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女王抉择

    清晨,不等太阳出来,天还黑漆漆的,伊莎贝拉女王已经起床办公了。

    宽大空旷的宫殿里冷飕飕的,即便点上了很大的火炉,可只要站得稍微远些的地方都会被冻得打哆嗦。

    伊莎贝拉并不在意这种寒冷,她有时候会因为手冻得实在受不了走到火炉旁短暂的取暖,然后就会又回到桌边继续办公。

    很多人都在奇怪为什么女王不让人把火炉放得离自己近些,这样至少不用为了取暖走来走去。

    而这个原因只有女王身边的一些人清楚。

    “不要太暖和,这会让我因为暖和放松下来,然后就会觉得或许睡上一小会也没什么,接下来宝贵的时间就这么浪费掉了,所以冷一些更好,至少能让人精神集中。”

    这就是原因,一个伊莎贝拉式的自我约束,而卡斯蒂利亚女王的每个冬天都差不多是这么度过的。

    今天的工作有些麻烦,一件上去似乎不大的事情引起了伊莎贝拉的注意。

    远在卡斯蒂利亚西北部的一个叫卡斯雷拉的镇子发生了暴动。

    这是一场开始上去很简单,后来谁都不知道怎么就闹大了的事件。

    一个叫杜达林的当地老贵族的收税官在押解实物税车队返回领主城堡的时候遭到了袭击,收税官和卫兵都被杀死,税车也遭到了洗劫。

    这上去就是个很普通的抢劫事件,虽然匪徒的胆子似乎大了些,毕竟他抢劫的是贵族而且还杀死了收税官,但是就这件事本身来说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或许只要那些大领主们派人调查一番就不难找到那些劫匪,然后就是清剿和处死刑。

    但是就是这么一件并不大的事件却引起了风波。

    卡斯雷拉镇的人不久之后发现了失踪的税车,车上的货物早已经不见了踪迹,匪徒也没了踪影,但是很巧的是,在距被截货车不远的地方,有人找到了很重要的线索。

    那是个似乎因为匆匆离开而被树枝扯破的衣服上的一小片,上面与杜达林家同为卡斯雷拉镇领主的另一位贵族家特有的徽章痕迹清晰可见。

    就是这个证据,引发了卡斯雷拉镇原本就关系微妙的新旧贵族之间的争执和矛盾,从开始的相互指责攻讦到接下来大打出手,整个过程快得让所有人都来不及阻止,就如同有一支无形的手在控制着一切,暴动从两家仆人间的小规模冲突迅速变成了整个镇子上两家封地之间的战争。

    整个卡斯雷拉镇,甚至更远的地方都卷入了麻烦,虽然还是有人站出来调解,但是杜达林家开始联系与他们关系不错你的那些贵族,同时公开声称要报复“那个从他手里偷走了领地和税收的混蛋”,而被指为抢劫的另一方也不甘示弱,立刻呼朋唤友的准备进行第二次的战斗。

    原本只是一个小地方的两个贵族之间的冲突,却逐渐变成了新旧贵族或是被抢或是被分了领地的贵族与得到好处的贵族之间的战争,从收复失地后因为分配利益而出现的矛盾虽然一直被双王压制着,但是这种矛盾却从没有真正消失。

    现在,在这么一个似并不起眼的西北小领地上,因为一场偶然的抢劫,似乎这个矛盾有趁势爆发的趋势。

    伊莎贝拉着手里关于卡斯雷拉镇发生的事件的报告,心里琢磨着这件事会产生的影响。

    和很多人认为双王已经凭借收复失地的功绩成就了不世伟业不同,伊莎贝拉夫妻对自己的处境得很清楚,卡斯蒂利亚与阿拉贡的结合与其说是国家不如说只是他们两个人的结合,他们夫妻中只要有一个人有个三长两短,这个脆弱的联合王国都可能会迅速的分裂甚至因此发生战争,这一点伊莎贝拉和她的丈夫斐迪南都异常的清楚。

    也正是因为这个,这对夫妻之间就形成了一个默契,伊莎贝拉试图通过教会让两个国家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直到有一天合二为一,而斐迪南的做法则要世俗实际的多,他在加强统治的同时竭尽全力打击那些在他来是潜在敌人的贵族,同时全力拉拢有可能会帮助他的那些君主。

    “那个卡斯雷拉镇发生了什么,这个要立刻查明白,”伊莎贝拉向旁边的秘吩咐着,她每天要处理的公务实在太多,虽然卡斯雷拉镇出现的暴乱让她有些担心,可毕竟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所以在吩咐之后她就把这件事放在了一边“那么告诉我今年我们可以从新殖民地得到什么。”

    当说到这个的时候,伊莎贝拉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略微露出丝笑容,说起来这是她与斐迪南之间少有分歧之一,当初在召见那个哥伦布时听到他提出种种的要求,斐迪南立刻很不满的拒绝了,在斐迪南来这个人不但无理更是贪婪,而且他要求资助的款项也的确数目庞大,对于刚刚结束战争的国家来说可不是件小事,所以斐迪南选择了谨慎小心。

    而伊莎贝拉却从那个哥伦布的身上到了疯狂的自信和希望,她被这种疯狂吸引了,最终决定资助那个人完成他的冒险。

    事实证明伊莎贝拉的决定是正确的,哥伦布给他们带回了巨大的回报,而且连续几次的探险已经让人们渐渐意识到或许被哥伦布命名为圣萨尔瓦多的那片群岛要比当初他发现时候认为的大得多,这就引来了一阵探索新领地的热潮,以至即便是有个叫达伽马的葡萄牙人发现了从非洲通往印度的新领地,也没有能影响卡斯蒂利亚人对新殖民地的热情。

    想到这些心情忽然好了些的伊莎贝拉眼神也显得柔和了些,哥伦布给她带来的惊喜太多了,而且这些惊喜除了那一船船的黄金和香料外,更重要的是让她有种似乎在某些地方战胜了她的丈夫的感觉。

    即便是在年轻时候违背恩里克的命令,秘密与斐迪南结婚的时候,伊莎贝拉也很清楚她的选择也是与利益结合而和情无关,所以这些年来即使他们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可实际上他们夫妻的关系更多的还是国家与国家结合的意义更加强烈,这也是她始终不能理解胡安娜那过于执着的态度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想到胡安娜,伊莎贝拉原本好了些的心情又不禁糟糕起来。

    菲利普的风流成性她是早有耳闻的,可伊莎贝拉从没因为这个觉得这个女婿有什么不妥,事实上斐迪南同样有好几个情妇,而他的私生子究竟有多少大概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所以伊莎贝拉对胡安娜那种上去完全是发疯般的嫉妒感到实在不可思议,糟糕的是随着菲利普的行为越来越放荡,这种已经近乎疯狂的嫉妒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伊莎贝拉不得不考虑是否该稍微提醒一下那个女婿,毕竟那样的胡安娜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有些头疼的女王一边想着心事一边翻阅着手里的公文,卡斯蒂利亚女王的勤勉是出名的,这方面说伊莎贝拉完全可以自豪的宣布自己要比同时代任何欧洲君主都更尽职,只是这似乎还不够。

    伊莎贝拉不易察觉的轻轻叹口气,她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多些,因为她已经开始隐约感到身体不如以前了,这让她很是担心。

    因为儿子胡安的死,未来的王位继承人成了让所有人都关注的重大问题,而随着她的女儿们纷纷结婚,虽然还没有最后宣布,但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胡安娜将会成为未来的卡斯蒂利亚女王。

    可现在胡安娜的样子实在让人担心,伊莎贝拉已经因为这个烦恼了很久,她曾经秘密的要她的私人牧师托马斯·汤戈马达为胡安娜驱魔,因为她认为女儿是被魔鬼缠身了。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已经被送上了绞架甚至被活活烧死,伊莎贝拉当然不会对自己的女儿这么做,可驱魔的结果却并不理想,托马斯·汤戈马达完全失败了,甚至还多少受了些惊吓,他向女王报告说“公主的灵魂已经完全被魔鬼和女巫占领了,她现在只是一个能够行走的躯壳,躲在她身体里的的那个可怕的东西已经彻底腐蚀了她的灵魂”。

    托马斯·汤戈马达的话也吓到了伊莎贝拉,一想到自己将来要把王位交给这么一个女儿,她就不禁为面临的困境头疼不已。

    所以当她终于到葡萄牙大使唐·卢维戈伯爵写来的报告后,伊莎贝拉险些因为激动而昏倒。

    “发生了什么,那个曼努埃尔究竟想干什么?”伊莎贝拉拿着唐·卢维戈伯爵的信愤怒的在宫殿里走来走去,她因为焦急甚至顾不上传令,而是穿过几道房门直接来到外面走廊上招呼了几个等着觐见的大臣,然后他们关起门来开始讨论在葡萄牙发生的这一连串的变故。

    唐·卢维戈伯爵的信写的很详细,在信中他不禁把如今玛利亚的处境做了详细报告后,而且根据曼努埃尔的种种言行进行了仔细分析,最后他得出了一个让卡斯蒂利亚宫廷颇为担心的结论,那就是葡萄牙人很可能秘密的与某些国家结盟,以此作为随后在海上争夺殖民地的依靠。

    至于这个结盟的国家,虽然唐·卢维戈伯爵没有说出来,但是所有人都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唯一的一个可能。

    “法国人要和我们进行一场战争吗?”伊莎贝拉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是愤怒的问着大臣们“难道路易想干涉我们和葡萄牙的事务,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

    “很显然是这样的陛下,麻烦的是在来这种情况未必不会发生,”一个大臣有些略显忧心忡忡的说“而且我们也知道法国人一直试图拉拢葡萄牙。”

    “是呀,”伊莎贝拉烦恼的拧着眉梢,这些年来她一直很注意葡萄牙的局势,当初葡萄牙在王位争夺战争中支持胡安娜的举动让她对葡萄牙人始终抱着戒心,为此她连续让两个女儿和曼努埃尔结婚,为的就是能尽量安抚住葡萄牙。

    可是现在来事情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唐·卢维戈伯爵信中的描述让伊莎贝拉一时间感到进退两难,正如很多人猜想的那样,在这件事上伊莎贝拉实在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态度。

    给曼努埃尔写信要他解除对玛利亚的软禁吗,还是直接指责他试图和自己争夺海外殖民地?

    伊莎贝拉知道不论怎么办都是不明智的,因为除去那些上去让她左右为难的原因,最重要的还是曼努埃尔的确掌握了主动。

    如果对葡萄牙的态度过于强硬,无疑是在把曼努埃尔推向法国人那边,这显然是不明智的,可伊莎贝拉又实在不能容忍葡萄牙人的挑衅。

    这的确是个很让人为难的选择,伊莎贝拉觉得曼努埃尔这次真的抓住了她的弱点。

    “或者我们应该向伦巴第派出更多的军队,”伊莎贝拉说完环视她的大臣们,让人意外的是,所有人似乎同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这让伊莎贝拉心里忽然涌起一阵不满,她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不过最后还是尽量不动声色的问“怎么,你们难道不赞成吗?”

    “陛下,我们与和法国人现在虽然关系紧张可毕竟还不是敌人,”到其他人一言不发,一个大臣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所以即便葡萄牙和法国人有勾结,可如果没有足够充分的理由他们在短期内也很难与我们直接冲突,可如果向罗马派兵,这就会导致我们直接与法国开战。”

    “开战,那么你们担心的其实就是这个了?”伊莎贝拉的神色忽然阴沉下来,她那随着年龄已经献出发胖迹象的圆润下巴动了动,一双眼睛迅速的在那些大臣脸上扫过,把他们那各自迥异的眼神收入眼底“你们是在担心因此而得罪法国人吗,我想你们应该还没有忘记收复失地的光荣,那个时候你们从来没有过畏惧,难道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失去了勇气了吗?”

    伊莎贝拉的声调严厉中透着激动,她的目光中透着一丝狂热,那种样子丝毫不逊色于她的女人发狂时候那种令人畏惧的神态。

    伊莎贝拉突然爆发的怒火让大臣们很是吃惊,他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同时也有人这时候已经在琢磨该怎么附和女王。

    “告诉我,如果法国人和葡萄牙联合起来,我们是不是能够和他们交战?”伊莎贝拉向一旁的几个大臣,这些人都是曾经在收复失地战争中有着卓越表现的将领,其中有两个更是曾经一路打到了摩尔人最后的王国格拉纳达。

    她这时候显然已经在琢磨着可能会出现的最糟的局面,一想到可能要同时和两个强敌交战,伊莎贝拉脸上就泛起一片因为激动而涌起的红晕。

    大臣们诧异的着女王,他们不知道是什么让伊莎贝拉忽然就做出了这种上去实在是有些草率的决定,毕竟卡斯蒂利亚与葡萄牙之间实在是太过复杂,而伊莎贝拉的决定很可能会彻破坏这种已经保持了太久的关系。

    “大人们,你们是不是认为我的决定有些鲁莽了?”伊莎贝拉似乎穿了大臣们的顾虑,她从宝座上走下来站到那些大臣们中间,脚下慢慢的挪动着向他们每个人,到他们在听到她的话时脸上不由露出的神态,伊莎贝拉微微摇头“我在这里问你们,你们觉得如果我容忍了曼努埃尔的挑衅,他就会放弃他的计划吗?”

    到大臣们虽然犹豫可最终却纷纷摇头,伊莎贝拉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这让她的心情好了少许,这让她相信即便随着安逸生活过得久了这些人已经没有了当初跟随她驱逐摩尔人的锐气,可至少这些人依旧是她熟悉的样子。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等到他们做好一切准备呢,”伊莎贝拉眼中露出锐利的目光“我相信唐·卢维戈伯爵的来信里面说的都是真实的,不过鉴于这封信中的描述,我相信曼努埃尔即便是最终和法国人结盟,但是至少现在他们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

    说到这伊莎贝拉恰好绕了一圈走会回到了她的宝座的台阶下,她迈着优雅的步子慢慢走上两级台阶,转过身着那些大臣,

    “这对我们来说这就是个最好的时机,过了这个时候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伊莎贝拉目光炯炯着她熟悉的这些大臣“大人们,如果我们能在法国人插手之前就发动一场足以能让葡萄牙人老实下来的战争,相信路易是不会为了一个失败的曼努埃尔强行出兵的,毕竟他自己现在的麻烦同样很多,既然这样就让我们抓住这个机会,先发制人!”

    大臣们听着女王充满激情的讲演,一时间似乎又到了当初那个带领他们战胜摩尔人的年轻女王,随着伊莎贝拉最后的话音落下,所有大臣不约而同向他们的女王鞠躬行礼,随后发出激动的欢呼:“女王万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