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走了走了

    我叫吕啸粱。

    我来自吕梁山。

    我是一条狗。

    中华田园犬。

    很多人都觉得我怂。

    其实我一点也不怂。

    我有我的狗生信条。

    我肯定不是最强大的妖怪。

    但我肯定是最忠诚的田园犬。

    很高兴我能拥有智慧。

    哪怕只有短短的两三年。

    很高兴在我短暂的真正的狗生里能认识老大。

    谢谢老大让我这一年过得很开心。

    我此生无憾。

    所以……

    王五的目标是我。

    我不会害了嫂子,更不会害了欣欣。

    老大,我得走了。

    在沈崇面前梁仔显得很蠢很瓜,那是因为与沈崇靠着无敌记忆开挂展现出来的智商相比,梁仔这智商测验评分一百的确不够看。

    但其实它一点都不瓜,相反,它很聪明,情商完爆沈崇,也远胜不少人。

    在看到王五那瞬间,危险的直觉让它迅速想起很多事。

    还记得第一次与王五碰面时,这人当时便对自己垂涎欲滴。

    他明明在逃命,甚至都愿意耽搁时间企图掳走自己。

    当时老大虚张声势再加上援兵来得很快吓走王五,狗子已经意识到自己对王五可能有些特别的吸引力。

    第二次与王五打交道,应该是那次自己力主参加的围剿活动,还是老大虚张声势吓走了他。

    但这次老大不在。

    前几天在公交车上闻到的那味道,也是他。

    王五的确盯上自己了。

    今天这反常的堵车,也是他的手笔。

    他如此大费周章,肯定有备而来。

    他甚至连嫂子的保镖都考虑到了。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

    我必须马上离开,否则一旦王五动手,嫂子和小主子极难幸免。

    她们是普通人,我是妖!

    我再弱,也是妖!

    梁仔轻轻把爪子搭到车窗按钮上,电驱动声音沙沙作响,林知书与欣欣反应过来时,狗子已把车窗开了大半。

    欣欣满脸惊奇的叫着,“妈妈你快看!梁仔开窗户了哎!”

    林知书正想吩咐前面的蒋玉赶紧锁上车玻璃,梁仔却突然从椅子上纵身一跃,半边身子搭上车窗,屁股狠甩,略显狼狈的钻出玻璃。

    它双脚在玻璃上再发力一弹,纵身跃起扑向路沿旁的灌木丛。

    半空中,梁仔微微回头,正见着欣欣扑向窗边满脸紧张的看着自己。

    嫂子则从后面一手抱住欣欣,另一手急匆匆的摸出对讲机打算通知后面的保镖。

    梁仔回头往前,狠狠扎进灌木丛,沿着蜀都三环外的田野搏命狂奔而走。

    于此同时,它已经按照沈崇的吩咐按下救援呼叫器的按钮。

    它最好的选择当然是重新杀回市区直奔展曜大厦而去,但他没机会。

    王五的人肯定不只那一个车,他们也在三环里侧,只有往外逃!

    刹那之后,车流中王五那台pv短暂停顿。

    易容改面但却依然被梁仔认出的王五带着三人窜下车,在车流中穿梭而过,直追梁仔逃走的方向。

    与此同时,堵车的车流中另外还有四辆分布在各处的车门打开,一个个面色或青或红,又或满脸长毛的彪形大汉弃车而走。

    堵在最前方正在处理交通事故的几人,同时纷纷色变。

    大货车司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押货员却只与他招呼一声,随后扭头就跑向三环外。

    李鸿牧等几人反应也是极快,只在每辆车上留了个驾驶员,李鸿牧带着五人从后方狂奔往前,正与王五这三人擦肩而过。

    李鸿牧警兆顿生,拧眉怒瞪双目直视而去。

    王五则同样满脸惊骇的回头看李鸿牧等人一眼,紧张得浑身汗毛倒竖。

    不愧是能在斩妖重点通缉令下依旧能混得如鱼得水的老江湖,王五心中虽惊,但却面不改色,扭头跨过三环路围栏,追向梁仔逃遁的方向。

    他同时低声对着嘴边的便携式通讯设备低喝出声,“快走!快,此地不宜久留!”

    这边李鸿牧终于冲到路边,林知书已经拗不过欣欣带着人下车站在路边。

    欣欣哇啦哇啦叫着想往路边跑,但却被林知书死死拽着,“梁仔跑了!怎么办啊!妈妈快叫人去把梁仔带回来!”

    四周车水马龙人群混杂,林知书哪敢让她乱跑。

    “林总出什么事了?”

    李鸿牧带人快步走到近前,林知书指向远处说道“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沈崇那条狗刚才突然把车窗打开跳车走了。你们快去找一下。”

    李鸿牧眉头微皱,“这怎么可能!那条狗……等等……不好!林总你快上车!”

    李鸿牧赶紧一声令下,大手连挥,示意另外两名保镖将车团团围住,随后他带着另一人跟着王五的方向而去。

    气势勃发之下,李鸿牧两人竟一步数米,哪还似平时那副普通退伍兵的模样。

    林知书对自己这保镖的专业水平素来信任,见他如临大敌也不敢带着欣欣犯险,重新上车之后稍微冷静一下猛想起得给沈崇打电话。

    其实已经无须她通知了,这边还在基地里的沈崇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往外冲,他手机上正是代表梁仔的绿点正飞快移动。

    他冲到大厅随便抓住一人,正想说什么,那头作战指挥部却已经临时发起警报。

    基地大厅顶端的大荧幕上同步出现梁仔逃窜的行动路线,大厅里众人顿时怒意勃发。

    “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来蜀都地界!”

    “贼胆包天!让我上!”

    大厅中再传来作战指挥部长宋远航的声音,“请各位同事安静,第二大队大队长神威与第三大队长断流已经出发,对方系重点通缉名单人员,夜狼组织头目王五,疑似地级。报警人员系吕啸粱同志。敌人实力较强,其余人等不得擅自干预。”

    一听对方竟是地级歹徒,大厅里众人果真安分许多。

    没办法,一寸境界一寸强,地级邪道手段诡异莫测,实力高强,玄级战力在其面前恐怕根本不是一合之敌,人去得再多也是徒增伤亡。

    西南分部干脆利落的派出两名大队长,目的就是不让其他人参与。

    沈崇却急了,怎么没有第一大队长艾霓露!

    神威是地级蝴蝶化妖,断流则是一名以操控水流能力见长的灵能者,根本不能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

    可惜他没时间多问,而是径直去了停车场,跨坐上自己的赛摩,同时用蓝牙耳机拨通陈标电话。

    陈标说道“艾霓露大队长上次执行任务受了重伤,如今还在康复中。”

    “什么!有这种事?”

    陈标叹口气,“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上次行动我和八哥也有参与,艾队长一人独斗三名地级邪道,其中一名地级二品,两名与她同级的地级三品。她杀二人,重创一人,负伤在所难免。”

    “行,我知道了。”

    听见摩托车声,陈标急道,“你要做什么?你别乱来啊!”

    沈崇却已经呼啸冲出基地,“能做什么?我女儿和老婆刚和梁仔在一起。梁仔发出求援信号,我能做什么?”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其实只在短短几十秒时间之内。

    他刚冲上大街,刚挂断给陈标的电话,林知书便又打了进来。

    “欣欣没事吧?你没事吧?现在是什么情况?”

    林知书焦虑的看向远处,李鸿牧和另一人的身影才刚消失,“刚才你狗突然跳车了,我都不知道究竟什么状况。”

    沈崇心头了然,却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他知道肯定是梁仔先发现王五的踪迹,为了不连累林知书与欣欣,选择跳车独自逃命。

    他略有庆幸,但却更加揪心。

    “孩子妈你放心,没事。你先带欣欣赶紧回家,我这边已经出发了。我去找梁仔,它身上有我的定位器,我知道它在哪里。”

    林知书脑子里一片茫然,她都不理解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只是沈崇的狗跑了,他本人却如此紧张,李鸿牧这个素来稳健的保镖更如临大敌。

    她极其讨厌这种状况不在自己理解中的状态。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孩子妈不甘心的问道。

    沈崇叹口气,“我和你解释不清楚,不过你必须赶紧回家!”

    “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现在没人找我们麻烦,保镖们也在旁边。”

    “那就好。”

    就在此时,原本在车外警戒的其中一名保镖却要上车,示意蒋玉挪去副驾驶,“林总,刚才李哥通知我们先行把你和欣欣小姐送回家去。”

    林知书无奈点头,“好吧。”

    听到那边的动向,沈崇略感宽心,同时车身倾斜拐个弯儿,继续呼啸往前。

    欣欣扑到林知书旁边,对着电话大声喊道“爸爸你答应我,一定要把梁仔带回家啊!”

    “好!”

    黄昏中,落日下,马达轰鸣,风驰电掣。

    亚马逊fas赛摩爆发出最大的排量,以一百六十公里的速度穿梭在蜀都市区,惊起路边痛骂声无数,限速摄像头狂闪。

    沈崇顾不得那些了。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盔,盖上盖板,内心处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事情已经发生,王五已经出现,再去无谓的自责毫无意义。

    他甚至能想象得出来梁仔决定跳车时是如何的决绝。

    以傻狗的实力,面对疑似地级的王五追击根本毫无反抗之力,连逃走也是奢望。

    但它却选择了孤身上路。

    以自己如今区区黄级一品的实力,哪怕配合上摩托后备箱里的全副武装,面对王五,逃生的几率或许也不足5。

    但梁仔因我妻女而逃,我又岂能不救!

    他不知道神威与断流两位大队长选择了何种交通工具,能不能先于自己到达,他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干坐在那里什么事也不做。

    人生难得几回搏,有时候哪怕明知道不可战胜,也一定要有所选择。

    就在此时,他耳朵里的蓝牙耳机突然响起一段电子音。

    这是梁仔利用骨传导耳机录制的信息,这段信息来自他当初所做,让梁仔代笔写情话的app自动同步。

    翻过几次车后,沈崇又给这app增加了一个自动播放功能,是为了方便每次发送出去之前自己审核。

    “老大,我走了。我死定了,但我不后悔。谢谢你在我短暂的狗生里给我这么多有趣的回忆。我觉得自己是人。人比动物多很多苦恼,但苦恼也挺有趣。我吕啸粱,没丢中华田园犬的脸!走了走了。别来救我,你打不过王五。别来。”。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火中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