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空间

    赵海手里的豪猪刺有很多,而且这些豪猪刺有很多都是经过赵海的炼制的,当然,只是最为简单的炼制,其实目地就是为了布置法阵用,现在正好可以用上了,赵海直扫就拿出了大批的豪猪刺,把这些豪猪刺给布置到了城里各处。

    在外面布置法阵的时候,赵海为了不太显眼,所以就一直没有用豪猪刺,这些豪猪刺一直都存着现在终于可以拿出来用了,所以这城虽然不小,但是赵海还是很快就布置好了,特别是在阴脉为中心的地方,他布置的豪猪刺最多。

    不过就算是这样,赵海也足足用了五天的时间,这才把所有豪猪刺全都布置好了,等到把豪猪刺全都布置好之后,赵海看了一眼这片空间,也是长出了口气,这片空间真的是很不错,要是把这往空间给收入到槐安国里,那以后槐安国的面积就会变得十分的巨大,而且有了这些法阵之后,以后他的槐安国不但可以用来装那些厉鬼,让那些厉鬼修练,甚至还可以用来对敌,他可以利用槐安国弄出一片鬼域来,而这片鬼域还是完全真实的。

    赵海并没有马上就炼制这片地下城,他准备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在炼制这片地下城,所以赵海直接就找了一个地方开始休息了,香儿也在休息,她在这里到是十分的舒服,因为这是的阴气让她感觉十分的舒服。

    赵海在休息的时候,也注意了一下香儿的样子,他心里也有了一个打算,随后他就休息了,这一次休息赵海就休息了一天一晚,让自己的精神力身体完全的恢复了,他这才站了起来,而香儿这一段时间一直在给赵海护法。

    等到赵海醒了之后,香儿也看了一眼赵海,开口道:“少爷,你醒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香儿这一天一夜的时间一直都在修练,她十分的清楚,自己从这里离开之后,在想要找阴气这么浓郁的地方休息,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她才会这着急的修练。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休息好了,我们准备开始了,香儿,把你的笛子给我。”香儿虽然不解,不过还是应了一声,随后把笛子交给了赵海,赵海接过了香儿的笛子,然后找了一个地方,把他的笛子放到了那里,随后他这才把自己的手杖,插到了主阴脉的位置,然后领着香儿飞了起来,一直飞到了这个地下空间唯一的出口那里。

    事实上这地下空间原本是有两个出入口的,一个就是赵海他们进来的那个出入口,那个出入口就是在岳家的地下,而另一个出入口,就是玄光进来的地方,玄光光初为了进出方便,他自己在这地下空间里弄出了一个出入口,不过那个出入口后来被玄光自己封闭了起来,因为他怕阴气在外泄,那样的话还是会引起岳家的注意的,所以他把那个出入口给封闭了,但是后来他在想要从那里出去,却已经出不去了,因为他布置的那个吸收岳家生命力的法阵,已经变成了对他与岳家的一种双向诅咒法阵,那个法阵,对岳家有诅咒,对他也一样有诅咒,他被那诅咒永远的给困在了这里出不去了,所以那个出入口已经没有用了。

    所以现在岳家这里的这个出入口,反到是成了唯一的一个出入口了,赵海来到了那个出入口那里,但时却并没有出去,只是呆在那个出入口的下面,随后他看着下面的地下城,深吸了口气,接着又手结印,大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随着他九字真言出口,地下空间里所有的豪猪刺全都亮了起来,最后这些豪猪刺上冒出一阵阵的白光,这些白光冲天而起,一直冲到了地下空间的顶部,这些白光在冲到了地下空间的顶部之后,直接就在那里组成了一个个法阵,这些法阵竟然连在了一起,最后慢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阵组,随后这个阵组,慢慢的返向地下空间里罩了过去,而随着这法阵反罩下去,地下空间竟然在产生扭曲,同时整个地下空间开始晃动了起来。

    赵海却是一直站在那里,手里不停的往下面打着法诀,各处手印不停的变化着,两眼更是死死的盯着那个巨大的阵组,随着赵海的法诀打的越来越多,阵组的变化也是越来越快,同时地下空间的晃动也是越来越厉害。

    而赵海并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不只是地下空间在晃动,就算是地面上的黑石城也在晃动,不过晃动的并不是十分的厉害,但也让城里的人感到十分的慌恐,他们以为是地震,所有城里的人一片的哭喊之声,整座黑石城是一片的大乱。

    岳海就在领主府里,就在地动开始不常时间,他留在地下接着封印的两个了家人就来向他报告,说这地动就是那封印下面的空间引起来的,岳海就知道一下是地下空间里发生了什么变化,所以他以收就下令,岳家人马上就到城里去,联系城里各大家族,请各大家族马上就派出高手,稳住城里的局面,同时把城外的黑石军团调到城里来,一是为了救助城里的人,二也是为了维持城里的秩序,同时他也在焦急的等待着赵海那里的结果。

    好在这晃动虽然一直存在,但是却并不强,城里的房子虽然有一些破损,但是破损的却并不是很多,城里的人虽然惊慌,但是后来发现,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危险,也就慢慢的稳住了心神。

    而赵海这个时候,却是一直都在盯着那个阵组,那个阵组正在慢慢的变小,而这片地下空间也正在慢慢的变小,就好像是有一大块地下空间,被那阵组给生生的收走了一样,而收入的那片空间,马上就被地下的泥土给填满了,这泥土并不是从下面落下来的,反到是从地下向上涌的了,所以虽然地下空间在晃动,在变小,但是在黑石城这里却并没有出现地陷的情况,当然,这也是赵海的布置,不然的话是一定会出现地陷的,那样就会有很多人死去,赵海不想沾这个因果,所以他直接就多做了一些布置,让地下的泥土把这片空间给填满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片地下空间就完全的消失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事实上在赵海把这片地下空间给弄走的同时,他也在这里留下了一片空间,这片空间的高度有十丈左右,而长度和宽度,与地下城是样,这也是一片不小的地下空间,只不过这里以后在也没有阴气了,赵海之所以留在这么一片空间,就是为了给岳家一个交待,他可以告诉岳家,那片空间就是地下空间,那些鬼物就是在那里产生的,现在那些鬼物都被他封印到了自己的手杖里,以后岳家人就可以使用那片地下空间了,相信岳家人一定会十分高兴的。

    就在赵海的注视之下,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终于那个法阵慢慢的缩小,最后直接缩到了赵海手杖上面的那个小球里,赵海手杖上面的那个小球里,白光一闪,下一刻就变成了一片漆黑,就好像是一颗黑色的珍珠制成的一样,当然,也有一部分黑光,没入到了香儿的笛子里,这让香儿的笛子看起来变成了墨绿色,比以前多出了一些深沉的感觉。

    说起来也怪,那片地下空间已经消失了,现在只留下了一片高十丈左右的地下空间,那地下城更是见都见不到了,但是赵海的手杖和香儿的笛子,却还在赵海之前所放的位置,而且这片地下空间里的阴气竟然还有,只是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事实上这些阴气不过就是原先侵入到土石之中的阴气残余,真正的阴气之源,那一条巨大的阴脉,已经被赵海收到了自己手杖里,封印到了槐安国里,以后他的槐安国里,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阴气使用了,而一条细小的阴气支脉,也被赵海封印到了香儿的笛子里,以后香儿带着这根笛子,笛子里就会源源不断的放出阴气,帮着香儿修练了,而且香儿在用笛子与敌人对战的时候,笛子的威力还会更大。

    赵海看了一眼地面上的笛子和手杖,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手一动,下一刻手杖和笛子就已经飞到了他的手里,他把笛子给了香儿,对香儿道:“香儿,我已经把一不只阴脉封印到了你的笛子里,以后你只要把笛子带在身上,笛子里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阴气供你修练了,而且你在对敌的时候,这笛子的威力会更大,你以后自己慢慢的试验吧。”

    香儿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大喜,她马上就接过了笛子,对赵海道了一声谢,随后就摆弄起那笛子来,果然,那笛子里一直有阴气源源不断的进入到她的体内,帮着她进行修练,这种感觉,真的是十分的舒服。

    香儿又向赵海道了一声谢,赵海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随后他注意了一下自己的手杖,没有错,跟自己设想的一样,手杖里的槐安国,面积更大了,而且阴气也更加的浓郁,因为有阴脉的存在,更是可以源源不断的放出阴气,让里面的那些厉鬼可以接着修练。

    而且这根手杖的威力也变得更大了,赵海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他看了头顶上他制做出来的桃木法阵一眼,微微一笑,他手一动,那个洞口马上就扩大了不少,随后桃木法阵,直接就从他头顶上掉了下来,最后直接就落到了那片地下空间的地面上,桃木法阵到了那里之后,就开始散发出阵阵柔和的黄光,这黄光不只亮,还有一定的温度,让那片地下空间,变得更加的温暖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