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各有动作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和限量优惠券。打开

    自此,沈崇便在西繁市住了下来。

    他当然不可能再美滋滋的当甩手掌柜。

    虽然西繁二所的技术员们经验丰富,但他给的研究周期实在太短,每件事都需要推进到极致。

    最大的难点不在于离子发动机,反倒是大型空间站的闭环生态系统。

    如果只得沈崇一人上天,那他对居住环境真没多挑,差点就差点,无所谓。

    当年他当宅男时,就一个套三的房子,只要有床有电脑,外卖能送到,他能动辄几个月不下楼。

    但这次他却是拖家带口,概念不同。

    尤其是欣欣。

    她终究是孩子,在一个全封闭式的空间内长大,肯定不是好事。

    沈崇自己也是没办法,这才不得已而为之。

    但总之他却尽量得让空间站上的环境模拟得足够真实。

    结合当前重型运载火箭的装载能力,沈崇给员工们提了个整体要求。

    整个空间站总质量要小于一万吨。

    并且要有一个大型温室,温室中植物种类不能低于一百种,动物种类不能低于二十种,要营造出人工森林般的感觉。

    那么这大型温室的占地面积将会超过五千平方米。

    他这要求一摆出来,顿时让员工们头疼欲裂。

    但员工们能怎么办呢,活虽然很难,但总得干。

    时间一天天的过,沈崇倒是醉心研究,外界却堪称天翻地覆,一日十年。

    在灵源预查设备量产之后,斩妖直接把奇妙牧场那边的产能拉满。

    同时,斩妖各大分部终于将多年累积的人员全都派遣了出去。

    几乎做到每个县域都至少有一个办事处。

    每个办事处里至少有一台预查设备,随后这部分工人员便开始了大范围的扫荡。

    短短一个月不到,为了容纳越来越多的收容人员,斩妖至少建立了超过十个足以容纳数万人同时居住的大型聚居点。

    老百姓也渐渐觉得奇怪起来,自己生活的地方附近莫名其妙就筑起高墙,还有部队把守。

    此外,虽然材料难得,斩妖终究能寻到,并最终制造出超过五百个聚灵阵20版,分布在全国各处。

    这些聚灵阵自然只留给最有实力,又或者最有潜力的选手。

    沈崇倒完全不羡慕,因为他有最好的,并且一直穿在自己身上。

    他崇山峻岭的核心成员也基本不愁用。

    奇妙牧场那边自不必说,就连西繁市的研究所里,他也用掉了属于自己的免费名额兑换来五个。

    在灵能者与妖怪觉醒频率越来越高的今天,斩妖接二连三的大动,免不得被人注意。

    尤其是位于南海之外的七十二地煞洞联盟,他们一改过去的散兵游勇,变成抱团取暖,就是为了在即将来临的新时代里掌控更多话语权。

    话语权怎么来?

    实力!

    实力怎么来?

    人!

    自己手里捏着的强者越多,潜力股越多,自然就越有话语权。

    譬如鬼龙那般一人镇一国般的存在,他都不需要太多强劲的小弟,就往那儿一站,自然便是华国境内的第三极。

    七十二地煞洞没有鬼龙那般的惊世强者,想得到或者培养出这种人物来,也得随缘。

    当然地煞洞盟主也没那么大方,他肯定不希望自己手下出现比他本人更强的小弟。

    但总之,现在眼瞅着潜力股不断被斩妖竹筒倒豆子般收罗一空,他心里急。

    在听闻自鬼龙得到聚灵阵,斩妖竟也拥有聚灵阵后,七十二地煞洞更坐不住了。

    他们又偷袭了数个县级驻地,夺来好些个预查设备。

    但很遗憾,沈崇在生产这东西时,就将加密与自爆程序做到了极致,斩妖那边一发现情况不对立马启动自爆。

    即使侥幸留存下来的一两个没爆炸的,七十二地煞洞也用不了。

    因为最核心的验证部分需要联网,需要斩妖信息系统的数据库进行同步。

    没有最后一步,这些被锁了代码的预查设备拿在手中也是废物。

    至于聚灵阵,地煞洞想弄到手就更难了。

    目前生产出来的数百座阵法,几乎全部位于京平总部与各大分部之内。

    再有少部分在别的地方,譬如沈崇的奇妙牧场。

    但奇妙牧场距离西南分部极近,援兵顷刻就到。

    王五对沈崇的智慧似乎又有些投鼠忌器,虽有想法但却不敢付诸实践。

    另外便是沈崇此时所在的这西繁研究所里,但此地又有林达礼这正印七杀尊之首坐镇。

    除非地煞洞出动天级强者,否则来就是死。

    可即便狂如地煞盟主,如今也不敢在这极度敏感的时期贸然闯入内陆。

    他们曾试图得到鬼龙的友谊,若有鬼龙为他们站台护驾,他们倒是敢深入内陆。

    但很遗憾,他们派遣出去的信使竟莫名的失了手。

    就连携带的重礼也落到了斩妖西南分部手里。

    有着这诸多原因,在沈崇与斩妖各自将自己的事情做得如火如荼之时,七十二地煞洞里却一片愁云密布。

    虽然七十二地煞洞已在海外拉拢到不少盟友,但无法否认,当今世界灵妖界里实力最强横的,却还要数斩妖。

    如果真放开了打起来,拉拢不到鬼龙,那七十二地煞洞毫无胜算。

    距离变革之日越来越近,不能再听之任之下去了,否则只会被斩妖将雪球越滚越大。

    “王五,我们依从你的建议聚集在一起,又与斩妖来了场鏖战,可如今看来,我们似乎并未占到什么便宜?”

    金碧辉煌的洞窟中,阴测测的质问声反复荡。

    盘腿做在台下的王五神色如常,“如今世俗权利在斩妖手里,盟主你想要的影响力,的确不可能得到。”

    “那照你这般说来,我们是白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聚集在一起了?”

    地煞盟主的声音听起来无喜无悲,倒没有什么责备王五的意思,反倒有些疑惑。

    自王五加入以来,实行的计划虽有得有失,但奇妙的是他在联盟中的地位非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倒越来越得器重。

    原因无他,这七十二地煞洞联盟原本是个极其松散的组织,除了公认的最强者盟主之外,其他诸多先后加入进来的组织都有些各自为政的意思。

    但在王五井井有条的梳理之下,短短几个月过去,这个原本松散的组织却迅速的拧成了一股绳。

    其中首当其中缘故,便正是当初地煞盟主力排众议主动挑衅斩妖,最后却又吃了大亏的那次征伐。

    表面看地煞盟是损失惨重,但也正因此事,让随后加入的其他中小组织与斩妖结成死仇,彻底被绑上战车。

    事后王五安抚人心,笼络强者的手段也屡建奇效,让联盟里实力仅次于盟主的其他顶尖洞主再无二心。

    他就凭着一张巧舌如簧的嘴,华丽的游走在诸多天级强者之间,并深得地煞盟主器重。

    王五笑着摇头,“盟主大人多虑了。以前大家那般虽然安全,但终究不成气候。如今这样看起来风险是变大了些,但在下窃以为,斩妖虽然收罗不少新丁。可新丁要成为战力尚有些时日,并且反而还得占据更多人手。值此多事之秋,斩妖不可能主动出手动我们。”

    地煞盟主点头,“的确如此。狗急尚且跳墙,他们不想天下大乱,自然得投鼠忌器。”

    王五继续说道:“在普通人的范畴里,我们的确毫无名气。但盟主大人你想,如今我们又聚在一起拧成股绳,又与斩妖大战了一场,如今却还能傲立海上。那些斩妖的编外人员,又或者只在黑市出没,压根没在斩妖挂名的人会怎么想?”

    “这个你之前说过,他们会正视我们的实力。”

    “不错!既如此,我们索性玩一场大的。斩妖忙着收罗尚未觉醒又或是刚觉醒的新人,那我们反而去吸收那些已经形成战力的老血!这么多年了,那些老血尚未进入斩妖,那么他们心中本就有邪念,本就是我辈中人。虽然他们的实力无足挂齿,但蚁多咬死象,说不得我们又能从中发现些我曾经的手下夜狼那样的天赋异禀之辈呢?”

    “好!你说具体怎么做?”

    “拿出辛空秘境为奖赏,召开地煞比武会!只要不是斩妖正式成员,只要在天级以下,皆可参加!明着挑衅斩妖,向所有人宣示我们的态度!”

    地煞盟主微惊,“辛空秘境?这代价未免太大了吧?”

    王五摇头,“盟主大人,前些日子我偶然得窥了一份忘数老人年轻时的笔记拓本。我只能说,上古秘境这东西,贪多未必是好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