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激情煽动骨肉离

    刘裕冷冷地看着城头的王永,身边一阵轻风拂过,却是慕容兰站到了他的边上,冲着他顽皮地眨了一下眼睛。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裕摇了摇头:“你看人家王尚书好不容易地发表了这通演说,我都快要给感动地哭了,你却混进人群这样嘲讽他,不厚道啊。”

    慕容兰勾了勾嘴角:“谁叫他爹当年差点害死我们全家呢,当年他们领兵灭燕的时候,那是何等的嚣张,十几年来没一天不教唆苻坚杀我全族,现在落得这般田地了就要骗这些汉人上阵送死?狼哥哥,我可是为了你们的这些汉人求情啊,你也知道,就这些民众,对上那些杀人成性的西燕军,如同羔羊,早点逃出关去到草原,还有活路。”

    刘裕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可是那草原蛮子刘显不要他们啊,按说成年男丁是最吃香的,这又是为何?”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到王永大声道:“各位父老,你们的担心,本官在这里可以向你们解释。刘显大人世代受我大秦恩情,一直尽力而报,两年前他亲自领兵来幽州驰援时,本官正是幽州刺史,一路之上,草原骑兵军纪严明,秋毫无犯,因为,他们是来救我们大秦,助我们杀贼的,不再是以前那些南下劫掠边境的强盗,凶奴!”

    慕容兰勾了勾嘴角,这回学起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粗浑嗓子:“蛮子南下没好处,谁肯来啊。大家伙儿别信他!”

    她说着,拉起刘裕,迅速地跑向了另外的一个地方,当众人的目光投向这里时,已经是空无一人了。

    王永沉声道:“草原骑兵南下助战,当然是要有好处的,但这个好处,不用我大秦的百姓和子民出,而是从那些西燕鲜卑身上取得。这些恶贼攻破长安,洗掠城市,我大秦国库都给他们搬运一空,现在这些恶贼带着从关中搜刮的金银财宝,驱使着那些被他们俘虏的百姓子民,来我并州了,我们大秦要报仇,而那些关中的财宝,就是我们给草原朋友的谢礼!”

    不少百姓议论纷纷,交头结耳起来,可是多数人的眼中,开始散发出贪婪的光芒,毕竟,那传说中的关中府库,对每个人都是种刺激。

    王永眼见百姓们有些动心,大声道:“草原骑兵打先锋,我大秦的精兵锐士,云集晋阳,有十万步骑,足可破敌,而各位要做的,只是保证后勤,维持粮道,在后方摇旗呐喊即可,不用你们上阵与敌搏斗。现在我们需要人,越来越多的人,需要你,需要他,需要我,需要我们一起为大秦尽力,为天王报仇!”

    城下群情激愤,就连女人们也跟着吼了起来:“为天王报仇,为天王报仇,杀燕贼,斩鲜卑!”

    刘裕微微一笑,看着在山呼海啸般的吼声中,沉默不语的慕容兰,低声道:“王猛的儿子果然了得啊,看来,你的苦心白费了。”

    慕容兰咬了咬牙:“哼,等上了战场成了死人的时候,可别后悔。”

    王永的脸上闪过一丝满意的微笑,点了点头,指着身边的一个胡商模样的人说道:“各位看好了,这位就是刘显大人部落里的大行首额尔达,他就是来解决你们的后顾之忧的,如果想回去为天王报仇,从军报国的,我们大秦欢迎,如果想要去塞外避难的,刘显大人也欢迎,不过,为了我们两国的长久友谊,陛下和刘显大人商定了,丁男不收,而适龄女子和幼儿,独孤部愿意提供庇护。有商队看上的话,可以一并前往草原。若从军报国,破敌之后,西燕的那些战利品,任君所取,本官代表大秦皇帝,在此向各位父老,作出这种承诺!”

    几个声音马上响了起来:“老少爷们们,咱们还等什么,为天王报仇,也可以搏功名富贵,投军吧!”

    “俺要投军,俺要投军!”

    王永的脸上闪过一道喜色,身边的一个文吏接过喇叭,大声道:“投军报国的,去城西那里的军营报道,要送妻儿去草原的,去围栏那里找草原的商队,都别乱,别乱啊。”

    刘裕默然无语,看着欢呼不已,开始分流的人群,只听到一边的慕容兰冷笑道:“明明是让人夫妻分离,骨肉相散,甚至是女人小孩卖到草原成了奴隶,还说得这么义正辞严,狼哥哥,你当初好像就是这样给骗去当兵的吧!”

    刘裕长叹一声,摇了摇头:“往事不堪回首,罢了,我们走吧。”

    慕容兰突然笑了起来:“你不会是想着留下加入秦军报仇,把我卖去草原吧。”

    刘裕没好气地说道:“我早就说过,咱们不会再分离,我不会留下来打仗,而是会带着你去草原。”

    慕容兰的眉头一皱:“可是那王永是说了吗,草原商队,不要丁男的,这是他们的协议。”

    刘裕一边向前走,一边指了指自己背上背的一个大包裹:“我想,我有办法让这些见钱眼开的商人留下我们的,来吧,还等什么?”

    小半个时辰之后,刘裕站在刚才还在城头的那个大行首额尔达面前,慕容兰站在他的身边,而五六个挎着弯刀,孔武有力,身着皮甲的护卫站在他们身边,在刘裕的面前,一个包裹打开铺在地上,十张鹿皮叠得整整齐齐,而最上面,则是一张完好的虎皮。

    这个额尔达是个四十余岁,黄须黄眉的胡商,半躺半坐在一张胡床软榻之上,看着地上的包裹,冷笑道:“你这汉人,是想卖我这些毛皮吗?我额尔达做生意几十年,还第一次看到汉人卖我这些东西。”

    刘裕摇了摇头,用鲜卑语说道:“不,我不是卖你这些毛皮,而是把这些当成路费,只要你肯带我们走,这些东西,包括虎皮,都是你的。”

    额尔达的脸色一变,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上下打量起刘裕,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要去草原做什么?”

    刘裕淡然一笑:“吾名苍狼,乞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