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慕容两支各西东

    慕容兰摇了摇头:“没有,在洛阳的时候,那翟斌来投时,曾经建议他登基称帝,而在中原一带向他举兵投降的荥阳太守,以前的夫余王余蔚,昌黎鲜卑人卫驹等人也都附议。但大哥说,现在长安的新义候,前大燕末帝慕容纬才是他的主君,他现在是不能称帝的,巧妙地回绝了这个危险的提议。”

    刘裕笑道:“这时候称帝,就会成为天下公敌,这种事只有冉闵这种莽夫才会做,你大哥是智者,当然不会在实力不足,地盘都没有的时候当这众矢之的。可是,如果没有名份,也会寒了来投的各路豪杰的心,他多少要给人一点名号吧。”

    慕容兰微微一笑:“这是自然,他以当年永嘉之乱时,晋朝封给我们慕容氏先祖的故事,自立为燕王,大都督,大将军,承制行事,谓之统府。而他的那些属下,文武僚佐,则封官拜爵,一如王者。慕容德为车骑大将军,范阳王;慕容楷为征西大将军,太原王;翟斌为建义大将军,河南王;余蔚为征东将军,左司马;卫驹为鹰扬将军;慕容凤为建策将军。带着二十多万在中原募集的部众,从石门渡过过了黄河,向邺城进军。”

    刘裕的眉头一皱:“二十多万,一个月就有这么多军队了”

    慕容兰点了点头:“是的,中原有大量淝水之战后的散兵游勇,还有很多见势而起兵的各地豪强,都投奔了大哥。荥阳,彭城这些地方的秦军粮草军械,也为大哥所得。只不过这二十多万人是拖家带口,真正可战之兵也不过七八万人,还需要整编训练,一时之间,秦军退守洛阳,邺城等中心城市,把大片州郡放弃,而大哥兵力虽众,也需要时间来进行精检,所以,他在出发前,特地让我来找你们,助你夺取玉玺。”

    刘裕冷笑道:“夺了秦国的玉玺,那姚苌就算灭了苻坚,也不可能有正统的地位了,最多势力只能缩在关中,这样就不会影响你们在关东的发展,对吗”

    慕容兰微微一笑:“不错,与其给姚苌,不如给你们大晋,反正在天下汉人的心中,东晋才是华夏的衣冠正溯,其实我们慕容氏也是这样看的,只不过河北辽东,是我们祖先多年的基业,这些地方,希望不要与我们争夺,就当给我们一块可以栖息的地盘好了。”

    刘裕勾了勾嘴角:“我是军人,只能听令行事,这些军国大事,是相公大人所决定的。如果他们答应了这个条件,我自然只有遵从,但是洛阳长安这两京,我们是必须要收复的。你就这么确定,姚苌能胜过苻坚苻坚毕竟在关中经营多年,又得人心,前面拍卖时的那个鲁宗之,即使成了俘虏,又是个汉人,都念着苻坚的好,你们就这么肯定姚苌玩点阴谋诡计,就能得关中”

    慕容兰正色道:“姚苌当然一个人难以成事,但我前面说过,要是慕容泓和慕容冲也起兵助他,三股势力合一,那苻坚就难以抵抗了。大哥扬旗之后,苻坚也开始在各地搜捕捉拿我慕容氏一族,前两天我刚刚接到消息,北地郡长史慕容泓已经逃到了弘农一带,在那里起兵了,而慕容冲也几乎同时在平阳起兵响应,这些地方都有大量的鲜卑,匈奴部落,很快他们就各自有了数万兵马。”

    刘裕的眉头一皱:“看来这天下一乱,你们拉队伍的本事都是一流啊,这两人并不比你大哥差多少,看来也是早有准备了。”

    慕容兰笑道:“正是,慕容冲就不用说了,这么多年一直在平阳郡结交死士,隐藏势力。而慕容泓则心机更深,他知道在关中起事不一定能成,毕竟是秦国的核心地区,所以把他的人往潼关外的弘农,陕郡一带派,这样一旦起事,不仅可以隔断关中与中原的联系,而且可以绕过熊耳山,鼓行进入关中,就算战事不利,也可北渡黄河,从蒲坂渡口进入河东并州。”

    刘裕叹了口气:“还真的是谋划多年啊,这招招都是致命的,不过,慕容冲和慕容泓为何不来投奔已经到了中原的你大哥呢一起合力在关东成事,不是更好”

    慕容兰勾了勾嘴角:“刘裕,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这两个人一向是跟慕容纬这个亡国之君交好的,一个是他儿子,另一个是他的亲弟弟,而我大哥,在燕国的时候就给慕容纬猜忌,有国难投,被迫流亡秦国。虽然说陷害我大哥的主要是可足浑氏和慕容评,但是慕容纬作为皇帝,他是脱不了干系的。这些年来,虽然大哥与他们一系联手,暗中图谋复国,但那层看不见的壁障,总是无法逾越,毕竟亡国之仇,杀妻之恨,不是这么容易可以消除的。所以我们慕容氏一族起事,就是大哥这一系在关东复我大燕,而慕容纬的人在关中起兵,向苻坚复仇,以后能成事的话,也是在关中建国了。”

    刘裕笑道:“关中不是你们鲜卑人长久的根据地,就算灭了苻坚,只怕你们也是呆不住的,还是你大哥精明,一开始就选了鲜卑经营多年的关东作为起家之地。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你们慕容氏内乱残杀的往事,恐怕会再一次上演啦。”

    慕容兰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摇了摇头:“这些都是后话了。总之苻坚的玉玺,不能落到姚苌手中,也不能落到慕容纬他们一系的手中,不然的话,他们有玉玺,正统性上就超过大哥了,以后只怕大哥的不少部下会转投他们,所以,我们必须要趁着姚苌和慕容泓他们攻下长安前,把这玉玺拿到手,送给你们晋国,这样对我们两家都有利,怎么样”

    刘裕平静地看着慕容兰:“慕容兰啊慕容兰,你们的真实意图终于暴露了,其实你不是想防着姚苌,你们真正不希望得到玉玺的人,是慕容泓和慕容冲,对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