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州刺史私相授

    玄武冷冷地说道:“很好,青龙,你让会稽王的人去荆州,让忠于皇帝的王恭在扬州,而王恭和王国宝又是死仇,这是故意制造内战的种子啊。除了皇帝的权力之争外,现在又多了个二王的矛盾,如此一来,就能如你所愿,看到大晋再次分裂和内战了吧。”

    青龙笑道:“不错,就是这样。你交出权力之后,王国宝和会稽王会掌权,以他们的贪婪与愚蠢,一定会到处安插自己的党羽,恨不得把所有的权势都抓在自己手上,而很多中小世家,则会攀附他们,皇帝把你打倒,不是为了多出个新的权臣出来,再说司马氏的内战是出了名的,防兄弟远远要胜过防外人,有王恭在,那皇帝就会以为有了扬州,有了北府军,自然是有恃无恐。”

    朱雀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可以看出哪些中小世家是真的要跟我们作对,哪些是跟咱们一条心,这种在平时是看不出来的,只有大世家失势后,他们才能表现出真心。”

    白虎冷冷地说道:“荆州给了王国宝,那刚打下来的益州给谁?还有中原让谁镇守?现在张愿反了,丁零人也过了黄河,割据河南一带,总不能说我们打内战,让胡虏和反贼趁机南下吧。”

    青龙的眉头轻轻一挑:“我早有安排了,豫州刺史并领中原南部的洛阳一带,由朱序镇守,他是桓家旧将,有将才,淝水之战以来一直在中原镇守,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桓石虔桓石民兄弟死后,由桓家旧将来守卫豫州,看守两淮,是各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玄武沉声道:“朱序曾经投降过秦国,他的忠诚并不值得信任,万一他趁着我们内战之机,跟张愿一样自立,怎么办?”

    青龙摆了摆手:“不会的,淝水之战时,秦军势大,他都回归了我国,可见此人并非忠诚可疑,而且其家人妻子都在荆州,其部下也多是荆州老兵,不会随他造反的。有他在,北方无忧。”

    玄武勾了勾嘴角:“那益州怎么办?这可是新收复的地方,人情未复,若是有内战,只怕是会得而复失。”

    青龙笑道:“失不掉的,秦国现在已经奄奄一息,而西燕迟早会离开关中,他们不会去益州,关中没有平定,益州就很安全,再说这回连梁州汉中之地也在我们手上,我已经计划好了,让毛家兄弟去出镇益州,他们也许能力一般,但是忠诚绝对不用怀疑,无论我们大晋如何内战,他们都不会割据自立的。”

    玄武的眉头一皱:“毛家兄弟?这几年毛家的老一辈都先后去世,只剩下毛球,毛璩这些后辈,他们真能守得住益州?”

    青龙点了点头:“没有问题,毛球他们也不是无能之辈,在北府军也呆过,你应该清楚,进取或许不足,但守城当无大碍,毕竟是毛宝的子孙,也有几千世代跟随的私兵部曲,让他们去接收新拿下的益州之地,合情合理。”

    玄武的眼中光芒闪闪,沉声道:“你让毛家兄弟去益州可以,但我还有另一个条件,如果你答应,我就没有异议了。”

    青龙笑道:“你还有什么条件?是想给自己的子侄们谋个地方任职吗?”

    玄武摇了摇头:“我连北府军和相权都不要了,还要谋什么子孙的富贵?现在我说的,是国事,这很重要,那就是京口。”

    青龙的眼中冷芒一闪:“京口会维持现状,留给刁家兄弟,非如此不足以让会稽王和王国宝安心。北府军在王恭手上,但他只能在江北,不能控制京口,不然的话他权力就太大了,有威胁建康的可能。”

    玄武叹了口气:“我没说要王恭去京口,只是刁家兄弟绝不能留在那里,此二人贪婪成性,这次北伐以来,趁着京口男丁多数从军出征,疯狂地在京口占田霸地,还靠开赌场出老千,把不少北府将士们用命拼来的血汗钱都给赢了,逼他们卖地卖田,沦为刁家的仆役。我们大晋开国以来,京口是最出色的兵源之地,无论在别的地方如何欺压百姓,在那里都不可以,若是连京口都不能再出优秀的军士,那大晋的武力就完了。”

    青龙没有说话,眼中阴晴不定,似是在思考。

    白虎冷冷地说道:“京口的丘八们也嚣张了太久了,该治治,你看看刘裕他们,一个个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就是因为有你玄武大人给他们当靠山,过去几年,京口丘八们横行无忌,甚至这帮乡巴佬成群结队地来建康,言必称自己是淝水英雄,可没少惹事,过去是因为要北伐,所以暂时忍着他们,现在北伐打成这样,应该让他们明白,这是谁家之天下了。”

    朱雀的眉头一皱:“白虎,京口之所以出猛士,就是有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血性和气势,若是也跟别处百姓一样面对官差都怕,那还打什么仗?”

    白虎的眼皮一翻:“骄兵悍将就是这么惯出来的,还记得以前的苏峻之乱吗,不就是因为那些给他惯出来的悍卒?我不否认这些人北伐也许有用,但一旦没有外战,这些人就会成为国内的巨大不安定因素,如果有人挑唆,京口离建康这么近,乱军可能一天就会要了我们的命,趁着这几年不会北伐,让刁家兄弟教教京口乡巴佬们如何当大晋百姓,知道这是谁之天下,不是什么坏事。”

    青龙缓缓地开口道:“白虎说的有理,也就这几年的事,若是要北伐,再把京口壮士象组建北府军一样重新征召就是了,借这个机会,取消掉京口民间的自治传统,用我们的官吏去控制,这才能真正让北府军听命于我们。而且,这涉及跟会稽王和王国宝的约定,这次让你玄武的美梦破灭,他们可是出了不少力,这时候如果不让刁氏兄弟在京口当几年官,出出给刘裕他们羞辱的恶气,怕是难安我大晋世家之心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