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愿赌服输

    人世间最绝望的事,便是明知坏事将近,却又无能为力。

    散会之后四家参股公司想方设法的要阻止沈崇,用出了常规商业领域内能想到的一切办法。

    他们一方面对外披露会议记录,力图打压石锤科技的价值,哪怕短期内看来是自己的投资受损,但若是考虑到长期,只要能让沈崇因为估值下滑舍不得作死,总能赚回来。

    另外,巨头门又同时发挥各自的影响力,联络多家银行与评估公司,试图全方位无死角的掐断沈崇可能的资金来源。

    他们差点就成功了。

    几天之内,方拾月以石锤科技总经理的身份接连打出去N个电话,面谈了N家银行与投行之后,都空手而归。

    这遭遇堪称处处碰壁,相当让人绝望。

    但没人胆敢放松警惕,因为还有另一个庞然大物不曾有所动作。

    正是升林集团!

    果不其然,伴随着一纸通告,升林集团强势介入,宣布接受以质押石锤科技35%股权为代价的贷款要求,向沈崇个人放贷百亿。

    四家控股方觉得,这简直是疯了。

    为了钱,沈崇完全丧失理性。

    倒没人觉得升林集团在烧钱,哪怕沈崇把这百亿点一把火烧了,只要有这35%的股权在手,升林集团稳赚不赔。

    他们不理解的是沈崇为什么会为了钱做出这种牺牲,明明之前他把控股比卡得那么死,现在竟如此轻易的让出可以债转股的股权!

    就算你未婚妻是升林集团的下代掌门人,你也不能这样搞吧!

    亲兄弟明算账,生意是生意,家庭是家庭,你这也太差别对待了!

    他们还是在按照普通人的思路去考虑沈崇这奇葩的一家三口。

    但很显然他们想错了这家人,或者说理解错误了沈崇与林知书这两个关键人物的金钱观。

    他们也没猜到沈崇的真正打算。

    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百亿,升林集团肯定能最终从他们身上找回来。

    在沈崇借到钱的第二天,四家控股公司又几乎同时收到石锤科技发来的函件。

    好了,现在沈崇要求公司以350亿的估值,他个人重新注资,问那四家公司要不要跟投。

    如果不投,那么好,四家控股公司的控股比将会按比例下调。

    这简直让人崩溃。

    当初我们入股时,你的估值是300亿,我们共计投资80亿,那么新的估值不说上浮,至少得有380亿吧?

    我们要入股了,你就往死里抬价。

    你自己借到钱要注资了,张口就往下调成350亿是几个意思?

    你当我们是二傻子么?

    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其实生意场上很多东西,真没局外人脑子里想象中的那样高端,与办家家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无非就是买低卖高,仅此而已。

    这比起泼妇骂街,大约就是规模更大,参与的人更多,输掉的一方亏得更痛而已。

    比如沈崇要求下调估值的借口与理由就相当令人无语。

    “由于企业领导人性情乖戾,极不稳定,且企业经营出现重大决策错误,该企业盈利能力下降,价值预期下调。”

    这份企业通报就那样堂而皇之恬不知耻的挂在了石锤科技的官方网站上,持续不断的给这家公司造成负面影响。

    四家控股方真是话都说不出口。

    你也知道自己性格乖戾不靠谱啊!

    你也知道你那是重大决策错误啊!

    你到底从哪里借来的勇气把自己的失误挂在网上,然后还以此为借口来反压自己的市值?

    我们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但是,骂归骂,他们还真拿沈崇没办法。

    前日之因,今日之果。

    他们削尖脑袋都想在石锤科技里插一脚,甚至为此放着巨额授权费不要,不惜对簿公堂,最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他们求仁得仁。

    沈崇不是没警告过他们,甚至他一开始并未像现在这样惦记着别人口袋里的钱。

    事情走到今天,有许多机缘巧合的原因。

    这看起来很荒诞,他自己只不过做了些不可理喻的决定,但这件事本身却又符合商业规律。

    只不过这件事发展的速度太快,远比普通的商业进程更快,仿佛是把几年狠狠压缩在了两三个月内。

    经过一天紧锣密鼓的会议磋商,四家公司最终决定跟投。

    哪怕明知道这是个坑,他们也打算跳,绝不能让沈崇进一步压缩股比。

    按照华国证监会的规矩,一旦他们的控股比被压缩到5%以下,那连财务知情权都没有了。

    最终五方磋商结果如下,沈崇个人拆贷后注资82.68亿,四家参股公司按比例共计跟投17.32亿。

    注资后各方总股比不变,公司估值上浮值500亿。

    当然,四家公司并非完全的坐以待毙,而是悄然试图联络上升林集团,想用溢价至120亿的价位,买到升林集团持有的可转换债券,但他们毫无疑问惨遭拒绝。

    几天后,几家公司再次签约,这件事情便如此定下,接下来只剩推进。

    “我说你也真是不嫌累,又何必这样折腾呢,如果我是你,就安安心心的经营现在这家公司,你现在已经上路了,如果给你足够的时间,说不定你能的财富能再往上爬一个台阶。”

    林知书坐在酒店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百无聊赖的与沈崇打着电话。

    在她面前的电视机里,正显示着欣欣在封吹雪的指导下读拼音的画面。

    至于沈崇本人,这会儿则还在公司里等着钱到账。

    沈崇叹口气,他自己也挺惆怅。

    还是那句老话,越有钱,便越能感受到自己的贫穷。

    他曾为几千万而感到震撼,但不曾想短短不足一年过去,却已经看着几百亿的价值而心如止水了。

    他都佩服自己的大心脏。

    可能是这钱来去太快,他缺乏对财富的完整认知。

    更有可能是他这颗心天生比一般人结构不一样,穷时我能开心,富时我也淡定。

    “我还是那句话,钱财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多的钱放在账户里,到头来也只是个虚无缥缈的数字。只有把钱花了出去,花在刀口上,这钱才能从废纸变成真金白银!”

    林知书先沉默一阵,然后冷不丁的问道:“你到底从展曜科技买了什么东西?”

    “不给你说,你也别胡乱打听。”

    沈崇强行掐断她的好奇心。

    林知书眉头拧得死死的。

    她真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她已经找人查过,但却一无所获。

    与过去很多次暗中查探一样,那展曜科技明明是个庞然大物,山峰般伫立在那里,可一旦旁人凑近了仔细看,却又毫无所得。

    她都难以理解。

    在这家公司面前,自己引以为仰仗的身份地位与财富,竟都像一纸空谈,这甚至让她感到惶恐。

    她派出去再多人,拜托再多的关系,都没用。

    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掐断了自己的耳目,让自己无法得窥展曜科技内部哪怕丝毫端倪。

    她的掌控欲极强,很不喜欢这种某件事物完全在自己了解外的感觉。

    所以她才忍不住的想从沈崇口中曲线救国,旁敲侧击的打听。

    没想到,别人查不出东西也就罢了,她在沈崇这儿竟也吃瘪。

    她生气了。

    你说要借钱,我百亿都眼皮不眨的借给你,找你问点事,你竟还是闭口不言?

    “沈崇,你不觉得你有点过分吗?你用我的钱去买了东西,连究竟是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以前,她绝不会在沈崇面前强调“你用我的钱”这种话。

    那时候大家相互不了解,没有感情基础,林知书知道他要面子,脸皮薄,说这种话只会让他反感与抗拒,会无形中拉远两人的距离。

    但伴随着二人定下婚期,口头基本谈妥,达成君子协定之后,林知书觉得两颗心相互间的距离近了,很多以前不能说的话,现在却已无伤大雅。

    沈哥果然没生气,只打着哈哈王顾左右而言他,“理解万岁嘛,反正肯定有用,肯定是为了你和欣欣好嘛。”

    林知书嘟起嘴来,“不行!你必须告诉我!呃,我可没威胁你啊,就算你不说我一样借给你,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嘛,你说一下嘛。”

    沈崇被她这一顿强行卖萌刺激得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他是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遑论对面还是个恐怖的雌虎仿佛正在摇尾撒娇,简直膈应得没办法形容。

    “别!别这样!”

    “不嘛不嘛,我就要这样。我能感觉得出来你买的东西很重要,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知道啊,你是要折磨死我吗?以前你那么能耐,穷得没饭吃都不肯拿我一分钱,这次你连百亿都舍得开口借,你觉得我会不好奇?”

    林知书继续添油加醋,顺便偷偷看了眼蒋玉的房间,很好,蒋姐应该已经睡着了。

    “听哥哥一句劝,不该你问的,真别问。”

    沈崇可是个有原则的好少年,尽管对手来势汹汹,他还是不松口。

    “那你可别怪我翻脸无情了,都是你逼我的。”

    “你要干嘛?”

    “我把债券卖给那四家公司!”

    沈哥瞪眼,“我去!这样我把钱花光之后,他们控股得超过百分之五十!而且这还是有投票权的35%抵押股份!”

    “怎么样,怕了吧?你不能耐吗?你不在我面前装吗?知道厉害了?以后听话点,对债权人尊重一点,不然分分钟坑死你没商量。”

    沈崇苦着一张脸,他真没算到这一茬。

    “我……”

    “你说不说!”

    “别让我为难,真的。我好难受。”

    见这样都不能让他屈服,林知书真是无语凝噎。

    服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火中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