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3 亮明正身

    让你跪下,你还敢站着,这说明你有不臣之心,你丫就是不服气啊!逃到华族防区的我没法杀,你们剩下这群不逃跑的我还收拾不了吗?

    腿脚慢的那些百姓全都跪下了,淀山湖的那批渔民一个个跪在地上脑袋埋在土里吓的瑟瑟发抖。

    刚刚还跟同治帝聊天的那名男人伸手拽了拽小皇帝的裤脚“外乡人……快跪下,跪下啊……嗯?怎么这外乡人短打衣衫里面还有明黄的丝绸啊……”

    嘟嘟囔囔自言自语的渔民不敢大声说话,声音低的好像就是给蚂蚁窝听的一样。

    同治帝冷眼看着那些冲过来的骑兵,心中一股怒火烧的他五脏六腑都冒烟了“愣着干什么!射马,这几个王八蛋我要亲自审问!”

    “嗻!”马铭等人十二名侍卫突然丢掉遮阳的斗笠,从后腰掏出一根根华族进口的胡椒*,点燃引线就丢了过去。

    砰砰砰……一连串的闷响过后,呛人的白色烟雾开始弥漫,战马哪里受得了这个唏律律的惨叫着把骑手给掀翻在地,有的战马都栽倒了把骑手的腿给压断。

    咳咳咳……咳咳咳……烟雾中满是咳嗦声“有刺客啊!这回真是有刺客啊……动手抓刺客啊!”

    同治帝都给气笑了,他冲远处看热闹的铃木太大吼一声“还不动手,把这些人都给我绑起来!”

    其实载淳微服私访完全是临时起意,并没有跟华族打招呼,铃木太等三百多人也不知道这批人就是同治帝一行。

    但是华族特战队员基础培训的重要科目就是观察环境,暗中藏身的狙击手早就把人群进行筛选分类了。

    一群莫名其妙的戴斗笠的外乡人,早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等到马铭他们丢掉斗笠之后,这都是在琉球新兵营里受训出来的战士,很多人都认识他们,一猜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铃木太也是远征军的一员,他见过小皇帝可不止一面,早就熟悉的很了!

    坏笑的陆战队员们冲着同治帝行了个军礼然后一个冲锋就把那些倒霉的士兵给生擒活捉了。

    此刻也没法再微服私访了,沈葆桢掏出巡抚的关防引信举过头顶大吼道“本官……福建巡抚沈葆桢……有没有负责的官员,出来一个检验关防!”

    大四喜丢掉斗笠手举明晃晃的圣旨卷轴“万岁爷圣驾在此……迎驾的官员呢?还不来迎驾!”

    这下可炸锅了,吴淞口东岸的这些百姓看着这一群穿短打衣衫的外乡人,一个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太监们伺候这同治帝脱下短打衣衫,露出里面绣着金龙的便服……龙袍分很多种,大朝会那种肯定是不能套在短打里面的。

    但是今天同治帝传的是帝王的生活服,非常简便但是也是明黄金龙刺绣,绝不是普通人胆敢违禁使用的。

    马铭等御林新军的官员们也丢掉短打露出了一身身的黄马褂,之后跟上来的托马送上各位的官帽和官靴。

    就在这片大柳树下,同治帝的随行人员摇身一变,从外乡的生意人一下子就变成了微服出巡的皇帝卫队。

    淀山湖的那名渔民已经彻底傻了,他跪在地上看着身边的年轻人华丽变身,那一身明黄,那一条条金龙,差点晃瞎了他的眼睛。

    “你不是做生意的……啊……啊……”那几名被捕的八旗骑兵裤裆一热直接尿了!

    也不能怪他,都憋了一个白天了,就算没有喝水也实在是时间太长了!再加上惊吓,括约肌也就不管用了。

    同治帝叹息着苦笑道“呵呵……都怕熏着我了,可是到最后也没躲过去,老百姓倒是忍住了,你这奴才却没忍住?”

    铃木太带着三百多陆战队员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同治帝保护了起来“陛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您看远处王宫贵胄们都已经惊动了,可别随意杀人啊……”

    一起在欧洲远征军里建立起来的交情,同治帝和这些华族老兵们没有太多的上下尊卑的讲究,两人甚至还开了几句玩笑。

    “我的新兵营的班长呢?岛津大郎有联系吗?身体可好……”

    “多下陛下挂念,岛津大郎一直帮助元首练兵,功劳不小的……”

    “我知道了,你把人带上来吧……”

    铃木太和同治帝私聊几句,其实也是分散一下小皇帝的注意力,让他火气稍微降一降,今天是喜庆的日子,如果同治帝下令打打杀杀的,对君王的声誉可没什么好处。

    有了华族这群老朋友打了一下岔,载淳心里的火气果然小了三分,他看着跪拜在地的八旗士兵还有那一群差役们冷哼一声。

    “刚刚要杀朕的是哪一个啊?出来……”

    打头一个癞皮狗一样的家伙爬了两步子在同治帝面前磕头如捣蒜“奴才正蓝旗守尉撒保……给万岁爷请安了……奴才该死,奴才死罪……”

    真狠啊,脑袋在河堤上磕头都出血了,一个头整个地面都震一震!

    “主子开恩啊!看在奴才世代为国效忠的情分上,绕奴才一命……”

    “奴才先祖跟着入关一直打到江南才留下来……奴才父亲和叔叔都死在长毛手里了……奴才全家就剩我一个了……”

    “求主子开恩,开恩啊……”

    载淳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既然你是八旗老人了,朕先不追究你辱骂主子的罪过,我先问问你……刚刚是不是你说的,你太祖伺候过乾隆爷南巡?”

    “是是是……我太祖真的给乾隆爷站过岗啊!当年我太爷是苏州满城里弓箭射的最好的!”

    “嗯……你说乾隆爷的规矩比今天还大?你这意思是乾隆爷一样也扰民喽?那时候也有一群这样的乌龟王八蛋,逼着老百姓不许吃喝拉撒?”

    “说话!”

    一声吼吓的撒保差点也尿裤子,他可以说是强忍着没有被吓昏过去,而这时候外滩一群快马沿着河堤冲了过来。

    打头的正是京师小五爷奕誴,后面跟着庆三爷、翁同龢……等等数十位满清高官!

    淳亲王奕誴一看见侄子熟悉的声影顿时眼睛就模糊了,他们翻身下马跪倒在地上“臣等给万岁爷请安了!恭迎万岁爷回国!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同治帝看见亲叔叔也是心头一热,快步走过去亲手搀扶起了五叔“皇叔别跪了,起来吧,起来吧……”

    “众位爱卿也平身……稍等我片刻,我还就得把事情问明白了!”

    “撒保……我就问问你,乾隆爷下江南的时候,也是有这样的规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