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没有人但是有狗啊(4000字第一更)

    “要不要?”

    就在陆轩一头雾水还想不出来萧杰究竟遇到什么比两兄弟翻脸更可怕的事情时,汤玉不知道何时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盒女士香烟,递过来一根询问道。+◆頂+◆点+◆小+◆说,

    “谢谢,你知道我不抽烟的。”陆轩微微一笑就拒绝了。

    汤玉将烟放在自己性/感的樱唇上,“咔嚓”一下打火机,一缕烟雾顺着火光飘了上来。

    她轻轻吸允了一口,一团浓浓的烟雾从嘴巴和鼻子里面冒了出来,让一个叱咤风云的女强人看起来充满了浓浓的憔悴和堕落感。

    人说抽烟是一种艺术,能把烟雾完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和圈圈,那就是抽烟的最高境界。当然想看这种表演的话,是要收费滴。

    也有人说抽烟不是谁吐出来能做出的形状多就是艺术,而是看抽烟的人是谁,吸烟者是西施貂蝉等美女,哪怕就是吸进去吐出来反复重复一个动作,它也是美得让人醉倒的艺术。

    你要是让凤姐啊,东施等人来抽烟,就是能把烟雾搞成一百零八个形状,观众也不掏钱消费,相反因为呕吐还促销了卫生纸。

    陆轩认为自己还是倾向第二种说法,汤玉抽烟的技术就很差……可是看起来就非常的唯美,像一个迷失了自己的堕落天使,身上带着的尽是各种沧桑和憔悴。

    她不仅仅是美,还美得让人心痛,让人看了就不由心生一股想要冲过去,张开双手好好呵护这个迷失了的堕落天使。

    “呼——”汤玉又深吸了一口烟,再缓缓吐了出来。

    那画面,真是让人看得揪心让人心痛。

    有那么一刹那,陆轩都觉得自己心“啪啦”一下支离破碎了。

    汤玉身上带着的沧桑和疲惫的气息,不仅仅是因为眼前萧少遇到的危机,而是她活了这么多年,经历了各种的形形色色、各种心酸和痛苦,恰巧遇到相似的情节引发共鸣,共同释放出来罢了。

    “你说一个人最怕的是什么?”抽了两口烟后,汤玉眼神有些迷离的看了陆轩一眼,轻轻地开口询问道。

    “如果七情六欲都没有问题的话,那就是怕死吧!”陆轩回答道。

    “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呢?”汤玉仍旧保持着这副醉眼迷离的姿态,轻轻地开口询问道。

    陆轩揉了揉鼻子,毫不犹豫说:“生不如死。”

    “比生不如死更可怕的事情呢?”汤玉在问。

    “这个……”陆轩挠了挠脑袋,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不知道吧?”汤玉收回了那个眼神迷离的目光,又深吸了一口烟,说:“我觉得比生不如死更可怕的就事,你明明怕死,却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你有能力躲开,可是你却不愿意躲开,然后命运之神也不会那么快让你死,而是让你游离在生与死的边缘,内心不断做着逃开还是等死的选择……最后,连自己怎么死掉都搞不懂。”

    “额……”陆轩觉得这个答案真奇葩,完全想不明白汤玉为什么会这么解释,不过他也明白,千万不能和心情不好的女人讲道理,边说:“说得挺在理的。”

    “那你说萧大少和萧二少,两个人最怕的是什么?”汤玉再次抽了一口烟,可能吐出来的力气有些猛烈,烟雾直接喷到陆轩脸上了。

    “这还用说,他们都知道自己有希望继承未来家主之外,最怕的肯定是同室操戈,两兄弟最后只有一个人活下来,谁都不希望倒下的那个人是自己。”陆轩微微一笑,随口回答道。

    “比同根相煎更可怕的事情是什么?”汤玉再次问道。

    陆轩无语了,这不是和汤玉抽烟之前抛出来一句两兄弟翻脸动手的疑问句一样吗?

    无奈他只能摇了摇头,答:“不知道。”

    “笨。”汤玉翻了记白眼,抽了一口烟后直接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边吐出烟雾边开口说:“我之前不是问过你生与死的问题吗?那比两兄弟动手翻脸更可怕的事情,不就是不用翻脸就能把对方干掉吗?”

    “真是醉了。”听了汤玉的解释以后,陆轩在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也知道千万别和女人讲道德和纠正一个无关紧要问题的对错,只能点了点头答:“好吧,看来还真是有点笨了。”

    不过陆轩还是知道汤玉大致透露出来的信息了,一针见血点出道:“你是说现在萧少和二少两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表面哥俩好背地使阴谋诡计拼命想整死对方?甚至是,现在哥俩不仅仅表面上好,背地里面也安安静静,手底下的马仔小弟也没有摩擦了,大家各自相安无事?”

    “对,就是这样!”汤玉点了点头确定的回答道,接着又从桌子上的烟盒里面掏出了一根烟,潇洒的给自己点上。

    陆轩见她第一根烟头都还没有完全熄灭,又点了第二根,原本想说的最后还是算了。

    烟伤肺患癌或许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对于烟民来说那就是精神粮食,对于心情不好难过者来说,那可是最好的治愈药物。

    “这都行?”陆轩疑惑了,这两兄弟私底下不弄点玩意出来的话,怎么可能彼此压制对方呢?

    “还记得咱珠宝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吧?当时你为我们以极低的本钱,创造出了数百倍利润,直接让萧少让家里老一辈人刮目相看,支持人数和势头直逼二少,让他做不住想办法打压我们珠宝公司,所以就有了后面义帮被人当枪使用,挨我们打灭的事。”汤玉扬起脑袋询问道。

    陆轩点了点,答:“当时查到某位异省的漂移王者头目廖学良身上去,萧少就终止了继续让我们查下去。其实,那廖学良也是受了二少的指使,故意怂恿义帮来帮和我们作对的吧?”

    陆轩当时早就猜到了,萧杰叫终止继续查下去的时候,他心里就更加肯定了。也知道那是家族内部事情,自己这个外人不好知道,同样也不想掺合,就识趣作罢。

    除了那些陆轩大致也猜出来,那一次表面上萧少的漂移王者赢了,敢以蚂蚁挑战大象的义帮团灭,绝对是死得惨到不能再惨的输家。

    可是稍微知点内情的人都知道,赢的是萧二少,他不用动手自己一个手下的情况下,利用廖学良怂恿义帮,让那群傻瓜兴奋得嗷嗷叫去砸了陆轩的公司,还想抢了从原石大会上淘来的几块大宝贝。

    义帮死是死了,可是打击萧少的气焰目的达到了,萧二少才是幕后最大的赢家。

    萧杰不让陆轩继续查,一是因为他是外人,二是弟弟靠智取赢,暴力打过去根本没啥意思,只会给人家发难的借口。

    可陆轩想不明白的是,借别人刀杀人也相当于两帮人手底下的小弟起了矛盾,与不用动手就能弄死对方,还是有些差别吧?

    “我知道其实你早就猜到是二少干的了。”汤玉笑了笑,似乎看出陆轩心里的疑惑似地,继续开口解释说:“二少耍了小诡计借刀杀人不符合不动手就逼死对方,而萧少却在你帮助下经济效益大增,直接俘获老一辈大票支持,这就是不用动手也能逼死对方。”

    “你是说二少也找到好项目了,收益不比我们珠宝公司差,然后支持率上升,甚至让萧少头号顺位岌岌可危的地步?”陆轩总算搞明白汤玉想说什么了,直接将她潜在要表述的问题,率先解释出来。

    “是的。”汤玉没有掩饰直接点了点头说道。

    大概了解意图后,陆轩也懒得问二少弄什么生意比珠宝还暴利,便说:“你这次来找我,是不是想让我抽出点时间,帮你们去原石产地弄一点高品质的石头,咱们再次把业绩和收益冲一冲,直接压过二少的新项目,稳住萧少的地位?”

    “扑哧——”听了陆轩的话汤玉忍不住突然笑了一下,一口浓烟喷到陆轩的脸上,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怎么,我说得不对?”陆轩皱起了眉头,满是好奇地疑声询问道。

    “对对对,假如你能抽出时间我们一起去缅甸原石产地挑一些精品石头回来,一次性买个二三十亿,全部拿回来加工卖得几千亿,那比萧家总资产都多,那根本不用选了,家主铁钉是萧少的,他哪怕出来自立一个家族都行。”汤玉笑呵呵的说道,有点开玩笑的成分在里面。

    “做梦吧你,就算你有这雄心壮志,我运气也一直延续,一次性以极小代价收购二三十亿的大量石头,光是在石头堆里不断翻来翻去挑选,都得需要好几个月甚至上年的时间。”陆轩白了汤玉一眼说道。

    “所以,当然不能指望你去买石头救场了。”汤玉笑着说道。

    陆轩听得更加疑惑了,完全搞不明白叫自己过来的真正用意了,于是说:“那你这次找我过来,是有什么特别指示的吗?或者萧少那边有什么计划?”

    “萧少不在宁海,他之前打听过你,知道你离开宁海去了盛京城,还重回部队选拔职务就知道你暂时帮不上忙了。我知道你回了宁海也没有来得及报告的,就擅做主张跑过来找你了。”汤玉大大方方承认说。

    “你想让我做什么?”陆轩通过之前汤玉大量描述和铺垫,知道她即将求自己办的事情肯定不一般,但还是架不住好奇心询问了起来。

    “我想让你帮我干掉萧二少,这个忙你愿意帮不?”汤玉那如宝石般明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陆轩,表情严肃丝毫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说道。

    “正经点,到底想干什么?”陆轩当然不相信汤玉这种鬼话,神色凝重的再次催促道。

    不说刚才汤玉那句话是真是假,哪怕是真的,以她这么聪明的女孩子也会知道陆轩一定开口拒绝的,自然不会再开口废话。

    赫赫有名的死神雇佣兵,以凶狠固执不死不休闻名全球,这么牛叉的组织都被萧少一个还不是家主的人一句话摆平了,真实的萧家有多么强大,那还用想吗?

    哪怕派出高手去对战,灭掉一个死神雇佣兵也像军事演习般简单,没准私底下演习都比这个有难度多了。

    那么厉害的一个家族,别说二少还是有能力和大少竞争的优秀宁轻一辈,哪怕他和唐明锐唐伯虎这坑货一样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也不是陆轩能动得了的。

    陆轩杀死二少不是问题,杀死他们家族任何一个人,哪怕他实力不是很强大,但是论暗杀的手段还是有一大堆的。

    关键是,杀了人以后谁负责啊?

    俗话说打狗看主人,就算是萧家一个开门狗被人弄死了,也等于打了他们家族的脸蛋,打狗的那个人必须死,更别说杀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萧杰和二少两人中间,到最后肯定会有一个死掉的,动手的必须是他们两个人中的一个。

    这叫内斗,哪怕家族里每个心里都知道,可是赢了就是新一代家主,谁特么有病去发难家主?

    死掉那个人哪怕生前支持率很高,一大批老人看中,可是死了以后就什么都不是了。

    外人敢动手杀死他们家族的人,那就是死路一条。哪怕赢方的手下干掉对方头目,本来是立功一件的好事,到最后却还是难逃一死。

    因为,赢的一方老大肯定会干掉那个立功的手下,以为自己兄弟报仇的名义,给家里那些还记仇的老一辈一棍恩交代。

    陆轩要是敢答应汤玉这个要求真的傻乎乎去杀了萧二少,顺利帮助大少登顶,那么等待他的就是大少亲手灭杀。

    二少怎么说都是大少的弟弟,为了顺理成章没有任何一点反对声出现,所以陆轩必须死……当然作为功臣的他,家人肯定不会被亏待,彻底改变他们后半生的命运。

    巨大利益面前,什么兄弟都会成为狗屁!

    陆轩可以杀死萧二少,但绝对不是让汤玉这个大活人来向自己传递信息而留下口风和人证。

    他要杀,绝对会没有一个人提醒和传话自己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灭掉萧二少,让全世界都不知道是自己做的。

    更安全一点就是当汤玉提起萧二少这个名字,哪怕心里知道是谁和猜想出两兄弟内斗,也不要说出来就当做不知道。

    这样,才是最安全的保身办法。

    陆轩念在最为难的时候汤玉拉了自己一把,萧少也帮了点忙才愿意听故事的,不然这种掉脑袋的事情那个外人愿意掺合啊?

    他觉得自己真是个大好人活雷锋,每当想在世上找到一个像自己这么好的人时,总会拿起镜子看一看。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