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夜凉如水的路口,那嚣张的少年

    “住口!”

    驾辇上的善德女王娇叱一声,玉容含霜,凤目含威,等着阏川道:“退下!”

    阏川梗着脖子:“可是唐人这般无礼,臣下……”

    “退下!”

    “……是。”

    阏川咬着牙关,后退两步,握刀的手背青筋暴突,显然心中极是不甘。

    刚刚是他自己受辱,忍气吞声可以暂避唐军锋芒,贸然与唐军开战非是他能够承担的后果,但此刻女王受辱,让他如何忍?

    不能忍,也得忍!

    驾辇缓缓向前,直抵唐军这列之前方才停下,善德女王一身盛装,头戴纯金步摇冠,美艳的容颜端庄凝肃,美眸扫过面前如墙一般的唐军阵列,缓缓开口道:“华亭侯何在?请上前说话。”

    一国之主,自有威仪。

    一众房俊亲兵屏气凝息,就连卫鹰也未有继续叫嚣。

    房俊早就见到了善德女王的驾辇,等到卫鹰杀了杀她的锐气,这才大步上前,来到驾辇之前稍微整理一下衣冠,遥遥施礼:“虎口余生之人,向女王陛下见礼。”

    驾辇上的善德女王眼皮子跳了一下,凤目含威,凝视着面前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大唐侯爵。

    这一句“虎口余生”,既显示了房俊淡漠生死之洒脱,亦表达了真切的愤怒!

    两国联盟在即,就在这新罗国的都城之内,居然有刺客当街悍然行刺大唐侯爵,你们新罗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

    善德女王沉吟一下,开口道:“王都之内,居然发生这等无法无天之事,新罗必然会给侯爷一个交待。金将军何在?”

    “臣在!”

    后面的金庾信急忙上前几步,躬身施礼。

    “金城之内,多有不法之徒肆意作乱,如今连当街行刺大唐侯爵的事体都做得出来,是否明日刺客就会出现在王宫之中,朕的寝塌之侧?”

    善德女王厉声呵斥。

    金庾信弯着腰,诚惶诚恐:“陛下恕罪,是微臣失职……不过还请陛下和侯爷放心,微臣这就封锁全城,大肆搜捕,无论这伙刺客是由何人指使,是否尚有同党余孽,定然将其连根拔起!”

    善德女王缓缓颔首,转而看向房俊,玉容缓和,温言道:“让侯爷受惊,实在是罪过。金将军既然已经保证,不妨给他一点时间,待到抓住幕后主使者,任由侯爷处置,如何?”

    这件事责任在新罗一方,不容辩驳。

    不过善德女王这一番表态算是给足了房俊面子,只要能够快速抓住幕后主使,就是一个很好的交代。

    只要大唐尚有与新罗结盟之意,断然不会继续纠缠下去,毕竟比房俊不是还没被刺杀死掉么……

    这话不好听,但却是事实。

    国与国之间,甚少能够通过道理、法律等等来沟通,说到底,还是要看事情所导致的后果。

    善德女王如此表态,若是房俊继续不依不饶,那就有些胡搅蛮缠了。

    房俊自然不会予人口实,这件事他是受委屈受同情的一方,不能反而使得自己陷入被动,很是干脆的颔首道:“陛下如何说,那就如何做,某自然遵命。不过……”

    顿了一顿,他直起腰,目光与善德女王直视,语气铿锵:“这件事已然不是某一人之事,在新罗都城之内,某的身份是大唐侯爵,代表的是大唐皇帝陛下,以及一万大唐子民!就在这长街之上,有人悍然挑衅大唐,浑然不将大唐皇帝君临四海之威仪放在眼中,某能够答应,但是大唐百姓不能答应,军中数万儿郎不能答应!”

    善德女王面色一僵,未等说话,一旁早已气炸了肺的阏川厉声喝道:“大胆狂徒!居然跟对陛下不敬,你是仗着大唐强盛,便要以势压人、恃强凌弱么?”

    房俊颇为意外的看着这人,没想到还有点脑子,懂得强占道德制高点……

    阏川还欲再说,忽然面色一沉,扭过头,狐疑的望向城西方向。

    接下来,所有人都听到一阵沉闷的声响,像是鼓槌迅疾的敲打在鼓面上,一声一声急促的闷响声声响在心头,震得人心里一颤一颤。

    这沉闷的声响由远及近,最终化作一队整齐的唐军,整齐划一的小跑着由长街的另一头涌进来……

    整齐的军装,划一的步伐,一步一步踩在地上形成的闷响使得大地似乎都在缓缓震动,由于步履一致,身上的甲叶兵械都按照同样的速度和角度发生碰撞,产生的声响仿佛蕴含着一种整齐的韵律。

    就在新罗人目瞪口呆的档口,一千水师兵卒全副武装,小跑到了长街之中,随着一声“立定”的口号,陡然停止脚步!

    然后“哗啦”一下犹如鱼入大海,千余兵卒散开整齐的队列,分成无数个小队,有的上前拱卫在房俊身后,有的悍然冲入两侧的商铺民居,将所有睡梦之中的居民商贾尽皆驱赶出来,在街面上集合。

    阏川目眦欲裂,瞪着房俊戟指道:“竖子,尔欲覆灭新罗乎?”

    房俊看着他,冷冷道:“休要自作聪明!你自认为可以占据口舌上风,便能够将某钉在错误的一方?这等伎俩偶尔玩一次,某还敬佩你是个聪明人,可是屡次三番自以为是,简直愚蠢得可笑!”

    阏川又羞又气,大骂道:“放屁!你不过就是仗着唐军精锐,明目张胆的欺负人罢了,有种你站出来,就在这大街之上于我大战三百回合,谁不敢谁是孬种!”

    房俊懒得看他,还大战三百回合?

    讲评书呐!

    他举起一只手,喝道:“弓箭手何在?”

    上百名弓弩手齐声呼应:“在!”

    声若奔雷,震荡全城!

    房俊手臂放下,指着阏川,大声道:“此獠口出污秽之言,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尔等听令,只要此人再开口说一个字,当场射杀,决不容情!”

    “喏!”

    弓弩手轰然应命,百余张强弓劲弩立即上弦,一支支闪烁着寒光的白羽狼牙箭斜斜的指着阏川,只待他一张口,便是万箭齐发,顷刻之间就让他变成一只刺猬!

    阏川面色涨得有若猪肝,如此羞辱,简直平生未见,当着女王陛下、当着新罗群臣、当着新罗军卒百姓,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他气昏了头,张嘴就想骂娘,房俊轻描淡写的竖起一根手指,提醒道:“一个字,只需要一个字,你就能立马尝到万箭穿心的滋味儿!友情提示,千万别挑战某的决心,更不要试图挑战大唐军卒对于军令的执行力,否则后悔的定然是你自己。”

    “……”

    阏川一口气堵在胸口,面色有红转黑,又从黑变白,最终却到底没敢说出一个字。

    他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房俊眼睛里闪烁着的嗜血的光芒……

    “阏川,你还当我是新罗之主么?速速退下!再敢多言,定然治你欺君罔上之罪!”

    善德女王适时的出生喝叱,总算是给了阏川一个台阶,这人垂头丧气推往一旁,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脸上火辣辣的疼,颜面扫地对于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点儿……

    善德女王扫视了一眼威武雄壮的唐军兵卒,心里一阵乱跳,说不害怕是假的,如此之多的强弓劲弩正对着自己这边,万一房俊一声令下,非但自己活不成,整个新罗朝廷的核心都将血溅于此。

    心里暗暗后悔,不该亲身至此,以身犯险的……

    然而事已至此,若是此刻退缩,丢得不仅是她的威望,更是新罗的脸面,哪怕再怕,也得挺住!

    深深吸了口气,鼓胀的胸脯高高坟起,她凝视房俊,问道:“侯爷意欲何为?”

    这一千兵卒军容鼎盛、威武雄壮,较之新罗士兵的素质差距何止千里?更别说海边的战舰之上,尚有万余这等强兵,或许只要房俊愿意,就在今夜,整个金城就将沦陷,新罗自此不复存矣……

    房俊微微一笑,双手负后,挺直腰杆,淡然道:“陛下不是说要给某一个交待么?那好,某就率领儿郎们在这里等着陛下的交代!陛下的交代什么时候到,某什么时候率领儿郎们撤回船上。若是陛下的交代久候不至,那么,说不得某就得带着儿郎们自己去要一个交代!”

    bq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