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炽烈如火心如铁

    当沈崇抵达梁仔逃生的路边时,已是二十余分钟后。

    让他分外无奈的是梁仔的救援呼叫器信号已经中断,手机定位的信号源也变为静止不再移动。

    这表示狗子不但轻易被俘,并且还被夺走定位器。

    这当然是坏消息,但也在情理之中。

    某种意义上这却又是好消息,至少证明对方没有当场宰掉狗子,而是要把它带走。

    王五如此大费周章,不可能只是为了简简单单杀一个在斩妖中都排不上号的黄一品侦察兵。

    梁仔天赋能力算不错,但实力根本不能对王五构成太大威胁。

    王五潜伏靠近蜀都,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虽不知道梁仔对他的吸引力到底在哪点,但王五的目的必定是活捉。

    只要没死,就还有救!

    此时前方道路已经恢复畅通,林知母女俩即将抵达润雅苑。

    在与沈崇报平安时,林知还告诉了他另一件事,她的保镖李鸿牧也带人追了出去,不过现在已经空手而归。

    对方太过狡猾,早已准备周全逃生路线。

    一部分人换乘公共交通设施混入人群,还有部分人坐进暗中备好的交通工具混入车流。

    还有部分人背上背包骑上共享单车混进蜀都人流,或许又从别的什么渠道,譬如长途大巴又或是低速火车。

    对方有备而来,既会化妆易容,又会除味,只要脱离追击视线,有一万种办法化整为零悄悄离开。

    沈崇之前对李鸿牧这些保镖压根没抱任何期望,倒没想到李哥的头竟如此铁。

    他有些感动,却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小心让李哥他们犯险了。

    王五实力上限未知,但他的小弟和手下怎么都得是灵能者与妖怪。

    真交手起来,李哥等人怕是凶多吉少。

    “嗯,李哥他们没事就好。最近这段时间我可能暂时不在家,你和欣欣注意安全,不要随便离开别墅区。如果非得出门,也别去人烟稀少的地方。”

    沈崇吩咐道。

    林知嗯了声,随后道:“你去做什么?如果想找狗的话,你可以挂悬赏啊,你该不会打算自己闷头去找吧?”

    沈崇没办法和她解释,“没事,我有办法。”

    “李鸿牧刚才与我说,建议你别去找了。”

    沈崇笑笑,心想李哥一保镖懂什么,“嗯,多谢他好意。我挂电话了。”

    挂电话后,他在旁人惊骇的目光中扛起摩托走下坡,一步一个脚印的顺着斜坡往前走出去二十来米,再把车放到乡间小道上,继续往救援呼叫器最后失去信号的地方而去。

    约莫十几分钟后,沈崇穿越一片树林,然后在地上找到了被踩成碎片的呼叫器,以及被像扔垃圾一样扔在路边的功能犬马甲,里面有梁仔的手机。

    抬眼望去,前方是个车水马龙的道路交汇处,十字路口上时不时有车流穿梭而过。

    他习惯性的挥手道:“梁仔你闻一下呃唉!”

    他要救的就是狗子,哪还有谁能给他当侦察兵。

    这次真只能靠自己了。

    沈崇在原地靠着摩托车盘腿坐下,摸出手机,调出天网权限,再又远程操控家里的个人服务器调阅斩妖信息系统关联的天网资源,设定诸多模糊化搜索条件,开始扫描。

    他知道这多半是徒劳。

    王五既然敢靠近蜀都,就不可能犯这种低级失误暴露在天网之中。

    他只是不做点什么心里实在不甘。

    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一天过去,就没了!

    约莫几分钟后,远处并肩走来两人。

    其中一人是个身材高挑的短发女子,身着五彩斑斓的长裙,这位是名为神威的蝴蝶化妖大队长。

    另一人则是个小个中年男子,面容清冷,颇有艺术家气息的披肩长发在脑后如水波流淌。

    这位是第三大队长断流。

    沈崇抬头看着两人,“两位,你们来得怕是有点慢了。”

    神威略显尴尬,“抱歉,蝴蝶飞行速度的确不够快。”

    断流的手指上连着一缕水,这缕水渗入地面,“既然来了,我们在附近巡视一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沈崇你是原地待命还是基地?”

    沈崇又低下头去仔细检查手机上共享出来的天网画面,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去做什么?”

    断流道:“你比吕啸粱重要很多”

    沈崇打断他,“多谢断流队长好意,但我相信如果你的队友身处险境,你定不会甘心藏在基地里漫无目的的等待,对吧?”

    断流耸肩,“这倒也是,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事及时求援。”

    约莫半小时后,断流与神威二人尽皆空手而归。

    沈崇自己又拿着手机在这附近走了好些圈,竟丝毫微量信息都没能捕捉到,连直觉都未能触发。

    他只能隐约感觉得出王五几人分别逃亡的方向,但不知究竟是谁背着被制服的梁仔。

    神威大姐略感歉意的说道:“沈崇,我们得去了。这次救援行动必须暂且搁置。”

    沈崇急道:“这怎么行!现在连头绪都没理出来!”

    断流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就是因为没头绪,我们才必须离开。我们不可能为了个黄级一品的编外人员长期陷在一个任务里。”

    手机上已经弹出分析结果,依然一无所获,沈崇摆手道,“那行吧,您二位先,我再自己想办法。”

    “这可由不得你。”

    断流扭头对神威使了个眼色。

    神威无奈苦笑,张开五指对着沈崇轻轻一扬,星星点点般的荧光粉末向他飘来。

    沈崇正想怒喝,却被这飘散的粉末拂过脸庞,顷刻间便失去意识,倒是没倒下,而是目光茫然的站在原地。

    神威大姐对沈崇说道:“骑车载我基地。”

    沈崇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的往走去,重新跨坐在摩托车上。

    神威大姐在他背后坐下,双手轻轻搂住他腰间,头对断流道:“兵分两路吧,你再顺着河道查探一阵,省得他等会醒来说我们二人不尽心。我将他带去。”

    断流点头,转身便走。

    这边沈崇如行尸走肉般发动摩托往驶去。

    神威将脑袋搭在他肩上,在他耳畔轻声说道:“你可别怪我们。我们也曾经失去过队友,当然理解你的心情。我们也想帮你,但每一个为非作歹的地级邪道已是重大灾害,就如天灾。有些事不是光靠一腔热血便能解决,节哀顺变吧。你已经证明了你的价值,吕啸粱的能力还算不错,但它终究只是你的附属品。斩妖不能因小失大,我们背负的责任让我们必须接受适当的牺牲。”

    她也不管此时的沈崇究竟能否听进去。

    她并不在乎。

    她这一招地级二品境界的蝴蝶幻梦可以完全夺取沈崇对身体的控制权。

    但沈崇的心灵依然保持自由,能听得见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只是肯定无力反抗。

    因为,她是神化型的庄周梦中蝶!

    以极快的速度,摩托驶过蜀都三环高架桥,感受着赛摩风驰电掣,神威将手轻轻搂住沈崇的腰,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次自己和断流把人给得罪深了,但以他的智慧,应该能明白我们的良苦用心。

    只是现实太残酷,他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冷静下来。

    这必然会导致他与斩妖之间的裂痕。

    但他为人正直,与斩妖的宗旨并不违背,他迟早能

    突然,前方的沈崇猛的一捏刹车!

    摩托后轮在地面发出刺耳难听的嘎吱声,以极快的速度甩动车尾,调转车头!

    神威并没搂得多紧,仓促间整个人被甩得腾空而起,正好飞出蜀都跨三环高架桥!

    突遭变故,为免落下高架,神威背后倏忽间张开两扇散发出莹莹精光的宽大翅膀,在这夜空下格外显眼!

    周围路过的车流被这半空中飞着个人,还张开巨大蝴蝶翅膀的模样惊得连连刹车。

    沈崇却已经轰满油门顺着高架桥重新往三环外疾驰而去,“去你的附属品!梁仔从来就不是我附属品!那特么是我兄弟!”

    夜已深。

    风渐凉。

    瞳中带火。

    血流如沸。

    他咬牙切齿。

    两位大队长不肯全力以赴的救援便罢了,竟还想将我带去!

    我绝不答应!

    可能在你们心中我很重要,梁仔只是根鸿毛。

    但我答应过我女儿,我特么会把它带家!

    我不是斩妖的正式成员,我不用信守你们的处事原则!

    我有我的道理!

    目送那道红色流光迅速在夜灯下远去,在空中扑扇着翅膀的神威苦笑不已。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区区黄一品,居然连我的蝴蝶幻梦都能挣脱!”

    她又落高架上,摸出手机给鹿部长打去电话,“部长,抱歉,属下办事不利,给沈崇逃走了。这里还有些状况,需要保密部派十个二级专员前来善后。”

    “好,我知道了。”

    办公室里,鹿部长把手机一扔,憋了好久,“混蛋!”

    办公室门响起敲门声。

    “进来。”

    陈标略显尴尬的走进来,“鹿部长,不然我们三十三中队和沈崇一起去吧。”

    鹿部长抬眼看他,“你和兔八哥伤势未愈。何况你们即便全盛状态,你有信心对付地级灵能者?你若死了,我们西南分部如何与你宗门交代?”

    陈标面色发苦,“可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沈哥他去送死吧。”

    鹿部长鼻子里哼出一声,“自作孽,不可活。他非要去送死,我能怎么办?来人!把三十三中队所有人暂且关进禁闭室,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离开基地!”

    陈标:“”

    等陈标和门外的兔八哥一行被押走,鹿部长再度叫来一人,“通知上去,发最高警告令,让王五知道如果他敢杀沈崇,上天入地将再无他容身之地。同时通知林家,告诉他们,他们的宝贝女婿送死去了!让林达礼自己想办法!”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火中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