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体面解决

    上海,中村机关。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影佐祯昭灰头土脸的回到了中村机关。

    看到影佐祯昭吊着一条胳膊、脸上也包着纱包,中村俊不由得吃了一惊,失声说:“影佐君,你不要紧的吧?”

    “不要紧。”影佐祯昭摇头说,“不过是一点皮外伤。”

    影佐祯昭说的虽然是轻描淡写,但实际上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回想起两个小时之前的战斗,影佐祯昭此刻依然心有余悸,影佐祯昭也算得上是个拥有剑道七段造诣的高手,可在那个中国兵手下却只走了不到三招。

    三招,那个中国兵就挑飞了他的军刀,当时要不是影佐祯昭反应快,于间不容之际往后撤半步,那个中国兵的刺刀直接就割断他的喉咙了,不过既便是这样,也还是在影佐祯昭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

    所以,影佐祯昭可以说是到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中村俊心下冷然,他其实早就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也不想想,对面的可是徐锐那个大怪物,面对徐锐,影佐祯昭能够有命回来就已经不错了!不过在表面上,中村俊却还是装出一副关切的样子。

    中村俊接着问道:“影佐君,行动似乎不太顺利?”

    “哈依,这次解救行动已经遭到失败,并且还损失了三百多名皇军勇士,另外,还有四百多名皇军勇士受伤,七十六号也损失了一半多人手。”影佐祯昭重重顿,又道,“将军阁下,卑职无能,还请您责罚。”

    中村俊却摆摆手,淡淡的说道:“影佐君不必太过挂怀,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更何况这次解救行动,原本就有诸多的约束,又不能动用太多的兵力,又不能动用重武器,所以遭到失败也是在情理之中。”

    停顿了下,中村俊又说道:“不过,下次可有吸取教训。”

    中村俊对这次行动的失败是真的不在乎,多几次才好呢。

    “哈依。”影佐祯昭再顿,又道,“卑职一定认真总结。”

    过了一下,影佐祯昭又道:“不过,将军阁下,卑职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孤军营中居然有英国人,哦不,应该是廓尔喀人。”

    “纳尼?”这下中村俊也是懵逼了,“廓尔喀人?”

    这使得中村俊对徐锐更加充满敬畏,因为廓尔喀人可是英国的仆从军,徐锐居然有本事让廓尔喀人帮他打仗,这家伙,还能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哈依,廓尔喀人。”影佐祯昭再次重重一顿,又说道,“因为天黑,加上廓尔喀人的体型长相跟中国人没什么区别,所以刚开始时我们并未现,直到后来我们才现打了半夜的居然不是什么中国人,而是廓尔喀人。”

    中村俊皱着眉头说:“那么,中国人到哪儿去了?”

    “中国人一直就埋伏在附近。”影佐祯昭叹息了一声,又说道,“等到我现对面打了半夜的居然是廓尔喀人,我就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可是,等我想要下令撤出战斗时,却已经来不及了,中国人已经悄悄迂回到了我们的身后。”

    “索代斯奈。”中村俊点点头,又道,“如果是这样,那这次解救行动的失败就更没有什么可说的,影佐君放心,我会如实跟大本营解释清楚的,就说是因为英国人跟中国人暗中实现了勾结,大日本皇军才会失败。”

    影佐祯昭顿说道:“多谢将军阁下。”

    “去吧。”中村俊摆了摆手,又说道,“哦对了,影佐君,这几天你就留在公寓安静的养伤吧,不用再来上班了。”

    “多放将军关照。”

    越界筑路的战斗已经结束。

    徐锐留下孤军营的一连打扫战场,然后带着孤军营主力以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回到了意大利军营,一回到军营,廓尔喀皇家步兵营便又被解除武装,再次遭到羁押,这个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毕竟这次两军的并肩作战只是暂时性的。

    又打了一个大胜仗,孤军营官兵的士气变得更加的高涨。

    安顿好了之后,徐锐便又派人把弗格森和史蒂夫请了来。

    日本人的威胁已经解除了,徐锐有理由相信,至少在短时间之内,日本人是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除非他们下定决心,武装占领公共租界及法租界,不过徐锐料定,日本政府现在是没有这个胆子的,这毕竟不是小事。

    那么现在,就该坐下来跟英国人好好的谈谈解决方案了。

    尽管英国政府已经请美国驻华公使詹森出面在跟国民政府在谈判,但是,徐锐可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身上,谈判这种事,还是自己来较好,就用不着麻烦国民政府还有蒋委员长出面了。

    军国大事,死生之地,又岂能系于他人?

    片刻之后,警卫就押着弗格森和史蒂夫进来了。

    徐锐笑着说道:“将军阁下,公使先生,请坐。”

    弗格森和史蒂夫也没有客气,当下大大咧咧的落了座。

    弗格森哼声说:“司令,军事行动看起来似乎很顺利?”

    “确实很顺利。”徐锐微笑说,“哦对了,还得郑重感谢将军阁下还有公使先生的鼎力支持,将骁勇善战的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借调给了我们,不然,我们就算能打赢,只怕也是不会赢得这么轻松容易,所以再次向你们两位表示感谢。”

    说完,徐锐还站起身,右手抱胸向两人微微鞠了个躬。

    弗格森轻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史蒂夫却说道:“徐司令,如果你真想感谢我们,那就请你把羁押的人质全都释放,只要你释放包括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将士在内的所有人质,我一定会替你向内阁陈情,对你们之前所犯下的恶劣罪行不再追究。”

    “罪行?追究?”徐锐大笑道,“公使先生,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情况。”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接着说道:“公使先生可能还不知道,贵国政府已经请美国驻华公使詹森出面,在跟国民政府谈判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贵国政府根本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武力解决争端,所以只能通过谈判来解决纠纷。”

    “喔特?”弗格森和史蒂夫闻言面面相觑,史蒂夫昨天虽然给公共租界工部局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在电话里并没有多说,所以并不知道这件事,现在骤然间听到这个消息,不仅觉得十分突兀,甚至还有些不相信。

    徐锐便微笑道:“两位如果不相信,可以打个电话问一问。”

    史蒂夫便真给公共租界工部局打了个电话,结果自然属实。

    工部局总董事乔纳森甚至在电话里告诉史蒂夫,跟中国人的谈判很不顺,让他们做好长时间被羁押的准备。

    放下电话,史蒂夫身上的气势便已经泄了大半,英国政府都已经妥协了,决定要跟国民政府谈判解决,他们根本就无力逆转,紧接着,两人又想到自己的前途地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英国政府肯定会把这笔账算在他们头上。

    这样的话,弗格森和史蒂夫的前途就完了。

    徐锐笑道:“怎么样?将军阁下,公使先生,我没骗你们吧?贵国政府已经在寻求以一种体面的方式结束这场纷争了,贵国政府可以通过交易和谈判体面的结束这场纷争,但是就你们二位而言,恐怕很难体面的回到英国了吧?”

    弗格森的一颗高昂着的头颅便立刻耷拉下来。

    史蒂夫却从徐锐的话里听出了言外之意,当下眼睛一亮,说:“徐司令,难道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还真有。”徐锐微笑点头,又说,“我还真有个更好的建议,不仅可以让贵国政府保住脸面,更能让二位有一个体面的结果。”

    “真的?”史蒂夫闻言急声说,“什么建议?”

    弗格森虽然没问,但是一对耳朵却也竖了起来。

    徐锐也没有遮掩,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相比经济利益,贵国政府最在乎的还是大国的脸面,也就是说要在国际社会上能够有一个体面的解决方案,这点我们完全可以满足你们,但是,英国政府必须付出实质意义的让步。”

    弗格森和史蒂夫凌乱了,都已经付出实质意义的让步了,还能保住大国的脸面?保住了大国的脸面,又能够付出什么实质意义上的让步?说起来真的很尴尬,迄今这止两人都还是弄不太懂这种东方人的思维。

    徐锐便只能把话说得更加的直白一些,又道:“那我就直说了吧,我们孤军营可以接受租界工部局的招安,招安之后,你们可以把我们孤军营整编为巡捕房,或者雇佣兵也行,但是我们孤军营仅仅只是名义上隶属于租界工部局。”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这样一来,不仅这次事件可以有一个体面的解决,而将军阁下还有公使先生你们二位呢,不仅可以免于惩处,甚至还可以获得一份招讨之功,毕竟租界工部部多了一支能征善战的雇佣兵,是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