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 兄弟激辩老母前 二

    司马道子冷笑道:“大哥,你我这些年来的分歧,不就是在这王国宝身上吗?咱们司马氏给那些个世家大族打压了这么多年,堂堂皇帝,都会给妄行废立,毫无尊严,以至于朝中众臣,都被其淫威所震慑,不敢出来辅佐我们,你可知道,臣弟刚刚上任的时候,大堂里没一个吏员,几天来没一件公文送到时的冷清?可体会过弟弟我一个人在官署里一坐一天,却无一事可办的那种愤怒?架空架空,虚君实权,皇兄你毕竟每天还能接受朝臣的山呼万岁,可臣弟是真正体会到那种感觉了。”

    司马曜的脸色一变,沉声道:“好了,今天在娘的面前,就不要翻这些旧账了,没意思,谢安确实专权了一点,要不然我也不会让你去出任右仆射,分他的相权,但是谢安起码是勤于国事,那王国宝只会声色犬马,溜须奉承,认识他,熟悉他的人,没有一个说他好话的,你与这样的小人为伍,就是对国家有利了?”

    司马道子不屑地勾了勾嘴角:“王国宝确实是有些私心,但他只贪钱和女色,对于天下大权,并没有什么想法。反观谢安,在外沽名钓誉,装出一副廉洁奉公的模样,却是牢牢地把握朝中大权,天下人但知有谢相公,不知有我司马氏皇帝,他贪的,是权,是皇兄你的龙椅!”

    司马曜双眼圆睁,厉声道:“会稽王司马道子,你不可以这样诋毁,诬陷一个为国家立下大功的老臣,不可以这样血口喷人,置疑一个为大晋天下呕心沥血几十年的相国。”

    李陵容大声道:“够了,你们兄弟两今天是想气死为娘吗?!”

    她的声音尖锐,身子都在发抖,吼完这句后,剧烈地咳嗽着,身后的几个宫女连忙上来一阵捶胸顿足,而司马曜和司马道子也是情知犯错,紧紧地伏身于地,不敢再发一言。

    久久,李陵容才是长出了一口气:“你们啊你们,从刚出生的时候就这样,两兄弟都要抢我的奶喝,争个不停,到现在,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是如此。刚刚说了兄弟齐心的话,你们也一个个应允,怎么转眼又要吵起来了?”

    司马曜咬了咬牙,抬起头:“都是孩儿的错,请娘责罚。”

    司马道子叹了口气:“娘,今天既然在您这里把话说明了,那干脆也别藏着掖着了,说个清楚吧。还记得七八年前,您把我们兄弟两叫到这里,让我们齐心协力,共掌朝政,从谢家和别的世家手上,把司马氏失落几十年的权力夺回来,当时孩儿是真的想跟大哥一起,完成娘的希望,这些年,孩儿也自认就是这样做了,可不知为什么,大哥总是看不惯孩儿的做法,横加指责,您也看到了,孩儿想要用王国宝来制约谢安,却引得大哥如此激烈的反应,真不知道在大哥的心里,孩儿是他的兄弟,还是谢安是!”

    司马曜再也忍受不住了,厉声道:“二弟,休得胡言,你亲近奸邪小人,最后只会毁了国事,娘让我们接管大晋的权力,可没说是要把大晋的天下给败坏了啊。”

    李陵容的眉头一皱:“老二啊,你大哥说的也有道理,谢安虽然专权,但毕竟治国是有一套的,王国宝不仅治国能力与之天差地别,而且名声很差,这点娘在后宫之中也听了很多,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人,难道我大晋就没有别的忠良了吗?”

    司马道子冷笑道:“娘,您说的倒容易,谢安是何等样人?出山之前就名满天下,而谢家更是借迎回玉玺,阻止桓温这两大功劳,成为世家的领袖,能与之相抗衡的,只有与谢安齐名的王坦之了,若此人不死,谢安也不敢专权,但是天不佑我大晋,王坦之英年早逝,谢安无人制约,大权独揽,朝中百官,各大小世家都不敢与之为敌,也就王坦之的儿子王国宝,才有对抗谢安的能力与声望。您是真不知道,当初孩儿是做了多少工作,说了多少好话,才引得王国宝肯站在我们这一边做事呢。”

    “孩儿也承认,王国宝确实人品有点问题,也贪婪财色,但他并没有夺我司马氏江山之野心,对此等小人,用作爪牙鹰犬即可,有他出面对抗谢家,就会有一批世家站在我们这一边,其中不是没有人才,象王国宝的弟弟王忱,还有庾家的兄弟,都是有治国之才的,若不是王国宝肯跟了孩儿,他们又如何敢出头为朝廷做事,得罪谢安呢?”

    李陵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老二说的也有道理,老大啊,你是不是对老二有什么误会呢?”

    司马曜咬牙切齿地说道:“娘,你别听二弟的一面之辞,王国宝不是小贪小恶,他是公开地卖官售爵,勾结党羽,这几年下来,在他的身边已经拉拢了几十家大中世家,朝廷的官职,成为其牟利的手段,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些花钱买官的人,他们到任之后,为了收回买官花的钱,只会变本加利地盘剥百姓。王国宝举荐的官员,到任之后,几乎没有民怨沸腾,让所在之处怨声载道的,再让他这样下去,只恐谢安不篡位,下面的百姓自己就要揭杆而起了!”

    司马道子冷冷地说道:“大哥,不必在这里如此吓人,哪有这么严重,大晋这几十年不都是让世家子弟分镇各地,也没见有什么闹事的,王国宝在淝水之战中也出人出粮,并非对国家无功,你那些话,不过是谢安及其同伙为了攻击王国宝,攻击用王国宝的弟弟我,夸大和编造出来的情况。要真的是各地民怨高涨,那秦军打过来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趁机响应呢?”

    李陵容叹了口气:“罢了,这些军国大事,娘不知道,作为妇人,也不能随便干政,娘只希望,你们兄弟二人能放下成见,齐心协力,千万不要让外人占了便宜啊。”

    司马曜朗声道:“国事不能让王国宝之流败坏,所以孩儿必须迎娶王妙音,争取王谢两家的支持,有他们在,才能让王国宝不至于太过分,娘,您现在明白孩儿的用意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