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 鬼脸骑兵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沿着大街由北向南跑来的居然是一队鬼脸骑兵,等等……不是鬼脸而是京剧里面的脸谱面具,城隍庙里三文钱一个糊弄孩子的玩具脸谱。

    打头第一个的红脸的那不是入云龙公孙胜的扮相吗?左面的好像是大刀关胜?右面的难道是霹雳火秦明?

    这群笔帖式、师爷们都是戏迷,甚至有几个还是圈内知名的票友,这些脸谱他们眼睛一扫就能对的上号。

    “乖乖啊,都是天罡星地煞星啊,全是水浒里面的人物……花和尚鲁智深?小李广花荣?”

    “你们快[看,墙上还有一个呢,莫不是鼓上蚤时迁……哈哈哈,这是票友大串连啊……”

    这群只知道贪污的呆子,根本就没意识到死神已经来临,一个个光想着看戏了,也不琢磨琢磨大白天一群不敢露面的人,还在兵部衙门外纵马飞奔,不是匪类还是什么?

    长街上十多匹战马在狂奔,马蹄铁撞在石板路上发出一溜溜的火光。再看看街道两边的院墙上,十几道诡异的身形正在跳跃一看就是高来高往的好手。

    耍笔杆子的根本意识不到危险,但是守门的士兵不傻,一看这架势就要出事“站住……衙门重地不准策马,还有房上的赶紧给我下来……”一边说话腰里的长刀还抽出来了。

    刀光刚一闪过,只听啪啪啪几声枪响,两名卫兵手中的刀子当啷啷掉在了地上,这群傻帽文人再一看,卫兵胸口的血洞正一股股的往外冒血呢。

    “我的妈妈啊……贼人上门了……快跑啊……”人群顿时一哄而散,有的向大街上跑,有的往衙门里冲,整个衙门内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衙门里的兵丁往外冲,门口的人往里挤,踩脚撞头的骂声一片,而这时候面具骑兵们已经冲到了门口。

    “刑堂,春十三娘办事,闲杂人等躲开!”这一声吼中气十足的,三条街都听见了。

    轰的一声,衙门里一下子就疯了“春十三娘?北京城的十三娘……我靠,这个疯女人怎么到天津卫了……大家快跑啊……”

    官场自古没有秘密,春十三娘的名头可能普通百姓不知道,但是北京和直隶官场上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那是肖乐天留在京城的最大黑道头目,势力强悍络备份系统,而且绿营兵的待遇也不可能跟八旗相比,这种花名册就这一份烧了也就真没有了。

    小一万人的大沽口炮台守军没了花名册累死满清也对不上号啊,这下后顾之忧总算是打消了。当这个好消息传回塘沽后,所有的大沽口起义军们,都放心了他们这才知道丞相的新军真的不一样,要换了别人巴不得满清下毒手杀人呢,那样就能逼着这些起义军干到底了。

    丞相带兵从来都是恩威并施,而且给人希望,而中古时代的带兵术,大部分都是以杀戮恐吓为主,孰高孰低一眼就能分清楚了。

    就在起义军兴奋的狂欢之时,梅勒已经七窍生烟了,他如困兽一样在大帐里来回乱转,整整一顿饭的功夫都没有说话,最后这个香肠嘴梅勒抽出腰刀一刀剁在帅案上。

    “来人啊,马上通知法国人,老子等不了了,今天计划就得实施……”

    当天晚上,法国战舰天琴座号和罗马号突然异动,从北方安全水域压了过来,对着灯火通明的工业特区就开始轰炸,整个特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特区的两门野战炮迅速开火反击,随后大沽口炮台也开火了,渤海海面到处都是冲天的水柱。

    炮火对射震动了整个塘沽,所有人的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大海上,但是人们谁都没有想到在大沽口炮台的西侧一片荒地上,无数的身影正在地面上匍匐,象一群肉虫子一样向大沽口接近。

    黑暗中不停有压低的声音传出,里面居然有人在说法语还有翻译一直跟随。

    “压低身子……屁股不要太翘了……哦该死,你们没有学过几本的步兵训练吗……下心点,声音再小一点……”这居然是一支法国洋鬼子带领的军队。

    当匍匐前进的人潮距离炮台边缘一百多米的时候,他们突然停止了行动,所有人都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一般来说海防炮台都是面对大海的一面防御力强,而屁股一面防御力弱,大沽口炮台也是一样,在设计之初虽然考虑到了敌人从后背进攻的可能,但是对于岸防炮台来说,敌人既然已经登陆绕到你的腹部了,那么这个炮台也就失去了他的防御作用。

    不过今天为了防御梅勒的偷袭,刘琅和铁头陀特意将所有狙击手调了过去,也就是这群狙击手最后救了炮台守军一命。

    梅勒和法国人的联系就是在起义的那天晚上,法国人的战舰向北方退,然后在长芦盐场附近派出使者秘密和梅勒接触。

    在法国人的计划中,梅勒挑选一千精锐,然后法国派出三百士兵组成联军,先秘密训练三天,主要就是训练夜间匍匐前进和简单的战术手语配合,三天虽然时间短暂但是如果是有针对性的训练那也够了。

    当偷袭的军队准备就绪后,法舰在海上炮轰特区,吸引特区和大沽口炮台的火力,随后这一千三精锐秘密潜伏到炮台附近等候梅勒大军的行动。

    当梅勒大军开始冲击特区的战壕之时,短时间内新军和起义军的注意力肯定会分散,他们不会想到大海上和陆地上两处夹击下,敌人还有第三波偷袭者。

    直到这个时候,联合军猛然发难打炮台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只要炮台被攻陷法国战舰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特区,而且还能派出一些工程人员来改造炮台,到时候调转炮台的炮口向特区拼命开火,这么多火炮觉得能砸碎肖乐天的乌龟壳。

    黑影中梅勒全身披甲坐在战马上,远处大海的方向是隆隆的炮声和明暗交替的光芒,在他的身后是数千即将扑城的士兵。

    “新军?我知道你们很难对付,这点我服气……但是绿营兵是个什么德行我比你们清楚的多……今天我的对手就是这些反叛军,有洋大人撑腰我就不信炮台强不回来……”

    “呵呵呵……这真是运来天地皆同力啊,炮台只要到手,老子我也不动兵了,炸也炸绝了你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