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未竟全功

    长孙光此刻只能求神拜佛,乞求自己那两个亲兵能够咬紧牙关,宁死不将郑三娃的尸体去向道出。只要找不到郑三娃的尸体,那便是没有物证,依靠长孙光的影响力薛仁贵不敢肆无忌惮的将自己斩杀。

    纵然依旧心存怀疑,也只能将自己押解回到长安,交由卫尉寺调查审讯。

    那里可是关陇世家自大唐建国之时起便开始经营的地盘,自家人审讯自家人,又能审出什么来?

    即便是在这安西军中,各个基层都有关陇子弟,薛仁贵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只敢审讯那些个兵卒,却也不敢动他分毫。

    当然,有证据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位乃是房俊的嫡系,说一句房二的鹰犬爪牙亦不过为,一旦手握罪证,谁也救不了自己……

    他低着头,偷偷擦了一下脸颊上的汗水,满腹委屈道:“末将不知薛司马因何怀疑,也不知究竟是谁在背后搬弄是非、妄言诋毁,但末将身正不怕影子斜,任凭薛司马审讯!”

    营地之内混乱一片,将校们闻听薛仁贵下令拿人,尽皆吃惊,不明所以之下赶紧来到帅帐,探明原委。

    薛仁贵便令诸人留下。

    小半个时辰之后,便有亲兵入帐禀报:“司马,当日长孙校尉所率出城之兵卒,已然尽皆擒获,刑讯之下,大半业已招认。”

    薛仁贵坐在书案之后,点点头:“都招认了什么,详细道来。”

    “喏!”

    亲兵道:“大半人招认,当日跟随长孙校尉出城巡逻之时,遇到高真行所部之斥候,带回的消息是其部与距离碎叶城不远的地方遭受阿拉伯骑兵夜袭,然后力战而退,直至热海山口,被阿拉伯骑兵追上,再无逃跑之可能。高真行校尉当机立断,命郑三娃返回弓月城报讯,而他自己则率领麾下兵卒死战山口,力阻敌军,为他争取时间。而郑三娃日夜兼程奔赴八百里,却被长孙校尉所杀,然后率领部下兵卒向南前行百余里,做出侦查之假象,而后便回到弓月城,将高真行所部之讯息据为己有,上报给司马。”

    账内顿时响起一片惊呼,更有隐隐怒声喝骂。

    军伍之中,袍泽既是手足,尤其是安西军中尽是关中儿郎,祖宗们自先秦之时便四处征战,他们血洒关内塞外,埋尸中原塞北,纵然亦曾有过失败、亦曾有过惨痛,却从未有过背叛!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老秦人一代又一代,唱着这首战歌前赴后继,抗争犬戎、决胜中原,出征塞外、封狼居胥,鲜血流尽马革裹尸,相携相扶并肩作战,有痛有泪,可歌可泣,却从未有过背叛!

    残杀袍泽、冒领军功,这在军中被视为奇耻大辱,百死而不足恕其罪!

    长孙光大汗淋漓,他隐隐听到帐中甚至有不少关陇世家出身的将校都出言怒叱,情绪激烈,连忙大声狡辩道:“薛司马,请听末将一言!末将平素治军严谨,兵卒略有犯错便以军法相惩,难保他们心中没有积蓄怨念,此番大刑之下,信口胡诌,何足为信?况且自古以来,讲究人赃俱获,那些兵卒只是说末将残杀了报讯之袍泽,但尸体何在?没有尸体佐证,焉能将这罪责强加于末将头上?还望司马严谨审讯,还末将一个清白!否则,吾长孙光,宁死不服!”

    言罢,他将头上铁盔摘下,放在自己面前,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做出一副慷慨凛然之色。

    有人站出来,沉声道:“薛司马明鉴,若无确凿之证据,的确不能只听信那些兵卒一面之词。三木之下,如坠炼狱,等闲兵卒意志不坚,为了摆脱那难熬的酷刑,免不了胡说八道一通,不可轻信,否则一旦轻信妄言,致使英雄蒙难、勇士承冤,岂非令亲者痛、仇者快?”

    有寥寥几人出言附和,但大多数将校都缄默以对。

    薛仁贵瞅了一眼,说话之人乃是录事参军令狐畅,令狐德棻的孙子……有关陇子弟站出来维护长孙光,薛仁贵自然不意外。

    他嗤笑一声,冷笑道:“令狐参军此言,是否愿意为长孙光担保?”

    令狐畅顿时一愣,支吾道:“这个……”

    “呵呵。”

    薛仁贵再度冷笑,一脸不屑的看着令狐畅,缓缓说道:“尔等皆是关陇子弟,眼目之中唯有官官相护、利益盘结,何曾有过国家法度,何曾有过军中律例?”

    令狐畅觉得这个罪名有些大,自己不能背,连忙道:“还请薛司马息怒,末将绝非维护长孙校尉,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放屁!”

    薛仁贵猛地拍案而起,一声怒骂。

    他站起身,从书案之后走出,指着令狐畅的鼻子,怒叱道:“把你的手放在胸口,摸着自己的良心,告诉本将在你心里,是否相信长孙光残杀袍泽、冒领军功?”

    令狐畅冷汗流下来了。

    扪心自问,他是相信长孙光做出这样的事了的……无论动机、后果,长孙光的嫌疑最大。

    然而身为关陇子弟,他又不得不维护长孙光,即便他对于长孙光的行径极为不齿!

    深吸口气,令狐畅抱拳施礼,道:“末将从不偏听偏信,只看证据。若是人证物证俱在,不需薛司马下令,末将愿意亲自监斩长孙光!可如今只有人证,且是大刑之下所招供,可信度极低,末将认为,不应将长孙光治罪!”

    连大刑都不能给长孙光强加于身!

    薛仁贵怒火中烧,且也极力克制。

    他知道自己的资历、出身乃是短板,若是李孝恭在此,说一句将长孙光拉出去明正典刑,谁敢在他面前说什么人证物证这样话语?

    谁敢说,李孝恭就敢一并杀!

    他固然功勋不少,却一直在房俊麾下效力,与整个大唐军队系统格格不入,这不是能力可以短时间弥补的,需要长时间的沉淀与努力。而他河东薛氏偏支远房的出身,更是不被这些个世家子弟认可。

    账内诸位兵将默然无语。

    关陇出身的将校要维护长孙光,非是关陇出身者,则在伺机观望,不敢轻易表态。

    然而无论偏向谁,这种态度已经很明显,他们相信这件事乃是长孙光所为,但是立场决定他们又必须维护长孙光。

    正义与利益,很多时候都是相悖的。

    即便他们心里或许仍旧保留着一丝良知,但是在家族利益面前,他们选择漠视这份良知。

    ……

    这等情形,并未超出薛仁贵的预料。

    他再一次看向令狐畅,再次问道:“令狐参军,可愿为长孙光担保?”

    令狐畅嘴唇蠕动一下,不出声。

    开什么玩笑,维护长孙光乃是出于大家同出关陇一脉,同气连枝,可是岂能为了长孙光,从而将自己搭上?

    说说话没关系,可担保这种事,打死他也不干……

    薛仁贵唇边露出一抹讥讽,转而望向账内诸人:“诸位,既然信誓旦旦为长孙光辩白,那么可否有人愿意为其担保?”

    账内无人应声。

    非关陇出身的将校,自然不肯蹚这趟浑水,即便眼下没有证据,但大家心里已经信了此事乃是长孙光所为,如何还肯为其担保?而关陇出身的将校也不傻,大家关系近亲,为你声援可以,甚至联合起来给予薛仁贵压力也可以,但是担保这种事,那是万万不能干的。

    但是薛仁贵脸上的那一抹讥讽不屑的笑容,分明就是在嘲笑他们这些人耍嘴皮子一个塞一个,抢功劳从来不服输,但是到了紧要关头,却个个明哲保身,没有担当。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这会儿却不得不为了一个长孙光遭受薛仁贵的鄙视不屑,偏偏还半句硬气的话语都说不出,真特娘的难受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