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九天十地

    飞机并未在举办婚礼的海岛上降落,而是停在了附近的岛屿,距离那地方还有大约三个小时坐船的行程。

    众人又坐上游艇,等了大约小半天,游艇载人数堪堪达到准载量的一半便出发。

    沈崇站在游艇边,迎着海风,看着放眼望去不见边际的碧波,但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胸怀天下,而是头略忧心的找上秦芸问道“阿姨,那个,应该还有不少人没到吧我们这就出发了”

    秦芸笑着指了指港口里另外停着的几辆大型游轮,“不急,你看那边不还停着七艘吗都是我定下的,等我们到了之后,这艘游艇也会迅速折返来,像坐车一样随来随走,不用多虑。”

    沈崇嘴角直抽,就觉得很扭曲。

    怎么大家同样都是有钱人,丈母娘和老林这小日子就过得如此优秀,自己却完全没这意识呢

    但他扭头看看游艇上穿梭来去的工作人员。

    包括蒋玉、吴妈、张婶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忙上忙下,他大约懂了。

    自己算是个暴发户,除了有个老婆有个娃之外基本是光棍,但林家这种沉淀多年的传统富豪家族,却有上百人围绕着他们工作。

    他们既有能支撑这样庞大人群的财力,也有能将这些人围拢在自己身边的权势。

    甚至可以说,为林家服务已经成为一个系统的行业,一个完整的体系。

    这群工作人员身居其中,各司其职,能把所有事情安排到井井有条,并处理得尽善尽美。

    沈崇没有这多年底蕴的积累,不可能一蹴而就。

    他不太可能舍得花个几千万上亿来操办一场婚礼。

    若是以前,他甚至会认为这事太奢侈,强行想反对,如今他不反对都已经算是莫大的进步了。

    游艇上人来人往,既有受他邀请而来的熟人朋友,也有对他而言完全陌生的人。

    比如那位他闻名已久,但如今尚且第一次见面的林幼月,华灿娱乐的幕后老板。

    此时林幼月身边陪着的人是马晓玲,那位在沈氏调音王推广前期,曾给过沈崇不少帮助的知名音乐人。

    与部分受林幼月的邀请与栽培有幸列席的知名艺人不同,马晓玲这位只在音乐界有些地位,但在华国娱乐圈算不上位高权重的音乐人,却接到了沈崇亲自打来的电话,并收到了沈总亲自手写快递过来的请帖。

    沈崇自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但马晓玲却欣喜若狂。

    这标志着她在华国娱乐圈里的地位从此以后将会不再一样。

    所有人都会知道,她马晓玲是沈总的朋友。

    而沈总,则是真正大佬林幼月的姐夫。

    与马晓玲并列而立,与主动凑上来答话的林幼月相谈甚欢的另一个人,是杨莉。

    杨莉不算趋炎附势之人,更加醉心艺术,但在时隔许久之后接到沈崇打来的电话,她也有些受宠若惊之感。

    她只是受狐三姐之托带过几天欣欣的舞蹈课,本以为是萍水相逢,没想到竟能被如此有诚意的邀请出席这样重大的场合。

    杨莉来之后,更是见到不少圈内人,丝毫不觉突兀。

    林幼月这堂妹显然受过特别的嘱托,作为娱乐圈内的隐形大拿,照顾好沈崇请来的娱乐圈中人,本就是幼月堂妹的分内事。

    至于与马晓玲和杨莉还算熟络的狐三姐,倒是没和这圈人在一起,而是与鹿部长带队的西南分部众人在游艇的另一头。

    沈崇暗中观察了一下看起来比孩子妈个子矮小一些,身材略输一筹的幼月堂妹,敏锐的察觉到这堂妹时不时会和鹿部长来个心有灵犀的对视着会心一笑。

    沈哥又懂了。

    得,孩子妈的堂妹,也知情。

    黄茂那群乐县的老伙计,这艘船上也来了大半。

    林知在甲板上与他们招呼着,脸上倒挂着副甜蜜的笑容。

    她一改往日的清冷,对每个人都热情,甚至能叫得出黄茂这群人里每个人的名字。

    除了那群挂着展曜科技同事名头的西南分部成员之外,林知更几乎认识游艇上的每一个人,无论是以林幼月为代表的演艺界,又或是其他商界名流,她都能如数家珍的招待得妥妥帖帖。

    下飞机之后,她似乎调整状态,完美的进入女主人角色,游刃有余,风度翩翩,变成了曾经沈崇熟悉的那个她。

    等她在人群中转过一圈,终于揪住了沈崇这个堂而皇之浑水摸鱼的家伙,“你倒好,就算你很多人都不认识,可你好歹得照顾好你叫来的同事朋友吧藏这儿装什么深沉呢”

    身穿礼服的林知显得容光焕发,她一边说,又一边整理沈崇的西装衣领。

    其实挺整齐,都不知道她到底在整理个什么。

    沈崇笑笑,海风吹动着她的长发,突然觉得她好漂亮。

    哪怕游艇甲板上穿梭来去的人堆里有不少影视界里的腕儿,在他眼中看来,却是自家孩子妈最好看。

    “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放心,这种事不会太多。今天你可是男主人,得把状态调整来。这样,你也不用管我或者我爸妈通知来的那些人,只管将你叫来的人都安顿好行吧那些都是你以前在展曜科技上班时的同事吗你介绍一下,我去打个招呼”

    “别发愣着,你还说我变弱了呢,自己好得到哪儿去。”

    林知像个麻雀一样围绕着沈崇碎碎念个不停。

    她的话,眼前这一幕,在沈崇面前都甚至有点变得虚幻起来。

    沈崇又看看人群里负责招呼的“伴郎”林达礼,“伴娘”向梦溪,再看看那群西南分部的同事,又看看林幼月,还有很多人。

    有些人他以前没见过,但能从对方身上察觉到地级或者玄级的辐射波动。

    老何作为沈崇的“管家”、“下属”、“铁杆”,正在甲板仓的下面负责安顿沈崇的众多宠物。

    沈崇隐隐有个感觉,这游艇上或许三分之二是人,三分之一是妖。

    那三分之二的人里,却又一半是凡人,一半是灵能者。

    这种感觉很诡异,很违和。

    一切看来很荒诞,光怪陆离。

    加起来占比达到三分之二的灵能者和妖怪竭尽全力的掩饰,将另一部分普通人瞒得死死的,透露出奇怪的和谐。

    “行,那我给你介绍一下人。”

    沈崇牵着林知的手走向西南分部那群人。

    鹿部长、艾霓露、陈标等人鼓掌相迎,仓鼠王的贼眉鼠眼时不时在陈标衣领后出现。

    大家都乐呵呵的恭喜沈崇,林知径直找上一看就是头儿的鹿部长,问了下果然对方是展曜科技西南大区总经理。

    二人就此相谈甚欢,更让沈崇觉得心惊肉跳的是老林似乎总在试探展曜科技究竟是做什么的,沈崇在那公司里时究竟负责的什么工作。

    鹿部长却对答如流,将之前与沈崇商议的说辞娓娓道来,甚至还能掐准林知的想法主动补充。

    沈崇在经过一开始的紧张之后,却又迅速淡定下来。

    试问这世上谁能在不知情的状况下,防得住鹿部长的心灵窥视呢

    常人与她聊天,怕是都会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她总能恰到好处的猜透别人内心深处最深刻的想法。

    “你这群同事还不错,可惜展曜科技不接受外资,也不对外开放合作,唉。”

    与西南分部众人聊过后,林知又拉着沈崇饶有兴致的说道。

    沈崇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你可闲一下吧,别总想着生意,和展曜科技没什么好合作的,他们的业务不适合我们。”

    “我也就是习惯性的一问。”

    “放轻松,你就把咱们这婚礼当成是个度假就好。”

    “嗯。”

    林知与他闲扯一阵又了人群中。

    林达礼却又走到船头甲板来,“姐夫哥,我看你情绪不高啊,怎么了”

    沈崇头看着另一边远处人群中的自家媳妇,“林达礼,我觉得你们很过分。”

    “怎么说”

    “你看你姐,一个自信,美丽,大方的女人。她也很有才华,哪怕是正在筹办的婚礼,她考虑的也是婚礼的规模事关升林集团的市值,今天来了之后,她也以主人的身份努力的游走照顾着所有人的状态。”

    “这不应该的吗姐夫哥你这点就做得不好。”

    “不是我做不好,是我不想做。比如那位老先生,明面上的身份是个企业家,其实是个玄级灵能者,对吧”

    林达礼点头,“对。”

    “你姐什么都不知道,她以为她眼中看到的一切都很真实,尽在她的掌握,其实绝大部分人都在和她演戏。”

    林达礼继续点头,“对。”

    “你们不觉得这对你姐很不公平她的人生很悲哀她显得越自信,就越悲哀。”

    “不觉得。”

    “林达礼,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姐夫哥,你这话可就错了。我姐迄今为止所做的每个决定,都是遵从着她自己的内心。你再看我,从生下来开始,就注定了必须为守护我姐而劳碌奔波,而九死一生。那照你这样说,我不更悲哀我都没得选择。”

    “但你起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你姐呢她到现在为止的所有信念,都建立在一片虚幻的世界观之上我是她男人,我不同意”

    林达礼面色一僵,“姐夫哥,大喜的日子就不说这些了吧”

    “我可不是今天才突发奇想。这些话我之前就想对你说,但没来得及。我也很想问问阿姨,但考虑了下,咱俩是平辈人,先和你说比较好。我总问你们为什么不能告诉她,你不给我答案。那你们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们也瞒着,这就没意思了吧那我觉得,我没必要遵循你们的做法,对不对你姐嫁给了我,以后是我家的人了。”

    林达礼感受得到沈崇心中的愤怒,但一时半会儿却又拿不定主意,“你别急,等今晚我父亲来了,姐夫你直接与我父亲谈吧。”

    “说起来,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老丈人的身份呢。”

    林达礼缓缓说道“忘数老人的唯一弟子,小萌仙的师父。当今斩妖最强武力值之一。当值执行主席,斩妖的实际领导人,九天战王,林九天。”

    沈崇眉毛狂跳,再看林幼月,“那林幼月的父亲”

    “不错,堂叔是我父亲的助手,执行副主席,林十地。”

    突然多了这么庞大的靠山,但沈崇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这意味着林知和欣欣身上的麻烦,比他想象中还要大。

    他有点烦。

    别的穿越者一重生过来,轻轻松松就能过上迎娶白富美,卷尽天下财,享受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不羡仙的生活。

    自己前半截也差不多,可后半截却反倒像是一脚跳进个大坑呢

    如果他是那种得过且过没心没肺的人,哪怕局面再不利,他也不会有什么压力。

    可他做不到,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好,晚上我与你父亲好好谈谈。”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火中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