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5章 两种可能

    四个小时之后,牟永恩队长亲自带队,从机场顺利地接回来了嫌疑犯辛朗。

    进入警局之后,牟队长没做任何调整,直接把辛朗送进了审讯室候审。

    而这个时候,赵玉和远道而来的张灵队长打了个照面,办理简单的移交手续。

    其实,此时距离川西鬼王案的侦破没有多长时间,可是在赵玉看来,却对这位张灵队长的记忆有些模糊了。

    这或许也是在所难免,因为赵玉毕竟接触过太多太多的刑警队长,这些刑警队长虽然相貌年龄各异,可是骨子里流淌出的那种干劲和敬业精神却全都是一样的,所以赵玉有时候会把他们混淆,亦或者遗忘。

    “真没想到,”警局办公室内,张灵队长也是大发感慨,“我们才分别没多久,居然又跟您见面了,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是啊,”赵玉跟张灵队长握了握手,“这一次,张队长真是辛苦了,又为我们立了大功一件,放心,我赵玉最讲义气,回到刑事厅写报告的时候,我得着重突出一下,哈哈哈……”

    “别别别……”张灵队长受宠若惊,赶紧抽出手来给赵玉作揖,“跟着您破了鬼王案,已经让我的人气提升到了极致!这次算什么功劳啊,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要说功劳,也得是您这位侦破了一件件大案的神探啊!”

    “哦?”赵玉回头问苗英,“在安都的时候,张队长也是这么能拍马屁吗?”

    一句话把众人逗得哄堂大笑,欢笑中,赵玉再次跟张队长握手,表示虽然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但他还是愿意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招待张灵队长。

    然而,张灵队长何等精明,赶紧谢绝道:“我谢过您的好意了,您这边案子正在关键的审理时候,可别让我耽误了您的工作,机票我都订好了,还是先回去复命吧!

    “这样,等回头您到了安都,不管什么时候,老张一定好好款待您,好不好啊?”

    “好,既然这样,”赵玉也不勉强,说道,“那我就不送了,一路顺风!放心,以后只要去到安都,一定让你请客!”

    就这样,二人又寒暄了几句,牟队长这才派人把张灵等人送回机场去了……

    送走了张队长之后,赵玉并未着急去到审讯室,而是先来到办公室,和众组员一起,查看了从辛朗包里找到的证物。

    为了确保万一,他们早早地把杀人日记的作者刘唯一请到了现场,此刻在交接证物之后,刘唯一尚未戴上手套,便一眼认出了自己的东西。

    “对,就是它!我的天……”刘唯一激动地不知所措,“我真没办法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写出的东西,竟然还会变成杀人工具!”

    “没错吗?”赵玉示意道,“你先仔细看看,这是不是你的杀人日记?”

    “没错,绝对不会有错的!”刘唯一戴好手套,轻轻地翻开了蓝色的笔记本,略显颤抖地说道,“这笔记绝对是我的,只不过……这里面……这是……这是什么啊……”

    众人赶紧低头查看,但见翻开的笔记本之中,除了有用蓝色钢笔写下的字迹之外,还多了很多红色的类似标注的东西,甚至,还画了很多杂乱无章的草图……

    那些草图有很多阴暗的东西,看着伤人极为不适。

    “这是……”刘唯一仔细看了一行文字,顿时吓得脸色刷白,“天呐,他……他这是在对我的文章进行否定呢!那意思……是说……实际上的杀人,根本不是我写的那个样子,有很多都不对……”

    “这些潦草阴暗的涂鸦,”吴秀敏在一旁言道,“能充分体现画画的人心里有种难以纾解的怨气,你们看,有很多涂鸦都是在撕扯女人,所以,他应该极为憎恶女人……”

    “嗯……”赵玉看了看手表,向曾可问道,“dna比对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嗯……”曾可也看看手表,回答道,“培培说,半个小时就可以!她正在加快速度……”

    “好,半个小时也差不多了,”赵玉看看手表,对苗英说道,“咱们先去会会这个神秘的嫌疑犯,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态度吧!”

    “是啊!”苗英交叉手臂说道,“在机场的时候,那家伙表现得极为镇定!所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早已做好万全的准备,认为我们不可能找到证据!

    “要么,就是他已经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不再准备抵抗了!”

    “但愿……”赵玉微微一笑,“是后者吧!”

    说完,二人率先离开办公室,朝着审讯室而去……

    ……

    审讯室昏暗,可灯光却格外刺眼,嫌疑犯辛朗端坐在审讯椅上,一言不发,出奇得镇定。

    这一次,赵玉一反常态,当他和苗英进入审讯室之后,他没有做任何开场白,便直接走到辛朗的面前,盯着辛朗的脸问道:“辛朗,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抓到这里来吗?”

    问完之后,审讯室内陷入一片安静。

    辛朗抬头看了赵玉一眼,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神探赵玉,名不虚传,我今天……终于见识到了!”

    “嗯……”赵玉冷冷一笑,“这个不用你说!我问你话呢,不是听你拍马屁的!”

    “呵……有个性……”辛朗又看了赵玉一眼,说道,“二十多年的悬案,你居然真的能把我找出来,我真是不拍马屁都不行了!

    “说起来,真的好像一个天大的笑话,二十年来,我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始终过得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可没想到……到头来,都是我自己在欺骗自己!”

    “行了,我看出来了,你虽然心里阴暗,却是一个敞亮人,”赵玉说道,“你既然已经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戴着手铐站在我面前的,那就利索点,说吧!

    “河阳师范学院至臻楼的垃圾道里的四名被害人,还有埋葬在大榕树下的一名被害人,是不是被你杀死的?”

    “嗯……”辛朗默默地看了赵玉一眼,默默地点头说道,“是,我承认了!我杀人的时候,还没有先进的dna技术,我知道,虽然我做得很小心,也戴了手套,但是难免会在现场留下可以查询的皮屑组织,所以,我没有必要再做无畏的挣扎和抵抗了……

    “我——招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