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们辗转找到陆氏夫妇的居住地时,发现陆家宅院一直处于荒废状态,院内杂草丛生,十分荒凉。

    而令人奇怪的是,这宅院附近的几户人家,一见到穿着官服的周长风,便像见了鬼似的,个个缩回屋里,房门紧闭。

    “不用做得这么绝吧?”周长风在接连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渐渐有些恼火了,“难道非要逼我祭出廷尉正的令牌不可吗?”

    “恐怕这些人已经被先一步下了封口令了,”伶舟在一旁淡淡道,“说不定有人对他们说过‘不准接受调查’或是‘一旦说出真相就会死’之类的恐吓。”

    周长风看了伶舟一眼:“你倒是深谙其道啊。”

    伶舟皮笑肉不笑地回敬:“哪里,比起身在官场的周大人,小民还差得远呢。”

    韶宁和没有心思听他两人拌嘴,一眼瞥见巷子的角落里冒出一个三十多岁少妇的身影,忙拔腿往那方向奔去。

    那少妇见韶宁和追来,转身便要逃跑,无奈自己怀中还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孩子,没跑几步便被韶宁和拦住了去路。

    “这位大姐……”

    韶宁和还来不及说什么,那妇人便摇着头一迭声地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是不是大司农郑大人对你们下了禁口令?”随后追上来的周长风开门见山地问。

    那妇人无措地看了看周长风,几乎要下跪哀求:“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请官爷请高抬贵手,放民妇一条生路吧!”

    周长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样,你怕什么?”

    伶舟在一旁淡淡道:“她怕的不是你,而是在暗中监视着的大司农的爪牙。”

    韶宁和想了想,对那妇人道:“你不用怕,我知道有人对你们下了封口令,你也不必告诉我什么,只需听我问几个简单的问题,点头或者摇头,这样可以吗?”

    那妇人踌躇了片刻,无奈之下只能点头。

    韶宁和问道:“你在此处住了多久,有五年了吗?”

    妇人点了点头。

    韶宁和又问:“你认识陆氏夫妇么?”

    妇人又点了点头。

    “以你对陆氏夫妇的了解,你觉得他们的身体状况如何?好还是不好?”

    妇人想了想,摇了摇头。

    “你见过他们请大夫么?”

    妇人点了点头。

    “他们请大夫看诊的次数是否频繁?”

    妇人努力回忆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好,我明白了,多谢你。”韶宁和朝他颔首道,“如果有人问起你与我的谈话内容,你大可将我的问题转述给他们,你放心,就这几个问题而言,你并没有违背他们的命令,他们也没有必要杀掉你。”

    妇人如释重负,抱着孩子疾步离开了。

    周长风在一旁听得有些晕,忍不住问道:“宁和,你在玩什么哑谜呢,我怎么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韶宁和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接下来,我们去打听一下这附近的医馆吧。”

    三人在附近转了一圈,果然找到了一家规模不大的医馆。

    此时已经夕阳西下,医馆中的老大夫送走最后一位病人之后,正打算关门离开,周长风走上去道:“大夫,我们想跟您打听一些关于陆家珍夫妇的事情,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老大夫一听陆家珍的名字,脸色便起了微妙的变化。他也算是个有眼色的人,瞥见周长风身上挂着的腰牌,顿时露出忐忑之色。

    周长风正要走进去,却被韶宁和拦住了:“长风,劳烦你,在外头守着吧。”

    “啊?”周长风怔了一下,“这是为何?”

    “以防隔墙有耳啊。”

    周长风老大不愿意,指了指伶舟道:“怎么不让他去?”

    伶舟翻了个白眼:“瞧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身板,你也好意思?”

    周长风无语了,守在门外望个风而已,跟他的身板有什么关系?

    韶宁和则抿了抿嘴,强忍着没有笑出来,伶舟这小子,真是拥有将一切弱势转化为优势的神奇能力。

    最终,周长风自我安慰着“好男不与小人斗”,心不甘情不愿地去外头望风去了。

    待周长风离开之后,韶宁和才对老大夫道:“您看,我已经将廷尉正大人打发到门外去了,我和伶舟都不是廷尉府的人,您不必如此紧张。”

    伶舟默默看了一眼韶宁和身上穿着的便服,都道穿着官服好办事,这韶宁和却是反其道而行。如果周长风知道韶宁和打发他出去是为了这个缘故,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却见韶宁和三言两语安抚住了老大夫,问道:“您可曾去过陆家珍府上看诊?”

    老大夫点头道:“曾经去过几次。”

    “替谁看的诊?”

    “陆夫人身子弱,大多是替陆夫人看的诊,但偶尔也会替陆老爷看看病。”

    “一般都是什么病?”

    “胃病。”老大夫道,“他们夫妇俩似乎都有些肠胃上的毛病,陆夫人严重些,时常犯胃疼,一般都是到我这儿开的方子,有时严重起来,也会直接让我到他们府上,先替陆夫人针灸,缓解病情。”

    伶舟在一旁问道:“听说这陆家也算是小本经营了,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基本的温饱应该不成问题吧,何至于患上如此严重的胃病?”

    老大夫叹了口气:“这陆家也算是命运多舛了,听说祖上原是皇商,称得上是繁京首富,后来不知怎么的,触怒了先帝,被削了商号、没收了家产,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什么都没了。不过这陆家珍倒也有些骨气,硬是从一穷二白的困境中翻了身,渐渐又做起了小本生意。

    “不过这期间的辛酸苦楚,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当时他们家的闺女年纪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夫妇俩有点东西自己舍不得吃,都省着给孩子吃,这么一来二去的,夫妇俩便落下了严重的胃病,后来陆家虽然度过了艰难时期,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但这人的身子糟蹋坏了,便很难再治好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韶宁和沉思着踱出了门外。

    周长风迫不及待地问:“问出什么了没有?”

    韶宁和点了点头:“我之前的猜想,又得到了一些佐证。”

    周长风挑眉看着他:“所以?”

    “所以,我希望能开棺再验一次。”

    周长风怔了一下,深深叹了口气:“这可有些麻烦啊,要想开棺验尸,不是我说开便能开的,得先去廷尉府申请一道手谕。”

    韶宁和不解道:“那就去申请啊,我们是为了查案,理由绝对充足,还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在于,这手谕得由杜思危来给。”周长风愁眉苦脸,“一想到又要去跟那变态家伙打交道,我就浑身不痛快。”

    ♂♂  热门小说最快更新,欢迎收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