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道济年少见识高

    檀道济的眼中泪光闪闪,这还是第一次,他能在众人面前,被心中的偶像,北府军的第一勇士当面这样支持和肯定,他激动点着头,说道:“既然寄奴哥这样说了,我也没什么顾忌,今天的话,是我一人所为,跟檀家无关,将来真的要是以言获罪,也绝不会连累兄弟们和叔伯。”

    刘裕点了点头,沉声道:“大家都听好了,咱们入北府时,就有过誓言,都是生死兄弟,什么叫兄弟?就是战场上是用生命来掩护同袍,战友的人,也是值得放心地把自己的后背,侧面托附的人,还记得咱们怎么练阵型的吗?自己手中的盾牌,不是护着自己,而是要护着同伴的半个侧面,现在,道济兄弟要论兵法,国事,为咱们兄弟分析将来的前程,这里,就是我们的战场,道济兄弟的侧面,就是他的这些话,那我们的盾牌在哪里?”

    所有人都齐齐地站起,以手按胸,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就象在军中一样:“道济军议,绝不外泄!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刘裕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众人都盘膝坐下,这会儿大家已经不再是酒友叙旧,而象是在军中开始军议和布置作战任务时那样认真了。

    檀道济朗声道:“现在的大晋,跟南渡以来这百年的任何时候都不一样,建康城中的那些个大世家,这几年北伐的消耗不小,而谢相公这位大晋第一权臣之死,意味着压制皇权的世家力量暂时消失,谢家既退,现在的世家首领变成了尚书仆射王国宝,其人多年来党附会稽王,又多用奸邪小人,看看咱们京口的刁刺史,刁长史,就知道他们所追随的王仆射是什么样的人了,也就短短两三年,大晋各地吏治腐败,连咱们京口都给弄得乌烟瘴气。”

    檀凭之冷冷地说道:“王国宝确实是混蛋,刁家兄弟也确实是狗官,但这些跟内战有啥关系?皇帝夺回了权力,而跟着他们的王国宝之流也可以把自己的那些党羽,走狗安置到各地,他们的敌人能是谁?”

    檀道济看着刘裕,微微一笑:“这点,寄奴哥应该最清楚,谢家虽然因为北伐失败,相公和玄帅先后去世而暂时式微,但是以谢家为首的一批世家,却不会甘心就此退出,皇帝跟他们的矛盾,也只是以前谢家专权,皇权不振,现在谢家倒了,皇帝却发现权力仍然不是自己的,而是转到了自己的弟弟会稽王手中,而会稽王明知王国宝之流贪婪愚蠢,却仍然重用,只是因为他们肯俯首听命罢了,如此不以国事为重,尽用奸邪小人,说明他图的,不会是财,而是权,作为一个权顷天下的王爷,又有什么权力,能比他现在更大呢?”

    檀凭之倒吸一口冷气:“道济,这话可不敢乱说啊,你想说会稽王有谋反之心?他有这个必要吗?”

    檀道济摇了摇头:“他不用谋反,但象谢相公那样长久地把控权力即可,继续把皇帝架空。如果皇帝本人只是个安于享乐之人也就罢了,可我们的皇帝,也是个想要有所作为,不甘被人摆布之人,要不然当年也不会用会稽王来牵制谢家了,现在谢家倒了,自己的弟弟却成了新的谢家,这口气怎么能咽下?所以,他开始用那些跟王国宝为敌的世家,比如王恭王镇军,就是玄帅的至交好友,也是他当年前皇后的胞兄,是他的小舅子,以这样的亲密关系,出镇扬州,掌握北府军,就是要把这支大晋最强的军队,控制在手中,必要的时候,扫平各地,甚至带兵入京,直接掌握朝政。”

    魏咏之的兔唇翻了翻:“你说的轻巧,北府军确实是大晋无敌,但是这支军队从来没有用于内战过,我们只对与胡虏作战感兴趣,再说了,北府军的对手在哪里?荆州吗?”

    檀道济正色道:“荆州现在在王忱手中,他是王国宝的亲弟弟,现在王国宝在内控制朝政,把王忱外放,如果能顺利地从桓家那里掌握荆州的军力,一旦朝局有变,就可以学习大晋百年来的旧事,从荆州起兵顺江而下,荆州的税赋,粮草都几乎是独立的,又有防备北方强胡之名,可以常年保持大军,一旦这支大军听从王忱的命令,那京城的朝廷,可以以何来对付?谢家的女婿,琅玡王氏的掌门人王凝之大人现在出镇江州,算是第一道防线,但江州兵少民弱,根本挡不住,豫州又在王氏一党的庾准手中,能阻止荆州兵马的,只有北府军了。”

    檀凭之恨恨地说道:“你这些只是你的猜想,王忱现在可没这个心思,就算有,他连控制荆州的能力都没有,如何作乱?”

    檀道济正色道:“如果桓玄这个时候回荆州,跟王忱合作,那他就有控制荆州的能力了,桓家一直野心勃勃,从桓温开始就有问鼎九五的野心,只不过当年被谢相公所阻止,后来桓冲以大局为重,专注于荆州的自治,暂时收起了野心,但这位桓玄桓世子,可不是他的叔父,其人一向热衷于钻营,连桓冲都警惕他的野心,怕他一旦得到荆州会举兵反叛,所以远远地把他打发到建康,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建康暗中联系各个世家,如果他的意向只是回荆州,何至于此?”

    魏咏之若有所思地说道:“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但是我听说以前桓玄想结交会稽王,却给当面羞辱,形同决裂,他跟王忱联手,我看不可能。”

    檀道济叹了口气:“如果是会稽王自己出镇荆州,确实不可能,但是在我看来,王忱和会稽王,也未必就是一路人,王家所图,恐怕和会稽王想要的,是同样的东西,这就有合作的可能了啊。”

    刘裕微微一笑:“道济,你说这话,可有何凭据,荆州那边的事情,又是谁告诉你的?”

    檀道济咧嘴一笑:“因为王忱现在在四处寻找桓玄的下落,如果他只是安心当个荆州刺史,搜刮点财产,何必如此?至于这事,是您的两位高足,朱龄石和朱超石兄弟告诉我的,当年我们从军时曾经在一起训练过,是吃一口锅的好战友,寄奴哥,他们托我向您问好。”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