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真假试试就知(三)

    【你没发现,她在害怕吗?】038终于从墙上挣脱了,吧唧摔在地上。它都顾不上爬起来,忙将功补过的说了它的发现。

    008故意重重地跳到它的后背上,把它踩下去,还用小爪子乱挠着它的长毛:【那你说说看,她在害怕什么?】

    【我不知道,但绝对不是朱青梅他们的抹灭之事。】038将008掀翻,梳理着自己的长毛,说得很干脆;【她又不是没见过BOSS灭任务者,再吃惊也不该害怕的。】

    【是吗?】008将信将疑;【BOSS,你觉得呢?】

    萧明珠已经困不得不行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猜婷姐当时的反应和心思,【明天再说,明天再说。】大不了,直接问婷姐好了。

    她爬上床,沾枕头就睡着了。

    这一夜,萧明珠是美梦连连,不少人却是睡不着的。

    王府平静无事,莫家父子平安离开,这个消息对于旁人来说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儿,根本就不值得在意什么。但对于知道莫维凯身上携有病毒的任务者们来说,无疑是个霹雳。

    若说朱勇中毒之事,那是朱勇身上的乌毒草被他们减弱了药性,本想逼王府里的任务者出手,没想到萧明珠却请了孤灯那个位面异者。逼不得已,他们才又启用了莫维凯这一步棋。

    这次他们也没想再给王府留下喘息的机会。

    莫维凯身上携带的病毒可比朱勇中的毒要厉害,一旦毒源发作起来,传染的速度极快,中毒者的攻击又强,即使这个位面有药医治,想要控制下来,也不是一时半时的事儿。王府里的暗卫侍卫们成堆,还个个武力强悍,若是中毒发狂,逍遥王府哪怕不会成为炼狱,至少也得混乱成一片,血流成河吧。

    王府里却没有什么动静,不可能是他们算计好的病毒没有发作,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有人发现了携带病毒,将病毒在作发之前就清除掉了。

    能做到这一步的,只有系统和任务者!

    召集者一把推倒了他耗费几天才重新架起来的拱桥,一张俊脸狰狞得可怕:“果然没有猜错!”

    1456很胆怯地道;【还要继续吗?】

    说真,它还是想逃。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它一想到那一刻的恐怖力量,就忍不住发怵,甚至连程序都会出现卡机现象。

    【不继续能如何?】召集者恨恨地道;【眼下得集中力量,除掉韩允钧!】

    【为什么您认定是他呢,王府里最近不是出了个神秘的长先生吗?我觉得他更像。】1456小心翼翼的提出异议。

    不管是从探子传回来的消息中,还是那天他们在街头偷看,那个长先生不管是行事的方式还是行事的手段,完全就任务者的套路。而且,他还能看懂江二留下的盲文挑衅,并且留下了叫板的盲文。

    召集者冷笑道:【那个长先生为何早不出现,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行事非常的高调呢?】那就差没在头上顶个招牌,写明任务者三个大字了。

    【要说主位面出现变故,不少人的命运都起了大变化,但那韩允钧的变化未必也太大些了吧。他本该是个苟延残喘的七绝命,现在不仅恢复了健康,成为最有可能的太子人选,甚至还有子嗣传承……能逆天改了他这气运的,除了同类,还能有谁,难不成是天道自打自脸?】

    1456无话可驳,确实,韩允钧的命,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让人想不起疑都不可能。

    【那长先生……】

    召集者不以为然;【只怕那个长先生和韩允钧是一个团体,他是被推出来做挡箭牌的,若我们认定了他,只怕就上当了他们的圈套。】

    1456还是不安,主要是害怕。

    召集者也感觉到了它身上那根本就掩饰不住的畏惧,心里也被他传染了不安,他恼羞成怒,低喝道;【前怕狼后怕虎,怎么能成大事。莫维凯平安而退,江亚伟就会入了他们的眼,是与不是,盯着江亚伟不就知道了。】

    【啊……】1456心颤,是不是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拿江亚伟去做炮灰。看着自家宿主一脸的轻松随意,仿佛他嘴里的那事儿,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

    1456怔了一下,不由得起了个不该有的小嘀咕,那是不是有一天有必要时,他也会将它拿出去牺牲?

    次日,萧明珠醒来的时候,才知道去试探江二少的时间就定在了今天,而且韩允钧已经派人出去布局了。

    “真的?”萧明珠一如既往的没有追问过程,直接只问结果。

    韩允钧将手上的书卷放下,“自然,我什么时候哄过你?”

    这个……好像是没有。

    终于又能出门了,想想就让人觉得高兴啊。

    萧明珠光着脚就下了床:“嬷嬷,拿衣服来……”

    “王妃,鞋,您穿鞋……”屋内又是一阵兵慌马乱,韩允钧都忍不住按额,不过嘴角的那抹微笑却怎么也压不住。他喜欢她充满活力,如果可以,他还可以将她再宠坏一些,呃……将来连孩子一起。

    早膳桌上,韩允钧才简单的与萧明珠说了一下他们的安排。他和岳父商量到大半夜,最后还是用了明珠说的办法,直接去承恩侯府。

    他们考虑过在府外设局,但他和明珠一出门,那江亚伟若是心虚的,自然会主动避开他们。若他们要是跟上次一样,乔装出府,那就没办法带足侍卫,危险性就要大得多。

    最后还是岳父大人拍了板,说是听从明珠的选择。他知道岳父大人之所以妥协,那是因为明珠是平顺命格,她选中的地方比他们选要安全得多。

    事后再仔细想想,若是江亚伟是个危险的,越留,只会越危险。江侯爷可是能靠近父皇的人,若他被江亚伟控制,后果不堪想象。

    再说,这事儿只要行得巧妙,江亚伟在没有确定自己已经暴露之前,不会轻易动手,抵多时心虚避开而已。这反而给了他们机会。若是时间一久,江亚伟他们知道那贵妾之事,到时候想要再动手,只怕就晚了。

    至于江亚伟会不会心虚,故意避开他们,这个也很好解决,他已经让人给江亚轩去了信,相信江亚轩会想办法拦下江亚伟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