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2 噗通昏倒一个

    “无法无天?朕到现在都不明白了,你一个圈禁在家的王爷,怎么就出来参加朝会了?好像朕没有下这个旨意吧?”

    关键时刻载淳突然开口了,冷眼看了奕劻一下,当时奕劻后腰汗毛就开始冒凉气了,十几岁的孩子居然有如此犀利的眼神,真是不好斗啊!

    “这……这是太后的旨意,太后放小王出来参加朝会的……”

    “哦……这么说前几天庆王府里连开夜宴,也是太后的旨意喽?朕就纳闷了,怎么这圈禁的圣旨在你奕劻的身上他就不好使呢?”

    “老礼亲王啊,您是宗正府的府正,也监管了宗人府的差事,您说说……朕这圈禁令怎么就不好使了?”

    “我……我……我……”世铎上了年纪的人了,而且性格也很怂,他哪里惹得起今天屋子里的人。

    这个亲王当年安德海一个太监给他磕头,他都得还回去呢,哪里敢掺合这种事情,嘴里我我我半天也没有半点下文。

    载淳看他支支吾吾的样子就来气不由得低吼一声“什么我我我的,有屁快放!”

    噗通一声,这世铎屁是没有放出来,却直接摔到在地昏过去了!

    “哎呦!礼亲王昏倒了,快传御医……”

    “来人啊,赶紧把王爷抬到宽敞痛风的地方去,西洋进贡而来的嗅盐呢,赶紧拿来……”

    养心殿内顿时乱哄哄了起来,两位太后惊的都站起身来,隔着帘子张望,慈禧甚至把帘子掀开了一条缝露出了半张脸出来。

    今天真是没看风水啊!大朝会刚开还没二十分钟呢,居然昏迷了一个王爷,这传出去简直不可思议,京师里指不定会有多少流言蜚语呢!

    难道是礼亲王假装的吗?慈禧和慈安给自己的手下太监试了一个眼色,自有忠心耿耿的小太监凑上去仔细打量。

    载淳也没想到自己呵斥一句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反而有些愧疚“御医呢?怎么还不来?实在不行去东交民巷请洋人西医!”

    世铎还真不是假装昏迷,本来他就有高血压的毛病,而且性格软弱不能承担太多的压力!

    之前还让蔡璧暇给灌了一肚子苦艾酒,产生幻觉的那一晚也是消耗了很多身体的阳气,今天又到了选边站队的关键时刻,他脑子里的弦已经蹦的太紧了,哪里还架得住皇上吓唬。

    几名御医从外面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一看世铎这样子就冒汗了“赶紧抬出来,找一间僻静的房子让王爷静养休息一下……”

    礼亲王被抬离了火线,东暖阁内一屋子人全都楞住了,很多人此刻才意识到今天这个朝会绝对是不简单!

    载淳现在也有点后悔对礼亲王说话的口气太严厉了,稍微歉意的说道“传旨,让东交民巷派遣技艺高超的西洋医生去礼亲王府诊治,把朕从南洋带来的血燕窝取一斤,赐给礼亲王补补身子!”

    “好了,该议论的还得议论,庆亲王……朕先暂时不查你圈禁里的猫腻,朕只想问问,你对这皇后的人选究竟有何态度啊?”

    “你既然一口咬定这是爱新觉罗的家事儿,那你总得表个态吧!说吧,朕等着听呢!”

    “这……”载淳反将了奕劻一军,让庆亲王顿时哑口!

    奕劻有什么意见,他根本就没有意见,两名太后人选选谁都跟他没有关系,那两家跟他的亲密程度都一般般,没有什么厚此薄彼的!

    奕劻一样遇到了选边站队的问题,你是挺慈安还是慈禧?挺一个就得得罪第二个!

    真没想到啊,想阻拦汉臣发言拿意见,却把自己逼到了非要开口的境地,这奕劻实在是经验太少,不懂得万言万当不如一默的道理!

    看看人家曾国藩、翁同龢、李鸿藻等等汉臣,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的,你不问我我不开口!

    老子不开口,神仙难下手!这种场合装傻子是最重要的,傻子才跳出来嚷嚷呢!

    奕劻可不就是那样的傻子!

    奕劻自己可没有什么意见,只能吭吭哧哧的用眼睛瞄恭亲王!

    奕劻眼下和鬼子六是同盟,都是满清的保守派,奕?今天的选择也就是他的选择,可是倒霉就倒霉在之前并没有针对这件事开过会。

    奕劻完全不知道鬼子六心中的人选是谁,这下就犹豫了起来!

    “庆亲王!你看恭亲王做什么?难不成他能代替你下决断吗?”载淳可没工夫遵循什么朝廷上的潜规则,大开大合把阴暗的心思都给撒在了台面上。

    奕?也受不了这种咄咄逼人的攻势啊!心说朝廷上的勾心斗角没有这么玩儿的,也太直接了!

    好像清朝历史上也就刚开国的时候是这样的混乱,什么多尔衮、鳌拜那些人还在的时候,朝廷中的争斗都是这样的摆在台面上的,杀的非常直白鲜血淋漓。

    而康熙执政以后,清朝江山稳固儒家思想开始普及,这朝廷上的权利争斗也就变得更隐蔽了起来。

    哪怕九龙夺嫡的时候,几位皇子也少有这么面对面硬怼的情况!

    这载淳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了,完全用洋鬼子那种直来直去的霸道作风!

    可是没想到这霸道作风还就真将了军了,至少奕劻完全束手无策!

    奕?一看都提到自己名字了,赶紧拱手施礼“万岁!太后!庆亲王没处理过具体朝政,很多规矩都不懂,还望陛下和太后能够宽恕!”

    “对啊,对啊!小王没处理过政务,没出息就知道玩儿了,这事儿我也不懂!呵呵,我先学习学习……”

    奕劻顺坡下驴赶紧躲到奕?身后当起了小透明!

    奕?狡猾的很,没有直接回答皇帝的提问却看着富庆笑道“富庆大人刚刚说的好!您是镶黄旗福康安的后代,这主子只能是认皇上了!”

    “不过本王事不是可以理解成,您也是支持凤秀之女富察氏呢?因为那是您的本家一脉啊!”

    嘶……好毒!富庆没想到奕?借着自己的话来攻击自己!

    八旗是极其讲究家族血脉的,慈禧选的凤秀之女就是富察氏的姑娘,而你富庆也是富察氏的人,都在一个姓氏里你不支持凤秀之女,还能支持谁?

    你要是敢支持慈安的提名,那可就得罪人广了,你得罪的是自己一个大家族啊!

    以后传出去这名声多不好听,人家会说看看你们富察氏自己家的人都不支持自己!

    一下子就能断掉富庆数不清的亲族人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