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覆灭

    那些恐怖的传说,其实就是基地死士的隐形保护伞。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潜入后院范围之后,厉云和手下们纷纷脱去了外面的衣服,露出了内部的作战服。这些服装自然不再是迷彩战衣,而是可以根据周围的环境变换颜色的“变色战衣”。变色战衣表面涂了一层药物,这些药物是在宋立的指点之下,由正义盟丹堂研制出来的。在药物的作用之下,变色战衣会根据周围环境的不同变换颜色,可以让作战人员迅速融入环境之中,起到极佳的伪装效果。

    作战人员迅速地找到掩体,根据身边有利地形,蛇形鼠窜,向那间大屋靠近,途中的几名暗哨,都被准备充分,行动迅捷的兄弟瞬间抹了脖子。死士们大概也没想到,皇城下两方交战正紧的时候,居然还会有人来偷袭他们的大本营。

    大屋之中光线很暗,数百名黑衣死士背靠着墙,怀抱武器,安静地闭目养神。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就是这样的。除了休息,吃饭的时间,他们只会做两件事,训练或者执行任务。俗话说被关起来的猛虎出闸时破坏力更强。他们就是被关起来的猛虎,每次执行任务时,就是他们最自由最快乐的时候了。杀戮,只有不停地杀戮,才会将残酷的训练所带来的生存压力宣泄出去。没有任务和训练的时候,他们就像一群行尸走肉一般,提不起精神。

    在这种时候,他们就非常羡慕那一百多名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的伙伴。虽然那会有一定程度的危险,可是宁愿背负危险,谁也不想像这样在这间如同坟墓一般的大屋子里待着。

    正当他们以为今天也会像往常一样在死气沉沉的气氛中度过时,房门和窗户突然被撞开了,从外面扔进来几百颗闪亮的强光弹。习惯了黑暗的光线,陡然被这些刺目的强光照射,黑衣死士们的眼睛出现了短暂的失明现象。他们大惊失色,急忙站起身来,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不让别人靠近。

    强光弹将大屋子内照耀得如同白昼,等这些黑衣死士稍稍适应一下,刚能朦朦胧胧看到眼前景象时,又一批冒着浓烟的圆形物体被扔了进来,这些黑衣死士猝不及防,全都吸入了少许的浓烟,尽管及时的闭住了呼吸,但已然来不及了。

    “不好,这些浓烟有毒……”有人大声地提醒自己的伙伴。不过一切都晚了。

    吸入的浓烟很快发生了作用,尽管他们心有不甘,很想和对手放手一搏,然而最终还是抵不过浓烟中的毒性,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浓烟之中,厉云一马当先闯了进来,身后跟着正义盟的诸位特战队员。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防护面罩。

    望着躺了一地的黑衣死士,厉云都有些意外,喃喃道:“见鬼。这些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黑衣死士,就这么全军覆没了?这特么也太简单了吧?我都很久没和人打架了,手有点痒呢。”

    旁边一位正义盟的兄弟笑道:“厉爷,我们盟主说了,这就叫特种作战。讲究速度,讲究效率,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伤亡,带给敌人最大程度的打击。

    厉云吐了吐舌头,赞道:“宋立这家伙,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鬼主意。你还别说,那个几乎能把人射瞎的闪光弹还有瞬间让人昏厥的毒气弹还真挺厉害的……他是怎么想到的……”

    这个闪光弹和神经毒气弹,自然就是宋立的发明了。前世的他虽然没有当过兵,但是关于特种兵的小说或者影视剧却看了不少,他是个铁杆军迷,曾经研究过特种兵训练和作战的战术战法以及他们的标配武器。

    这闪光弹和神经毒气弹,还有作战队员穿的迷彩服以及变色战衣,都是他根据前世研究的那些结果,以及圣狮帝国现有的条件研制出来的。他之所以能够将这些东西研制出来,最大的原因是他是一名拥有渊博药理知识的炼丹大师。

    圣狮帝国和科学高度发达的前世大大不同,前世能够打造出来的很多东西,圣狮帝国却没有那样的科技水平。可他有一点特长完全可以弥补这个时代的缺陷,那就是他炼丹大师的身份。

    比如说闪光弹,就是他经过实验,找出几种混合在一起可以释放强烈火焰的材料制成的。虽然效果比不上前世的闪光弹,但能让人的视觉产生短暂失明还是可以的。

    至于神经毒气弹,对于他这个炼丹大师来说就不是难题了。找几种可以让人的神经短时间麻痹的材料混合在一起,让他们在爆炸之后形成浓烟,这个普通炼丹师就可以做到,何况宋立这个炼丹大师。

    他研制出了样品,然后将这些样品交给正义盟的丹堂,让丹师们量产,然后装备于正义盟的特种作战人员身上。这些东西,在每一次战役中都会收到奇效。这一次突袭死士基地的大本营,同样如此。

    整个过程看似非常简单,其实个中包含了诸多前提条件,缺一不可。

    首先是情报,此前正义盟的朱雀堂和猫眼司联手,努力了一年多时间,才查到死士基地的大本营,摸清他们的生活规律。没有准确的情报,一切都是无稽之谈。其次是正义盟领先于这个时空的准备和战术战法,没有隐形战衣,没有闪光弹和神经毒气弹,他们不可能这么迅速的解决问题,即便能够突破防守进入大屋,也难免要和这些身经百战,悍不畏死的基地死士陷入肉搏,那样结果可就难说了。

    这些基地死士个个都是高手,其中还不乏筑基期,胎息期的强手,平均修为等级要比正义盟的兄弟来得高,再加上他们经历的那些残酷的训练,以及悍不畏死的作风,真要正面肉搏,正义盟的兄弟恐怕要全面落入下风。而且极有可能被对方团灭。

    最后一个原因,当然是有心算无心产生的结果。黑衣死士们没想到会有人在这种情势下还能分心对他们进行突袭,当然,他们更加没想到敌人早就查到了他们的踪迹,进行了针对性的布置。他们的生活习惯也帮了正义盟的大忙,如果他们不是集中在这一间屋子里,而是分开休息,要想干净利落的解决他们,那可就很困难了。

    这样的结果,是各种因素综合在一起产生的必然。不管厉云怎么感慨,事实上,他们就是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个凶名在外的死士基地连根拔起了。

    “该怎么处置他们?”有人过来询问。

    “一个不留。”厉云的右掌狠狠在半空中挥了一下。这些死士从小就经过严格的洗脑,每一个人都把忠亲王视为自己的信仰,想要把他们策反收归己用是不可能的。只要放走一个,就是很大的隐患。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从某个角落里冲出来,袭击宋立一方的人呢?

    这批人曾经参与围攻宋星海,宋立对他们恨之入骨。全部杀光这个命令,正是宋立下达的指示。

    这些忠亲王精心培养的死士,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砍掉了脑袋。最后正义盟的兄弟在大屋内放了一把火,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撤出了春雪苑。

    当外面的人们意识到后院失火的时候,整个大屋已经陷入熊熊烈焰之中了,火势太大,根本无法救援。所幸大屋就是这么一栋孤零零的建筑,火势没有引燃到其他建筑上,损失依然在可控范围内。对于春雪苑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当然,大屋无缘无故失火,又给它增添了一段离谱的传说。

    春雪苑距离凯旋广场并不算远,熊熊火焰将半边天都映得通红,城楼上的诸人以及城下的叛军自然都看到了。宋立嘴角微微一翘,他知道,忠亲王的死士基地被彻底覆灭了,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忠亲王看到大火燃烧的方向,面色顿时一变。他自然知道春雪苑后院的秘密,那可是他最后的一点血本了啊。难道说……

    他吩咐身后一名手下,赶紧去查看。这名手下骑着快马,飞奔而去,不多时便赶了回来,俯身在忠亲王耳边汇报了情况。忠亲王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知道,自己花费无数心血,培养出来的这一批对他无比忠诚,具备超强战力的死士遭遇危险了。

    心疼啊。这可比损失那三千重甲兵心疼多了。其心痛程度仅次于儿子宋秋寒去世之时。

    “是谁干的?是你,还是你?”忠亲王如同野兽一般的目光在宋立和圣皇脸上逡巡着,似乎只要谁招认了,他就会扑上去和对方撕咬一般。

    圣皇对此事却是不甚了了,他只筹划了皇城下的正面较量,以及一些大的布局,对于那个死士基地,倒没有参与。宋立手下那支力量,也是他目前不知道的。正义盟在大家眼里,只是宋立和他的兄弟庞大没事的时候纠集一帮年轻人凑在一起玩耍的,谁都不知道这个本该十分松散的组织,现在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一支恐怖的力量。

    “不要看别人了。”宋立嘴角浮现一抹嘲弄的笑意,指了指自己道:“我,是我干的。”

    “果然是你。”忠亲王咬牙切齿,眼睛赤红,指着宋立怒道:“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一定会的。我要让你尝尝丧失至亲之人的切骨之痛。”

    “如果你还指望着潜入明王府的那批人,那我要提醒你,他们也都完了。”宋立云淡风轻地耸了耸肩。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