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江山美女皆不弃

    卞范之目光炯炯,继续说道:“但是王忱和谢道韫会利用刘裕想要北伐之心,让他除掉主公,进而控制荆州,这样刘裕随时可以自行北伐,又解除了大晋立国以来荆州对建康的巨大威胁,还除掉了在荆州根基已深,几乎成为家业的桓家,可谓一石多鸟,主公,相信我,这两个家伙,就是没有黑手党外衣的黑手党,所做所为与黑手党无异,跟他们合作,是自掘坟墓,万万不可啊!”

    桓玄咬了咬牙:“我手中有数万强兵,以后如果打败了王恭,消灭了北府军,刘裕凭什么跟我斗?”

    卞范之叹了口气:“主公以后即使能打败北府军,也不过是打败刘牢之重组的那个,不是谢安建立的北府军,那个老北府军的精英,骨干,现在就跟刘裕一起在洛阳,保留了这些人,就保留了元气,刘裕如果北伐,无论成败,都能建立自己的势力和兵马,这就是他以后跟主公争夺的底气所在。所以,我一直不同意主公出兵北方,那只会助刘裕成事,现在封锁对中原的援助,让刘裕成为无根之水,无力北伐,最后只能回京口,卷入黑手党和昌道内战,这才是主公真正应该做的事。当然,要一劳永逸的话,最好是直接除掉刘裕。”

    桓玄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现在我没办法除掉他,黑手党还想用他,我的势力只在荆州管用,出了荆州,我连自保都困难,又怎么跟黑手党斗?再说,将来就算我夺取天下,也是要北伐的,刘裕是世之虎将,扫平北方,还需要此人。”

    卞范之长叹一声:“主公,你一直认为刘裕没有野心,只想北伐,只要满足他北伐之心,就能为你所用,但是人是会变的,刘裕如果一再地被大晋内部的这些明争暗斗所阻止,一次次地失掉北伐的机会,最后就会回头开始掌握大权,不再让人能阻止自己的北伐大业,到了那步,他一定会真的想除掉主公的。”

    桓玄咬了咬牙:“刘裕仍然有弱点,他的妻儿,他的家人,都可以用来制约他,实在不行,我就攻取京口,把刘裕的家人,还有北府军的家属,全扣在手里,我看他怎么跟我作对。”

    卞范之微微一笑:“那就得主公早点行动了,要攻取京口,就必须先灭黑手党,不过,王谢二家是不可以合作的,您真正的朋友,应该另找别人。”

    桓玄的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天师道?!”

    卞范之认真地点了点头:“不错,这是唯一现在可以结盟的助力了。也是最好的跟他们合作的时机。我之所以不同意您去北方,就是不想你这个时候跟他们当面起了冲突。”

    桓玄咬了咬牙:“不行,天师道和刘裕正好相反,一个是全无野心,一个是同样想要九五之位,不仅要九五之位,还要通过传教死死地控制民间,连高门世家都要消灭,我跟他们合作,一定是最后要一决生死的,太危险了。”

    卞范之笑了起来:“主公既然可以留着刘裕北伐,北伐成功后再除了刘裕,为何对天师道就不能这样呢?王谢世家本质和黑手党一样,都是要除掉你的,而且是很快就下手,只有刘裕和天师道这样的新兴势力才会跟主公一路奋斗,直到您夺取大权为止,在这之前,是有共同的利益关系,因为阻止你们目的的是同一拨人,不论是暗中的黑手党,还是明里的王谢世家,都是压在你们头上,不让你们如所以偿的大山。你们才是应该联手的三方势力。”

    桓玄叹了口气:“老实说吧,对刘裕,我虽然恨他,但更多的是嫉妒,这点来自于王妙音,我也不知道,这世上居然有我桓玄得不到,朝思暮想的女人,此生我所追求者,一是王位,二是妙音,而刘裕,也许能助我得到前者,却是成为我得到后者的死敌,所以我一方面恨不得立即让他碎尸万段,一方面又知道,成大事者,需要用此人。而且,我如果真的杀了刘裕,妙音会恨我一辈子,跟她再无可能了。”

    卞范之的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主公现在还想着王妙音?难道您想夺取天下,也是为了以后能让她还俗,再娶她?”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当然,这些是我早就计划好的事,妙音现在为尼,不是坏事,这是给司马氏皇帝逼的,以后我要是夺取天下,解救妙音于空门,娶她就是跟顶级世家联姻,非如此,不可安抚江东的高门世家,建立我桓氏王朝。”

    卞范之摇了摇头:“如果主公真的想要天下,万万不能娶王妙音,反过来,你应该把这个女人,送给刘裕。如此才能两全。”

    桓玄勃然大怒,冲着卞范之,双眼圆睁:“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说过,天下和妙音对我来说,同样重要,我怎么可能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拱手送人?再说,我要是连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谁还会跟随我?”

    卞范之平静地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主公的大业,非十年,二十年不能成功,到时候王妙音也好,支妙音也罢,早就人老珠黄,除了一点少年时美好的梦想外,还剩下什么?再说迎娶还俗尼姑,会受世人非议,对主公的大业不利,何苦去趟这浑水呢?如果要联姻王谢,有的是后辈中年轻貌美的女子,未必非妙音不可。再说了,刘裕跟王妙音早有婚约,如果以后要北伐,您可以让他赶走慕容兰,再把他多年的旧爱送上,如此一来,刘裕必然对你死心踏地,主公北伐中原,一统天下的雄图,才算是真正的有人可以实现!”

    桓玄咬了咬牙:“你说的道理,我懂,但我仍然不会把自己喜欢的女人这样拱手送人,我就是把刘婷云送给刘裕,也不会放弃王妙音的,我的智囊,这件事情以后不用讨论了,你还是帮我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