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窥探

    “伟大的创造者,您终于回来了吗?这个家伙是谁?您的仆从么?”

    艾伦斯那略显生涩古怪的声音很快回荡在两人的脑海深处。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观察,他显然已经不再像刚刚诞生时那样天真,渐渐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思想和认知。

    张诚微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是我,旁边这个则是我的仆人。告诉我,你最近过的怎么样,是不是学会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啊哈!当然,我当然学会了很多东西。您看到树下那些有趣的生命了吗?是我给了它们只会的启蒙,让他们开始懂得使用工具,懂得用手势和声音进行交流。也许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建立一个文明,一个与外面那些自称人类的家伙截然不同的文明。”

    遭到强行清洗记忆的艾伦斯宛如一个孩子,兴高采烈汇报自己取得的小小成果,全然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早就被密切监视,从始至终都在预定计划之内。

    “做的不错!你的成长令我感到欣慰。现在,我有一个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张诚指了指仍旧陷入深度昏迷的女人。“从现在起,你要在她的精神世界编织一个梦境,一个美妙的梦境,同时激起她潜意识中另外一个人格。告诉我,你有把握吗?”

    “这算是一个挑战吗?”艾伦斯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兴奋。

    “你认为它是就是。但是别忘了,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这个女人对我来说很重要,非常非常的重要。”张诚语气严肃的叮嘱道。

    “明白!我保证!”

    说完这句话,一股庞大的精神能量便将赤身裸体半人半神的女性包裹起来,开始在她的大脑中编织一副虚假的梦境,然后一点一点的深入,直到挖掘出隐藏在记忆最深处的秘密。

    欣赏着女人不知不觉深陷其中的模样,张诚眯起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转过身问脸色不断变化的伊索尔特:“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不,我不知道。”后者赶忙谨慎的摇了摇头。“我不我觉得这颗果实说话的方式,听起来似乎有点熟悉。”

    “呵呵,你也发现了么?但是千万别把它说出来,不然我会很生气的。”张诚毫不掩饰的发出威胁。

    作为一个聪明人,伊索尔特自然不会选择冒着巨大的风险图一时之快,果断保证道:“我发誓,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

    “我喜欢你的聪明,希望你能把这份聪明继续保留下去。现在离开吧,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单独处理。”张诚直截了当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

    “如您所愿,伟大的主人。”伊索尔特单膝跪地郑重其事的行了一个大礼。

    今天他才终于认识到,眼前这个从不发怒,也从不会对仆从大呼小叫的神秘男人究竟有多恐怖。

    那种恐怖不仅仅是疯狂、杀戮、暴虐和死亡,还有一些更加深沉,让自己无法理解的部分。

    目送对方苍老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枝繁叶茂的藤蔓尽头,张诚这才摸着下巴喃喃自语道:“希望这个家伙不要做傻事,我现在手里能用的棋子已经不多了……”

    话音刚落!

    他便高举双手,为这颗巨大的混沌之树注入能量和灵魂,甚至包括自己的黑暗意志。

    他渴望将这颗星球打造成一件武器,一件只属于自己的强大武器。

    ……

    与此同时,遥远宇宙的尽头,格鲁正会同混度派系的主宰们,透过一个不知名的环形装置,认真很观察者张诚的一举一动。

    作为真正意义上的永恒生命,他们既不需要摄取能量,也不需要休息,就这样直勾勾盯着眼前的画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外形宛如一块石头的主宰突然开口问道:“你们有谁看出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吗?尤其是那棵树,每次看到我都有一种莫名的警惕。”

    “不知道!毕竟他来自三维空间,无论是思维方式还是对宇宙的理解,都跟我们这些从一出生就在高维宇宙的生命体不同。正常来说,三维宇宙是绝对无法产生主宰的。因为居住在那里的生命实在太低级,受到的限制也最多,甚至无法观测到高维宇宙的影子。可有趣的是,这次居然一下子诞生了两个主宰,而且还是平行宇宙的自己。如此巧合,我背后肯定隐藏了什么我们暂时没有发现的秘密。”

    另外一名身形巨大的主宰不加思索的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最让我感到困惑的是,他居然在用一些隐晦的手段操控那颗星球的原住民,而不是直截了当用纯粹的力量去征服与改造。”又一位主宰提出了质疑。

    “啊!关于这一点,我想我能给你一个解释。”格鲁主动站出来,挥舞着昆虫一样的上肢。“在他的母星,诞生了一种非常有趣的社会形态,一种权利和财富互相影响的社会,与这个行星上的原住民极为相似。可能是这个原因,导致了他有一种回到家乡的感觉,所以才打算玩一场小小的游戏。”

    “你的意思是……他那些看似毫无意义的举动,实际上是一种兴趣和打发无聊时间的行为?”

    “没错!请注意回忆他在降临后所做的一切。凡是到关键时刻,他都会选择以计划为重,果断铲除对计划造成威胁的目标。”

    “原来如此!只要我们剔除那些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举动,就能分析出杂乱无序背后隐藏的秘密。”

    “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那棵树,以及树上孕育的果实。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该死!如果他不是主宰就好了!我们就能透过时间和空间,去窥探那无限的肯能行。不管有多少种,总能找到一两种可能性最大的。”

    ……

    随着混沌派系的主宰们展开激烈讨论,秩序一名秩序派系的主宰已然悄无声息抵达了距离行星不到一光年左右的地方。

    远远望着那颗几乎快要穿透大气层的混沌巨树,他便忍不住冷笑着嘲讽道:“多么丑陋的造物!看来他是对的,这样的威胁一定要趁早消灭在萌芽状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