早知道他们这么不中用,我又何必逃到长安来。”

    戏志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留在兖州,就能比子修强吗?”

    曹操转头看着戏志才,干笑了两声。“志才,听你这意思,我还不如我儿子?好吧,好吧,我不跟你辩,反正我都在益州了,辩也无益。咦,你说子修夹在他们中间会不会有危险?实在不行的话,让他来益州吧,我们父子团聚,并肩作战,总比为敌好。”

    “暂时应该不会有问题,以后就很难说了。”戏志才抚着稀疏的胡须,沉吟着。“子修可以来兖州,陈宫等人却未必肯来,故土难离,若非不得已,有谁愿意背井离乡。孙策与世家为敌,兖州世家未必愿意与他合作。袁谭忙于冀州内务,暂时不敢与孙策交锋,也不会接纳兖州,两害相权,兖州世家还是支持子修的可能性大一点。虽说夹在孙袁之间难有作为,多坚持一日总是好的。”

    “是啊,孙策力雄,袁谭势众,子修与他们纠缠无异于虎口夺食,他能做到这些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曹操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拍着圆滚滚的肚子说道:“有此佳儿,我心甚慰。”

    正说着,辛评从外面走了进来。“使君,法正有消息来,南阳传言,周瑜要成亲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