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王五的野心

    “王五你杀我队友!那我就把你这些走狗统统杀光!”

    沈崇言出必行,不再试图靠近夜狼,反过来找上别的玄级四五品,甚至黄级一二品的夜狼成员。

    他杀意已决,更是全力以赴。

    沈崇与王五同为行事小心谨慎之人,但区别是王五喜欢隐藏实力扮猪吃虎,沈崇却信奉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将所有意外掐灭在摇篮中。

    这下可好,他简直是虎入羊群,招招致命,一下一个,绝无幸免。

    王五见沈崇不再找夜狼麻烦,心头却是又松口气,又怒。

    其他人的死活他根本不在意,只在乎自己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这个双天级傀儡,但怒的却又是颜面尽失。

    堂堂七十二地煞洞,竟被沈崇一人杀成了光杆司令!

    罢了,趁此机会走吧。

    看沈崇又往远处追杀扑去,王五做出决定,一扯夜狼衣袖,“走!”

    夜狼虽然不甘,但此时却已无心恋战,“好。”

    二人才刚转过头,背后却劲风大作。

    他们回头看去,虚晃一枪的沈崇却已经折返回来,直扑夜狼!

    王五面露惊骇,来不及将夜狼护在自己身后了!

    他牙关一咬,瞳仁骤然发黑,双眼在顷刻间化作两枚漆黑玉珠。

    一股无形的精神力自王五头顶升腾而起,狠狠刺向沈崇。

    善恶暗示!

    半空里的沈崇陡然顿住,眼神里露出阵阵迷惘。

    他再看向王五时的眼神,却仿佛不是面对敌人,而是自己最亲密的战友。

    王五哈哈大笑,“鹿幽在你身上的审判印记竟失效了!我怕你作甚……什么!”

    王五小心谨慎了一辈子,这大约是唯一的一次大意,却损失惨重。

    半空里沈崇迷惘的眼神只持续了一秒不到,突然在空中打个回旋继续往前突进,右脚凌空以劈柴般的姿势斩击而下!

    “夜狼小心!”

    王五眼睁睁看着沈崇的斩腿带着数十吨力道从天而降,劈在夜狼交叉向天的双臂之上。

    夜狼衣衫炸裂,健壮至极的双臂肌肉暴涨,周身涌起阵阵青光。

    同时它口中发出一声狼啸,“想杀我?做梦!给我滚!”

    沈崇右手搂着梁仔的脑袋放在自己胸口,左手捏拳轰向正回头杀来的王五,右腿却在顷刻间发出嗡嗡巨响。

    这是他的凌云波动拳,但却使在了脚上,比过去正常的波动拳强数十倍,瞬间踢出上千脚,每脚都有数十吨的力道!

    夜狼的双臂应声而断,沈崇这一记斩腿脚背终于正面轰在夜狼面门上。

    同时,沈崇左拳又与王五正对上一记。

    二人齐刷刷爆退飞走,夜狼仰面就倒,脑袋却已碎成齑粉!

    王五心痛难当,顿感切肤之痛。

    他花费数年心血,得罪无数人,冒无数风险,寻遍天涯海角,只为找寻适合的能力,培养出一个双天级上限的神化型啸月天狼。

    如今终于见到曙光,事成之后再隐居起来,假以时日,夜狼可以成为王五手中最为锋利的刀。

    大变将至,那将是个风起云涌的时代。

    到那时候,王五手握双天级上限的啸月天狼,自然能逐鹿天下,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王五图谋甚大,居然才刚成型就被沈崇给宰了!

    数年苦功,百年大计,只因一个疏忽而毁于一瞬,他怎能不气急。

    更让他愤懑的,是自己的善恶暗示竟又一次失效。

    沈崇身上虽没有鹿幽的审判印记,但心里却又藏着神威蝴蝶的蝴蝶幻梦!

    蝴蝶幻梦远不如审判印记那般强硬,但毕竟也是地级神化型能力,不可小觑。

    王五刚才那一记无往不利的善恶暗示,正好扎进了蝴蝶幻梦构建出来的幻境之中,两相抵消,同时崩解,根本没能生效。

    沈崇那副被控制了的样子是装出来的!

    “沈崇你好卑鄙!”

    王五怒火攻心,唾骂出声。

    此时他已经失去往日的淡定。

    正常情况下,哪怕他谋划失败,必定第一时间选择遁走,可现在他还在这里撂狠话,便已经是失了智!

    “我卑鄙你妈!”

    沈崇嘴里应着,却又绕回夜狼身边,左手一把拽起这大汉的无头尸身腾空而走,右手将梁仔的脑袋拼接了上去。

    同时,他震碎自己的喉咙,喷出一大口血,正喷在梁仔的脑袋与夜狼的脖颈接缝处!

    “你还想救活你的狗?休想!”

    王五暴怒之下右脚重重踏地,山林中传出巨响,偌大的森林中刹那间四面八方鬼哭狼嚎声渐起。

    他指着沈崇,大喝出声,“天不生!”

    正在空中疾飞而走的沈崇顿觉自己陷入泥潭,这天与地之间万事万物都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就连空气都是敌人,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

    精神系地级灵能者王五终于豁出全力。

    沈崇在空中寸进不得,只好落回地面,刚落地背后又传来王五的冷喝,“地不养!”

    沈崇的落足之处骤然变得如同泥泞。

    他再想抬脚,双足却像是被死死捆住。

    他低头看去,泥土正以极快的速度顺着他双足往上涌,如同水泥封塑将他牢牢困锁,并且还在向上急速蔓延,眨眼间便没过他的膝盖!

    地级强者果真不能轻视,手段层出,招招致命。

    王五抬步往沈崇的方向步步进逼而去,双手合十,掌心上涌出一把如同血浆浇筑而成,吞吐着红光的血刀。

    “接我灭善一刀!成为我的傀儡吧!”

    就在此时,远处乍然亮起白光,王五浑身汗毛倒竖,动作为之一顿,回头看去。

    远处天边山脉后乍然升起一轮白日,以恰如闪电般的速度疾飞而来。

    明明此时尚在深夜,但这轮白日却将漫山遍野照得明亮如白昼。

    方圆数十里地惊起雅雀无数,兔走鹰飞,林动山晃。

    王五知道斩妖的援兵来了,并且还是国之重器,轻易不会动用的天级强者!

    他从最高警告令便能判断沈崇在斩妖内部极受重视,他判断沈崇的援兵至少也是地级,未必能打过,但逃走却很轻松。

    但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错得离谱。

    他更知道自己先前到底错过了多么大的机缘。

    这可是天级啊!

    可以让天级强者像跟屁虫一样掉在他的屁股后面,只为了护他周全。

    那这个人的价值简直不能以道理计!

    先前如果早点拿出全力,在他进入黑洞之前活捉他,天知道能从斩妖手中交换多大的好处。

    又或者,他能让斩妖如此重视,必定有其不凡之处。

    捏着这人在手中,再配合双天级的夜狼,才是真的可以逐鹿群雄,与斩妖争锋!

    王五心中悔恨难以言喻。

    就在此时,天地间幽幽响起声并不刺耳,但却仿佛无处不在,在每个人耳畔传来的厉喝。

    “王五你找死!”

    听到这声线,王五面色刹那苍白,喃喃自语,“不好,七杀尊之首,麒麟魔童林达礼!”

    只是这声低吟,周遭十数名正静观其变的夜狼组织其他成员的身躯无声无息间仿佛冰雕消融般融化塌陷。

    王五则是喷出一口殷红鲜血,当机立断,忍痛从衣兜里摸出块玉牌,捏碎。

    这块玉牌中蕴含着个一次性的天级秘术,可以让他瞬间逃遁数千里距离,是他花费不菲代价在黑市中购得,堪称他逃命时压箱底的底牌,这便用掉了。

    王五的身形迅速淡化,在淡化的同时身躯里却又传来难听刺耳的玻璃碎裂嘎吱声。

    “林达礼,今日之仇,我记住了。沈崇,你别得意的太早。”

    话音落,王五的身形消散无踪,只在原地留下滩血迹。

    沈崇脚下的地缚封锁片片而碎。

    劲风迎面扑来,转瞬后那白日便已经冲到沈崇近前。

    光芒散去,骑在麒麟背上的林达礼显露出身形。

    “姐夫你没事吧?”

    沈崇目瞪口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火中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