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虎影

    那石狮年生已久,浸淫在这阴气极强的地心之中两百多年时间,早就已经腐脆不堪了。

    又被七号大力一踹,滚落下台阶时被刮下数层石灰,‘哐铛’落地便断为数截落在台阶下头。

    所有人经过这一惊一吓,都本能的一股脑挤到了台阶之上,在看到石狮碎开并没有出现异样之后,才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宋青小则是并不往前挤,而是站到了后头。

    姚六原本在石狮被踹落下来的瞬间也跟着想要站上台阶的,但见她没动,犹豫了半晌,依旧站在她身侧。

    “有什么不对劲儿吗?”他传音过来问道。

    宋青小的目光则是落到了那两扇紧闭的朱红色大门上头,此地阴气极重,又事隔多年,那匾额之上的‘顾宅’两个大字糊得扭曲变形,几乎都要认不出来了,可偏偏这大门颜色如故,在这阴暗的地下显得极为鲜艳醒目。

    仿佛透过这朱色的大门,依旧可以想像得出两百多年前,顾氏当年的辉煌。

    门上那只吊睛猛虎似是以不知名的金色颜料绘画而成,使得那虎神态威猛,栩栩如生。

    可是一般的大户人家门上就算是有贴画以驱邪保家宅平安的习俗,但大多都是以张贴门神为主,怎么会在门上画虎呢?

    “是有点不对劲。”宋青小回了一句,三号等人已经上了台阶,站到了门前。

    “这门都多少年了,还半点儿漆也没掉。”双胞胎之一看了那朱门一眼,谨慎的说了句:“上头画的老虎,有什么寓意吗?”

    他这话是冲着二号问的,话音一落,二号便道:

    “是有‘画虎于门,鬼不敢入’这么一个说法。”她‘嘶’了一声,像是有些诧异:

    “可是传说之中,顾氏不是专门降妖伏魔、驱邪镇鬼的吗?”

    传说既然是真的,收鬼捉妖就是他们的看家本领,怎么会在门上画这么一个虎呢?

    “楚家。”三号插嘴道,“顾、楚两家因为儿女婚事结仇,两家大打出手,楚家通晓丹道、阴阳之术,能保亡魂不散,可令死人复活,听起来就不大像正经的法术。”

    楚家的秘法,倒挺像那种歪门邪道的术法,在当时双方结仇的情况下,双方可能各显神通。

    为了防止死对头驱鬼害人,顾氏在门上画虎自保,好像也说得通。

    “更何况终日河边走,有不湿鞋的?”三号咳了一声,“顾氏常年捉鬼,在门上画这么一个东西也不是稀奇事。”

    他说到这里,只听‘滴答’一声水滴落下,接着便听到一少女‘哎哟’的惊叫了一声。

    两人的对话被打断,二号面色有些不快的转过头:

    “怎么了?”

    那少女手捂着额,有些惶恐不安,又感到恶心:

    “上面有什么水滴下来了。”她将捂着的手摊开,素白的手心之中是一团殷红的水渍,她一看之下又惨叫出声:

    “啊——”

    这凄厉的惨叫声份外刺耳,在这样诡异的环境里,她一惊一乍的举动都能轻易的感染其他人,使得其他人都面露恐惧之色。

    “油漆而已,慌什么?”三号看了一眼,不以为然。

    他说完这话,众人仰头去看那门上的匾额,果然见到那匾额下方似是汇聚了不少水珠。

    这些水珠将匾额上朱红色的字体融化,往下爬淌着挂在黑色匾额的下方,积成一大滴水珠后,‘啪嗒’一声往下落。

    那少女听他这么一说,脸色稍微好看了些,但心脏仍疯狂跳动,‘砰砰’撞击着胸腔,声音大得周围其他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强忍害怕,将手凑到鼻端一闻,确实闻到的不像是血腥味儿,而是带着一种油漆的刺鼻味道,夹杂着一种若隐似无的陈腐之臭。

    只是虚惊一场,那少女心下稍安,连吞了数口唾沫,使劲儿将手上的漆渍擦到衣服之上,又抹了抹额头。

    就连之前变了脸色的少年们也喘了数口气,不停的拍打着胸口,安抚受惊过度的心脏:

    “吓死我了。”

    “既然画虎于门,是为了阻止鬼入,那我们可不是鬼,应该是不受阻碍的。”

    二号对于这些东西似是颇有研究,不过话虽如此,她依旧不敢去推门而入,而是与三号交换了个眼神,三号的目光便落到身后躲着的一少年身上:

    “你过来。”那少年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运动外套,听到三号点名让他过去,却哪里敢动,不住的摇头。

    “怕什么,你过来,拿东西往门口丢。”

    三号这样说来不像是要逼他过去,那少年心下一松,缓缓挪了下脚步。

    这些人身上都带了些背包,背包里倒确实装了不少探险之物。

    那少年伸手从包中一抓,也不管自己拿了什么,便顺手往那门上砸去,只听‘哐’的一声重响传了开来,那门板像是背后上了拴,纹丝不动。

    少年砸出去的东西‘呲’的一声顺着门板滑落到地,发出一声脆响,令众人心脏微微一缩。

    地底深处静谧非凡,就连一小滴水珠落下都听得清楚无比,更别提这两声重响,简直如撞巨钟。

    那少年自己砸完之后,都咬紧牙关屏息凝神等了片刻,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样的响动,顾府之中如果还有‘人’在,恐怕也被惊醒了,但此时却静得反常,只听那砸门的回音来回的响荡,听不到其他半点儿响动。

    “再砸。”三号只觉喉间干涩,又喊了一声。

    那少年一听他发号施令,紧张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随手拿了包中的东西就往门上乱丢。

    ‘哐哐’的摔撞声不绝于耳,门板纹丝未动。

    宋青小见七号站在一侧,像是在等待什么。

    一连砸了数下,闹得阵仗不小,但却始终都没有异样。

    二号逐渐失去了耐心,当即冷哼一声,手掌一抖,衣袖之中迅速滑出一条雪白的拂尘,她抓住拂尘,在空中画了个圈挥打出去,一股灵力从拂尘之中甩出直打往朱门之上。

    那股力量在即将打中朱门之时,异变陡生——

    ‘吼’!

    一股凶悍的虎啸突然在众人识海之内响起,接着朱门之上金光一闪,那头画于门上的巨虎竟一下‘活’了,化为一头巨虎,往二号猛扑而来!

    老虎本来就是百兽之王,画虎之人应该修为不弱,以秘法加持,使得那金虎一吼,一股磅礴气势从它喉间吐出,霎时金光大作!

    四周阴气如遇克星,被那虎啸吹散!

    疾风化为强劲的气流,夹杂着杀意、彪悍往二号席卷而来。

    那股气势重重如山,登时将二号钉死在原地!

    她神识受到虎啸冲击,又被那突然‘活’过来的金虎锁定,片刻之间那虎影扑至跟前,咆哮声中张开大嘴,吐出阵阵疾风,眼见即将把二号咬中之时,二号慌乱之下,随手往身侧一拽,便将先前那被三号诱引到前面,来不及逃跑的少年一把拽在手中。

    借着这一抓一推之力,二号身体往台阶下方后退,只听‘嗷’的虎啸声中,强大的灵息扑面而来。

    那遭遇变故的少年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那硕大的虎影一口咬中。

    他只是肉体凡胎,在这顾府秘法加持而成的猛虎一咬之下,身体承受不住这股庞大灵力的袭击,瞬间便被撕碎,魂体被那猛虎吞入腹中,血雨残骨四处乱飞,飙溅得四处都是!

    借着这少年之死,猛虎攻势一阻,其他人则是一窝蜂往台阶下退!

    那虎影将少年吞食,余威不减,又冲着台阶之下‘嗷吼’一声发出震慑!

    这一声虎啸声震地底深处,头顶、四周的地面仿佛都被这股强大的灵力震动,弥漫的阴气迅速被吸入这虎影之口,四周竟比之前一下清朗了许多!

    那虎影将阴气一吸干净,却并没有再往下追逐,而是化为一道金光,再次退回朱门之上,化为一道虎印,将顾宅的大门封住!

    众人心脏紧缩,见识过那虎影的凶悍之处,都神色凝重。

    二号死里逃生,余悸未消,几个普通的少年亲眼见到她拿人当成盾牌般的举动,都悲愤交加的瞪着她。

    血腥气弥漫开来,大量血迹顺着台阶无声的往下流,缓缓渗入地面的砖石之中。

    “杀人凶手!”那为首的少年眼睛通红,嘴里咬牙切齿的喊出这句话。

    道姑眼中凶光一闪,拂尘一甩,还未有其他动作,姚六便道:

    “你们看!”他的话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就连那生出杀意的道姑都本能的转过了头去。

    阴雾暂时被那镇门的金虎吞走之后,四周没有遮蔽,试炼者们便不受限制了。

    只见姚六所指的方向约三、四米开外,数块黑晶碎石散落在一侧,露出下方殷红的石砖。

    “这,这是先前我们下来的地方?”

    四周雾气褪去之后,露出顾府之外本来的真面目。

    顾府外面仅只是一个四十平方米大小的广场,两尊碎开的石狮倒在广场一角,众人先前落地的地方恰好位于这小广场的中央。

    也就是说,先前众人被阴气困住,走了许久,不过一直在原地打转罢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