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筹码

    建宁之西南。

    “你疯了!”高定摇头,看着雍闿,然后又摇了摇头,重复了一声,“你真的疯了!”

    “哈哈哈!”雍闿仰头大笑,“这个世道!迟早会疯!如果我不疯,难道要看着家中老小发疯不成?!”

    雍闿看起来像一头猪,却是精明不过。他知道,他所能争取的时间,也就是大概半年左右,从冬天到明年的秋天。

    雍闿自己的筹码,并不够。

    现在冬日,关中严寒,纵然想要调兵到川蜀,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然后等过了春季,夏季在山林行进,简直就是梦魇一般,因此正常来说,就算是骠骑将军动作迅速,也要到明天秋季的时候才能大军挺近,所以现在对于雍闿来说,能拉多少盟友就拉多少盟友,只要将骠骑将军的第一波抗过去,基本上局势也就定了下来……

    毕竟建宁之地,有矿产,有盐池,确实是个好地方。

    “我说……费公举此人……”高定说了一半,又习惯性摇了摇头,“算了,现在说这个也没有用……”

    雍闿说道:“若是高兄换成了我,敢不敢赌这个贼徒会手下留情?多少给雍氏一条活路?”

    高定沉默了很久,依旧是摇了摇头。

    高定对于汉人官员,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抱着很大的抵触心理的,这种心理并非是高定本人天生就携带而来,而是这么多年和汉人官吏在接触的过程之中积累下来的……

    狗官。

    狗都不如的官。

    狗还知道谁喂了一口饭,会摇尾巴,而很多汉人的官吏不仅是死命要好处,甚至拿到好处了还依旧是翻脸不认人!

    汉灵帝时期,贪腐成风,上上下下都是如此。而为什么会产生贪腐,根本的原因其实也不完全是汉灵帝的锅,只不过因为是整个制度的问题,当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的时候,所谓稀缺性必然产生高价格,而这些多出来的价格,就成为了腐败的温床。

    但是权柄真的就是属于这些大汉王朝边境的汉人官吏的么?

    并不是,只是委托这些汉人官吏来管理,换句话说,就像是后世盖个章,那个章也不是办事人员自家的,只不过委国家托其管理……

    所以后世有多操蛋,大汉王朝汉灵帝时期的大汉官吏就要操蛋一百倍,而边境天高皇帝远的这些官吏,则是要一千倍。

    吃人肉喝人血,草菅人命,扭曲黑白,助纣为虐,反正只要有好处,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所以雍闿问说高定会不会觉得费诗在收刮完雍闿家产之后,还能给雍闿一家老小留条活路……

    高定认为还不如相信狗会说话,猪会上树。

    能相信一个贪腐官吏还是有底线的么?

    显然不可能。

    高定看着远处围绕着篝火正在换歌跳舞的族人,看了一眼雍闿,习惯性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样一来,哀牢多难了啊……”

    建宁之南的区域,有三个方向的交通线,一条自然是往川蜀,而另外一条是通往后世的印度缅甸方向,也就是被称之为身毒和骠国之人,还有一小部分的波斯人,还有一条则是西部山区河谷走廊,在还没有地质变动的汉代,这一条路,可以从岷江横穿到横断山区,而在这个区域之中,有大量的嶲人。

    嶲人分为东西两个大部落,或者说种族,东部的嶲后来演化成为了后世的彝人,而另外西部的嶲人则是以壮泰语和孟高棉语为主,但是这么奇怪的组合,依旧同时间保存在一起,很有些意思。

    高定,就是东越嶲人之王,也是哀牢国其中的重要一个部落支柱。

    雍闿劝说道:“高兄,不必忧虑……我打算将滇国的旗帜再立出来!”

    “滇国?”高定看着雍闿说道,“你确定?”

    雍闿看到高定的表情,猜到了高定的意思,便补充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立这个滇国的旗帜,不是为了收什么钱财,又或是要什么人,而是希望能将大家都集中在一起,共同做事情!高兄,你想想看,如果我们东一个,西一个,分散在这里一点,那里一点,汉人打过来了,你一看,不管我的事,也就不管了,然后等汉人来打你,别人一看,也不管他的事……哈哈,我就是打个比方……如果有一个统一的名义,是不是就方便多了?”

    高定翻了一下眼皮,呵呵笑了两声,“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保全你自己?”

    雍闿也不避讳,点头说道:“没错!也是为了保全我自己!但是如果说真的重新将滇国的名号重新立出来……高兄,呵呵,谁可以当这个滇国之王,啊哈,当然,现在应该叫,嗯,大盟主?”

    “打蒙煮?”高定摇了摇头,“应该叫统领,嗯,大统领比较好……”

    雍闿哈哈笑了笑,也不反驳,心中却想着,“大桶拎”也不见得好听到哪里去,不过无所谓了……

    滇国,在西汉时期强盛一时,然后被汉武帝打残废了,后来便分散成为了越嶲人外,还有濮人、昆明人、川羌人、叟人等等,当然,最多的,还是越嶲人。而后越嶲人便又立了哀牢国这种比较松散的联盟国。

    哀牢国周边,还有闽濮、鸠獠、僄越、裸濮、身毒、寻传、钦族、掸人等等,反正繁杂得不得了,就连越嶲人自己都分东西两部,就更不用说平日里面相互之间有时候因为猎物啊,水草啊的矛盾纷争了。

    如果说真的重新将滇国的旗帜立出来,然后将所有的部落都笼络在下面,有矛盾了一起坐下来解决,有利益一起分享,尤其是建宁的铜矿……

    高定瞄了雍闿一眼,觉得雍闿提出的这个建议,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可行性的。

    “不过,就这样,还不够……不够……”高定摇了摇头,说道,神态像极了一个捏着筹码想要上台玩两手的赌徒。

    雍闿笑道:“高兄不用担心,小弟还联系了另外一个人……”

    “谁?”高定不由得盯着雍闿。

    “绥南中郎将,交趾太守,士燮字威彦!”雍闿缓缓的说道。

    ……(???)( ̄Д ̄)╯……

    关中冬日严寒,若是在外没有穿得厚实些,简直就是寸步难行,但是对于交州来说,天气虽然转冷,但是反倒是进入了相比较舒服的季节,至少在没有空调的汉代,冷的时候多穿两件就是了,但是热的时候,总不能将自己的皮都扒了罢?

    这一点也算是南方和北方,相互之间的差异吧……

    交趾太守士燮虽然说在三国演义当中并没有多少出彩描写,但是实际上,士燮做的事情,其实也不少。

    士燮并非是南越人,其祖辈是鲁国人,在躲避王莽之乱的时候,一路跑到了交州。士燮少年的时候,还去过雒阳游学,后来被举为孝廉,补尚书郎,而后又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巫阳令,最后才任职交州太守。

    因为士燮家族已经在交州定居了近两百年了,所以实际上士燮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大帮子,比如士燮的弟弟士壹合浦太守,二弟士?担任徐闻县县令又兼任九真太守,三第士武任南海太守,一家子齐齐整整都是太守。

    因为这些年华夏中原动荡不安,所以逃亡交州的人员也是不少,比如袁徽、许靖等等,也是一些才学兼备之士。

    士燮作为民政官来说,也算是不错的,至少在中原大乱的这一段时间之内,不仅稳定了交州地区,还和周边的少数民族和睦相处,甚至还在交州发展了儒学。

    不过和骠骑将军斐潜不一样的是,士燮还没有更进一步到教化的程度,只是“初开学,教取中夏经传”,不过就算是如此,也影响了一批交趾地区的民众开始通诗书,知礼仪。甚至影响到了后世,越南在发展过程当中,曾产生了一种文字,叫做喃字。有人认为这种喃字就是士燮土创,为了让交趾人更好的学习华夏经传。

    以至于后世在《大越史记全书》还将士燮任职的这一时期作为一个纪年来记载,称为“士王纪”。文化的传播使得交趾地区开始慢慢的步入文化时代,慢慢摆脱原来野蛮落后的生活方式。

    从这个角度来说,士燮在交趾地区的地位,可见一斑。

    滇池的雍闿也并非是出了事情才找到的交州士燮,而是长期都有联系,否则在遇到变故的时候,也不会毅然就发动了极端的手段。

    不过那是雍闿的问题,士燮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要不要配合雍闿,亦或是想不要想进军川蜀。

    这对于士燮,不,这对于整个的士氏家族来说,都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交趾虽然比起大汉冀州豫州,甚至扬州青州来说,都要更加的穷困贫瘠,但是毕竟士家在交州经营了近两百年,就算是再愚钝的士族子弟,也能积攒下一些东西来……

    那么,现在的筹码,足够士燮下场玩一玩的么?

    士燮有些犹豫。

    在交州,士燮他几乎就是土皇帝,说一不二的那种。可是反过来看,他也就是交趾一带的土皇帝,距离一流的地方诸侯还差了一些火候,现在,就不知道是不是到了添一些柴火的时候?

    士燮找来了下属进行商议。

    程秉是士燮的长史,按照道理来说,程秉应该给士燮一些建议的策略,可问题是程秉自己在技能上加偏了点数,基本上全数都点在了民生政务和文学经书上,所以对于军事么,也就是基本处于空白状态,所以也就是坐在一旁,作为一个陪客,说不出一二三来。

    袁徽则是不然,他是一个经典的汉代学者,他虽然离开了中原,可是心还是牵挂着汉室,时常会有感叹自己能力渺小,不能挽救汉室倾覆……

    于是乎,袁徽觉得是一个机会,是一个重新返回中原,去支援汉帝的机会,至少,总比一直呆在交趾一带要来得更好一些。“主公,如今天下大乱,汉室将倾,若可领军北进,便可位居中枢,终可匡扶朝纲,以全仁德之道,顺天下民意也……”

    士燮点了点头,他明白袁徽的想法,但是虽然说士燮也对于汉室保持了一定的敬意,但是还没有说要将自家两百年的基业全数倾倒在中原赌桌上的想法。

    能赚一些最好,但是也不要赔本。

    许靖见状,微微一笑,并不说话。许靖当年在孙策攻江东的时候,与家属俱避难交州,受到交趾太守士燮礼待,只不过和程秉、袁徽不同,许靖一直都没有真正拜士燮为主公,而是保持着客将的身份。

    当然,也是只有许靖如此,毕竟许靖当年在年轻的时候就与堂弟许邵一同创下了硕大的名声,士燮虽然在交州,也是知晓其名,故而相当的礼遇。

    士燮看了看许靖,低头思索了片刻,说道:“文休,此事汝意如何?可否指点一二?”虽然许靖不表态,但是士燮觉得还是要亲自问一下。

    “怎劳使君动问!某之过也……”许靖连忙拱手回答,然后笑了一下,“使君,不妨先试之一二……”

    如果说士燮有十足的意愿想要出征,那么根本就不会问这个问那个,也不会在袁徽给了一个相当光明正大的理由之后,却显得有些犹豫不决,所以整体而言,许靖判断,士燮其实心中还是有些不安的,所以便顺水推舟跟着士燮的思路走下去。

    “哦?”士燮眉毛动了动,“请问如何试之?”

    许靖捋了捋胡须,缓缓的说道:“使君可是忘了刘交州?”

    “刘交州?”士燮微微皱眉,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表情已经透露了他显然对于这个交州刺史很不喜欢。

    “如今刘交州欲夺使君基业,无非乃其无地可居也……”许靖拱手说道,“如今川蜀动乱,又有刘益州之故,想必刘交州深恨骠骑……若使君有意,不妨表其为益州刺史,引其北进,一来可免交州兵火,二来么……”

    许靖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士燮想了想,也不由得抚掌而笑,连连点头说道:“文休果然聪慧过人,妙哉,妙哉!便是如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