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该死的人生

    “好!老大我们走!”

    梁仔跳将起来,难掩兴奋。

    上次与老大联袂出击都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

    它本以为这辈子再没可能与老大并肩作战,没想到他竟突然回来了。

    梁仔脑子里有十万个为什么,但现在时间紧急,有什么话也路上再说。

    “我……我也想去。”

    刚刚还在拦梁仔的姬白却也站了出来。

    先前鸡哥阻碍梁仔,是因为它认为这毫无胜算,纯粹白白送死,死都死得没有价值。

    现在有沈崇带队,姬白觉得即便是死,总归能有些价值了。

    作为人际圈铁三角组合曾经的最强者,如今只得地级的鸡哥很失落与不甘。

    沈崇却一口回绝,“鸡哥你不能去,你虽然天赋上限比梁仔差点,但你也是神化型。如今灵性浓度变高,你很有机会突破到天级。如果我们出师不利,这边至少还有个大后方。”

    姬白神色黯然,“好吧。”

    这头沈崇与梁仔刚走出门,后面却又追来一人。

    “等等我!”

    沈崇回头。

    声音熟悉,但人却陌生,不对,是熟悉的陌生。

    这是个身段窈窕的女子,站在大门口,右手扶着门框,目光里带着丝期待与紧张。

    她唇红齿白,肌肤晶莹如玉,在月光下映出流质般的光芒。

    这是方拾月。

    她瘦下来了,甚至比读书时的她更好看,美丽得有点不真实感。

    沈崇觉得很欣慰,为她感到高兴。

    他其实知道方拾月的心意。

    一开始他不懂,后来他懂了。

    所以他一次切割石锤科技之后,再次什么都不解释的继续切割掉崇新高科,哪怕明知道这会让方拾月不快,但他依然义无反顾的做了。

    其实,他正是要切割自己与方拾月的关系。

    说难听点,他做的是有些无情无义。

    他承认自己的选择对方拾月是有些过于冷漠。

    但他却又正是因为终于把事情看得透彻,才做出如此决定。

    既然真的找不到感觉,给不了她任何承诺,那为什么要将她吊着,去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

    倒不如更干脆利落些的切割,她是个好女人,不该被自己这有妇之夫拽着。

    这是沈崇的世界观,从未改变。

    哪怕曾有过那么短暂的一瞬间,他的内心曾动摇,认为自己或许应该把更高级的基因广泛传承下去。

    但后来他发现自己做不到,在基因的层面之上,他终究是个更鲜活的人,面对一切不同的事情,他都会尊崇内心,做出自己的选择。

    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沈崇自认俯仰无愧于心。

    或许有人会说,别人喜欢你啊,你为什么不接受她呢?

    在人类漫长悠久的历史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代的世界观里规定了,只要别人喜欢你,你就必须接受别人的好意。

    如果只是为了满足下半身的冲动,那么当然来者不拒,但如果更在乎自己的人生,更想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在这个人人都可以养活自己的新时代,可以站在友谊的角度适当的合作,但更进一步的爱情,却永远需要发自灵魂层面的共鸣。

    他给不了别人,包括方拾月,又或是正站在窗边远眺着这里的封吹雪。

    因为感情这东西太玄妙,它是相互的。

    曾经沈崇曾怀疑过自己是否因为胖妹太胖而无法与她产生感情。

    现在他反倒彻底明朗了,哪怕她已经变得如此漂亮,甚至比孩子妈还漂亮。

    孩子妈的美丽已经是人类世界中最登峰造极的10分,方拾月甚至有超越极限的12分。

    但他却就是不能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

    他可以欣赏美。

    但欣赏也可以很单纯。

    方拾月一路小跑追上来,说道:“我也去,我现在也有灵源了,我是地级……”

    沈崇没让她说完,“不,算了,我知道你的能力,但在那种级别的交手下你活不下来。我只是没想到,灵源觉醒会对你的容貌产生这么大的改变,恭喜你。”

    这一声恭喜,里面蕴含了很多内容。

    方拾月的身子微微一颤,但似乎又早已料到会是如此,倒又迅速释然,“谢谢,但我真的不能去吗?”

    “不能,我们走了。”

    沈崇转身再往前走几步,脚步微微一顿,“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这次去京平不知道多久能回来,但我需要一个飞行器,单人使用,具备超速机动力。在太空中的推进力就用无限介质离子发动机就好,发电就用小型手摇发电机。西繁二所的人现在在奇妙牧场吧,林达礼和我都不在,需要你帮忙主持工作,带领他们完成研发和生产。这事对我很重要,越早开始越好。”

    “好!”

    方拾月在后面重重说道。

    “嗯。”

    沈崇没说对不起,感情这事很复杂,说了对不起反而显得虚伪。

    当然,事实证明他确实没什么时间考虑儿女情长了。

    天级六品的梁仔已经觉醒大半啸月天狼的天赋,竟能在足底幻化出月轮来踏月而飞,速度比坐飞机还快些,当然也比沈崇自己飞更快。

    梁仔体型变大,沈崇骑在它背上,直扑京平方向而去。

    一路上,沈崇一边低头将笔记本电脑搭在梁仔背上,亲手完成小型飞行器的设计并发送给方拾月,同时又从梁仔口中知道了这一个多月的激战究竟多么惨烈。

    甚至还有些之前大家因为考虑到他在太空,而并未告诉他的伤心事。

    死太多人了,真的太多了。

    之前一役中,除林九天阵亡之外,还有陈家家主陨落。

    更早几天的时候,西南分部同样遭到偷袭,驻守西南分部与奇妙牧场里的强者同样损失惨重。

    鹿部长重伤。

    方天宇、易虹吉、艾霓露、神威、曳蜂、哈莉、兔八哥、陈标,这些一个又一个沈崇熟悉的名字和面孔出现在阵亡名单上。

    当时梁仔为了给哈莉报仇状若癫狂,如果不是地级一品的福二妹,也就是先前基地里那名斯塔福梗犬妖萝莉舍命相救,梁仔也阵亡了。

    沈崇在星空里并不轻松,他也死过一次。

    但地球上的战斗同样惨烈。

    他低头望着脚下一片河山,却是处处硝烟四起。

    奇妙的是,当一切事情看得多了,他反倒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恸,心中却是有股看淡一切,包括别人与自己的生死之感。

    “老大你是怎么回来的啊?”

    梁仔又问。

    沈崇便将自己与星妖和三柱神的两次大战与梁仔讲了。

    梁仔听得心惊肉跳,良久,它嘴里憋出来一句,“老大你这都能活过来,命可真硬。”

    “命如果不硬一点,又怎么撑得住这该死的人生。”

    约莫近两个小时候,远处雷光闪闪的京平总部历历在目。

    沈崇拍拍梁仔的背,“就在这里把我放下来吧,你别靠近那边了。全盛状态下的八柱神实力之强大,超乎你的想象。”

    “这……”

    梁仔不甘心。

    “还是和过去那样,你负责殿后和望风,我负责杀他个天翻地覆。”

    沈崇不容置疑道。

    梁仔无奈点头,“好吧。”

    老大总是这样,一直都没变过。8)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