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毫不退缩

    崔敦礼目瞪口呆。

    他现在明白为何卫尉寺一行人能够从戒严的长安城中出来了,无论守城校尉是哪一个,面对这样一个老无赖,又能有什么办法?

    没等你动手呢,他先那你讹了……

    崔敦礼算不上君子,阴谋手段这些颇为推崇,可是面对耍无赖的独孤览,亦是束手无策,气急败坏:“郡公!您乃两朝元老,更是皇亲国戚,独孤氏威名赫赫,不知出了多少英雄豪杰,您这般做派,难道就不怕污了独孤氏的名誉么?独孤氏因此而蒙羞,便是晚辈亦是不忍目睹。”

    独孤览叹了口气,又拍了拍崔敦礼肩膀,低声无奈道:“老夫又何曾愿意如此呢?只是家族如今人才凋零,犹如江河日下,老夫若是不能趁着还有一口气在,给儿孙谋一份前程,怕是用不了几年,等族中几个老家伙都咽了气,怕是连个顶门立户的没有。”

    说着,他又看了崔敦礼一眼,两只眼睛铮亮,凑近了问道:“老夫颇为爱惜安上之人品才华,若是能够给予家中妻子一纸休书,娶了吾独孤氏的闺女为正妻,那么不仅今日只是作罢,从今往后,独孤氏所有资源人脉尽皆为你所用,一力扶保你登阁拜相、宰执天下,不知安上可否考虑?”

    “……”

    崔敦礼愣愣无语,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休妻?!

    亏你想得出来,说得出口!

    我崔敦礼成了什么人了?

    且不说自己与妻子情投契合、举案齐眉,断然不可能休妻再娶,单单妻子范阳卢氏出身这一点,你独孤家拿什么比?比资源,比人脉,比底蕴,你独孤家根本不上档次啊!

    若是三十年前或许两家尚有得一比,然而到了如今,独孤氏颇有些家道中落、人才凋零之像,而范阳卢氏在内的五姓七望却是蒸蒸日上,自己得有多傻,才能修掉一个五姓七望的正妻,娶你独孤氏的胡女?

    看着他脸色变幻一脸愤慨,独孤览便道:“你看你看,就连你都看不上吾独孤氏,老夫若是不能豁出去老脸扶持家中晚辈,用不了十年,独孤氏便泯然众矣……所以,还望安上莫怪老夫。”

    言罢,未等崔敦礼反应过来,便见到独孤览上前一步,往他肩头一撞,然后“哎呀”一声惊呼,向后退了一步,坐在地上。

    “大胆!”

    “居然敢动手打人!”

    “娘咧!咱家卫尉卿也敢打,你们兵部了不起啊!”

    “呼啦啦”卫尉寺百十号人见到独孤览倒地,一个个瞬间冲了上来,将崔敦礼团团围在当中,纷纷出言喝骂。

    崔敦礼身后的兵部官员一看不好,虽然没看清独孤览如何摔倒,但无论如何不能让崔侍郎挨打,否则他们这些人稍后非得被房俊给吊起来抽鞭子不可——房俊一贯护短,不管犯了什么错,自家人惩戒那是自家事,可若是在外人面前任由同僚受辱,那便是罪大恶极!

    兵部官员涌上前去,将崔敦礼护在当中,寸步不让。

    “你们哪只眼睛见到崔侍郎打人?”

    “雨天路滑,独孤郡公年迈体衰,自己不慎滑倒,如崔侍郎何干?”

    “你们想讹人不成?”

    ……

    两个衙门的官员指着对方的鼻子喝骂,却到底没人敢动手。

    崔敦礼被围在当中,瞪着被家仆扶起的独孤览,目眦欲裂,气得双拳紧握,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无耻之尤!

    欺人太甚!

    堂堂当朝郡公、九寺之卿,居然用这等市井地痞的无赖手段讹诈于人,脸呢?

    还能要点脸不!

    看着崔敦礼铁青的脸容,以及似欲喷火的双眼,独孤览半点不好意思的神情都没有,在家仆搀扶下起身,掸了掸官袍下拜沾上的泥水,抬头笑呵呵的说道:“安上啊,你看看是给老夫赔礼道歉咱们私了,还是这就入城,让老夫去太极殿门口叩阙,请陛下主持公道?”

    崔敦礼面色铁青,腮边肌肉抽搐,牙齿咬得咯吱响。

    若是这老匹夫年轻二十岁,管他什么皇亲国戚,管他什么两朝元老,崔敦礼觉得自己必然会冲上前去,将其骑在身下暴打一顿。

    然而现在独孤览倚老卖老,将脸皮丢在地上耍无赖,纵然气得要死,却哪里敢动手?

    别管有理没理,这老匹夫身份、资历、年龄都摆在那里,到了李二陛下面前,哪怕只是为了安抚独孤览,遭受责罚的也一定是自己。

    跟人家一比,自己一个区区兵部侍郎算个屁呀……

    可就此妥协?

    那更不是崔敦礼的风格。

    他打定主意,咬着牙,沉声道:“下官没有动您一根手指头,纵然您身死当场,也与下官无关!大理寺也好,刑部也罢,甚至于陛下面前,总归有个说理的地方吧?就算当真没地方说理,下官今日也认了!但是若想带走长孙光,绝无可能!”

    卫尉寺一众官员纷纷住嘴,面色惊异的看着崔敦礼。

    这家伙还真是硬气啊,难道不知道这回有怎样的后果?眼下虽然关陇贵族又是式微,不似以前那般风光,但代之而起的乃是江南士族与寒门子弟,包括崔氏在内的山东世家,依旧不受陛下待见,想要升到兵部侍郎的位置,简直难如登天。

    这人难道半点都不留恋?

    简直傻子!

    独孤览却没这么想,被崔敦礼强硬的拒绝,非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愈发欣赏起来,背着手走到崔敦礼面前,笑吟吟道:“想清楚了?这件事原本就是你们兵部不占理,争权夺利没什么错,可总归得有朝纲约束吧?再者,老夫非是自夸,只凭着一身的泥水,到了陛下面前,你这个兵部侍郎的位置铁定一撸到底……何必这般给房俊卖命?还是自己的前程更重要啊。”

    崔敦礼怒哼一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下官磊落光明,胸中自有万丈豪情,纵然今日丢官罢职,亦不能让郡公这等无耻行径如愿!”

    独孤览就好似没听懂崔敦礼言语之中的嘲讽,老脸上一片慈祥的微笑:“审讯触犯军纪之兵将,乃是卫尉寺之职责,崔侍郎越权执法,却也能说得这般大义凛然,老夫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

    崔敦礼虽然是世家子弟,可骨子里却是个读书人,做不到独孤览这等境界,顿时脸上一红。

    本就是兵部想要将军机审判之权从卫尉寺抢走,此刻被独孤览讥讽,难免脸上发热,可再是不好意思,也挺直腰杆,半步不退。

    这件事兵部有理吗?

    肯定没有。

    但是官场之上,只有规则,没有道理。

    他崔敦礼被房俊器重,前来办理此事,若是没办成,自然便是越权执法、争权夺利,搞不好大理寺与刑部都能介入;可一旦办成了,那便是手段强硬、经世之才,朝中大佬哪个都给高看一眼,往后前途无量。

    朝堂之上最重能力,你能为了本部衙门迎难而上不计个人得失,更能将不可能之事办成,这就是人才。

    至于是否越权,是否违反律例,那都不重要。

    犯错了就得惩戒,但是惩戒之后,其办事能力必将为人侧目,且不说本部长官必定倚为心腹、委以重任,旁的衙门又岂能不重视这样的人才,想要将其征调过去,予以重用?

    一旦名望鹊起,便成了势。

    世间任何事都离不开一个“势”,只要大势已成,自然风生水起,事半功倍。

    房俊能够将这样一个重任交付给他,他又岂能不死死抓住这个机会,将自己的名望从兵部拓展出去,进入到朝堂大佬眼中,甚至是再一次被陛下青睐?

    要知道,他可是很早之前就颇受陛下重用的!

    武德八年,崔敦礼便受人举荐担任通事舍人,虽然因为山东世家出身,故而官职不显、权位不高,却能够在有限的几次面圣的机会中展示自己,颇受李二陛下看重。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