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无尽的遗言

    早在裁判宣布胜负已分之前,林达礼便已提前冲上了擂台。

    此时沈崇正值最为虚弱之际,即便不是顶级强者出手,怕是随便冲上去个玄级就能要了他的命。

    虽然发生这种事的概率很小,但总得防着王五在人群中安插个背锅的强行撕破脸。

    地煞盟主却已提前走了,王五只在鼻子里冷哼一声,“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被林达礼抬回帐篷里,沈崇在中途却已沉沉睡去。

    看他这满身惨状,林达礼却也牙酸嘴疼,嘀咕着,“姐夫这自愈好是好使,可就是每次都把自己搞成这种惨状,我都替他痛。”

    天枢老妪一边打开盒子,将手中药粉均匀洒下,一边说道:“你同情他做什么?”

    “痛啊!”

    “不知苦痛,又如何得大道。你只看他现在形容凄惨,却不知道他这灵源却是天大的造化,堪称夺天地之灵气。”

    天枢老妪感叹着,话语里透着股说不出的艳羡。

    “有这么厉害?”

    林达礼有些不信。

    天枢老妪点头,“的确这般厉害。我们灵能者与妖怪修这一生,本就是要在不断的厮杀搏斗又或者你争我夺中才能日渐精进。与人交手之时哪怕进境只得一点,看似微不足道,但常年累月的厮杀却总能让我们在不断的受伤与痊愈之后得到提升。”

    林达礼沉吟琢磨良久,点头,“也对,这便如普通人强身健体一般的意思,总在不断的受伤之后变得愈加强壮?”

    “不错,我们就如天地养蛊。灵妖得其恩宠,解其禁锢,让我们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强化之中不断打破禁制,按照天地玄黄四个分阶而变得愈加强盛。”

    林达礼虽同为天级,但论及见识与学问,却远不如老师天枢老妪,连连点头。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即便如今林达礼已经退出斩妖,但师徒二人相处时,却还是过去那般感觉。

    “那姐夫这自愈的能耐的确了得,我们与人斗过一次,无论生命力再如何强盛,恢复的速度再如何的快,却永远也及不上他,只要他未被一次性杀死,那边总能复原,且能越战越勇。”

    “当然,只是我不太明白他为何放着这大好天分不用,去琢磨如何上天,平白浪费时间。所谓自愈,看似简单,实则堪称我们这方宇宙之中,最直达本源的能力,其中内涵远非如今你我所看到的这般简单。”

    “兴许是姐夫觉得他破不了天堑,入不得天级,毕竟他曾被视为双黄蛋嘛。”

    “笑话,那只是常人的狭隘看法,他都破了玄关地门,再破天堑虽惊世骇俗,但却又早有先例,理所应当。”

    林达礼无奈摇头,“那我就不懂了,不过姐夫做事总有他的目的和道理。”

    天枢老妪看着浑身肌肤迅速恢复沈崇,无奈点头,“的确如此,方才我说那些他必然也心知肚明。你却还要我教,他反倒是生而知之,走在我们所有人的前列。我想,即便忘数老人再世,在这方便也远不如他。”

    沈崇自沉睡梦想中一觉醒来,顿觉神清气爽。

    跳下床来伸展一番身体,浑身骨节发出噼啪脆响,再捏捏拳头,自觉握力竟比昨天又稍大了分。

    他在心中估算一下自己的恢复速度,比他提前预估的还要快很多。

    毫无疑问,肯定是天枢老妪出手了。

    “多谢前辈,大恩大德,在下定当铭记于心。”

    走出帐篷见面之时,沈崇第一时间拱手道谢。

    “说这些便不必了。你终究与我们不同。我但有一事相求。希望你能答应。”

    “前辈请讲。”

    “忘数在前去与鬼龙大战之前,曾与我留一封信,让我必须等到昨日才能看。我看过了。”

    “呃……”

    沈崇表示头大,会预言的大佬就是毛病多,没事喜欢秀操作,非得把简单事情复杂化。

    甭管什么话,早点说不就得了,非让人必须在某年某月末日在某个地方才能看,那简直是毛病多。

    万一人家出门忘记带身上了呢!

    天枢老妪扭头看向天穹,“如果将来有一日世人遭逢大难,我希望你看在我们的情分上不要袖手旁观。”

    沈崇沉默好久。

    得,自己藏在表象之下心头哪点自私终究被看出来了。

    他原本打算上天之后,在欣欣十八岁之前真对地球上的事不闻不问。

    他自认为自己也自身难保,没那能耐去兼济天下。

    可如今天枢老妪却当面把话说穿,回避不得。

    面对旁人,他或许可以随口胡诌,将来也不怕食言而肥,反正长不成个胖子。

    但这人毕竟是林达礼的恩师,是长辈,在斩妖中明面上也算老丈人同派系的人物。

    他撒不了谎言。

    那么如果现在这话应下来,就真得着数了。

    “好。”

    他轻轻点头。

    天枢老妪满意的笑了。

    正出帐篷的林达礼见二人这样子,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方才他在帐篷里洗漱时怎么完全没听见外面有交谈的声音呢。

    不过他习惯挺好,没多问。

    沈崇八强进四强的对手,不出所料正是祁连老祖的好友,声名卓著的精神系灵能者,近百年来罕有的以地级实力得到天级危害等级评价的可怕强者,暗魂。

    在外界暗魂的名声虽不如祁连老祖响亮,但因其手段特别阴毒,其危害甚至比祁连老祖更大。

    “沈崇,如果你当场认输,我或许能饶你不死。”

    擂台之上,身穿漆黑斗篷的暗魂微微扬手,说道。

    昨天的戏演得有点失败,王五决定让暗魂在开赛之前尽量说点挑衅对方,提振气势的话。

    他照做了。

    “好啊,我认输了。”

    沈崇摊手。

    众人傻眼,暗魂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有种手足无措之感。

    沈崇心里只觉好笑,“还没开始呢,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这话不算数。都说了我势在必得,又怎可能认输!”

    他话音落,那边众人这才稍稍宽心些。

    暗魂给沈崇这一惊一乍险些吓掉半个魂。

    比赛监督也生怕迟则生变,赶紧宣布开始。

    随后暗魂便直接动起手来,“好了,废话少说,动手吧!”

    其实按照他原本的想法,他认为自己替祁连老祖报仇倒也无不可。

    但地煞盟主与王五却坚定的认为,以他的精神系炼魂能力虽然可以重创沈崇,但却绝对杀不了。

    所以,还是只稍稍抵抗一下,将人消耗得七七八八再及时认输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