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大块头有大智慧

    卢循的神色一凛,转过了身:“难道是,黑手党中其他的势力?”

    朱雀叹了口气:“也是,也不是,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是这个势力支持的是天师道,但不是你,而是你的师父和师兄。”

    卢循咬了咬牙:“明白了,怪不得师父下令,要我把中原的信徒转移到南方去,他来安排去处,原来是他背后的人开始发力了,一定是黑手党中的其他世家,老师,您就不阻止吗?”

    朱雀摇了摇头:“我的好徒儿,这么多年,为师一直在教育你,凡事太尽,缘份势必早尽,你在中原发展太快,我一直劝你收着点,不要引起孙恩的警觉,可你一直不听,说这是北方,是你的地盘,不大力发展更待何时,可现在呢?你尽显实力,刘裕不肯领你的好处,同门师兄嫉妒你,世家们感受到了宗教狂徒的威胁,王恭已经派刘牢之要出兵中原了,明着上说是讨伐张愿和翟氏丁零,但他的真正目的,是搜集你跟这些胡虏们勾结的罪证,找借口把你们一并消灭,而让桓玄来中原的人,也是同样的目的,尽管他们分属昌道两方,但在消灭第三方对自己有威胁的势力这点上,是高度一致的。”

    卢循点了点头:“是我有些过于激进了,本以为刘裕一心本伐,我显示实力才有合作的可能,可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迂腐,甚至不把我弄走,他都不会后方踏实,愿意提兵北上,哼,我呆不下中原,他也休想过河建功,我刚才激刘毅回北府军,就是让刘裕的部众离心,士马星散。”

    朱雀微微一笑:“这一招确实不错,刘毅一走,刘裕手下三分之一的部众没了,加上之前战死的人,只怕剩下的不到一半,以区区五百人,想要北伐,那太难了点,从洛阳之战一结束,慕容兰就秘密去了河北,见他大哥了,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慕容垂会不会放回这个宝贝妹妹,若是刘裕连老婆这仗都送了,那可真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卢循哈哈一笑,长出一口恶气:“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

    朱雀的眼中冷芒一闪:“回江南之后,你要低调,凡事要让着孙恩,老实说,这些年在中原的江山,是你跟他,还有徐道覆一起打下来的,对你的徐师弟,别看他大块头,但头脑极为好使,深通兵法,你别总是羡慕刘裕,有朝一日,你这个师弟在军学上的成就,不会比他差。”

    卢循微微一笑:“我自然知道徐师弟的将才,只不过,他需要有领兵的机会才行,这个机会,我会给他创造,至于孙师兄,他跟师父并不是一路人,目光不至于短浅到以为离了世家就不能活的地步,所以,回江南后,我会好好地成为他的左右手的,将来如果要起事,非他不可。”

    朱雀的眼中冷芒一闪:“这回你的任务虽然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但总的来说,完成得还不错,我会给你应有的奖励,黑手党之中,最近会进行一些内部的清理,一旦这个过程结束,也许会有你的一席之地,所以,加油吧。”

    卢循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对着朱雀一拱手,朱雀微微一笑,转身而去,很快,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阴暗之中。

    卢循的脸上,笑容渐渐地消散,不知何时,徐道覆走到了他的身边,平静地说道:“你真的相信老师的话吗?会让你进入黑手党?”

    卢循冷冷地说道:“如果是继续居于人下,我们又何必认这位老师呢。且不说他的话是真是假,就算让我进入黑手党,也不过是作为他的左右手去跟别的大佬们争权夺利罢了,桓玄的提议,可是消灭黑手党,这个看起来更有吸引力。”

    徐道覆点了点头:“至少,这次我们保住了十几万忠心耿耿的兄弟,这些人会在江南开枝散叶,成为我们以后打天下的力量。不过我会怀念我们的这位恩师,起码,那本兵法就很神奇,而给你的炼丹术,也绝对是神书。”

    卢循笑着拍了拍徐道覆的肩膀:“道覆,那本吴子遗书,好好学学,刘裕既然不肯跟我们合作,我们就让他看看,论打仗,世上不是只有他才行。”

    徐道覆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总有一天,我会让刘寄奴知道,大块头也有大智慧啊。”

    洛阳城北,氓山北,董家坞。

    灯火通明的坞堡内,洋溢着一片欢快的气氛,火光熊熊,到处是载歌载舞的堡民们,大家庆祝着劫后余生,可是谁也没注意到,就在堡外三里处的一处荒凉的山头,一个绝世独立的美妇,一身黑袍,蒙着面纱,秋水为眸,一闪一闪地,看着这座山间的坞堡,若有所思。

    一阵轻风拂过,朱雀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美妇摘下了面巾,谢道韫那张绝美的脸,显露了出来,朱雀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不该让妙音来的。”

    谢道韫转过了头,冷冷地说道:“换了你就能拦得住?有这么好地可以让慕容兰离开的机会,她岂会放过?别看她表面再冷若冰霜,可是作为她的娘亲,我最清楚不过,她心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得到刘裕的爱。”

    朱雀默然半晌,摇了摇头:“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让妙音去跟刘裕结亲,没想到弄假成真,我现在越来越担心,黑手党有一天会毁在她的手中。”

    谢道韫冷笑道:“我看毁了也挺好的,你们的组织,已经后继无人,连青龙也反了,只怕你们这一代的恩怨,会让整个组织毁灭。”

    朱雀咬了咬牙:“我这次来中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要确认青龙的生死,你有什么新消息吗?”

    谢道韫拂了拂额前的秀发:“桓玄给我施计吐出,青龙还活着,就是他让桓玄回来搞事的,目标就是你们。”

    朱雀的眼中冷芒一闪:“果然不出我所料。不过,我的判断和你不一样,青龙让桓玄回来,不是为了跟我们为敌,而是为了跟我们谈判,妥协。”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