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却说就在韶宁和去了丞相府的当儿,宅子里万木一边干家务,一边和身边闲闲晒太阳的伶舟抱怨上了。

    “你说,咱家少爷最近是不是哪里不太正常?”

    “唔?”伶舟仰头眯着眼睛望着天空,数着一朵朵飘摇而过的云朵,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居然大清早的让我出去买浴盐!”万木一提起这事儿就不淡定了,“家里又不是没有浴盐了,还小半缸呢,他居然连早饭也不按时吃,让我先去买浴盐!”

    “唔。”伶舟默默地想,韶宁和这支开人的借口确实不怎么高明,也就万木这种脑袋里一根筋的人,至今尚未看出蹊跷来。

    “而且啊,”万木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地对伶舟道,“你知道么,少爷最近总是一个人发呆,一个人傻笑。”

    “有么?”伶舟诧异地看向万木,他怎么没发现?

    “当然有,而且都是一个人躲在书房的时候犯这毛病,有一次我进去打扫,发现他连书都拿反了。”

    伶舟被勾起了好奇心:“他拿的什么书?”

    “嗯……好像是……道……道德什么的。”

    “道德经?”

    “对对,就是道德经,这几个字我认得,所以我一看就知道他拿反了。”万木说得十分笃定,“这本书少爷小时候就倒背如流了,现在居然又找出来看,而且还是反着看……啧啧,我真怀疑,少爷的脑子有点……”

    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该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变傻了吧?”

    “嗯,很有可能。”伶舟一本正经地点头。

    “是吧是吧,你也这么觉得?”万木找到了同盟,越发来劲,干脆把手中的活也丢在一边不管了,凑到伶舟面前,低声问道,“你说,我们是不是该带少爷去看看大夫?”

    “有大夫治脑子的?”伶舟依然问得一本正经。

    “当然有,我上次去集市买东西的时候,听一个摊主说,他家闺女从小有些疯癫的毛病,后来去看了某个大夫,吃了几帖药,居然就渐渐神智清明起来了。这说明那大夫医术很高明啊!可惜我那会没注意听,忘了是哪位大夫了……要不,我今天再去找那摊主打听打听?”

    “别介,”伶舟拦住了他,“我觉得吧,这事儿还得再斟酌斟酌。”

    “为什么?”

    “家丑不可外扬啊,”伶舟一脸严肃,“咱家少爷好歹是位议郎,动的就是脑子。如果我们带着他找大夫治脑子,这万一传了出去,不是害我们家少爷丢饭碗么?”

    “这倒也是。”万木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那可怎么办呢?”

    “你放心,”伶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有办法治好少爷。”

    万木大喜:“什么办法?”

    伶舟神秘地朝他眨了眨眼:“是一种神秘土方,但是不能为外人道,一泄露就不灵验了。”

    万木望着伶舟,肃然起敬:“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不需要。”伶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有一点,在我与少爷独处时,希望你能避嫌。”

    “避嫌?”万木不太明白。

    “就是……我会对少爷施法,但是不能有第三者观看,否则就不灵验了。”

    万木抓了抓后脑勺,虽然觉得伶舟的土方子忌讳太多,但既然说了是土方子,想必自有它神妙之处,就好比江湖上各帮各派,师傅在向弟子传授武学的时候,总是不喜欢有外人在场,是一样的道理。

    想通这一层之后,他便也不再纠结了。只见他两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握住伶舟的手,一脸虔诚地道:“伶舟,咱少爷的前途,可就拜托你了!”

    “嗯嗯,包在我身上。”伶舟连连点头,答应得那叫一个痛快。

    韶宁和一脚踏入宅院,便望见伶舟与万木双手相握,深情对望的场面。

    他步子一顿,不悦地皱了皱眉:“你们在做什么?”

    万木扭头见是韶宁和回来了,忙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一边说还一边冲伶舟递去一个“你知我知”的眼色,便回去继续干活了。

    伶舟微微汗颜,万木那个眼色递得太明显了好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有鬼。

    果然,韶宁和将伶舟拉入书房,劈头便问:“你刚才跟万木在搞什么?”

    伶舟笑嘻嘻地看着他:“吃醋啦?”

    韶宁和嗤了一声:“我会吃万木的醋?”

    伶舟一想也对,如果说他和万木有私情,先不说韶宁和会不会信,首先他自己的审美眼光就很说不过去。

    见瞒不过对方,伶舟叹了口气,老老实实将之前他与万木的对话重复了一遍。

    韶宁和听罢,气得浑身哆嗦,指着伶舟道:“你们……你们……”

    “别生气啊,”伶舟笑道,“虽然折损了你大少爷的颜面,但至少今后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不必再提心吊胆地瞒着万木了,我这是一劳永逸啊。”

    他说着,凑上前去,不无调侃地问:“宁和,你老实说,你一个人躲在书房里看《道德经》,还偷偷发呆傻笑,究竟脑子里在想什么呐?”

    “咳。”韶宁和正色道,“没什么。”

    “是不是在想我?”

    “我天天能见着你,想你做什么?”

    “如果是想跟我……嗯,不必忍着啊,直接说就好了。”

    “喂----”韶宁和反嘲,“你还好意思如此大言不惭,也不想想昨晚上,究竟是谁先体力不支晕过去的?”

    伶舟心下微微一窘,脸上却面不改色:“那就多练习几次,下回我保证不在你筋疲力尽之前晕过去。”

    韶宁和忍不住被他逗笑了,摸摸他的脑袋:“行了,别嘴硬了,昨晚上是我没控制好,以后我不会这样毫无节制地折腾你了。”

    伶舟心里有点不爽,韶宁和越是惯着他,越让他生起一种挫败感。他对自己第一次的表现很不满意,下一回,他一定要扳回一局才行。

    他正如此下着决心,却听韶宁和已经转移了话题:“对了,伶舟,今日丞相召我去问话,你猜结果如何?”

    伶舟这才想起正事,忙问:“如何了?”

    于是韶宁和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说罢感叹道:“我记着你的话,该冒险的时候就得冒冒险,这法子果然奏效。”

    伶舟双眼晶亮地看着他:“那丞相最后答应了么?”

    “丞相说,既然我想出人头地,他也不拦着我。他会帮我打通关节,但要成功,还得靠我自己的努力。”

    伶舟猜测道:“丞相大人的意思,是让你在接下来的议郎阁会议上有所表现?”

    韶宁和惊诧地看着伶舟:“你怎么知道?”

    “猜的呗。”伶舟轻描淡写地耸了耸肩,“既能帮你打通关系,又需要靠你自己努力,还有什么比在议郎阁会议上崭露头角更合情合理了?如此一来,大家都看到了你的表现,还有谁会在背地里非议你呢?”

    韶宁和点头道:“我也是猜到了丞相有此番考量,所以,我接受了他对我的考验。”

    伶舟望着他踌躇满志的模样,心中微微一动,笑道:“宁和,以前我跟着师傅的时候,师傅曾教导过我一句话,现在,我将这句话转赠与你。”

    韶宁和想起伶舟还有位已经远游了的世外高人师傅,于是好奇道:“什么话?”

    “善造势者,为智;善用势者,为谋。什么时候需要造势,什么时候只需用势,得因时而异。”伶舟说到此,突然表情一变,故作崇拜地望着韶宁和,“这一点,相信议郎大人日后一定能参悟得比小人通透。”

    ♂♂  热门小说最快更新,欢迎收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