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3章 合作的基础

    宋立高估了翔舞俊这个人的品质,可以说,翔舞俊这样虚伪到极致的人,算是宋立最为讨厌的人了。

    不去深想,也就罢了,深想下来,宋立着实不愿意同翔舞俊合作下去。

    只不过整个北州,嘉裕城能够合作的人选,只有翔舞俊了,他不得不表面上与翔舞俊继续合作。

    第二天一大早,张数和聂亥就匆匆的来到宋立的房间,告诉宋立,廉浮要跟他见面,见面的时间就定在了今日下午,地点便是在他的城主府。

    “城主府……”宋立愣了一下。

    “那是他的地方,如果他不满意,完全可以将你就地斩杀。”张数提醒宋立道。

    宋立轻笑道:“恐怕他没有那个胆量。”

    倒不是宋立自信,而是宋立知道,即便他和廉浮谈崩了,廉浮也不会自己动手对付宋立,最多也就是将宋立身在城中的消息告诉通神教,让通神教来杀自己而已。

    并且,廉浮最多也只是偷偷的将他宋立的行踪告诉通神教,不过暴露自己的身份。

    所以,宋立才觉得,在城主府中去跟廉浮谈,同在其他地方同廉浮去谈,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反正廉浮是不敢对宋立怎么着的。

    宋立倒是非常好奇,在城主府中去谈,难道廉浮就不怕通神教的人知道么。

    要知道,在这傲云城中,不但有通神教的分部,还有很多通神教的眼线,遍布城中。

    不过这些也都不是宋立该担心的,既然廉浮邀请他去城主府,那廉浮肯定有瞒过通神教眼线的办法。

    过了中午,廉辛便来到了张宅,并且带着宋立、付安以及张数和聂亥,朝着城外走去。

    宋立和付安就好似是张数和聂亥的随从,跟在三人的身后。

    来到城外,廉辛见四下无人,便将宋立等人带到一处洞穴,顺着洞穴,又返回城中的方向。

    宋立这才明白,原来城主府中有密道直接通向城外。

    估摸着着也是廉浮为了自保,所以在城主府中偷偷的挖了密道,通向城外。

    从密道中进入城主府,自然不会被外人知晓。

    宋立和付安被廉辛直接带到了城主府的后宅,后宅是廉浮和廉辛的私人居所,安排的也是廉浮和廉辛这对父子信得过的人,所以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廉浮还算是对宋立比较重视,等在密道出口,见宋立等人出来,表情虽然严肃,不过宋立仍旧能够感受到廉浮内心当中的卑微。

    且不说廉浮本身的修为也就只有神混境四层,没有比宋立高到哪里去。就说两个人的名气,在整个神渺大陆上来说,差距也有着十万八千里呢。

    “哈哈,今日有幸一见大名鼎鼎的宋立,真是三生有幸啊。”廉浮不卑不亢的笑道。

    宋立淡淡的笑道:“大名鼎鼎谈不上!”

    廉浮亦是淡淡的笑道,然后将宋立引入房间内。

    进入房间后,廉浮刚想说什么,却被宋立打断。

    宋立直接开门见山,道:“两位身上的毒与通神教的海魂丹之毒基本无异,如果你们消息够灵通,应该知道东州所发生的海魂丹事件。”

    通神教在东州大肆散发海魂丹之毒,使得许多人被他们控制,这件事传播的不广,却也不是什么秘密。

    廉浮还想跟宋立客气,此时却被宋立的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他当然知道海魂丹,身负海魂丹之毒已经两年多,他当然四处打听,亦是打听到通神教在东州许多人身上种下的剧毒同他们父子身上的差不多一致。

    可问题是知道是海魂丹之毒,他们却无法解掉。

    强大的炼丹师他们父子不认识,也求不到。

    不够厉害的炼丹师对他们身上的海魂丹之毒无计可施。

    “你,你有办法?”廉浮颤声道。

    无论什么事情,都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现在廉浮和廉辛这一对父子最为希望的就是让自己身上的毒素消失。

    要不然,他们俩的性命无时无刻都在通神教的掌控之中。

    以前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廉浮自然不在乎。

    可现在不一样了,廉浮现在至少是名义上的傲云城城主啊。

    他现在可是要比以前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更加在乎自己的性命了。

    “似乎廉城主的消息不够灵通啊,东州的时候,好像就是我破解了海魂丹,才让整个东州不至于全部落在通神教的手上吧。”宋立轻笑着说道,语气平缓,但是言语当中充满了极度的自信。

    廉浮看了一眼身边的廉辛,说实话,他们在这方面的消息的确收集的不够全。

    东州距离北州极远,想要收集到足够的有关东州的消息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父子俩听说东州有人身上所中之毒跟他们一样后,就已经尽力收集有关于东州的消息了,可惜的是,对于东州的所知仍旧不是很多。

    “不知道你有什么要求……”廉浮看向宋立问道。

    其实廉浮没有意识到,当他说出这句话后,这一场谈判他就已经落入下风了。

    因为,这句话直接就暴露了他十分的需要宋立。

    你越是需要对方,那就越会处于谈判的下风。

    不过这也是注定的,宋立毕竟不是北州的人,北州的事情宋立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可是廉浮和廉辛不行。

    他们俩如果离开北州,丢掉的不止是现在的地位,还有自己的性命。

    “我的要求很简单,让通神教滚出北州!”宋立冷冷道,看上去,宋立与通神教好似有着深仇大恨。

    廉浮愣了一下,微笑问道:“我倒是好奇,你和通神教到底有什么仇怨。”

    实际上,廉浮心里头已经乐开了花。

    宋立与通神教之间的仇恨越深,对他是越有利的。

    之前,廉浮还诧异,宋立已经是在中州有着一席之地的人了,为何要来到北州。

    现在他明白了,宋立来到北州就是来找通神教麻烦来了。

    说实话,让通神教离开北州,从根本上来说,对他廉浮也是有利的。

    当然,前提是他廉浮的势力不会因为通神教离开北州而土崩瓦解的前提之下。

    “我同通神教之间的恩怨有很多,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想通神教在北州甚至整个神渺大陆有着一席之地。”宋立道。

    宋立就是要给廉浮一个假象,让廉浮以为他来北州就是对付通神教的。

    这样的话,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之间的目的是一致的,廉浮更加容易信任宋立。

    实际上,自从廉浮答应同宋立见面,在宋立眼中,廉浮就已经成为了他的一枚棋子。

    之间两人见过面,宋立就有着各种办法让廉浮和通神教之间的合作产生裂缝。

    即便廉浮不答应同宋立合作,宋立也完全可以将廉浮与自己见面却没有将他的行踪告诉通神教的事情传扬出去,到时候通神教又会如何对待廉浮。

    当然,那只是下下策,达不到宋立想要的效果,最多也只是能够削弱一下傲云城的实力罢了。

    廉浮微微颔首,他对宋立与通神教之间具体有什么恩怨也不敢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是宋立和通神教之间有着解不开的恩怨就行了。

    而这些已经不用去问,从之前宋立先后杀掉通神教的两名强者就足以看出来了。

    “所以,你本来想要帮助翔舞俊对付我,甚至还为了救翔舞俊而杀了卓别。”廉浮问道。

    廉浮觉得自己猜测的应该与事实差不多,要不然,宋立也不会突然找上自己。

    宋立思虑了一下,点头道:“不过翔舞俊无论是决心还是自身的实力,都远达不到我的要求,所以我只能另寻合作者。”

    廉浮轻笑一声,自认为自己已经抓住了宋立的命门。

    “你又如何知道,我会跟你合作。”

    宋立淡淡一笑,道:“因为跟我合作,对你是最有利的。只有跟我合作,你才可能真正的成为北州的统治者。”

    廉浮大笑一声,“哈哈,可笑至极。没有你宋立,我廉浮还不是可以轻松的击败临城。”

    宋立撇撇嘴,一脸不屑道:“你身上的毒不解掉,你手下的那些势力首领们身上的毒不解掉,你们都只是通神教的傀儡而以,你是如何敢说自己是北州统治者的。”

    宋立的不屑深深的刺透了廉浮,廉浮知道,宋立所言属实,摆脱不了通神教,即便他们击败了临城,他们也都是通神教的傀儡而以,北州仍旧是通神教说了算。

    若是两年以前,什么都不是的廉浮,固然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即便是傀儡,没有什么话语权,但无论是丹药资源还是其他,还是不缺的,要比普通散修好的多。

    可是现在已经身居高位的他,却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他不但要身居高位,而且要成为实实在在的高位之人,不想充当别人的玩偶。

    被宋立戳中了内心中的想法,廉浮显的有些愤怒,不过当着宋立的面,他觉没有发怒的底气。

    要知道,卓别都已经死在了宋立的手上,足见宋立的实力肯定要远超过他的,实力不如对方,自然不敢在对方面前发怒。

    更何况,他现在也算是有求于宋立,说句不好听的,他还等着宋立救他的命呢,自然也就更加的不敢同宋立发怒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