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8章

    “你们现在要投降,还来得及,要不然我就要亲自动手把你们打趴下了。”一声娇斥忽然在大家耳朵边响起。

    霜儿那边已经慢悠悠走过来,来到昏迷的白将军身边,刚才的话语就是从她嘴里说出来。

    “怎么,那我要动手了。”

    霜儿作势一抬手,那前面一排士兵猛然往后一退,瞬间撞上了后面,立马乱了起来,不过不知道谁先放下了武器大声喊道。

    “我投降。”

    整个场上猛然一静,谁也没有想到对方那么容易就有人投降了,然后似乎是打开了阀门,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音,那些士兵竟然不约而同的放下武器,放弃了反抗。

    “你们霜儿姐姐真厉害。”早已经来到这里的威少,看到整个事件的过程,从一开始的惊心动魄,到最后的一锤定音,真心夸赞道。

    “那还用说,霜儿姐姐是最棒的。”小兰骄傲的说道。

    随着他们这些人放下武器,那边依然防备着护卫的士兵也放下了武器。

    可是霜儿这才发现,虽然解决了对方,可是这些人自己又不可能一直看着,正在左右为难之际,那边威少在阿衰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霜儿姑娘,谢谢你帮助大家。”

    “没关系,对于这种坏蛋,当然不能收下留情,可是这些人怎么办?”霜儿把自己问题说了出来,在她看来,这个人肯定有办法,要不然也不会引得那么多人追杀她。

    “我想一下啊。”威少一愣,看着周围那些叛乱的将士,此时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无精打采的站在原地。

    他们这些人,大部分只是听从上级的指挥,才会发起这起叛乱,说不定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有了,我有办法了,你稍等一会就好了。”威少猛然想到一些人,那个人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父亲,在宴席的对面,有一个副将,他正是父亲的远方亲戚,但是这里所有人都不知道。

    因为他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通过父亲的一点帮忙,而且如今的实力也是他一点点爬上来。

    威少此时感觉腿好了许多,也不知道霜儿用的什么药,现在自己竟然只感觉到一丝丝的疼痛,至少可以自己行走了。

    有些一瘸一拐的朝着中间已经残破不堪的帐篷走去,而那边挣脱了控制的康领队一行人,也看到走出来的威少。

    “威少,你没事吧。”杜宇连忙从人群中走来,来到威少面前。

    “这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你来的正好,正好陪我把那些昏迷的将领给弄醒。”此时他们已经走进帐篷里面,不过已经破破烂烂,在外面同样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景象。

    他走到最里面的一个角落,在立柱的下面有一个身穿盔甲的几个人躺在那里,在路过下方两个熟悉的尸体,威少眼中也是闪过一丝黯然,自己被父亲贴身保护自己的家仆,就这样死在这里。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伤心这个事情,威少提了提了心神,继续走了几步,对着旁边的杜威说道,“你去把他们给我叫醒,这些人都是和白将军不同意见之人,一般没有问题。”

    他没有明说这里面和自己关系,对方只是简单被打晕过去,很快就被杜宇给叫醒起来,四五个人先是站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等看到白将军已经被捆绑住,才明白怎么一回事。

    “这位将军,和流匪同流合污的白将军已经被俘,希望你能出来主持一下局面。”威少眨了眨眼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会突然暴起把我们打昏,竟然是流匪的同伙。”那位副将见到如此,也眨了眨眼,看着四周现在一副样子说道。

    直接给白将军这次叛乱定了性质。

    “是啊,不过现在危机解除了,可是还有许多将士被对方给困在其他地方,我们生怕引起误会,只能请将军们来控制一下局面。”威少指着外面说道。

    “没问题,不过你们的护卫要借给我们用一下。”副将扬声说道,并且眼睛看往那边。

    “好,我们这些人手请将军随表调用。”那边康领队听到副将的话,转身就朝着那些护卫吩咐道。

    “那太好了,何将军,华将军,请你们去把那些将士们都解救出来,顺便安抚一下大家。”听到这里,副将大喜过望,看起来他在这里很有威望,旁边的两个人立马拱手,带着那些大部分护卫匆匆离开了这里。

    “费将军,请你在查看一下四周,以防止有些人居心不良,还有那些叛军先都绑起来。”看着对方那么老实站在原地,虽然肯定是有他们恐惧的事情,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这样做最好不过。

    做完这一切,副将军才松了一口气。

    而威少冲着靠外的霜儿得意的笑了笑,就在一瘸一拐的准备回去,虽然现在伤口不疼了,可是还是感觉有些使不出劲。

    正在这时,一个受伤的将士在威少路过旁边的时候,突然暴起,早就隐藏在身下的长枪,瞬间自下而上冲着他胸膛心脏之处刺去。

    而威少哪里还能想到这点,身子依然还在惯性朝着前走去,这一下要是扎实了,威少肯定活不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连威少心里还没有来得及恐惧的时候,一道靓影猛然出现自己面前,一脚直接把那个士兵给踢飞,一旦血线在空中喷起,重重的落在一旁,身体不断抽搐着,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

    让大家以为有些心慈手软的她,竟然也有凌厉的风采,一些人猛然起个寒颤,把心中的一些小念头给隐藏下去。

    “谢谢。”近距离看着眼前的身影,威少感觉自己心里都要醉了。

    “不用谢。”霜儿压根没有看到那炙热的目光,反而警惕着周围那些受伤的士兵,她敢肯定,这里面还有一些死士,隐藏在其中,只不过谁也分辨不出来。

    “大人,我在这里发现了白将军的儿子,他已经死了。”正在这时,巡察四周回来的费将军从远边喊道。

    远处费将军逐渐靠近这边,后面两个护卫抬着一个尸体,赫然就是白讯。

    “没想到竟然死了。”威少看着白讯那死不瞑目的眼睛,也不知道是谁一剑杀了他,谁也不会想到白讯只是太倒霉,误伤而死。

    “死就死了,你回来的正好,把地上这些受伤的士兵,通通和其他人一样捆起来,注意小心里面还有可能有死士,如果谁在拿着武器,就直接当场格杀。”副将对着白讯一点好感都没有,然后严厉的对着下面的将士说道。

    吓得那些受伤的将士,赶忙丢出自己的武器,生怕一不小心被当成居心叵测,死在这里。

    这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就非常顺利了,没有了武器,再加上霜儿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很顺利把他们全部都绑了起来,连同之前的那些人,一起临时困在一个简易的栅栏里。

    这是那些商队里临时做出来,坚固性还算不错。

    这时候,外出的两位将军带着少数的几个护卫,也急匆匆的赶了回来,不过脸色非常不好看。

    “怎么回事?难道那边有什么问题。”副将立马询问道。

    他们两忙把刚才遇到的问题说了一遍,因为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此时白将军一行人依旧俯首,甚至一些他的最后爪牙也被霜儿给一一解决,但是因为之前的乱战,导致商队和一些军士都受不轻,再加上之前一些和流匪战斗的将士,导致他们根本来不及救援。

    临时的副将再急,面对手下的求援也没有办法,就是现在一个照顾一个,也无法把所有人给覆盖住。

    “这件事情交给我,你让受伤的人集中外面的空地。”霜儿听到后,立马对着副将说道,反正自己擅长医术,干脆好事做到底。

    “好,我这就去办。”副将先是一愣,不过想到对方的手段,连忙嘱咐下去。

    所有的伤员很快就自己走到外面的空旷之地,而受伤的则被那些人给抬了出来,所有人都等着霜儿有什么办法。

    一个水晶色的长盒出现在霜儿手中,点点翠绿光芒浮现在上面,在这昏暗的夜色下,显得非常亮眼。

    霜儿深吸一口气,示意周边的副将和阿衰他们离自己稍远一些,然后体内的法力开始朝着里面汹涌的灌注进去。

    整个水晶盒绿芒更加淬炼,点点萤火虫一样的光点出现在那身边,照亮着霜儿那异常严肃的脸色。

    这个东西其实一件群体治疗的宝贝,当然也是齐公子给她寻来,不过这东西实在有些鸡肋而已,对于仙人以上恢复太慢,还不如吃几颗普通丹药来得快。

    就连霜儿平常也只是收在手里,这也是第一运用,其实霜儿心里也很紧张,不过她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脸色,至少他们这群人是看不出。

    忽然霜儿把手中的水晶往天上一扔,瞬间就浮现在半空之中,把小半个天空都染成一片绿色。

    霜儿手中快速掐起法决,一道道白色的射线凌空射在水晶盒,整个光芒越发的明亮起来。

    所有人看着空中那翠绿的颜色,忽然之间猛然像烟花一样爆裂开来,无数的绿色流光从天上想着周围散去。

    紧接着,无数道流光在半空之中再次爆裂,化为无数绿色光点缓缓下降,正好把所有的伤员的都笼罩其内。

    一点点绿点虽然看似徐徐落下,但是每一个都准确无误的落入伤员的身体上,融入身体当中,只见所有人都感觉浑身一凉,然后一股柔和的力量不断在身体涌现出来。

    那些伤势较轻,仿佛一瞬间感觉好了一样,即使外伤较重,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可以说只要有一口气存在,都会被这绿光给拉回来。

    整整持续半柱香的时间,那些绿点才完全消散,不过这个时候,基本九成的将士都已经好了,。

    “谢谢大人,谢谢。”副将激动的都不能控制自己,只是不断的感谢。

    “那行吧,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霜儿脸色有些苍白,这一次她真是消耗不小,说完转身带着小兰阿衰回去了。

    在高空的一处人影,看到这个时候,微微点点头,身形一晃就消失在天空之上,下一瞬间就出现在马车当中。

    古争之前虽然耽误一点时间,但是也及时赶过来,不过他并没有插手问这些事情,而是呆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看着他们的表现。

    自己在他们身上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因为这也是他们从休息的洞府中,第一次接到命令下山,那个皱行也仅仅比她多一次任务而已。

    不过古争也知道事情肯定发生一些变化,要不然对方也不会派出如此显眼的战力出来。

    他们表现的可圈可点,至少对于他们这样已经不错了,不能要求在高了,至于霜儿进步更大,看来自己的强训还是有一点效果,自己可是耗费精神,确保对方能够理解他的话。

    “公子,你是什么时候回来?”霜儿回到马车上,发现古争已经在上面惊喜的说道,此时小脸上还有一些微红,后面跟着已经被霜儿征服的阿衰他们。

    “在你大发神威的时候,我就回来了。”古争面带微笑夸赞道,“你表现的不错,看来可以出师了。”

    “一般般了。”霜儿有些害羞的说道,她知道自己水品,自己只不过仗着修为而已,就像强壮大人欺负小孩一样,基本上可以吊打对方。

    “公子,你渴了吧,我来给你沏杯茶。”那边霜儿通道古争鼓励的话后,感觉之前的疲惫全被消失,又精力十足的拿出东西,利索的开始倒水。

    而阿衰和小兰傻眼一样,看着刚才威风凛凛的女武神一样的霜儿姐姐,转眼又变成侍女一样,端茶倒水,这反差好大,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下,在一旁想着今天的收获。

    这是古争交给他们,无论大小战斗,都要总结一下自己的经验,看看哪里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更加迅速提高自己。

    而外面的事情,在另外一个副将的率领下,已经渐渐掌握了军队的大权,把那些叛匪全部都抓在一起,至于那些死命抵抗的人,更是就地格杀。

    而康领队那边,暂且还在照顾着手上的威少,和管理者有些混乱的商队。

    不过一夜的时间过去,渐渐的都平静下来,都已经各自安置好的自己的事情。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那位临时统领军队的副将,一大早就离开这里,他们必须要朝着他们的驻区回去,然后才能决定他们这些叛乱事情,不过依照蓝国的律法来算,大概都会处以死刑。

    而那边康领队带着一行人,来到这里,想要拜见一下霜儿姑娘,可惜碰了闭门羹,只好回去。

    整个队伍依次再次缓缓出发,而李善人他们,受到的惊吓已经够多了,反而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依然赶着商队,跟在他们大商队身后,朝着丰城赶去。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一路上畅通无阻,也没有不识趣的小毛贼来骚扰他们。

    倒是大商队的康领队三番五次想要过来,想要结识一下霜儿,可是全部被挡在门外,一个露脸都不给对方。

    而且许多珍贵的东西,也不要钱往这边送,其中有康领队的意思,也有威少的感谢礼物,这点在古争的示意下,都收了下来,反正没有多少,往空间一塞,很容易就装下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就连古争都觉得霜儿太艰苦了,一些基本的首饰都没有,这些正好留给她以后用。

    等再次越过拱卫的卫星城市之后,一个高大威猛的城市出现在他们面前,整座城市更加的高大,只是外墙就有十几丈之高,城墙之上每个一段距离就站着一个个精锐的士兵,哪怕和平时期,一点放松的迹象都没有。

    在离着丰城还有一些距离的时候,古争他们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那辆豪华的马车,转乘李商人在半路上特意买的一辆比较不错的马车,在这个地方,一点都不起眼,甚至来说还有点寒酸。

    此时,阿衰临时充当马车,驾驶车辆顺着那巨大的城门,走进了丰城里面。

    丰城的繁华不必多少,单单最中间皇宫的面积就足足有外面一个小城大小。

    走进城市里面,人山人海,就连道路都宽大的许多,古争他们顺着人流继续朝前走去,先要找个落脚的地方在讨论接下来的事情。

    而阿衰和小兰,趴在两边的窗户边,一脸惊叹的看着外面,他们以前只是听说过丰城,哪里来过。

    但是可是让那个城市所有人向往的地方,甚至阿衰都准备长大一点,在带着妹妹来到这里打拼一番,没想这么快就来到这里。

    一路上足足又走了一个时辰,古争他们终于在一间豪华的酒店外面停了下来。

    四个房间,很快就在上面开好,对着钱财之物,古争有的是,一点不会亏待自己。

    阿衰和小兰虽然精神很还很亢奋,可是身体却很疲劳,倒在床上很快就陷入熟睡当中。

    一路上古争可是加大强度训练他们,一到晚上就拉着他们四个偷偷出去,找个无人的地方实战练习,虽然进步很快,可是如此大的强度,让他们三个苦不堪言,但是只能坚持住。

    就连霜儿都放弃了打坐,美美的在床上睡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