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长辈

    吃过晚饭,林知书本指望沈崇带欣欣到小区里去溜达,但沈崇却把这件事又支派给了蒋玉。

    见他竟出人意料的不主动闪人,林知书意识到他有事,也不急着进书房了,而是老神在在的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他。

    “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听向梦溪说了,你打算和她的天际游戏深度合作?你可得防着她一点。”

    沈崇纳闷,“我知道,你说她很强势,喜欢把合作方吃干抹净嘛,放心,她不是我对手,在我这儿占不到丁点便宜。”

    林知书摇头,“我倒不是怕你在金钱上吃亏。她这人脑子有点不正常,很多观念和普通人不太一样。”

    沈崇很是茫然,“那我要防她什么?”

    林知书抬眼看他很久,沈哥终于心领神会。

    “哦!我知道了!你是说防火防盗防闺蜜是吧?嗨!这还用你说?我今天和她谈的时候,就这样送她一句原话了。我就觉着向梦溪这人不正经,过于开放,你以后也离她远点,可别被她带沟里去。”

    林知书见他如此懂事,心头微甜,“你知道就好。不过我和她保持距离可没必要,我们认识都二十来年了,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我了解她。除了这方面不太检点,她没别的缺点。”

    沈崇反倒起了八卦之心,“听你这么说,向梦溪她私生活很混乱?”

    林知书挠头想了想,“也没有,我没见她谈过什么恋爱。主要是她成天给我灌输些奇奇怪怪的念头,还总拉我和她一起看,咳咳……算了算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就好。我也不想当背后嚼人舌根的人。”

    “行吧,不聊向梦溪,聊我们俩吧。婚礼这事,你有什么安排没?”

    沈崇坐下来问道。

    林知书先是一愣,“婚礼?”

    看她那样子沈哥就秒懂,这是同类的气息。

    这也是个不问世事的主,只当对外公布了婚期就算完事,脑子里都没过婚礼的事,和他自己一样有才。

    他当机立断决定甩锅,“哇,过分啊,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提前想好?”

    林知书略尴尬但直捏头发,“是我欠考虑了。”

    但孩子妈瞬间反应过来不对劲,“这不对啊!这是你们男人应该考虑的事啊!你这锅也甩得太狡猾了吧!”

    沈崇偷奸耍滑宣告失败,直嘿嘿,“我以前没结过婚嘛,你可不能怪我。”

    “去你的!说得好像我就结过婚一样!”

    “口误口误!”

    “我可不管啊,我可是女人,这种事就该你们男人负责,就交给你啦。”

    这时候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女人了。

    沈崇一脸苦相,“讲真这事我不懂。”

    “我也不懂。”

    沈崇摸出手机搜索半天,试探着问道:“不然我去联系个婚庆公司?”

    林知书想点头认可,但又觉得不对劲,“不妥吧,我们两人的婚礼规模不能太小,蜀都应该没几家婚庆公司有能力承办。”

    “扯吧你,咱们办婚礼又不是办演唱会。”

    林知书开始掰着指头与他算,“这些年我陆陆续续参加过几个婚礼。基本上,家庭资产在亿以上的婚礼,开支都在数百万的层次。我们不能随便找个没人知晓的地方拜个堂就完了吧?真要那样,会影响到升林集团上市部分的股价你信不信?”

    “这么严重?”

    “当然,别人会以为我们没钱了,以为升林集团现金流短缺。”

    沈崇给她吓到了。

    二人又是沉吟好久,还是林知书拿了主意,一个电话打到秦芸的手机上。

    得,两人完全白担心了。

    秦芸对此早有考虑,之前一直不说破,是在等着沈崇这边有没什么安排。

    可既然没安排,那就以秦芸的计划为主了。

    “你们也别瞎想了,只管发请帖,再把要通知的人的个人信息发过来,我好安排机票和住宿。过几天我会先亲自过来,还会带个团队,什么事都有专人负责。你们两人只出人,别的都不管!知书你也别怪沈崇,他家里长辈都不在了,他工作也忙,我们自然该多担待点。”

    秦芸在电话里如此说道。

    沈崇和林知书那叫个感动万分。

    有这么好的长辈帮衬,夫复何求?

    挂断电话后,林知书得意道:“你看我妈多贴心,多照顾你的心情。”

    沈崇只乐呵呵的,总之能偷懒就是好。

    如果是以前,让女方家长筹办婚礼免不得会被人说成是入赘,他也会在意。

    但今时不同晚日,沈崇自己的江湖地位不一样了,眼界也和过去不一样。

    只要是能节约时间的安排,都是好安排!

    回到自己家后,沈崇便开始琢磨邀请名单。

    他看了看秦芸安排的婚礼时间与地点,倒有点犯了难。

    地方被定在一个近海的海岛之上,那儿经常承办些巨富的婚礼,倒是不用怕住不下,就是距离稍微有点远。

    并且,沈崇还发现自己的朋友交际圈子大多集中在斩妖里面,可都是些灵能者与妖怪。

    这事貌似还不那么好弄。

    犹豫半晌,他还是决定都给发上请帖。

    老林本人就不说了,林达礼这小舅子本身就是斩妖将军。

    到时候婚礼现场少不了灵能者与妖怪,那就没那么多芥蒂。

    自己这边不通知的话,有点不够意思。

    兔八哥、陈标、仓鼠王、鹿部长、狐三姐、向小萌等等等一长串名单在他无敌记忆之下迅速出现在桌面文档上。

    写完这部分,沈崇又开始整理自己的普通人朋友名单。

    方拾月、封吹雪、陆明、老家那一拨兄弟等等。

    人选都敲定之后,他第二天一大早起床便开始逐个电话通知。

    甭管对方最后来或不来,电话通知,口头上表示番感谢,那是理所应当之事。

    绝大部分人在接到电话后都表示没问题,届时务必赏脸,就连仓鼠王这种不会化形的选手都表示到时候一定想方设法,哪怕本体进托运仓都得来!

    沈哥给鼠爷点十个赞,这就非常强势。

    倒是有个意料之外的情况,封吹雪竟表示无法到场。

    吹雪老师说她最近正独自在外写生,已到藏区,接下来打算徒步前往人烟罕至的地区,试图通过感悟大自然提高自己的艺术品位,时间凑不上了。

    很显然,吹雪老师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终究却受到欣欣那副《仙山百怪图》很大的刺激。

    自从天赋爆破之后,封吹雪俨然已经成为国内新兴画家的代表人物,但她却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似乎被不足六岁的学生吊打了。

    正好她认为欣欣应该适当的放松学习,沉淀一下,所以她做出如此决定,暂停课程,自去了藏区。

    “行吧,吹雪老师你出门在外得多注意安全,藏区山高水长人烟稀少,晚上别在外面溜达。”

    “好的谢谢沈先生。”

    把人都通知得差不多之后,沈崇下午又去了崇新高科大厦,与陈元清把合同给签了。

    随后他马不停蹄的杀向工地,跟着老何一起在工地上跑上跑下。

    他真的很忙,一刻也不肯放松。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火中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