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漠北亦有柔然部

    刘裕冷笑道:“不就是弱肉强食么,给自己找个理由去抢劫别人罢了。”

    蒯恩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如果打了胜仗,自然能抢到不少牛羊马匹,到时候会按功劳大小,分给出征的将士。你看,有些帐落里是牛羊成群,有些则是没有多少,就是因为战功的不同了。”

    刘裕笑着拍了拍蒯恩的肩膀:“我看大壮兄弟你也是孔武有力,应该是个壮士,如果从军建功,不至于只有这些家底吧。”

    蒯恩叹了口气:“去年我家婆娘怀上了,要生产,我在这里别无亲属,不舍得离开,所以没跟着去打仗,不过也幸好没去,当时公孙将军带着三千将士为先锋,准备入中原打燕军的,我这个人有点迂腐,对那些弱小的部落,怎么也下不去和,但要是对抗强敌,那是没二话的,再说燕国慕容垂,忘恩负义,叛主自立,这种人就该打!”

    刘裕哈哈一笑:“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刘库仁大人出师未捷却给手下叛贼所害,你就算出征也不会有什么功劳的。现在这样挺好,这么说,你去年生了孩子呀,怎么不见桃花带呢?”

    蒯恩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之色,这个爽朗的汉子摇了摇头:“别提了,桃花生娃的时候难产,孩子是个死胎,就连桃花都差点没保住,她这么怕骑马,也是因为总以为是骑马时动了胎气,才会害了孩子,到现在也不肯让我帮她上马呢,可是,在这草原上,不会骑马怎么能行?”

    说到这里,他看着刘裕,叹道:“你又是为什么才来草原呢?看你这样子,好像还没到大头人那里报到吧。”

    刘裕微微一笑:“难道来了这里,就必须要向人报到,接受管理吗?自己想单过不可以?”

    蒯恩摇了摇头:“部落有部落的规矩,任何一个依附于部落的人,都必须受大首领的控制,以前拓跋代国的时候,是称王,更早匈奴的时期,是叫单于,现在刘显大人是以独孤部首领的身份来占据汗帐,我们称之为大人,也是我们的统治者,就跟在中原时的皇帝一样。”

    刘裕冷笑道:“他最多也就是个摄政宰相,怎么就成了皇帝了?”

    蒯恩的神色一变,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后,才低声道:“兄弟,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要是让别人听到了,可能连命都没有。”

    刘裕微微一笑:“要是到了草原连自由都没有,还来做什么。不过听你这口气,这刘显大人好像是想成为真正的草原之主了?”

    蒯恩点了点头:“这是部落上下人尽皆知的事。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出外征伐其他不听话的小部落,就是那些不满大人,不承认他为草原之主的部落。刘大人现在要看有多少人,多少部落站在他这边,所以经常以攻打那些不服从他的小部落为名,征调各方兵马,有不来的,就是不听他的话,转头就要去攻打。如此一来,我们草原上的平静,也算是给打破了。”

    刘裕点了点头:“看来这争权夺利,到天下任何地方都是一样。我本是想躲避战乱才来这里,可没想到,还是没躲开啊,要是还跟中原一样,要对我征丁征税,让我离开妻子去作战,那我只有离开这里,自己想办法生存了。”

    蒯恩摇了摇头:“兄弟,听我一句劝,那是不可能的事,在中原也许还可以自己找块无主之地,开荒过活,但在草原之上,想都不要想,没有可以脱离部落,自己单独活下去的。”

    刘裕装着很惊讶的样子,摇了摇头:“不是吧,我这一路来时,也见过有些三三两两散居的帐落啊。不是只有这种大部落的。”

    蒯恩冷笑道:“那些是在部落里犯了事,给赶出去的,在这草原上,最重要的就是水源和草场,没了这些,牛羊马匹无法存活,部落间还不够分的呢,为这个从来没停止过攻战,更别说给那些小帐落,我还没听说哪个单分出去的帐落,能活过两个月的,一定是男丁给杀或者是贩卖为奴,女的给别的部落收为奴婢,而小孩子可能会弄回来当奴隶娃子养大,你看,那些就是。”

    他说着,一指远处的一片牧区,只见有几个戴着脚链,脖子上也套着绳索的青壮年,吃力地扛着一些柴火,走向主营区,他们被绳子串成一串,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甚至打着赤脚,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给冻得通红,而两个监工就在他们的身后,挥舞着皮鞭,连打带骂,一个稍稍落后的人,给直接一通皮鞭子抽得惨叫着在地上打滚,好一阵才起来。

    刘裕的心中一阵火起,即使是这些草原蛮夷,他也见不得这些人受苦,他咬了咬牙,双手紧紧握拳,准备上前去,蒯恩却拉住了他:“兄弟,你这是做什么?这里不是你出头的地方,这些奴隶娃子,一般都是战俘,在草原上,攻破对方部落后,往往是高过大车的男子都要杀死,以免其复仇,而女人分赐各帐。如果我们独孤部有一天给人灭了,那这些人的遭遇,就会在我们身上了。”

    刘裕恨声道:“如此行陉,与野兽何异?难道这偌大的草原,就容不下几个安静的帐落吗?”

    蒯恩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突然笑了起来:“要说出去单干的例子,也不是完全没有,比如北边的柔然部,就是一个出去单干的逃奴所建。现在也是漠北的大部落了。”

    刘裕倒是一下子来了兴趣,柔然部这个名字,他听到的不多,但也隐约知道是个不小的部落,好像一直在漠北游荡,比起高车和铁勒那些比较落后,原始和野蛮的部落,还是有所不同的,现在漠西的河套草原上有凶悍野蛮的铁弗匈奴,与漠南为敌,而漠北站在哪一边,也许会决定战争的胜负,想到这里,刘裕看着蒯恩,问道:“说来听听,我还真的对这草原各部不太清楚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