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天命难违

    小舅子林达礼竟是灵能者,并且还是天级!

    沈崇脑子里闪过当初他与林达礼见面时相见恨晚的畅谈,只恨得牙痒痒。

    没想到我老沈终日打雁,竟被大雁啄了眼。

    这是被人蹬鼻子上脸骑在头上扮猪吃虎了。

    “姐夫你怎么了?受惊过度吗?放心吧,我来了就没事。”

    林达礼见沈崇不说话,从麒麟背上跳下,凑上来嬉皮笑脸着,哪有半点什么牛叉哄哄的“七杀尊”的样子。

    同时麒麟又化形成之前的沉稳中年模样。

    沈崇心里有千言万语,但却不知从何说起。

    不过目前最要紧是看看梁仔的情况,至于旁的,容后再谈吧。

    真不能怪他不够淡定,实在是受到的冲击太大。

    林达礼不是外人,是孩子妈的亲弟弟。

    从容貌上就能判断得出来,这两人绝对打同一个娘胎呱呱坠地,不可能存在什么谁是抱养谁是亲生的狗血戏。

    小舅子和自家老婆一起长大,自家老婆是个对灵妖世界一无所知的商界巨头,小舅子却是什么七杀尊之首,一语震伤王五,更吓得王五在零点几秒内便决定仓皇遁逃。

    这太过违和,他难以接受。

    此外,沈崇过去虽见过创始人团队,但当时他都只是远远见到,那些天级大佬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今天却不一样,林达礼刚以惊天动地之势杀奔而来,目的更是为了救援自己。

    那么从情理上,沈崇觉得自己该对传说中的天级强者表现得毕恭毕敬。

    可他再又一想到这位是自己未婚妻的亲弟弟,是自己的小舅子,再想起两人当初闲扯淡时的臭味相投,下意识又完全尊敬不起来。

    “算了,没事,多谢。你可真是,唉,算了算了。”

    沈崇又回头看着身边的“梁仔”。

    因为先前的变故,“梁仔”已经卧躺倒地,生死不知。

    狗头双目紧闭,下面夜狼的身躯同样无声无息,甚至看不出心跳和呼吸的起伏。

    沈崇软软坐倒在地,喃喃自语,“没能救回来吗?”

    他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惆怅,内心里更有着难以言喻的失落。

    沈崇又回头看向林达礼与麒麟,“能帮我吗?”

    林达礼凑上前来,回头对麒麟使了个眼色。

    他的意思是麒麟该出手了。

    不曾想麒麟摇摇头,“不了。”

    林达礼倒吸凉气,“不会吧,麒麟你都没办法?那神仙难救了。”

    沈崇突感心痛难当。

    麒麟说道:“不是,不用我救,吕啸粱已经活过来了。不可思议,当真不可思议。”

    林达礼:“呃……”

    沈崇,沃日,说话大喘气是种病,你得治。

    中年人模样的麒麟突的仰起头来,遥望远处夜空。

    云层缓缓散开,皎洁如玉盘的满月露出真容,洒下银装束裹,这漫山遍野都萦绕出缕神秘妖艳的美丽。

    麒麟那沙哑深沉的嗓音再度响起,“啸月天狼出世,林中将,你还是赶紧上报吧,大乱将至,天命难违了。”

    林达礼低头看着地上的梁仔,神情复杂,半晌却耸肩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咯,这些都是忘数老头他们担心的事,咱们管好自己就行。我爸……呃……总之,走一步看一步了。”

    沈崇哪管什么啸月天狼,他只关注梁仔能不能活。

    他凝眉定神看去,无意识间瞳孔猛缩,面上幻影一闪即逝,又开了梁仔灌注给他的超强视觉,视力达到细致入微的程度,这才终于瞧见梁仔脑袋与夜狼身体脖颈的链接处成千上万个细胞正以极快的速度疯狂分裂、增殖、连接。

    每个细胞都像是获得了独立的生命,显得欢呼雀跃。

    神经、肌肉纤维、皮肤等等部位正如雨后春笋般迅速生长而出。

    这状况,是因为沈崇嘴里喷出去的鲜血将自愈特效加持成功。

    梁仔的脑袋已经不再自燃冒烟了,而是重新恢复红润。

    于此同时,沈崇自身体内的幻化型妖元却又同时感知到两股共鸣感。

    一个出自夜狼的身体,另一个则出自紧闭双目的梁仔脑袋。

    当颈部连接处恢复到约莫三分之一时,夜狼的身体与梁仔的脑袋同时微微一震。

    夜狼胸口浮现个巴掌大小的梁仔本体虚影,顺着胸口位置慢慢向头部爬去,步伐并不算快,但却极其坚定。

    这虚影直到踩上梁仔脑袋的鼻子,才嗖的一声钻进去。

    梁仔猛的睁开眼睛,泪眼婆娑的看着沈崇。

    活了!

    沈崇激动得头皮发麻,感慨万千,没白忙活。

    旁边的林达礼与麒麟二人对视一眼,也被这主仆情深的一幕感动得会心而笑。

    沈崇与他的狗是这般感情,林达礼与麒麟二人又何尝不是共同经历过生生死死。

    “老……老大……”

    梁仔哆嗦着嘴,慢慢说道。

    沈崇点头,“别太激动,你头真会被抖掉。”

    他别过脸去,生怕梁仔说出太过情意绵绵的话,把自己真搞得飙泪,面子就挂不住了。

    “不,我一定要说。老大你可真牛逼!你咋这么能耐呢!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好吊,我跟你说,算上我的幻化型,那个夜狼身体里原来就有四种能力,我现在又吸收沾了点老大你的自愈,永久效果的!一共五种能力在我身体里,我异变了!”

    沈崇眉头一挑,“什么情况?”

    “现实情况就是,五种能力彻底融合成功。之前王五让夜狼搞出来的不算真正的啸月天狼,那叫伪·啸月天狼。至于现在嘛,本狗是正宗的啸月天园犬!”

    “醒醒,你血统现在不纯正了,你已经失去高贵的田园犬血统了。你的下半身不纯洁了!”

    “不……我不承认了!对了老大你说我这个造型会免疫排斥吗?”

    “你连免疫排斥都懂?你知识面可真广!”

    “那必须的,跟好人学好人,都是老大你栽培得好。”

    沈崇嘴上说着让梁仔少说话,结果他自己也是个话唠。

    林达礼与麒麟却已经让到了旁边去,商议对策。

    林达礼不无遗憾道:“给王五逃掉了,倒是够滑溜。”

    麒麟点头,“王五非泛泛之辈,是个人物。不知道他从哪儿学来的邪魔外道,竟硬生生将一只普通狼妖打造得无限接近啸月天狼。”

    林达礼长叹一声,“之前是无限接近,现在得到姐夫的自愈,已经换体重生成真正的神化型啸月天狼了。”

    麒麟却又摇头,“其实不只自愈,阿虚看走眼了。你姐夫还有点别的东西。”

    “哦?我姐夫是双灵源?”

    “至少双灵源,至于旁的,他不承认,没人知道。”

    林达礼倒吸凉气,“我也看走眼了。这事咱们必须替他保密,麒麟,天底下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看穿我姐夫?”

    “谛听。”

    “唔,那我放心了。”

    “不过你姐夫这次闯下大祸,不知道忘数老人会怎么暴跳如雷。唉,丁衍秘境啊!”

    林达礼不解,“丁衍秘境怎么了?”

    “我刚刚接到消息,丁衍母鼎已碎,这秘境没了。”

    林达礼目瞪口呆,“我的个天!这就算让我爸出面也赔不起啊!”

    麒麟耸肩,“所以我才有目的地判定你姐夫其实可能不只双重灵源,三重灵源要击碎玄关,打破黄级宿命,就是要这样的代价。但换言之,你知道自古以来如果有三重灵源的至强者能突破天级意味着什么吧?”

    林达礼神情凝重,已经开始在心中盘算起赔偿事宜,“道理我都懂,可姐夫这万里长征才跨过第一步。更何况他现在身体里似乎还多了个幻化型的妖元,天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算了,不管怎么说,他这次加入特约顾问部板上钉钉,以后的事以后再看吧。只要他对我姐好,我林家什么都可以给他。毕竟,我姐已经没有几年……唉。”

    麒麟摇头,“别灰心丧气,我认为你姐的天命并未注定,钥匙在他手上。”

    麒麟又转脸看着那边正和梁仔闲扯淡的沈崇,意味深长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火中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