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3 鬼子六的野望

    奕?消瘦的身形在蝠池边来回的踱步,高大的榆树不停的飘下落叶,整个花园一副萧杀的景象。

    没有任何人敢靠近,所有太监、侍女包括家里的妻妾都躲的远远的,生怕沾上鬼子六这雷霆之怒。

    “兄弟啊……在你的眼里朝廷现在已经度过难关了,毕竟财政最危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虽然新疆那边还在打仗,但是左季高没问题的,他打阿古柏没问题的!”

    “别当我在西北没有眼线,奕劻的商队要是没有我的点头,还想去西北做生意?实话告诉你,就连新疆我也有暗线!”

    “阿古柏没有几年好折腾了,左季高只要钱粮供得上,平新疆不过就是一二年的事情……”

    “国家财政难关过去了,打仗的难关也过去了……皇帝也要亲政了,洋鬼子们也不闹腾了,甚至连肖乐天都一门心思的想赚钱不打仗了!”

    “盛世啊!同治中兴啊!你们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可是你们好好想过没有,大清国的盛世跟咱们八旗有什么关系?”

    啪嗒一声,震惊的奕譞打翻了白瓷酒盅,慌乱的他吓的脸都黄了!

    “六哥你这……这是……”

    “算了吧,你别在我面前装傻了,都是爱新觉罗的子孙,什么事情瞒得过你去?”

    奕?背着手看着榆树叶子飘落在蝠池中长叹一声“你还不明白吗,这大清想要真正的中兴,那就得彻底学人家洋鬼子,或者学肖乐天的华族!”

    “要搞工业化,搞洋务,要练军队、修铁路、造军舰……这些事情哪一个不是动用成千上万两白银的巨大工程?”

    “没有一个权力集中的朝廷,这些事情根本干不起来的!也就是说,权力不集中于一个人身上,所有的资源就会全都分散,各部朝堂都是相互掣肘!”

    “只有集中权力才能办大事儿啊!”

    “可是你真的甘心情愿把权利集中到载淳那个小兔崽子的手上?真让他当圣君去?”

    “呵呵……咱们大清再出一位铁腕君王?咱们所有权利都收走了?”

    奕?冷笑着说道“我不怕,我怕什么……权利都丢了,我也是铁帽子王!我鬼子六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吃香喝辣的我享福一辈子去!”

    “逼急了,我也欧洲置产业,我也旅行天下去!”

    “不就是玩儿吗?你当我比奕誴、奕劻他们差?我会玩的东西多了去了!”

    “可是我放手了……其他八旗的老人们怎么办?他们的铁杆庄稼谁来保证?”

    奕譞揉了揉发木的脸“别这么说……八旗当然要指望万岁爷了,陛下会管的!”

    “屁!管个屁!你要是再给我装糊涂,我就轰出你去!”

    奕?指着鼻子呵斥道“天底下的事情,都是谁投资谁受益!开国的时候,是满蒙八旗健儿拥护着我爱新觉罗家登上了宝座!”

    “所以那时候,天下的好处就得这些家族一起来分!而中后期呢?爱新觉罗的江山是靠汉人文臣帮忙给坐稳的,所以那时候汉臣也可以进来分一杯羹了,一样享受荣华富贵!”

    “但是钱都是一定的,分给汉人一部分,八旗是不是分的少了?而且爱新觉罗家江山坐稳了,权利自然就会往一个人的手里收!”

    “这才是咱们家统治天下的根基啊!圣祖开始康雍乾三朝那么繁荣的表象下,隐藏的是什么?是八旗权利越来越旁落!”

    “万岁一个天下人还有汉人分走了大部分权利,八旗其他人不就成了纨绔了吗?咱们八旗纨绔的起源其实就是在那时候埋下的根儿!”

    “丫的,一个个都没有差事了,他们不熬鹰养鸟,斗蛐蛐盘核桃,吃喝嫖赌……还能干什么?”

    “满人多纨绔,说到底就是因为没有差事给砸瓷实了!人就是闲的!”

    “这个现状你不痛心?你不想改变?我的兄弟啊,眼下这是多好的一个改变的机会,八旗能不能再次崛起就看今天了!”

    “我实话跟你说吧!如果我八旗不能借着这次历史机遇,成功的晋升为民族主义,那么我们的未来就是一个死字!”

    嘶!奕譞倒吸一口冷气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民族主义?哥哥您要从根子上改造八旗制度?我的老天,您要改祖宗家法啊!”

    “没错,我就是要改!兄弟啊,你要睁眼看世界,如今这世道所有列强,那个不是靠着民族主义才凝聚成一个国家的?”

    “而我们满人呢?虽然是一家人,但是八旗制度太松散,这就是一个军事同盟啊!”

    “靠的是利益联合起来的一个满人概念,跟洋人的民族主义完全不是一回事……看看人家法兰西还有德意志!”

    “我是真研究过肖乐天打的那几场战争……人家欧洲民族一听说是国战,是为了自己民族而战斗,那可真是下死力气!”

    “不用金钱激励,不用高官厚禄的奖赏,只要一句话为了法兰西,为了德意志……抛头颅洒热血的往上冲杀!”

    “普法战争的时候,法国南方的青年一分钱不要,甚至自己购买武器都去参军打仗!你说这种思想鼓舞的国家,能不强大吗?”

    “再看看我大清,八旗子弟打仗去也得先要钱!没钱就不冲锋,不卖命啊!”

    “肖乐天的工业特区,给点肉骨头,你看他们抢的那叫一个欢!臭不要脸的,都忘了人家是怎么杀你满人的了!”

    “各自为政,全想的是自家的小盘算……这样的群体只能说是一个民族,而绝对不能成为民族主义,不能成为一种凝聚人心的思想!”

    “所以我满人要想活下去,就得从思想上改造!我的军队就是保护我们八旗改造顺利的一面盾牌!”

    “我才不要造反呢!我对当皇帝没有兴趣!”

    奕譞脸都吓白了“我……我的哥哥啊!您今天说的这个事情太大了……可是……可是就不能让万岁爷来干吗?”

    “载淳来举起民族主义的大旗,比是更方便合适吗?”

    “糊涂!你纯粹就是没听懂,我刚刚说的你都当放屁了?我之前说了,天底下的事情都是谁投资,谁受益!”

    “载淳回国了,他是见过外面的市面的,他会怎么做?当然要搞工业化,要弄洋务,要搞新军了……”

    “可是载淳那小王八羔子,是肖乐天这个邪魔给教育出来的,他的心早就和咱们离心离德了!”

    “载淳将来的事业肯定是要借助洋鬼子还有华族的光,至少要借助曾国藩那些汉人的光!他们投资了,你说载淳最后会把收益分给谁?”

    “妈的,他还不是谁入股了谁分红啊!咱们八旗这么多家族,除了富庆那些极端分子之外,谁给载淳投资过?谁给载淳入股过?”

    “丫的,你给福建御林新军拨过一分银子吗?给载淳筹款的都他娘的是汉人和洋鬼子!你脑子不会想事情了吗?”

    鬼子六这通臭骂啊,把兄弟都骂成三孙子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